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89章 临行厮磨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8:1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不过我得告诉你们,我的考核,可是非常严格,没有通过者,一律打回去,重新再练,半个月一次小考,一个月一次大考,如有受不了的人,可以随时离开,走时有遣散费,当然了,我要招收的人,肯定不止你们六个,但这是一个机会,一个让你们脱胎换骨,重新再活一遍的机会,要不要把握住,怎么把握住,还得看你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木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,让对面站着的几个男人,听的热血澎湃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他们备尝世人冷眼,被官兵撵,被富人羞辱,遭文人唾弃。

    即使还有些常年不相往来的家人,也视他们为瘟疫,躲都来不及,更加不会跟踪他们来往。没了山寨,他们游荡

    当初之所以上山为匪,还不是因为无法活下去,走投无路,才落草为寇。若是好端端的,谁愿意当匪啊!

    王德还是不太敢相信,“夫人,您说的,千真万确?”

    他们又在质疑,这让木香的脸色,懵然沉了下来,“我有骗你们的必要吗?质疑一次就够了,若再质疑,那便是你们自觉没本事,过不了我的审核,我再警告你们一遍,别以为这是很容易的事,也别以为我是个女子,设立的项目,考核的标准,或许没有多难,若是这样想,那你们就大错特错,等你们受训一下星期之后,再来告诉我感受吧!有没有人要退出的?”

    王德摆正了态度,郑重的对着木香双手抱拳,“既是主子看重,我等哪怕拼尽性命,亦不敢辜负主子的期望,我兄弟七人,同心同德,王某在此立下誓言,定然不会有人中途退缩,再苦再累,再险再难,我等也自当挺下来!”

    “我等定不辜负主子重托,”他身后的六人,齐声道。七个男人,虽没有立下军令状,但俗话说,一口唾沫一口钉,既然说了,那便是最重的承诺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他们七人,很满意,“严忠,带他们去军营,让你家主子另外安排个单独的地方给我的人,以后他们所有的训练内容,都由我定,另外再让你主子找几个武功高强的人,教授他们武功,一定要是能信任的人,另外,你再去帮我寻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武功的事,非得赫连晟出面找人不可,他身底下武功高强之人,肯定很多,而且也是值得信任之人。

    严忠双手抱拳,立在她身前,低下头,语气恭敬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温荣吗?”

    “温荣?听过,但不熟,”吴青清楚此事,他知道的不多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,之前他是木月岚的侍卫,听说他被木月岚赶出了府,现在一家小镖局给人家运镖,让他也参加训练,这个人本性不坏,忠心可嘉,就是有点愚忠,欠脑袋开导,另外,我还会再寻别的人参加训练,既然是英皇卫队,人数少了可不成,但也不能太多,我需要的是精英,不是糊弄人的庸才!”

    她今日的话,不仅震撼了王德七人,同时也震撼了严忠,就连刚刚进门的赫连晟,看着木香的眼神,也散发着一股灼热的光芒。他好像看见一位巾帼女将,若是真有女将上战场杀敌,他相信木香绝对可以胜任。

    “主子回来了!”严忠最先看见他。

    王德七人听见之后,回头一见赫连晟,七人都呆住了,什么是枭雄,什么是真正的战神,他们今日总算了解了。

    “草民等见过襄王殿下!”七人齐齐拜见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,府中的事,都由襄王妃做主,入了府门,连本王都要听夫人的,你们更要禁忌夫人的话,”赫连晟的步子从他们几人面前掠过,朝着木香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木香面前,牵着她的手,摸着不凉,这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,很宽,很暖,被他握着,感觉整个人都是暖的。

    王德等人,对赫连晟的印象还处在听说的阶段,今日突然见过真人,再听他说话,只感觉与想像的差距可真大。

    他们再怎么想,也断断想不到,堂堂的襄王殿下,竟也是个妻管严。

    赫连晟自进了前厅,不看其他人,只盯着木香看,这样的凝视,明日便看不到了,明日之后,他要如何度过每一秒见不到她的日子。

    木香见他神情不对,猜想他心中定有事,便打发了王德等人。

    命严忠现在就送他们去御林军中,训练的项目,她今夜便会写好,让他们照着训练就好。

    吃午饭的时候,本该是吵吵闹闹的一家子,但木香知道赫连晟有话要说,便让陈妈跟喜鹊,带了四个小娃去厨房的小厅吃饭。

    中午的伙食也不错,有荤有素,陈妈越来越会煲汤,火候又足,那汤煲出来,鲜香的能叫人把舌头一并吞了。

    瞧瞧她每次开锅时,赤貂都会准时等在厨房门口,便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,同样等在厨房外的,还有一只鸟。

    木朗跟彩云都可喜欢这只白鹰了,它同赤貂一样,极通人性,还很聪明,哪怕在府里闹翻天了,也不会走丢,更不会随意出府。

    白鹰翅膀有伤,不能飞太高太快,自然也抓不住身形如闪电的赤貂,但是抓几个老鼠还是不在话下的。

    也就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,陈妈就在院墙角落,发现数十只老鼠的尸体,无一不是被一咬断脖子,其他地方却没有损伤。

    白鹰才不屑于吃这肮脏的老鼠,所以只是咬断了它们的喉咙,并未真的吃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赤貂,它的作用,真没多少人知道,但若是注意观察细节的人,就会发现,哪怕是府中再潮湿,再阴暗的地方,都不会有毒辣出没。

    陈妈有时还奇怪呢,现在天气回暖,有些毒虫都会从洞里爬出来,什么蜈蚣啊,蝎子啊,毒蛇的,以前府里的小竹林,就经常有蛇跑出来。

    她还担心呢,想让石头做几个陷阱,以免这些毒物跑到夫人房里,回头再把她咬着,那可就坏了。

    襄王府的伙食好,才吃了一顿,白鹰就已经快要习惯了。

    乘着午休的时候,木朗从厨房拿了稻草,在他屋子外间的窗边给白鹰安了个窝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去追逐赤貂时,便懒懒的睡在它的窝里,醒了之后,又再度去撵赤貂。

    两个家伙就像是天生的仇敌似的,赤貂躲起来的时候,白鹰就在旁边守着,它不露头,它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彩云跟木香又上学了,他俩走时,何安跟喜鹊便去送萱儿跟芙儿回家,红叶的婢女巧儿,上午把两位小小姐送来之后,就回去了,总不能都在人家里等着吃饭。

    吴青跟大飞都在工厂里看着工人干活,大飞现在除了守门,懒的啥也不干,但是有他这个凶神恶煞的看管在,谁还敢偷懒。

    卫曾跟吴青二人,一个负责画图样,开发新的样式,吴青负责监督生产。

    头一日,襄王府派人送来一个图样,起初卫曾都没看出,这是个什么东西,拿给吴青看,他也没看懂。

    说是衣服吧,料子那么少,即便是穿在里面,也还是觉着不可能。

    图样上也没写衣服的用途,只写了一个名称;内衣。

    内衣?什么是内衣?衬衣就是衬衣,怎么叫内衣呢?

    不知用途,又搞不清具体怎么穿上身的,卫曾也不敢擅自做主,便交由吴青,拿回府,想着询问一下。

    哪怕刚进府,就听见陈妈说,主子陪着夫人正在睡午觉,他只得先等着。

    中午用膳时,赫连晟比平日还要温柔百倍,尽管平日就已经很温柔了,但今儿中午,恨不得把饭喂她嘴里,把她当成三岁小娃,怕她烫着,又怕饭凉了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差点没把木香喂吐了。

    吃的太多了,这人一直喂,一直喂,不吃还不行,一说不吃,他便要换一样,好似要把几个月的饭,都喂到她肚子里似的。

    吃过饭,也不让他走路,一路抱着她回了清风院。

    他做的这样明显,木香要是再不知,就真的人家说的,一孕傻三年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赫连晟刚把她放在炕上,脱去厚重的棉衣,细心的脱去她的鞋子。听见她的问话,手停在半途,苦涩一笑,“还是夜里,赶夜路离开,避开京中人的耳目!”

    其实他本该今日傍晚时分离开,在城门关闭之前,带着人,从京城离开的。

    但是木香初有孕,能在她身边多一时,哪怕接下来的日子,不眠不休的赶路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木香躺在床上,定睛望着坐着床边的男人。丰姿飒爽,萧疏轩举,湛然若神。

    谁说只有女人才可以称之为,秀色可餐的,男人若是长的太好看,也是一样的秀以可餐,她每每看着赫连晟时,吃饭都格外香。

    赫连晟脱了鞋袜,脱了外衣,只着单衣,掀开被窝钻了进去,很自然的伸手揽过她的肩膀,木香也很自然的靠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男子的体温跟女人完全不同,她夜里身子总是冷的,赫连晟的身子却像个小型的暖炉,靠着他,外面风雪再大,也不觉着冷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明天,这个温暖适宜的火炉就要走了……

    木香伸手紧搂他的腰,脸埋进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赫连晟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吻,两人虽然都未说话,但离别的伤感,却已将两人的心紧紧的捆紧,压的快要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吻,又细又密,如蜻蜓点水,看似很轻,却又很重。

    轻在脸上,重在心里。

    吻在唇上,吻在脸上,吻在眉上,吻过她脸上每一处,像是要将她的面容深深刻进心里。

    虽然早已刻下,但他仿佛还是觉得不够,怎么看都不够,怎么亲也都不够。

    木香将他的头稍稍推离一点距离,她也要细细看着他才好,“此去,每隔三天,给我寄一封信回来,我也会回一封信给你,跟我说说边关的事也好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抓着她的手,放在嘴边亲吻,细细吻过每一根手指,“好,为夫答应你,但此次前去边关,少则一个月,多则三四个月,归期不定,你在府时好好养胎,不必去管朝中的人,御林军令在这里,你收好了,京中暗卫经过调整之后,共三队,每队五十人,如有紧急的事,可拿着我的亲令,让严忠去调动,木坤此人,留不得,在我走之前,我会将他除去,以绝后患,至后皇后跟太子,没了木坤,她们不敢擅自妄动,朝中武将,都是我的亲信,皇上虽病重,但有他们在,局势不会大乱,我已经通知兵部尚书跟侍郎,他们不属太子阵营,另外,宫中的人,除了王海之外,还有几处暗哨,潜伏的暗卫,也都是我的人,你听着,我细细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晟几乎把所有的家底,都透露给她了,整整说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木香不敢不听,也不敢拒绝,只为了让他离开时能安心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一定会用到那些人,但她知道赫连晟担心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。

    明处的敌人不是最有威胁的,谁又知道,在京城的暗处,还有哪些潜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赫连晟说个不停,但木香却抵不住困意,不知不觉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睡的香,赫连晟失笑,也不再说了,转而拥着她,抱着她睡觉,只是这一觉,他却是睁着眼睛的。

    看着他怀中的人儿睡着,看着她的呼吸,看着她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可以定格,他愿停在这一刻,不要再往前流走。

    睡过午觉,陈妈又送来一碗牛妈,不同于原奶的味道,今儿的牛奶,像是蒸过提纯过的,味道比之前的还要香,还要醇。

    陈妈解释道:“农场的人,把每天用不完的牛奶,自己在家里粗略加工了下,本来就是想试试,没想到做出来的味道还不错,特别是上面的一层奶皮,特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不一样,比之前浓了些,也不似原先的那样膻了,陈妈,我这肚子还早呢,你别再给我吃那么多了,再吃下去,没等娃儿落地,我肯定是胖的走不动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妈笑道:“您每天要操心的事那么多,还得跑那么多的路,不似那些专门在家养胎的人,悠闲自在,吃这些不为过,晚上奴婢再熬些鱼汤,听说多吃鱼,娃儿生下来眼睛又黑又亮,等到五个月的时候,多吃些核桃,日后娃儿聪明。”

    陈妈说的绘声绘色,木香却听的胆战心惊,这是要把她喂成猪的节奏吗?

    赫连晟却是一脸的暖笑,听着陈妈的描述,他仿佛看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娃儿,在对他招手,那是他的娃儿,他跟木香血脉的延续。

    这时康伯也进来了,严忠跟何安,以及刚刚回府的吴青,都被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一一吩咐,“本王明日就要去边关了!”

    一听说他要离开,所有人都要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夫人还在孕中,京城又挺乱了,主子若是走了,夫人在京中还能安全吗?

    赫连晟抬手制止他们说话,“陈妈,夫人的膳食,就劳你费心了,往后不可再叫夫人厨房,油烟太大,别把夫人熏着了,府里的杂事,应酬来往,都交给康伯打点,不可叫夫人费心!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知道了,殿下尽管放心去吧,奴婢一定会照顾好夫人跟未出世的小世子,”陈妈眼眶热热的。

    “老奴都明白,殿下也需得小心才是,”康伯也跪下领命。

    吴青一听说主子要去边关了,立马将内衣的事抛在脑后,“主子,让属下随您一同出征吧!”

    严忠也在此时单膝跪下,“属下也是!”

    何安本来也想紧跟着请命的,但他机灵些,一看主子神色不对劲了,恍然想起,主子看待夫人的命,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,眼下夫人又身怀六甲,自然是凡事都得以夫人为主。

    这两个笨蛋,捅篓子了吧!

    赫连晟果真是怒了,“住嘴,你们若都走了,府中安全,谁来守?本王在边关,不缺你们几个护卫,你们可以衷心,但是不能愚忠,多余的话,本王不想说,你们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吴青跟严忠二人,神情凛然,“属下明白了,殿下此去边关,途中小心,府中安全,属下等定用性命相护,若有人妄想对府中不利,定要踏着属下的尸体走过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明白就好,京中跟府中的布防,要重新安排,宫中的事,可去找四皇子商议,他虽与本王不亲近,但本王与他利益共同,他一定会护着,唐焱此人城府极深,与他打交道,需要格外谨慎才是,”这话,他也是对木香说的。人心隔肚皮,唐焱潜伏多年,现在从暗处走出来,目地明确,他首先要扳倒的是太子跟皇后,据他猜测,唐焱之所以重病缠身,应该跟皇后有关。

    木香心里本就郁闷的要死,强忍着才没有失态,可他却始终说个不停,弄的跟交代那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她虽怀有身孕,却也不是没有行动能力,京城里的事,即便赫连晟不在,她也一样能处理好。

    赫连晟回头,看着木香憋屈的神情,也猜到她心里做何感想,笑道:“我知道你可以应付,为夫这不是担心你吗?是不是很像唠唠叨叨的老太婆?”

    木香原本紧绷的神经,被他这一句话,给逗乐了,“是够婆妈的,你放心去军中就是,当初嫁给你时,就想到有今日,这没什么,府中能陪着我的人,多着呢,我只会被他们烦死,绝不会闷死,至于你担心的那些危险,在我看来,都不值一提,我的手段,你见识到的,不过一二而已!”

    赫连晟笑容更大了,“哦?那本王倒是要看看,夫人的能耐究竟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赫连晟寸步未离开木香,陪着她在后园散步,还亲自扛了铁锹,去后院翻土施基肥,种下一垄青菜。

    又亲自去砍了些竹子,在后园的一角,用竹子围起一个竹篱笆,专门用来养那些鸡。

    母鸡吃掉了不少,陈妈按着木香吩咐的,又抓了三十只小鸡,都在房里养着,太小了,还不能搁在外面。

    后院的院墙洞下,有一条浅浅的小河,从园子里穿过,这是修园子的时候,特意挖过来的,原本是为了日后修假山,修荷花池,方便引水的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木香要把后园改成菜园地,这浅浅的小河,正好可以作灌溉之用。

    赫连晟干的起劲,顺手就把小河道改了,在园子中间挖了个不大,却可以蓄水的小水池。

    因为这水是活的,不浇园子时,还可以用来圈养鸭子。

    说到鸭子,陈妈这几日正在挑选鸭仔,挑好了之后,也搁在后院养。

    干农活时的赫连晟,卷着袖子,裤腿高高的挽着,换掉了长袍,着一身短衣。

    出了一身的汗,他便脱了外衣,只着一件薄薄的单衣,动作之间,无意中扯开了领口,露出一大片蜜色的胸肌。

    木香站在菜地边,远远的看着,竟也看入了迷,转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赫连晟偶尔回头,看见她眼中着迷的神色,男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,一人站在,一人挥着铁锹,今日没有夕阳,否则远远的看去,该是怎样的一副田园水墨画呀!

    吴青并没有因主子不让他跟随去边关,而心生沮丧,反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没什么可惋惜的,他跟严忠几人,只要牢牢看好了夫人,不让她出一丁点差错,便是对主子最好的忠诚。

    可是他手上还攥着一张看不懂的画,深知木香此时被主子霸占着,想来想去,他终于想到了找喜鹊。

    那丫头成天跟着夫人,多多少少也该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卫曾还等着他带消息回去呢,作坊里的工人,因为分工明确,加之军营的器械局,为他们造了几台贼好用的机器,如今他们工厂的生产效率,在原先的基础上,提高了两倍。

    吴青在府里寻了一大圈,才在清风院外的小径上,碰上了抱着换洗衣服出来的喜鹊。

    吴青见到她,总算松了口气,“喜鹊,你等下再走,我问你个事,这个图你见过没有?”他二话不说,抽出那张画纸就摆在喜鹊眼前。

    喜鹊愣了下,再一抬眼,当看见吴青纸上所画的东西时,小脸刷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她这脸上的变化太快,倒把吴青瞧的纳闷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是看一幅画,她脸红做什么?也不是画相,也不是写了情诗,犯得着吗?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这画有问题?”

    喜鹊猛的摇头,也不回答,绕开他就要走。

    吴青被她莫名其妙的反应,彻底给弄懵了,“你怎么不说话,难道这画真有问题?可这画明明是夫人给我的,是服装图样,能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纳闷坏了,要真是啥能让人脸红心跳的东西,夫人也不会那么随随便便给他吧?

    吴青千算万算,都不会想到,在木香看来,很随意的东西,到了他们眼里,就成了不可言,不可说,不可看。就算是看,那也得偷偷摸摸,躲在家里,躲进被窝里,才可以看。

    喜鹊见他把画拿近了,急忙用手去挡,“你快拿开,别在我眼前晃,画是夫人给你的,你有问题,去问夫人好了,再别来问我。”她还没出阁呢,哪能跟一个成年男子,谈论女儿家的私物!

    吴青脑子乱成了一锅浆糊,“夫人跟主子在一块,我哪能这个时候去打扰,不过是一张画,你要知道,就快告诉我,工厂那边,还等着开工呢!”

    他拦着喜鹊,就是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喜鹊往左,他便往左,打定了主意,非要弄清楚不可。

    喜鹊被她逼急了,突然一跺脚,“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你再问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她是真急了,激动起来,忘了手上还端着装衣服的篮子,激动之余,手便松了,篮子掉在地上,里面的衣服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,夫人的衣服掉了,”喜鹊慌忙去捡。

    吴青也跟着蹲下,“你看你激动什么,我不过是……”

    吴青的话说到一半,忽然停了,他手上拿的是什么?怎么跟图里画的那么想似呢?

    喜鹊大惊失色,一把夺到他手里的小衣服,胡乱塞进衣服里头,怕他再看见,又使劲往里头塞了塞。

    吴青总这样问,她心里也憋着一口气,赌气之下,快声道:“那图上画的,就是女儿家穿在里面的一件小衣服,肚兜知道不?这就是肚兜的改良版,夫人说了,女儿家只穿肚兜不好,到了夏季,不方便,所以便设计了这个,这个东西,夫人有,我也有,你要真的好奇,我拿给你看看就是,省得你一直问一直问,好奇心那么重,现在叫你知道现了,可满意了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她是用吼的,否则气都喘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快声说完这么大一堆话,喜鹊扭头就跑,跑的那叫一个快,好像有鬼在后头追着似的。

    跑了好久,绕过几个院子,不知不觉,她竟跑回了自己住的屋子。

    关上门,她一头扑在床上,用被子捂住头,躲在被窝里尖叫。

    天哪,她跟吴青说这些干什么?还提议要拿给他看,天哪天哪,她这是抽什么疯呢?

    喜鹊自知自己长的漂亮,也从未奢求过什么。

    吴青长相俊美,武功又高,而且对人很和善,不似那些空有一身力气,说话粗声大气的莽汉。

    之前,她也没察觉出自己对吴青的心思,但这两回,她无意中在府外遇见听说是吴青,青梅竹马的女子,两人好像有争执,那女子一直哭哭啼啼,吴青每次都是皱着眉离开。

    她后来询问陈妈,才知那吴青以前对那女子有情,还一心想救她出火炕,这事王妃还亲自去处理过,但是后来,听说她嫁了徐府的二老爷,飞上枝头,做了正妻。

    一个婢女出身的丫头,能坐上正妻的位置,实在是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最近总是来找吴青,好像她还打听了服装工厂的地址,不知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喜鹊在这里捂着被子,羞愤的想死。

    另一边,吴青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直到喜鹊跑走好一会,他还傻傻的站在那儿,双手还保持着拿东西的动作,直到何安来拍他的肩膀,他才恍然回神。

    紧紧攥着那一纸图样,头也不回的愤然离去。

    何安还奇怪了,这小子今天脾气咋这样大,莫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!

    吴青头也不回的离去之后,喜鹊过了许久才从房里出来,走路连头都不敢抬了,一直低着头,干活也是,走路更是恨不得把头缩进脖子里头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陈妈让她去两位小主子放学,出门不多远,竟在街上遇到一个最不想看见的人——小草。

    小草的名字与长生媳妇是一样的,农家人没什么文化,给孩子起名,都是怎么好记,怎么好养活怎么起的。

    有时一个村里,有好几个狗蛋,好几个石头,这些都是小名,稍讲究些的大人,会在娃儿大一些之后,给他取个大名,若是不讲究的,小时的名字,就会一直带着。

    挺着个大肚的小草,拦下喜鹊之后,咬着嘴唇,眼睛红红的望着喜鹊,语气也不太好,“吴青在不在府里?听人说他回来了,现在可还在府里?你家夫人呢,她在不在府里?”

    她每次找吴青,都要赶在木香不在府里,才敢去找。她实在是很怕那个女子,那样凶悍,当初她带着吴青去徐家找她,临走时说的话,她还记的清清楚楚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语气不好,喜鹊脸色就更难看了,扒拉掉她抓上来的手,冷声道:“别的我不清楚,不过我家夫人正在家里,殿下也在,你要不要进去?”

    小草听出她是在挤兑自己,面色更难看了,“我又不是找你,不过是见到了,问一句而已,你犯不着把我当敌人看,跟你也没啥关系,知道就说知道,不知道就说不知道!”

    喜鹊心里本就赌着一口气,被她这么一挑,气性更大了,“我不知道,就是知道了,也不会告诉你,既然嫁了人,就别总出现在我们王府门口,我家夫人是最见不得你这样的女子,我劝你啊,有心思来这里找人,倒不如安心去养胎,看你这肚子,也不小了,收收心吧!”

    “你!你这刁蛮丫头,竟然欺负我,”小草说着说着,竟然哭了起来,抽抽噎噎的哭着,好像很委屈似的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指指点点,还以为喜鹊欺负她似的。

    喜鹊虽然长的较平常女子壮,但她脸皮子薄,一看周围人的眼神,心里也不好受,“谁欺负你了,别在这儿胡搅蛮缠,我还有事,你想哭,就在这儿慢慢哭吧!”

    她作势便要绕开小草,可谁知袖子忽然被人拉住。

    心急之下,喜鹊胳膊往后一甩,只听身后有人哎呀一声,她回头看时,吓了一跳,小草竟然摔倒在地,捂着肚子,指着喜鹊,声泪俱下的控诉道:“你一个做婢女的,怎这样的大的脾气,我不过是想跟你说几句话,你即便不喜欢我,可也不能伤害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小草本来长的就很柔弱,身形纤细,怀了身孕之后,不仅没长胖,反倒越来越瘦,喜鹊跟她一比,哪怕不是她动手的,在外人看来,也好像她欺负了她一样。

    喜鹊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弄的手足无措,她可不是木香,更不知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面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,喜鹊一咬嘴唇,拨开人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草在一个路人的搀扶下,站了起来,谢过那人,又说了自己没有大碍,这才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相守的时间,总是过的很快。

    赫连晟形影不离的陪着木香,吃过晚饭,带她散步,回来之后,非要亲自动手给她洗澡,木香拒绝无效,只得两只手捂着重要部位,任他擦洗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友友的新书:冥尊的萌宠狐妻

    喜欢玄幻的妞儿,可以去看看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