农家俏厨娘

第196章 暴风雨的前奏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8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真的要办女子学堂吗?若是真的有,我肯定是要去的,总夹在一群男孩子中间上学,感觉怪怪的。》し”

    木朗眨着大眼睛,“那我呢,二姐走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个,”这一点木香还真就忽略了,如果彩云真的去了女子学堂,木朗肯定不能跟着的,否则她做这一切,岂不是白费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木香还是觉得,是时候要放木朗一个人独立了,“木朗,你是男娃,总有一天是要长大,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不能总跟在姐姐身后,那样的话,是会被人家笑话的,往后你的课业,每七天,只上五天,剩下的两天,跟着吴青他们去军营,我听说军营中也有同你一般大小的男娃,他们每日的训练都很辛苦,你敢不敢参加他们的训练?”

    木朗惊讶不已,“我去,别人可以的,我也一样可以,我不当姐姐的跟屁虫,等我练好了武功,以后就能一个人来去,长大了还能保护你们!”

    “说的这样好听,那今天是谁躲在我身后,不敢回答夫人提的问题?”彩云一点面子都不给,便拆穿了他。

    木朗脸儿红通通的,小声道:“以后再不躲了。”他也意识到躲在姐姐身后,是件很丢人的事,可就是习惯性的,喜欢往她身后躲。

    吴青在外面禀报道:“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哪里,我们不回府吗?”彩云掀开帘子,看见有些残破的巷子,她不是嫌弃地方破旧,她是担心大姐来这种地方,会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吴青扶着木香下马车,替主子解释道:“今儿夫人带你们换换口味,听说这里的菜很有特色,两位老爷子都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进入馆子之后,巷子拐角处,露出一张阴邪气十足的脸。

    他没动,身后却有人动了。

    一只保养得宜的手,暧昧的在男人身上游走,猩红的嘴唇贴近男人的脸,忽近忽远的挑逗着,“在看什么?有什么能比本夫人更好看的?”

    男人微微眯起眼,突然转身,将身后的老女人反压在他与墙壁之间,“夫人急什么,咱们有一整夜的时间可以好好相处,听说夫人独居,今夜小生可要赖着不走了!”

    老女人笑的眼角皱纹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,她佯怒捶了下男人的胸口,“我那死鬼老头死的早,空留偌大的宅子给我,夜里空虚寂寞,也唯有自个儿知道,你若想住,随时都能来,我怎能不欢迎!”

    单林渊妩媚一笑,低头在老女人唇上狠狠咬了一下,引的老女人似痛似喘息的嘤咛一声。

    单林渊绝对是个情场老手,再端庄守规矩的女人,到了他面前,都得脱下矜持的外衣,尽显风骚本性。

    他看着怀中的老女人,眼神却已经迷离,为了加重效果,他又伸出舌头,在老女人嘴唇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般高超的技巧,老女人怎能禁得住,惊呼一声,腿发软,若不是他搂着,早已如一摊烂泥似的,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也幸亏此道巷子少有人经过,又是天色渐黑时分,否则他俩的大胆行径,定会被冠上奸夫银妇的罪名。

    单林渊也不傻,身子可以随意被女人睡,名誉却不可以,每次跟老女人*,他都会踩好点,譬如此刻。

    如此,可以让这些寂寞难挨的老女人,品尝到前所未有的刺激。

    他将老女人再度扶好,拉着对方的手,放在他的肚子上,“小生饿了,夫人不让小生吃饱,小生如何能让夫人吃饱呢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竟拉着老女人的手,在肚子上揉搓着。

    老女人娇羞一笑,推开他的手,“既是饿了,那便先吃饭,等吃饱喝足了,再跟我回去,咱们点上灯烛,彻夜长谈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极为隐晦,单林渊又岂能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两人拉拉扯扯的进了店,看也不看底下的厅房,直接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此地既然是特色菜馆,地方肯定不如外面的酒楼那般豪华。

    上了二楼,也并不是雅间,只比楼下更宽敞些。

    紧临窗台边上有两张桌子,相距也不远,如果有客人不喜欢与旁人同处吃饭,可以搬一个屏风过来挡着。

    今日是家宴,两位老人家也深知,木香不喜欢那些俗套的礼节,也就很随便。

    不过在坐下之后,木香惊讶的发现,这家菜馆,二楼的桌子竟是从她店里买来的圆桌。

    小二见她盯着桌子看,还以为她是觉着稀奇,便骄傲的解释:“客人好眼力,这桌子可不是凡品,有钱也不是随时都能买得到的,我家店主花了好大的功夫,从熟人手里转来的,否则就得等上一个月,才有现货。”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圆桌生意比她想像中的还要火爆,预定都得排很久。自然也有人动起歪脑筋,将得了手的圆桌,转入黑市贩卖,从中谋取差价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也是从商场中摸爬滚打出来的,一见这稀奇的圆桌,也是两眼发光,“这个桌子很实用,不知是哪家出的,老夫有空也让府里的下人,去订一张圆桌,往后家里吃饭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可就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骄傲的笑了,“你说还能是谁,除了木香这丫头,谁还能想的出这种点子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眼睛瞪的更大了,看着木香,问道:“你是咋想出来的,要想那也是做木工的工匠,才能琢磨出来。”

    木香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这有啥,只要勤于动脑子,谁都能创新,你们想啊,以前的桌子,那么大,足够十几个人围着桌子坐着吃饭,可是当几十个菜摆上桌的时候,你能够到的,不过是面前的几个,其他的菜,连都看都看不见,所以我就想啊,若是可以让桌子转起来,好像车轱辘,可以转动起来,桌子转了,食客夹菜也就方便了,既是个不错的点子,利用起来,怎能不赚钱!”

    店小二还没走开,听见她说这话,当即便明白她就是卖圆桌的老板,急忙下楼,把他家老板请了上来。

    蒸菜馆的老板是个五十开外的男人,听过小二的通报,知道木香竟是城中人人传颂的襄王妃,真是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襄王妃光临小店,实乃小店的荣幸,不知王妃娘娘要吃什么,尽管点菜,这顿饭,算小人请客,”老板殷勤的说道。

    木香还没说话,赫连明德先坐不住了,他在京城生活这么多年,还从未白吃白喝过,“老板莫要客气,老夫带着他们来吃饭,便是冲着你们这儿特色菜来的,今儿咱们是食客,不存在让你请客一说!”

    木香也道:“我们家老爷子说的不错,在外吃饭,若是不付账,吃着也不香,老板,你只要给我们做一桌地道的蒸菜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板见他们执意,只得点头同意,“那好,小人店中有自酿的米酒,客官若是不嫌弃,送与几位贵客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行,快去准备吧,这几个小娃也都饿了,”赫连明德摆手道。

    在外面吃饭,尤其是在京城,都要注意主仆身份。

    但木香是谁?她会在意那些俗套吗?再说,她绝不是个苛刻的主子,自己吃饭,让下人站着看。而且她更喜欢人多坐一起吃饭,才更香。

    这店老板从木香这边告退之后,便转去章林渊与老女人一桌。

    但凡是做生意的,都得长着两副心思,否则这生意,便做不长久。

    见着老女人,他只当做不认识,客客气气的弯腰询问道:“两位客官想吃些什么?小店的特色是蒸菜,厨房不见半点油烟,所有的食材,都只用笼屉蒸熟,再配上小店独有的秘制酱料,绝对好吃。”

    老女人对着单林渊微一抬手,示意他来点。

    单林渊才不会跟她客气,目光傲娇的盯着那老板,单凤眼挑出妖娆的弧度,“要一个清蒸甲鱼,不要放辣椒,甲鱼一定得刚从河里捞上来,非五年的甲鱼不吃,再一个清蒸牛鞭,凉拌牛尾……”

    木香一点都不想听别人念菜单,可谁叫他念的那么大声,这里也不是真正的雅间,不存在隔音,于是单林渊说的所有话,都被她听的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木朗不大明白,于是好奇的询问,“大姐,牛鞭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彩云跟喜鹊都不了解,所以也没啥反应。

    倒是两位老人家垂下头,故作有要事商谈,你一句我一句,说的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吴青也知道,可他更知道木香会如何回答,于是他以催菜为由,奔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这下木朗就更不明白了,他只是问了一个问题而已,为啥他们都是这副表情呢?

    单林渊自然也听到了,他很好奇那位襄王妃会如何回答,其实他很想自己回答的。

    他要大补壮阳,不是因为缺,而是为了让跟他同床的女人,更快乐而已——这是他想要回答的话。

    两张桌子隔的不远,木香是背对着老女人坐着的,单林渊就坐在老女人的对面,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木香的背影。

    在等待回答的时候,他便盯着那一道背影看。消瘦却又笔直的坚挺,不似寻常女子一般的柔弱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是嫁为人妇,长发却也并未梳成妇人髻。黑亮如缎,垂在身后,偶尔有一阵吹过,卷起她的发,在这黄昏之时,竟有种别样的动人心魂。

    单林渊不知不觉之中,竟看呆了。

    菜还没上桌,木香便拿着杯子,给木朗倒了杯温水,顺便回答他的问题,“牛鞭就是让不像男人的男人,变成男人的东西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两位老人家庆幸自己没喝水,否则一定会喷对方一脸。

    喜鹊以手掩面,不敢抬头看人,因为她憋着一肚子的笑。

    单林渊的脸色从着迷再到僵硬,再到土崩瓦解。坐在他对面的老女人,瞧见心上人神情不对,还在痴傻的追问,“何人惹你生气了?莫要这样,看看你的脸,只有笑起来,才是最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老女人色眯眯的笑着,想伸手勾一下他的下巴,但被单林渊挥开了,“被人羞辱了,怎能笑的出来!”

    “羞辱?谁敢羞辱你,谁,是谁?”老女人拍案而起,扭着脖子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单林渊看了眼老女人身后的方向,一声冷笑。很好,居然敢骂他不是男人,走着瞧。

    老女人把他看的跟宝贝似的,再一瞧心上人看的方向是自己身后,她猛的回头,厚实的手掌正要拍在木香肩头。

    吴青刚上楼,见此情景,吓出一身冷汗,风也似的奔过来,一把掐住老女人的手腕,“你干什么?放肆!”

    他手一扬,老女人的身子便如失了生心似的飞了出去,撞在露台边上,还好高度没够,否则这一撞,非得摔下去不可。

    饭馆本就是吃饭的地方,突然传出打斗声,那些看热闹的,唯恐天下不乱的,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单林渊至始至终都没动弹,甚至连看一眼那老女人的心思都没有,他一直盯着木香的背影。从老女人起身要拍她肩膀,到那老女人飞出去,摔的鼻青脸肿,这个背影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老女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胡乱理了下乱糟糟的头发,破口大骂,“哪里来的野丫头,竟敢在此地猖狂,你可知老娘是谁吗?”

    木香终于动了,脸上挂着不明的笑,“我还真不知你是谁?敢问,这位大娘,您夫君是谁?”

    她这话里,岂止是带刺,简直带刀淬毒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见这位风骚老女人,带着年轻小哥坐在这里吃饭,言行之间,大胆放浪。

    可她偏偏要装年轻小姑娘,说话的声音,身上的穿着,无一不是在装嫩。

    既然是装的,肯定不喜欢别人拆穿。

    木香竟然直呼她大娘,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?

    再者说了,带着年轻小哥坐在这儿,夫君肯定是死了的,否则不死也得会被气死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老女人气的乱发快冒烟了。当着她的小情人,如此拆她的台,怎么能忍。

    她叫嚣着扑上来,弓着十指,本想抓花木香的脸,谁成想,脚下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身子不仅不往前,竟还往后飞去,这回飞出了露台之外,只听似有重物坠地,接着便是那老女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放下衣袖,重声哼道:“这样雅致的地方,竟也有这等级低俗的人,真是扫兴!”

    “既是低俗,您老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,菜就快上来了,待会准备许你们两位喝些米酒,”木香给他倒了杯茶,这家小店,店面虽不大,茶却是好茶,不像有些酒楼,给客人喝的,尽是些大叶粗茶。

    一听有酒喝,老爷子顿时笑颜展露,“可是真的?那老夫至少要喝半斤,米酒喝不醉人的,没什么酒劲,可惜你怀着身孕不能喝,你们几个也都尝一尝吧!”

    正说着菜,两个伙计便端着托盘,送了酒菜上来。

    清蒸的菜,颜色都十分好看,形状也是入锅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店中自制的浆料就摆在一边,吃的时候,浇上去,再搅拌一下即可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在端上来之前,就把酱料撒上,是为了品相好看。

    “几位慢用,这是我们家老板送与几位品尝的米酒,酿了有些时候,刚出酒窖,多一天味浓,少一天酒香便淡了,今日喝来最好,”小二极力推荐的米酒,听他的意思,这酒跟木香卖的圆桌一样,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揭了盖子,闻了一下,连声赞好。

    菜上桌,色泽诱人,可是木香闻着酒香,却十分的憋屈,不能喝酒,好郁闷哪!

    喜鹊一个劲的给她夹菜,能跟主子同坐一个桌子吃饭,虽然也不是头一次,可她还是不太适应。习惯性的伺候主子,等主子吃饱了,她才吃。

    吴青因有公务在身,只喝了一杯,便不再喝了。

    彩云酒量不错,用茶碗喝了两大茶碗,也不见小脸变色。

    木朗因为有了前车之鉴,不敢让他喝多,可是瞧他眼巴巴的瞅着酒碗,木香放宽了限令,只让他喝了半碗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笑呵呵的道:“木朗啊,你晚上可有作业?莫不要喝多了,连作业也没法做喽!”

    他一说,彩云也想起来,夫人布置了好些作业,赶忙把碗里剩的酒都喝完了,催着小二上饭,“木朗,你也赶紧吃,一会还要抄书,你写的慢,更不能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作业啊?王老头就不怕把你们眼睛熬坏了?”赫连明德本是戏言,说着玩的,没想到还真有。

    彩云扒着饭,抽空回答他,“所以才要赶紧吃,有些同学在下学之前,就把作业写完了,今儿我跟木朗本来也想写的,可是唐鑫一直拖着我说话,我不写,木朗更不会写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放下啃完的鸡翅,接过喜鹊递来的手帕,狐疑的问道:“唐鑫找你说什么话?你跟他有什么好说的?既然我已经决定开办女子学堂,你明儿就别去了,躲着他一点,过几日刘二蛋就来了,有他陪着你,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刘二蛋自然比唐鑫要可靠的太多太多,唐鑫就像一池深不见底的潭水,以为能看得见水底,可是水底复杂的情形,岸上的人是根本无法想像得到。

    稍稍弄不好,跌进去,就很可能会被淹死。

    一说到刘二蛋,彩云的小脸蛋又红了,低低的应了声,便赶紧低头扒饭。

    木朗唯恐他们不知道一样,指着彩云的脸,大声对他们道:“我二姐又脸红了,二姐,你是不是热啊?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饭,话那么多,”彩云握着筷子,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木朗揉着脑门,傻呵呵的笑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家,因这吵闹的气氛,喝酒吃饭也格外的香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两人都有些喝多了。

    木香搁下碗,才发现他们两位老人家,红光满面,已经开始互相吹捧年轻时候的事,连小时候的事,都开始讲了。

    喜鹊暗道不妙,“夫人,要不要找人过来送他们二老回家?否则光我们几个,恐怕弄不走他们。”

    木香看了眼天色,“吴青,你先赶着马车,送木朗跟彩云回去,另外,再从府里叫几个人过来,让陈妈在家里熬一锅醒酒汤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是要带他们两位老人家回咱们王府吗?可是木老爷子的家人,并不知他去了哪里,万一来找人怎么办?”吴青的担忧,并不是没有道理,他想说的还不止于此,木老爷子又不是夫人的亲戚,冒然住进襄王府,叫人看见了,定要生出事非。

    木香正想说,老爷子即便彻夜不归,估计他那个老宅,也没几个人会惦记他。

    话还来得及说,就有人急匆匆的奔到楼上来了。

    木清扬傍晚的时候,得了下人的禀报,说是老爷子一天都不见回府。

    从祠堂出来时,木清扬并不知道老爷子是跟着木香走的,只以为他坐上马车回老宅去了。

    哪里想得到,这个该死的女人,竟然把他爷爷拐走整整一天,她居心何在?肯定是居心不良!

    木清扬到了跟前,一看老爷子眼睛都有些飘了,便知他喝的有些高了,不悦的斥责木香,“你怎能让我爷爷喝那么多的酒,你不知道他身子不好,就不要拖他出来吃饭,若是他身子出了任何问题,你担待的起吗?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连连摆手,“我没事,不过是喝了些米酒,没有大碍,你先走吧,今晚爷爷去襄王府歇息。”

    木清扬惊愕的下巴快掉了,“爷爷,您没喝糊涂吧,您的家在外城,不在襄王府,你怎么可以到住在襄王府,这可万万使不得,孙儿带了马车,铺的软枕,不会让你颠着的,你还是快起来,同我回去吧!”

    木清扬只当他说酒话,更不知木香给他灌了什么迷药,竟把老爷子哄的连家都不想回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说了不回就是不回,丫头身子不方便,我若是回老宅了,也得挂心,倒不如跟这老家伙一道,都住进襄王府,他能住得,老夫自然也就住得,丫头啊,你放心,爷爷不用你操心,我带着管家跟仆人,都是跟了我几十年的,用着放心,不会给你添什么麻烦,”老爷子是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可是赫连明德听他这话,却是很不高兴,“你这老头,你咋能跟我比,老夫能住得,你就住不得,快跟你的孙子回去吧,木家老宅,才是你的家!”

    如果搁在以前,木老爷子兴许就被他气走了,他也不是非住不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同了,木香怀了娃,赫连晟又不在府中,许赫连明德不放心,就不许他不放心吗?

    “老伙计,先前说的话,你忘了吗?我认了丫头当干孙女,我住我孙女家,你管不着!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今儿一天被这话堵了两次,那个郁闷啊,“你能不能不提这一茬,也就你一个人自说自话,谁相信,谁看见了?”

    木清扬急的不行,想劝老人家跟他回去,可又苦于找不到插嘴的机会。

    木朗看着他们二人争吵,一边看,一边安安静静的喝完最后一口汤,把碗搁下,用毛巾擦干净嘴,站起来,道:“我睡的院子,还有一间空屋,要不让木爷爷去我隔壁睡,喜鹊跟二姐睡一个院子,这样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今日在学堂听了人家说的,男女有别。

    他虽不大明白有别指的具体是什么,可是课间听几人年纪相仿的男娃说,稍大一些了之后,就不能跟姐姐,或者亲娘,睡一个炕,那样会被人笑话是怂包,永远也长不成男子汉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捏了捏木朗的脸,“好好,我就睡木朗隔壁,清扬啊,你让管家回去,拿几件换洗衣物过来。”

    木清扬大惊不已,“您还打算长住?”住一晚还不够,还准备把家都搬去吗?爷爷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啊!

    木香觉得是时候说话了,她笑看着木清扬,“爷爷已经应下了军粮的事,我请他住几天,也是合情合理的事,要我说,木大公子,您在某些时候,还不如爷爷的精明睿智,把自己的利益看的太重,只会成为坐井观天的蛤蟆,眼光看不远啊,我对你很失望,以后跟木家的合作,我只跟爷爷谈就好了,你呢,靠边站着去吧!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木清扬很想掀了眼前的这张桌子,或者把桌上的菜碗扣在这女人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她这是什么意思,不光要抢木家的生意,还要抢他的亲人吗?

    木清扬真的很怀疑,这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是要克他的。

    木朗等不及他们再讨论,上前拖着两位老人家,一手拉着一个,领着他们往楼下去了,走到半道上,还不忘把二姐叫上。

    彩云担心木香,他们都走了,姐姐是要等马车回来接呢,还是自己走回去。

    木香收拢眸光,扫了眼窗外黑漆漆的夜色,“喜鹊,你跟着他们一起回去,到了府中,让下人打些热水,给他们二位老人家泡泡脚,屋里要备上温水,以防他们夜里醒了要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怎么办?奴婢不放心您一个人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晚膳用的太多,有些撑着,走路回去就可以了,你们都坐马车走,吴青留下陪我就可以,”木香的眸光越发的深了。

    吴青却忽然说道:“夫人跟着一起回去吧,夜路不好走,属下就算拼上性命,也定会保夫人安全!”

    木香轻轻的笑了,“人多走着不方便,还是让他们先走吧,两个老头都喝了不少,该先回去休息才行,木朗跟彩云还有很多作业没写,再耽搁,半夜都睡不了!”

    吴青紧抿着嘴唇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喜鹊没敢看吴青,准确的说,自打吴青出现之后,她就没敢看吴青,虽然还是很担心,但是瞧着他们似乎话里有话,她没敢再说什么,跟着前面的人,一起下了楼。

    吴青招来小二,把桌子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木清扬站在那,不知是走是留,在他纠纷的功夫,两辆马车先后都出了巷子,想追也不可能了,所以干脆坐下来,用一双愤恨的眼睛,盯着木香。

    吴青顾不上驱赶他,只用有些不安的眼神看着木香,“夫人,您该跟他们一起来回去才是,怎能跟着属下一起走路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!”木香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波动,“你是对我没信心,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,又或者怀疑我的部署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说到了点子上。他与主子都没能擒住的人,她还怀着身孕呢,不能跟人动武,更不能受伤,何以能擒住敌人。

    吴青低下头,“属下不敢!”

    木清扬听着他们二人说的话,越听越糊涂,“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这儿,赶紧离开,”木香不耐烦的扫他一眼。

    木清扬气的差点要暴走,他一直都坐在这儿的好不好?

    还是吴青比较客气,“木大少,我跟主子要事要办,你先走吧!”

    尽管也是较为客气的语气,可是在木清扬听来,还是像在撵他走似的。

    正要反驳他们二人,只听隔壁桌走过来一个年轻男子,旁的不说,只一双妖娆的丹凤眼,就叫他看着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单林渊一直都没离开,也不管那老女人是死是活,像一条冰冷的蛇,潜伏在暗处,观察着他的猎物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起初,他以为这个女人,空有一副皮囊,脾气暴躁,依靠着襄王,所以才能在京中横行无阻。

    可是观察了片刻,他发现这个女人的心思并不简单,甚至可以说,不输于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小生姓单,名林渊,有幸见到襄王妃,实乃小生人生之幸事,”单林渊摆出自认为最帅,最撩人,最勾人心魂的笑容,妩媚的眉眼微微眯着,说不出的魅惑慵懒。

    吴青不悦的盯着来人,“我们在谈事情!”从一开始,这个男人说的那些话,便叫人听着很不舒服,所以不管他此时的态度如何谦卑,讨厌还是讨厌。

    木香视线轻轻的扫过这个男人,只是扫过,没有半分停留,她也一样不喜欢这个男人,看他眼底浑浊,那是长期纵欲的结果,以及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脂粉香气,便叫人作呕。

    单林渊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,别人对他的厌恶,他只关心眼前的这个女子对他是怎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当看见木香对他视若无睹的眼神之后,他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激起了好胜之心,“小生知道几位在谈事情,多有打扰,不知可否借坐片刻?”

    木香身边的位置空着,吴青跟木清扬都不可能坐在她身边,那是属于赫连晟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单林渊不知道啊,他看着木香身边的空位,又见她没有反对,暗自欣喜,撩起长袍便要坐下。

    屁股还没挨到板凳,木香突然脚腕一勾,让他坐了个空,单林渊没有防备,也收不住势头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摔了个四仰八叉。

    “噗!”木清扬本不想笑,尤其是当着木香的面笑,前一秒还气的想用残汤泼她,后一秒,就被她逗笑了,岂不是太没骨气?

    可他没忍住啊,这个如同唱花旦般矫情的男人,原是端着贵公子的翩翩姿态,此刻却摔的大腿张开,长袍也掀到了腰上,可见里面丝薄的亵裤。

    单林渊又羞又恼,一低头,瞧见自己差点春光乍泄,本要发火的,可在看见坐在那儿的木香,也正瞧着他时,改变了主意,身子往边上一扭,以极为优雅的姿势站了起来,“这位夫人是什么意思?大庭广众之下,是要非礼小生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极其暧昧,再配上他欲语还休的神情,若是换作情感匮乏的女子,恐怕早就把持不住,扑上去将人就地正法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