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93章 府中做客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8:3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没忍住,大笑不止,“人肉包子?哈哈,我要真是卖人去做人肉包子,也不会选你,比你胖,比你肉多的人,说的是,何必要选你!”

    二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板,若是按猪肉的模样去比,便是肥肉少此,瘦肉多些。

    严忠怕木香再说话得罪人,便先一步解释道: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我家夫人见他是个可造之才,待在这里看门,不合适,就想着给他寻个更适合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点点头,“二斗我祠堂干好几年,倒是个听话懂事,会干活的人,你们要带他走,也该让他把工钱结了,否则他这一年,岂不是白干了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吩咐管家,拿了一锭子给二斗。

    也就他觉着没啥问题,他身后那几个老伙计,又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她说要人,连个招呼都不打便要把人带走,这不是强盗吗?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可不能再纵容了,咱们木氏一族虽比不得襄王府有权势,可咱们也不能任人宰割,连个声都不敢吭吧?”

    木香收起笑容,看着他们几人,“是强盗又如何?”

    霸气的丢下一句话,便在何安的搀扶下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哈哈大笑,“好好,巾帼不让须眉,太像我要木家子孙了。”

    木清扬跟在他们后头,任他修养再好,也听不下去了,“爷爷莫要忘了,月岚的死,凤亭的禁足,可都跟她关系,您再纵容于她,便是毁了木家,她姓木不假,可与咱们木家绝不可能有关联,您还是收收心,莫要痴心妄想了!”

    木清扬的话跟前面那几位老者,都差不多,木香始终都是外人,一个外个如何能干涉族内的事务,这事搁在谁身上,都没法理解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上了马车之后,掀开帘子,“清扬啊,莫要学你爹,若是我查出当年之事与你爹有关,到时可别怪爷爷狠心,男儿志在四方,即便没有这万贯家财,爷爷相信你也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,当年爷爷还不是凭着十两银子创下的这一番家业吗?你瞧瞧木香,她没有任何家底做支撑,眼下京城里的产业,她也没有依靠任何人,向她好好学学吧,别叫爷爷失望!”

    木坤是什么心性,老爷子又岂能不知,只是平日里,他装作不知罢了。

    他亦知道木清扬是个能干的孩子,他不知木氏的家来,成为木清扬奋斗的阻碍。

    木清扬只觉得脸烧的很。是啊,他怎么能只关注木氏的家财,难道没有这些家财,他便一无所成了吗?

    老爷子说的对,男子要靠的,应该是自己的双手,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,而不是依靠家族,依靠别人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明白了!”他对着已经离开的马车,喊道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靠在马车里,含着点点头,等到马车走远了,他对同样坐在马车里的管家道:“清扬比他爹有用,也比他爹心思单纯,万幸啊万幸,他没有如他爹一样。”

    管家笑道:“老太爷莫要伤心,大少爷心性纯良,二老爷长年不在府,他的行为自然不会影响到大少爷的,但是小的昨晚真的听见后院有打斗声,今早过去一看,只瞧出少了几样东西,旁的倒也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摆摆手,示意他别说了,“他心术不正,天天往后宫跑,早晚有一日是要招来祸事的,无防,只要我木氏的子孙好,他是死是活,我都不想管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也有疑虑,“您真的怀疑当年之事?可是死无对证,火势那么大,烧了一天一夜,什么也烧没了,而且咱们连尸首都看见了,两大一小,唉……老奴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一直都是老爷子心底最痛的一道伤疤。

    当年大小姐刚刚怀了第二胎,整日都在府里养胎,小姐才三岁,会走路,却还不会说话,郎中说小姐开蒙较晚,但往往开蒙晚的孩子,长大了后,都是很聪明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,夜里走水,又是热天,火势一上来,便如一条巨大的火龙似的,眨眼间便窜上房顶,将整栋大屋吞没。

    他们住的宅子,是单独盖在城中的,等到老爷子收到消息,只看见木坤一人站在一片灰烬废墟之外,奴才们进进出出,收拾着火后的残局。

    “唉,不想了,再不要想了,”老爷子抹了把眼睛,擦掉浑浊眼角流下的泪水。人生之苦,都叫他赶上了,先丧子,后丧老妻,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他都梦见大女儿木英姑站在火场里,对着他招手,他的女儿,捧在手心里,疼着宠着长大的女儿,竟在怀着身孕时,一尸两命,还有他的小孙女,那么小,还不记事,看见他便会咯咯的笑,用一双胖乎乎的小手,揪着他的胡子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最后,他连一个完整的尸首都没看见,只有一副被烧焦的骨架,入了棺材,钉入棺材钉,埋入黄土。

    管家见老主子又想起从前的事,整个人的精神又不好了,忙扯开话题,“过去的事就别想了,对了,襄王妃不是要请您吃饭吗?前一刻,老奴瞧见范老太家里又有事了,她急急忙忙的走了,襄王府的何安,便嘱咐我,说是一定要跟您说一声,到王府里用膳,我瞧着他们说的意思,总觉得襄王妃怕是怀娃了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表情一震,“有娃了?这这这……不许对旁人说,尤其是府里的人,千万说不得,只当不知道,听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老管家连连点头,“好好,不提,绝对不提,咱们只管去王府吃饭,您这几日胃口都不好,一顿只吃小半碗,老奴只希望您多吃些饭,身体健壮,老奴还想多伺候你几年呢!”

    “整日在老宅里待着,走路都不到二十步,哪吃的下去!”

    木香的马车在路过摩登一品时,木香下去了一趟,看见店里仍是客源不断,问了几个人,知道红叶已经去了后堂。

    乘着店里的一波人出去,她将所有人都招了过来,脸色严肃的训诫道:“你们既然在这里干活,那便要守店里的规矩,除了对待客人要热情,服务要周到,要有耐心跟细心之外,你们还得管好自己的嘴,看见的事,不可乱传,也别整日窃窃私语,讨论些无聊的谣言!”

    “摩登一品给你们开的月例可不低,在京城之中,怕是也找不到第二家,之所以给你们开这么高的月例,其中也有你们的封口费,一旦让本夫人查出,有谁大舌头,长舌妇,乱嚼舌根,立刻辞退,不光是辞退,我还会让你们在京城都混不下去,都听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同声应道。

    最近来的新人不少,木香是怕他们管不住自己的嘴,老员工倒是无碍,他们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

    木香并不经常来店里,他们见最多的,是红叶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也没想到,这位看似娇小的王妃娘娘,说起话来,竟也这般严厉,威严十足。

    就在木香要离开之时,牛子衿捧着一套衣服,追了出来,“夫人留步,小人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他腿脚不便,跑起来煞是吃力,可他还是追上木香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事?”木香停住,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牛子衿也不知是跑的,还是怎么的,脸竟然那么红,他双手捧上一套小衣服,“夫人,小人这几日跟着裁缝师傅学做衣服,才开始做,做的不好,还望夫人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做衣服?你学做衣服干啥?”疑问还是要问的,但木香还是仔细看了他送上来的衣服,针脚又细又密,线疙瘩都藏在夹缝当中。刚出世的小娃儿,皮肤很嫩,像这样的针法,不会磨了娃儿的皮肤。

    看见这小小的衣服,木香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滋味。从怀娃的那一刻起,说实话,她只觉得肚子里多了个小家伙,旁的感觉并不太多,直到此时看见牛子衿递上来的衣服,心里面那种无法言喻的母爱,充斥满她的心窝,这一刻,她忽然明白了什么是母爱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母爱是什么,自然而然的能了解到,当初他们的母亲,怀着身孕,被压在衡量底下,父亲拼着性命,将她拉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,她就在母亲的脚边,父亲第一个想到要救的人是母亲,在拖母亲出来的时候,父亲才发现母亲手里拽着她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从火场逃出,还没出城,就遇上追上来要杀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夜黑风高,慌不择路之下,他们竟逃到了河边,那一处的河滩边上,是高达几米的断崖,母亲身子虚弱,不慎掉入河中,父亲为了救她,也一并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从火场出来,到他们掉下滚滚的河水,母亲始终抱着她,或许是天意作弄。

    同时落进河中,却飘向了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些往事,是木香通过密报探查,加上自己的分析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也无所谓,是原本的木香,还是现在的她,她与这副身体原本的主人,早已融入一体,再不可能分割开。

    “夫人,可是小人做的不好?您若是觉得有哪里不好,尽管对小人说,小人再改过,”牛子衿看她不说话,只盯着衣服看,还以为她对自己的手艺不满意呢。

    木香笑着摇摇头,“不了,你做的很好,嗯……这样吧,你去找找棉纺作坊的人,让他们用纯棉花,纺些柔软的棉布出来,要薄一些,是时候准备些婴儿用的东西了,但是我不会做小鞋子,你问问店里有没有绣娘会做的,另外,还有抱被,还有小肚兜,对了,还有尿布,一样都不可以少哦!”

    谈论起婴儿用品,她心里甜如蜜,可惜赫连晟不能同她一起分享,也不知他走到哪了。

    想到赫连晟,木香的心里又多了几分伤感。她觉得自己的心思,真是够可笑的,时喜时忧,竟也多愁善感起来了。

    牛子衿笑的腼腆,“夫人若是不嫌弃,便都交给小人做吧,小人手艺虽不精,但用很用心的去做,夫人更不必付工钱,能为夫人尽一份心力,是人小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必,我只需要帮忙做鞋子就可以了,别的东西,我自己闲着没事的时候,就可以做了,这孩子出生的时候,已是秋天,要不了多久,就得入冬,过冬的衣物还得重要准备。”

    木香轻轻抚着肚了,虽然外人看不出她肚子隆起,也没有胎动。但她还是感觉到小腹跟从前不一样了,像是有一团气,顶在那,仔细去摸,有些发硬,最近她都不敢随意弯腰,头一胎,重轻力度,她也拿捏不准,偶尔想来,都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是,那小人就明白了,夫人回去的路上,多加小心,”牛子衿送她上了马车,目送马车远去。

    到了襄王府门外,太子府的大门还跟他们走之前一样,就是赵王不在了,想必是被府里的人,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她回来的时候,赫连明德正在遛鸟呢。

    今日上午,他亲自去请了一个手艺不错的兽医,给白鹰重新接了翅膀。

    现在,白鹰的翅膀裹着浸了草药汁的白布,裹的足足有五六层,都裹成这样了,它哪还飞的动,连追赤貂这项娱乐活动都被迫取消了,懒洋洋的伏在赫连明德肩头,半眯着眼,只有在木香回来时,才会翻起眼皮子,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赫连明德一见木香回来,悬了一上午的心,总算放下了,“都要吃饭了才回来,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子的人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就见着她身后又冒出来一人,“咦,你咋把这老头带来了,莫不是他家没饭吃?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也一眼瞧见他了,同样很不客气的回击道:“这里也不是你的老宅,你管不着,要是看着我碍眼,你回去好了,也没人拦你!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怎么说话的,来蹭饭就直说,有啥不好意思的,老夫就是看你碍眼了,怎么了?你打我啊!”

    “打你?打你脏了老夫的手,”木老爷子这会可不糊涂,才不会笨到跟他在这里打架呢。

    两个老头一见面就扛上了,木香只是笑笑,既没拦着,也没插话。

    严忠跟踪何安也是如此,在送木香回来之后,严忠便离开了,不知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大飞回来了,在作坊的这几日,居然把他饿瘦了。

    瘦了之后的大飞,看上去,竟多了那么几分的俊俏,呃,这个俊俏的前提,是他把胡子剔掉之后。

    木朗下了学堂回来,一见着大飞,乐的手舞足蹈,还央求着木香,把大飞留下过一晚,他晚上要跟大飞睡。

    想来也没事,作坊那边有吴青值班,还有侍卫一并看着,木香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只是吃饭的时候,一桌子人可是炸开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菜色,有刚出炉的烤鸭,因为大飞在,所以烤了三只,都是现宰的活鸭,用调料腌制以后,吊在大铁炉里烘烤,一直烤到外焦里嫩,那鸭皮,只有薄薄的一屋,一口咬下去,酥脆而不油腻。

    还有府里新出的菜品,也是木香写的菜单,有些是自己异想天开,瞎琢磨出来的,试着做一次,若是行的话,便是一道独特的美味,若是不行,那便再换。

    比如这泡椒凤爪,京城里也有专门卖鸡爪,鸡杂的。

    因为很多大酒楼,都只要好的部分,那些没有肉的部分,就都被淘汰掉了。

    时间久了,那些往酒楼饭馆送鸡的,便把鸡杂鸡爪留下,单独拿去卖。

    只是在夏季不好处理,都是当天有,当天卖,否则过了夜,肯定是要臭掉的。

    陈妈去买菜的时候,恰巧遇见了,她也是偶然听木香说,想吃什么鸡爪,以为是要买回家红烧的,便顺便带了些回来。

    却不知竟是另外一种做法,她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家啃不动泡椒鸡爪,但是很喜欢吃烤鸭,木香命陈妈拿了把小刀,将烤鸭的肉,都片了下来,让两位老人家吃的方便些。

    襄王府的餐桌上,是从不缺汤,每天的汤羹都不相同,鱼汤已经吃腻了,陈妈就变着法的给她熬骨头汤,鸡汤,老鸭汤。

    按着她的口味,知道她喜欢吃竹笋,府里新冒出来的小竹笋,都已被挖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吃的竹笋,都是老爷子从赫连家的老宅挖来的,那边的竹子更粗,更高,冒出来的竹笋也更好吃。

    他还意外的找到几个泥儿拱,这是很少见到的一种鲜笋,可遇不可求,一整座山头,能找到的泥儿拱,不过十个而已。

    今儿吃的便是他在一早去挖,然后又火急火燎送过来的泥儿拱。

    因为怕鲜味流失,所以他才会抱怨木香回来的迟了。

    木香闻着香气扑鼻的汤,吃着脆嫩的笋子,赞不绝口,“果真是笋中的极品,你们两位老人家别光吃烤鸭,也喝些鸡汤,这笋子可是养身的好东西,等下吃过了,都去后面睡个午觉,下午在宅子里活动活动,若是在府里待着急,我带你们去军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去军营?”两位老爷子,再加上一个大飞,异口同声,问的那叫一个齐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去军营,怎么了?有何问题?”木香睁着眼睛,不解他们为什么反应这样大。

    何安也在一个桌上吃饭,他最了解木香的心思,代她解释道:“夫人是想去瞧瞧她新设立的英皇卫队,不是说了要集训吗?这么着急的事,夫人必定要亲自前往才是。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想的最深最远,“去军营也好,躲着宫里的事,今日宫中太医院的太医都在皇后宫外跪着,没有皇后的命令,他们就得跪到死!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头一回没跟他顶嘴,只问道:“不是说太子脱离危险了吗?怎么还让太医跪在外面?皇上不问吗?”

    他并不关心木凤亭,虽然同样是他的孙女,但老爷子始终都不喜欢木凤亭的阴险,他喜欢的是如木香这般,坦荡荡,好就是好,坏就是坏,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便是讨厌的性格。

    虽说这样的性子,并不适合做生意,因为很容易得罪人嘛!

    但是抵不住她有实力,能做出这么多的新花样,可比阿谀奉承的跟人谈生意,要实用的多。

    “皇上白日处理政务,晚上跟着老道士修道,哪顾得上皇后,”赫连明德小口的饮了一杯白酒,不是他不想喝,实在木香管的紧,每天喝酒都是定量的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,“避开也好,省得出了麻烦,胡乱攀咬。”

    大飞啃掉一整只烤鸭,拿着骨头,一边啃,一边听着他们说话,后面的话,他不关心,他只关心何安说的英皇卫队一事,就是不晓得那卫队是个啥东西。

    止不住好奇,他拿着烤鸭,起身走到木香身边,笑嘻嘻的凑上去说道:“夫人,那个英皇卫队是不是专门训练的地方?让我也去参加好不好?”

    木香挑眉,“哦,怎么了,在工厂干腻了?”

    不提工厂,一提起那个让他窝火的工厂,大飞就一个头,两个大,“夫人,您可别再让我回去了,我一个大男人,您让我成天看着一群女人干活,这不是折磨我吗?”

    那群娘们成天叽叽喳喳,干活的时候,还嚷嚷个不停。

    在知道他是襄王妃身边的得力干将之后,那些闲着没事干的婆娘们,就张罗着要给他相个媳妇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要了他的老命,那么一大群妇人,一起在他耳边吵吵,他只觉得头都快炸了。

    何安讥笑道:“你这个傻帽,这样好的差事,打着灯笼都找不到,你还嫌弃,不知好歹那是要被天打雷劈的!”

    木朗眨着大眼睛,不解的盯着何安。

    彩云拍了下他的头,“吃你的饭,别管他们说什么,吃完了,赶紧去午睡一会,省得坐到学堂里,又犯瞌睡。”

    木香似笑非笑的盯着何安,“既然你觉得是好差事,你便给大飞代几天班吧,府里的事,不用你操心,只管把那帮大姑娘小媳妇老婆子给我看好了,别出了岔子,否则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何安端碗的手一松,碗掉桌上了,还好没碎。

    他深深领悟了,什么叫,搬起石头,砸了自己的脚,只得赶紧讨饶,“别啊夫人,小的就是随口开个玩笑,大飞兄弟看的那么好,又有武功,我哪能跟他比,您瞧瞧我这小身板,万一来个贼人,一下就得把我撂倒了,会耽误大事的!”

    他又惊又吓,大飞却乐坏了,直拍桌子,“这个主意好,咱们也该换换班了,凭啥光我一个人在那儿守着,你放心,值班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,万一来个贼人,也不用你这小胳膊小细腿的上去跟人拼命,你只管看着作坊里的婆娘们,看着她们别偷懒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大飞乐的手舞足蹈,作坊里住的地方,哪有府里住的舒坦,再说,府里的床板,他都睡习惯了,好想念他的被窝啊!

    最后,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关键所在,便是他好几天没洗澡了。

    怎么洗啊?作坊给女工提供住的地方,伙食也管着。他咋能洗澡呢,丢不起那人!

    何安冲大飞丢去无数的眼刀子,要是可以活吃人肉,他肯定扑上去,把大飞活活的咬死。

    木香搁下碗,“是你自己说的,是个好差事,既然是好差事,我这个做主子的,怎能偏待呢,收拾收拾,等吴青回来了,你同他一起过去,要注意观察,瞧出什么不妥的地方,记得回来禀报于我。”

    彩云见她站起来了,也跟着放下碗筷,“姐,你是要回清风院吗?那我陪你一起,正好我也吃饱了,两位爷爷慢吃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跟赫连明德也酒足饭饱了,“去吧去吧,怀了娃的人,就得好好养着,晌午多睡会,去军营的事也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对木香笑着点点头,就在木香走了之后,他才忽然抓住了赫连明德话中最重要的关键,“你是说木香有身孕了?这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样重要的事,咋会有假,若不是有身孕,她早跑军营,跟着士兵一起训练去了,你以为她还能待得住呢!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愣了足足有好一会,等缓过劲来了,他猛的拍着桌子,喜不自胜,“好好,好啊,小丫头有娃了,再过不久,老夫就能抱上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儿,不行,不行,老夫得想想给孩子准备佣啥样的见面礼才是,银锁如何?再配上一对银镯子,戴在娃儿胖乎乎的小手上,肯定好看。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不同意了,又是吹胡子,又是瞪眼,“这是赫连家的子孙,我的重孙子,跟你这个老家伙有什么关系?你想要重孙,让你家孙子赶紧成亲,娶了婆娘生去!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兴许是吃饱了,有力气了,拐棍敲的咚咚作响,“老夫认下木香干孙女,她既是我家的孙女,她生的娃儿,自然也是我的重孙,你这个霸道的老头,别跟我瞎嚷嚷,嗓门这样大,若是吵着木香休息,老夫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赫连明德已经好久没找到人跟他吵架了,现在逮着木老爷子,自然是不能放过,他果真不嚷嚷了,冷冷的笑道:“歪理,纯粹是歪理,一没磕头,二没奉茶,就凭你一面之词,就想抢人?你是当我傻呢,还是当我好欺负?”

    木老爷子也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,但犀利的语气不减,“我一直当你这老家伙是傻的,否则老初怎么会同意那四个老家伙的提议,去母留子,亏你现在还好意思坐在这儿,我要是你,脸都没得喽!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句话,叫好汉不提当年勇。

    不光当年勇不能提,过往的蠢事,丑事,怂事,也更不能提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多少年了,你还提他作啥?”当年也是情势所迫,他远在边关,家照顾不到,唉……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何安静静的吃完饭,他已经心死了,还得想想,要去作坊,得带上什么东西,所以也顾不得再去怨恨大飞,更加顾不得听这俩老头撕逼。

    但是在走到大飞身后时,本想踢他两脚,最后也没下的去脚,不是因为怕他,而是无从下脚。这家伙身上的肉,比铁板还硬,他怕踢疼自己的脚,还没踢到他。

    大飞也起身走了,先去睡一觉,待会跟主子一起去军营,反正主子走哪他得跟哪。

    木香回了清风院,拒绝彩云要陪着的好意,赤貂就躺在床边,她并不孤单。

    只是当彩云带上门,离开之后,面对空荡荡的屋子,冷硬的床榻,她心里直发酸。

    抚着赫连晟睡过的枕头,最后还是把枕头抱进怀里,这样才能闭上眼睛,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在木景华家中,却是另一番景像。

    府里的下人都被红叶带走了,留下的也是木曹氏的贴身婢女,还有个做杂事的老头。

    带着一肚子气回到家,哪还有心情吃饭。

    木景华自知母亲气到什么程度,可他却担心小青,一回到家,便去了原先他跟红叶睡的屋子,现如今已是他跟小青的厢房。

    推开门,一眼就看见小青坐在软榻上,榻前的桌子上,摆了满桌子的吃食,尽是些好肉好菜。

    小青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回来,立即从软榻上爬起来,慌忙就想把桌上的东西收了,可是匆忙之下,也没法收。

    “相……相公,你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木景华瞟了眼满桌的菜,心有疑惑,“我早上走的时候,你不是说胃口不佳,不想吃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的,你走后,我就想着,总不吃东西,对孩子不好,这不,就想着勉强吃点,”小青答的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木景华哦了一声,没有深究,“看见你没事,我便放心了,今日上午太累了,我先去睡会,等我醒了,让下人给我备些饭菜,这些剩渣,就都撤了吧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相公,我替你宽衣,”小青迈着小碎步,走到木景华身后,一双柔弱无骨的手,轻轻替他除去外衣。

    木景华感受她温柔的侍奉,在祠堂受的屈辱,也算得到了释放,总算他还有个称心如意的娘子。

    男人嘛,不都喜欢乖巧懂事,说话轻声细语,凡事以丈夫为先的妻子吗?

    小青将外衣挂好,木景华已脱了鞋子,躺到床上。小青又细心的替他把被子盖好,随后坐在了床沿边上,轻声问道:“相公,今日谈的如何?和离这事办成了吗?”

    木景华本不想再说这个话题,但是见她贤惠的模样,不忍心驳了她的问题,便如实说道:“自然是成了,她那般坚持,怎能不成!”

    红叶的坚持与丝毫不留恋,多多少少还是让他有些意外的。

    小青眼珠子转了转,“那家产呢?肯定是平分了,不然族里的长老们,也必定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木景华叹息一声,将双手枕到脑后,“唉,不是平分,原先她嫁过来时,家中有多少财产,现在便还是多少,这处老宅,那间米铺,还有些田产,其他的东西,是她挣的,便都是她的,不过没关系,原先我虽沉迷于吟诗作对,但也不是对生意一窍不通,你放心好了,往后为了你,为了咱们的孩子,我一定用心经营米铺,家产会越来越多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个不停,却没发现小青的脸色,一点一点的阴沉下来,到了最后,已经是丝毫笑容都没有了,剩下的全是气愤,若是细细去看,在气愤之下,还有一点憎恶。

    木景华话说完了,却没得到小青的回应,这才注意到她的异常,“怎么了?我哪里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小青深呼吸几次,强压下满心的怒火,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百倍的笑容,“相公,你今早临走之前,我都跟你说了,这家产一事,非争不可,不光是钱财的问题,更关乎面子,你这样软弱,只会叫人白看了笑话,当你是软柿子,好捏呢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求月票啦,有票的小妞,不要捂着哦,容易捂坏滴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