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88章 赌你倾家荡产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8: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的手指在桌面上,有节奏的敲着,一声一声,似有意,又似无意,“我这里还有两千两的银票,你敢不敢再跟我赌?”

    她突然又抽出二十张,崭新的银票,往桌上一搁,“这是京城最大钱庄出的银票,绝无做做假的可能,一共二十张,你……敢是不敢?”

    眼眸一张,她将矛头直指赵王。

    此举,又引来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一个成了亲的妇人,拿着银子混在这里赌钱,已属罕见,现在居然又掏出那么多的银票,这不是白白送给家,当了败家妇吗?

    刚吃完面的壮汉,正有些过意不去,赢了人家的钱,还吃着人家送的包子,他做为一个男人,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。现在又瞧着她掏出那么些银票,分明是要白送给人,这让他如何能安心。

    他走到木香身后,诚心诚意的劝她,“这位夫人,赌桌之事不可认真,那些输了的银子,不必再争了,今日您手气背,再玩下去,也是个输,这年头挣为银子不易,切不可胡糟了!”

    对于真心的关切,木香还是听的出来的,“多谢你提醒,但这是我跟赵王之间的事,你站在一旁看着就好,等忙完了,我再跟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赵王没听见他们说的啥,他只一心盯着手里捧着的钱看,再定睛一瞧,木香掏出来的银票,他眼里的绿光更重了,“这……这些银子,你真的想跟我赌吗?你就不怕输了这么多银子,回去之后不好交待吗?”

    他把木香当成寻常为人妇的女子,家里的财钱虽有支使权,却没有拥有权,大笔的数目进出,还需报备夫君。

    “我的银子,都是我自己赚的,京城有三处店铺,城外还有一家工厂,你说这区区两千银子,我会看在眼里吗?今日之所以非要跟你争个输赢,不外乎我不甘心,一直以为,所有的事,都是稳操胜券,今日在你面前,跌了这么大个跟头,实话说,我不服气,银票就在这儿摆着,你若有胆子,咱们就赌一把大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语气十分骄傲,本来就是,从府里支的银子,她赚了钱之后,都还回去了,她要的,是自己完整的自力更生,而不是依仗赫连晟,靠他的钱支撑她的产业。

    赵王不笑了,视线在木香脸上徘徊,他有些犹豫,“可是我只有这十几两银子,你有两千两,这如何能赌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想赢了那二十张银票,有了这一笔钱,他还可以再置办几处田产,有了田,就有了收入,再把剩余的钱投进生意里,他肯定能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木香双手抱着胳膊,身子靠向椅背,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。

    何安走过来,语气轻松的说道:“你不是还有一处祖产吗?就是离吴庄不远的山林,若是你能把山林的地契拿来做抵押,这个赌局也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何安说的很直白,赵王却听的心惊胆颤。他们怎么会突然提到赵家的祖产,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……

    木香摇着手里的二十张银票,一脸的惋惜,“既然赵王不敢拿地契做抵押,那便罢了,我再找别人跟我赌,你们谁愿意跟我赌,一百两以下的,免谈!太慢了,本夫人可没那个耐心!”

    严忠躲在人群中起哄,“赵王胆子真小,我家要是有祖产,我保准得上去赌一把,都赢了那么久,还怕什么呀!”

    有几个心不甘的赌徒,早就想说了,“就是,有祖产还怕,就这个水平,我一只手都能赢。”

    “一把赌局能赢两千两银子,这辈子都不用愁喽!”

    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,一声高过一声。

    先前那壮汉带着的几个人,已经吃饱喝足,都蹲在严忠脚边,看着热闹。他们也没大搞清,是这个什么情况,所以还是先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赵王转念一想,也是,这个木香,有好几处产业,在她眼里,两千两银子是个大数目,但或许在她眼里,就是小小的零花钱而已,人家根本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赵王的胆子更大了,“你想让我拿祖产做抵押,可是我家祖上有规定,祖产不可以拿来做抵押,要不换个,我拿田产做抵押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田产?呵,你们家所有的田产,所有房产加一起,也不够一千两,这样一来,我岂不是吃亏了?”

    赵王脸上一阵难堪,“那你要如何?都说了我家祖产不能拿来抵押,反正你跟我赌钱一定会输,用什么抵押不一样,”他就想不通了,既然明知要输,为啥还那样计较赌注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非得有个大物件抵押不可,否则这一局,我便不赌了,唉,真是的,想送钱都送不出去,”她作势就要把银子往怀里揣,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赵王如果不贪,最后也不会落到一无所有的地步。眼见到手的银票就要飞了,赵王怎能不急,“条件好商量,你容我想想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赌技如此之烂,加上先前,她也从未赢过,赵王心中浮动的厉害。

    何安用轻蔑的眼神看他,戏谑道:“原来赵王殿下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可是我听人家说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怎地赵王殿下连几处野山林的地契都不敢拿,莫不是家里由夫人做主,赵王当不得这个家?”

    他一说,自然有人跟着一起哄笑。

    赵王被他们嘲弄的面红耳赤,从耳根子一直红到脖子。

    他怒了,站起来身,猛的一拍桌子,“谁说本王拿不起了,你们等着!”

    重要的东西,他一般都不会放在家里,而是存在钱庄,那里机关重重,高手众多。

    他存进去时,明确说了,这是地契,如有损坏或者丢失,钱庄是要全额陪给他的。

    赵王抱着那些银锭子,飞也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严忠跟何安,在他逃跑后,朝着木香靠过来。

    何安担心她能不能赢,“主子,您的赌技真的能确保,一局定胜负吗?若是不确定,还不如让小人来,我以前也跟人玩过,再不济,也比你的技术强。”

    木香拢了拢袖子,翘起二郎腿,忽然又想到肚子里的这个,那样的坐姿不好,只得把腿又放回去了,答非所问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说,这可是两千两银子呢,要是我没记错,这是要付给布庄的定金,您可别败家啊!”

    木香干脆不看他了,只吩咐严忠,“把他的嘴堵上,吵的我头疼,这里风还挺大,嗳,这位壮汉,你叫什么,从哪来?”

    赵王还没回来,她便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壮汉,听见她突然问起他们的来历,眼神有些闪躲,步子在往后撤,“夫人舍了一顿饭,我等本该回报夫人的一饭之恩,但是我等出身低微,说出来,恐怕污了夫人的耳朵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想着逃走了,我能猜到你们的身份,良匪?呵,你用拿那种眼神看我,如果我想报官,一早就报了,想让你们做牢,不远处的大街上,就有官兵巡逻,但那些事,我不会做,所以你们也不用对我有敌意,”木香知道他们要说什么,便先一步截断了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那壮汉心里咯噔一下,瞬间凉了一大截,他没想到,眼前这个看似普普通通,气势亦不出众的女子,竟然一眼就看出他们的来路。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不待他再问下去,前去取地契的赵王,就已经火急火燎的跑回来了。

    在经过街角时,还不小心碰到了那个被阉掉的瘦高个儿,也根本没想过,这个人是如何输掉了命根子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我把地契拿来了,你的银子呢?”赵王取来一个锦盒,怕木香会怀疑,还特意打开给她看,“我家祖产山林的地契都在这儿了,一份不少,反正你也赢不去,看看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也重新把二十张银票摆好,不仅如此,她还取下腰间的玉佩,一并摆上,“以前的恩怨,咱不论,从现在开始,咱就是单独的坐这里对局而已,看在你拿了地契的份上,我再把这块玉加上,如何?”

    赵王眼珠子咕噜噜的转,“不行,再加上那只白鹰。”他看白鹰的眼神,就像在看一盘大餐。

    木香转头看了看蹲在她肩上,闭着眼睛假寐的鸟儿。

    她看着白鹰,白鹰也挑起眼帘来看她,一人一鸟对视良久,彼此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半响,木香笑了笑,“可以!”

    白鹰爪子一歪,差点从她肩头滑下去。它也不真的听懂木香说什么,它只是看见赵王的眼神,那样贪婪的眼神,它见过太多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女人,竟敢要把它拿去当赌注!

    它是神兽,不是一只鸡!

    白鹰气坏了,一个劲的拿眼刀子瞪她。

    木香浑然不觉,依旧笑的春光灿烂。

    赵王再不会犹豫了,“好,话可是你应下的,到时若是再输了,可不许耍赖!”

    在赵王的想法里,他的东西还是他的,木香的东西也是他的,今日他可是要大发了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赌局,实属难得一见,整个北门街的人,几乎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木香看了看围上来的人,高声道:“你们可都听见了?赵王说了,无论输赢,都不许耍赖,他的赌注,我的赌注,都摆在这儿,谁赢了就是谁的,赵王殿下,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“对,没错,是条汉子,就得晓得顶天立地,说出来的话一言九鼎,”他在心里轻蔑的讥讽木香,明知是要输的,还讲那么多的废话做啥?

    木香要的不止是他的回答,还有周围看客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都听见了,你们快开局吧,一局定胜负,这样最简单!”

    “快开色子,我们还等着看这么多值钱的东西,到底落在谁家呢!”

    “快,快摇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严忠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赵王,还有那些围观的人,等下的结局,只怕会惊的他们掉下眼珠子。

    赵王急不可耐的先摇色子,赌注大了,他摇的动作也更大,花样也更多,叫人看的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木香也不急,反而笑看着他摇。

    等他摇定离手,她才慢不悠悠的拿起色子,看似随意,也确实很随意的摇了两下,便将色盅往桌上重重一搁。

    赵王一看她摇色子的手法,还是那个样,还是一样的笨拙,顿时心中大喜,“两千两的的银子,还有一块祖传玉佩,再加上一只白鹰,你可别心疼!”

    木香反问他,“两处山林,一纸地契,若是输了,你也别心疼才是!”

    赵王只当她说大话,或者心不甘,说几句话大话挽回自己的面子,这种时候,他怎能认怂,自然得挺起面子,“本王之前就说过,一言九鼎,地契就在这,你的点数若比我的大,地契就是你的,若是比不得,那么你的那些东西,自然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目地已经达到,木香也不跟他啰嗦,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开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赵王缓缓的将色盅拿开。

    众人眼睛全都弯下身,死盯着他的两个色子。

    六面的色子,最大的点数,莫过于十二点。他们这里一向是这么玩的,十二点为大,若再加两个色子,玩法却又不同了。

    木香之所以选择两个色子,也是为了避免不好算帐,两个色子,看的最清楚。

    “嚯,居然是十点!”

    在色盅慢慢挪开时,已经有那眼尖的人,瞧见底下的两个色子。

    众人皆沸腾了,赵王玩了这么多局,最高也只摇到八点,这还是头一次摇到了十点,如此高的点数,除非高手,否则绝不可能赢。

    看见赵王的点数,不光四周闲人看呆了,就连何安跟严忠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到底还能不能赢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如果真的输了,他们也不可能把东西再拿回来。

    银子是小,那只鸟也不重要,只是那玉佩……

    赵王乐的手舞足蹈,压根没再去想揭开森香的色盅,自顾自的乐着,“我赢了,我赢定了,我看你还是别开了,给自己留点脸面,把赌注都拿来吧!”

    他竟然激动到,伸手就要去抢桌上的色盅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个响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木香突然揭了自己的色盅,将那盅盖狠狠的砸在赵王的手上。

    赵王手上吃痛,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让所有人都看见了她摇出的点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她,她怎么可能摇出十二点?这不可能!”说这话的不是赵王,他还没反应过来,自有眼尖的赌客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眼睛没花吧?真的是十二点?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见了,难道是碰上的?可这碰上的几率也太低了,不可能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相信,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这位突然到此的年轻夫人,只从一开始赢了一只鸟,除此之外,她再没有赢过一次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在最后一把,赌到最大的时候,忽然摇出了最高的点数呢?

    何安三人长长的松了口气,还好没失手,不过他们也没想到,他们家主子竟然只是晃了两下色盅,就轻轻松松赢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相信,凭的是运气,赌桌上怎么可能有绝对的运气。

    被木香施舍饭菜的壮汉,因为站在木香身后,看着她摇着色子,所以他看的最清楚。

    看似不经意的摇晃,却是技巧十足。

    原来她等的是这一局,前面输的,不过是鱼饵。

    他佩服的五体投地,同时也感叹,先前自己从她手里赢的钱,肯定也是人家故意放水的,只为钓这一条大鱼。

    赵王看了看那两个色子,不敢相信,以为自己看错了,使劲揉了揉眼睛,再定睛看进,色子还是色子,点数还是那个点数,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出老千,你肯定出老千,这色子一定是被你换过的,你不可能赢,你怎么可能摇出这么高的点数,你一定做假,”赵王吓的脸都白了,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,不知所云。

    一个人从云端跌落谷底,还是那么高的云端跌下,其中的巨大落差,以及这巨大落差带来的震撼,像一把重重的铁锤,将赵王的心,捶的粉碎。

    木香摊开双手,笑着道:“赢了就是赢了,色子在这儿摆着,你要觉得有鬼,大可叫一个人过来检验,但是,你可不能不认账,说好了的赌注,既然输了,这赌注自然也得兑现,总不能说,你只想过自己会赢,却没想过,我也是会赢,世上可没这个道理,你赢就是赢,我赢就是耍诈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瞧她说的多有道理,事实摆在眼前,而且她也根本没有出老千,不需要,不过是十二点,有什么难的?

    赵王被她赌的哑口无言,明知她说的不对劲,却又找不出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这时围观的人,也看到结果了,他们不是赵王,自然不能体会一无所有的痛苦,他们只听见,只看见木香的点数。

    而且人家说的也在理,谁规定了,只准他赢,不准别人赢了?于是众人又议论开了。

    “赵兄,你可不能这样,事先都是说好的,赌注也在这获摆着,你不能因为。,赢的人不是你,就反悔,不愿把赌注交出来,之前人家输的时候,可是连眼睛都要没眨过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人家一个女娃,输了银子,都不推脱,你怎么能就想不认账呢?既然是赌,有赢就有输,难道非得你赢?”

    “我家赵王是舍不得祖产,既然舍不得,当初就不该拿来抵押!”

    “你不赌不就完了吗?是你自己贪心,人家又没拿刀逼着你!”

    一句一句的斥责,将赵王骂了个狗血淋头,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事实也的确是如此,木香只是有意的引导了一下下而已,就算有坑,那也是他心甘情愿跳的,与旁人无关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把地契收起来吧,至于那些个银锭子,就送给赵王了,回去买些肉,补补身子,可别气坏了,”木香微笑着起身,肩上顶着一只鸟,昂首阔步的离去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,想起先前的壮汉,复又停下步子,“你们也跟着我走。”见那壮汉眼露戒备,又笑着道:“放心,要是想害你们,也不必请你们吃饭了,本夫人还不需要做些,心口不一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几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严忠走过来,将襄王府的腰牌拿给他们看,“看清了没?她犯不着诓骗你们,只要她一句话,你们此时都已身首异处了,主子既然要你们跟着,定是有其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话说这份上,他们不跟也得跟。

    何安伸手去拿地契,赵王像被人打了一闷棍。那可是他家的祖产,唯一的产业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扑上去,想要抢回地契。

    喜鹊力气大,反应也快,在他扑过来时,一把将何安扯开了,免了他被压成肉泥的悲惨。

    “谢了,”何安看着倒在地上的赵王,转头对喜鹊道了谢,也不多言,抬步追着木香而去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走了,独留五体投地趴在地上,悔恨快要背过气去的赵王。

    输了祖产,唯一最值钱的祖产,可是没有人会同情他。

    赌场之地,本就是风险最大之地,每天都输的倾家荡产,走投无路,想要自尽的人。

    赵王这样的情况,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谁让他自己贪心,有贪心,永不知足,就算今日没有输给木香,终有一日,他还是会输给其他人,早晚的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木香几人走在回程的路上,何安举着那几张地契,还是觉得有如身在梦中,太不真实了,“如此简单,就能弄到上千亩的山林了?太不可思议了,主子,您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也教我两手,以后没钱用了,随随便便去晃两下,就有钱了,简直太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脑子能跟我的比吗?”木香充从分发挥她毒舌的本领,一句话,把何安听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气了半响,才憋出一句话,“您是一天不挤兑我,就不得劲哪!”

    一行人回了襄王府,他们几人是进去了,可是一同跟回来的壮汉一行人,却不敢踏进那扇门。

    “俺们就不进去了,就在这外面蹲着就好,”他怕自己的鞋子,弄脏了襄王府的地面。

    何安回身催促道:“我家夫人身子不适宜长时间在外面站着,你们要是不想她因你们而生病,那便赶紧进来,一群男人,怎么还婆婆妈妈的!”

    严忠在后面也道:“我家主子从不在意身份之别,你们还进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陈妈他们是先一步回来的,小萱跟芙儿都在院子里玩耍,上了半天学的木朗跟彩云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彩云抱着芙儿,木朗领着萱儿玩耍,一群小娃的纯真的笑声,感染了所有跨进家门的人。

    木朗头朝着主厅,一路不回头的跑着,一时不防,差点撞到木香,又是喜鹊反应最快,跨前一步,挡在木香身前,一把抱着了木朗。

    彩云远远的看见了,惊讶了的叫了一声,也赶紧奔了过来,“木朗,你咋那么不当心,差点撞着大姐,大姐,没碰着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身子结实着呢,倒是你们俩个,今天去学堂可还好,跟同窗的人,相处的怎样?他们有没有发现你的女娃,有没有刁难你?”

    木香一连窜的问了好几个问题,其实若不是他们早上走的早,她也想去送的,顺便去瞧瞧有没有哪个敢欺负他俩的。

    彩云笑着给她一一回答了,“他们都知道我是女娃,因为我看着太不像男娃了,不过没关系,穿男装去上学方便些,他们知道我是你妹妹,躲都来不及,根本不敢找我的茬,倒是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差点跟院士,我们的老夫子吵起来,还好,我把他赶出去了,否则老夫子肯定会被他气死。”

    “呵,他老人家真是到哪都不安宁呢,你带着萱儿跟芙儿去后面边玩,我要在这里谈点事,”她捏了捏芙儿粉嫩嫩的小脸。想起郭芙这个名字,希望小芙儿长大了,千万别学了她的刁蛮脾气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这就走,”木彩云招呼木朗跟萱儿,去了后面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都瞧见木香肩上趴着的鸟了,但是看着又有点鸡。木朗更是眼睛睁的大大的,张嘴想问,被彩云拉走了。

    要问,晚上问也成,不必现在问。

    陈妈系着围裙走过来,乍一看院子里突然多了这么些人,还有夫人肩上突然多出来的鸟和,可把她吓了一跳,“哟,哪来这么多人,夫人,这是您带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给备些茶水,送到前厅来,”木香吩咐道,抬脚进了前厅。

    陈妈不敢有违,“嗳,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妈看着他们的眼神充满了防备,一步三回头的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看着干净整洁,地上扫的一点灰尘都没有的院子,后面的几人,都站在那,不敢再往前迈一步。

    康伯从后面出来,一见这阵势也跟陈妈的反应一样,在向何安询问了原由之后,倒也挺客气。

    在严忠的催促下,他们几人才进了前厅。

    厅里放着炭炉,暖和的很,在暖和的地方,稍待一会,他们就感觉身上痒了,可是也不敢抓,人家请他们吃饭,又请他们进府,以礼相待,他们自个儿也清楚,肯定有事,搞不好还是性命攸关的事呢!

    木香也不绕弯子,捧着何安递上来的暖壶,让严忠把肩上的鸟儿拿下去了,正准备说话呢!

    那白鹰不知什么时候,突然发现窝在椅子上打盹的赤貂。

    这名字还是赫连晟起的,说是红毛不配它,明明人家也是珍奇异曾,你非得起个土不拉叽的名字,实在不符。

    白鹰发现赤貂,原本慵懒无神的眼睛陡然睁大,呼呼的煽动翅膀,身子前倾,对着赤雕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赤雕反应也不慢,在危险逼近之时,蹭的跳起来,如一道红色闪电,冲出了前厅。

    白鹰也不甘示弱,扑腾着翅膀,追着赤雕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鸟一貂的追逐,把众人都看呆了,这是天生遇死敌?否则,怎么一见面就要掐架呢?

    何安担心那两只灵兽,互相掐架受伤,问道:“要不要派人去把其中一只抓回来,再不然找个笼子,把它们关起来?”

    小红……呃不对,赤貂自打进府之后,便没有待过笼子,除了主子的厢房,不准它踏进半步之外,府里其他的地方,它是想睡哪就睡哪。有好几次,还钻何安的被窝,跟他一起睡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关?放心吧,都死不了,到了吃饭的点,保准都回来了,”要是其中一方躲不过对方的攻击,也就不配称为之灵兽了。

    何安撇了下嘴角,它们是灵兽不假,可也不是家养的小宠物,哪能那么听话。

    木香说不管就不管,“你们都坐吧,陈妈,给他们看茶。”

    陈妈端着茶水早就来了,却没有敢上前,实在是这群人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,在下王德,这几位都是我的兄弟,我们几个从单州而来,想必夫人也已猜出我们的身份,男子汉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不错,我们几人出身山匪,地方官府围剿山寨,全寨几百人,只有我们几个人逃了出来!”提起旧事,王德满怀恨意,双拳紧紧的攥着,眼睛死死盯着地面,好似非要盯着一个洞来不可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算是豁出去了,如果对面坐着的这个人,要将他们送交官府查办,他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陈妈一听他们是山匪,惊的差点拿不住手里的托盘。

    何安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,于是扶着她,送她出去。

    木香淡淡的笑着,“你是不是还以为我会将你们送交官府?让京城府尹判你们的刑,再在午时斩首?呵,本夫人没那个雅兴去做那样的事,之所以找你们来,是问你们想不想留在我身边,做我的亲兵!”

    此言,惊煞了那一行七人。

    王德更是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夫人莫不过拿我们开玩笑,您身边怎会缺亲兵?小人别的不知,只知道襄王战功赫赫,战将如云,就身边这一位,就是高手,我们几人加在一起,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,我们几人怎配待在夫人身边!”

    不光是武功,还有出身,他们出身草莽。

    自上山为寇的那一日起,脸上就刻了山匪二字,一日为匪,终身为匪。

    哪怕日后不做山匪了,从朗改正,下山做个小商贩,看见的人,都只会躲他们远远的。

    而他们之所以来京城,不过就是想寻个挑夫苦力的差事,听说最近京城开了不少的作坊,他们别的不能干,卖死力气的活,还是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不止他们惊愕不愿相信,就连严忠,也是一脸的纳闷。

    殿下身边的暗卫,都已认下她这个主人,若想用人,去暗卫调人来即可,为何要选山匪?

    木香锐利的目光,扫过他们七人,“你们看我的神情,像是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木香再道:“高手永远不嫌多,而且我也不怕告诉你们,他们是暗卫,我要的是保家护院,武功高强,警惕性第一,只专供我一个人差遣,对我忠心不二的近卫,换个新鲜的称呼,就叫英皇卫队如何?”

    严忠神情古怪,这是什么鬼称呼。还有,他们这一队暗卫,哪个没有任她差遣?哪个敢对她有二心?

   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?

    王德千想万想,也没想到,她会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回头瞧了瞧身后的六人,他们也是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木香继续道:“我要你们留下当我的亲兵,也不是完全没有条件的,我会在御林军中设立一个单独的营仗,会有专人训练你们,训练课目,由我定,只有通过所有考核,才能留下,留下的人,不仅自己待遇优厚,家眷也一样不会亏待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在此说明一下,轻烟忙着写稿,等完结之后,再补上福利,不会没有的,妞们别急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