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85章 北门之乱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7:4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切!谁要你说,我们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们又不是瞎子,长着眼睛,看得见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一甩袖子,讥笑着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胡四又讨了个没趣,“你们……你们这也是妒忌我,哼,让你们妒忌去吧!”这回他有话可吹了,回家之后,一定得跟左邻右舍们好好说道说道,他胡四也能为王爷分忧,能跟王妃说上话,这么大的一份荣耀,谁能有?

    严忠带人压了他们几人悄悄回了襄王府,巧儿见人群都散了,也想着带萱儿跟芙儿回去,“我们该回家了,外面冷的,她俩鞋都湿了,我们得回去换鞋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小姐跟姑爷不是要和离吗?是今儿还是明儿,”这事木香可没忘掉,关乎红叶的终身大事呢。

    “是明天,小姐吩咐我在家看好她们俩,以防老夫人那边的人,会使什么坏,小姐一早就去工厂了,恐怕下午才能回来,”巧儿是个机来的丫头,带她俩出门,也没有去远些的地方,只在这附近转悠。

    木香看这情形,想必红叶忙的顾不上家里,便说道:“你也别回去了,这里离襄王府不远,我让喜鹊带你们过去,中午就在我家吃,我等下先去服装店看看,然后才回家,我府上人多,地方也大,蛋糕店的生意也快干完了,让陈妈回去给她俩烘鞋,快去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恐怕不太好吧,我们还是回府了,”巧儿没想到这个襄王妃这样热情,还从来没有人对她们热情呢,一时间,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何安插嘴道:“这有啥不好意思的,我家夫人就喜欢府里人多,中午家里还有两位小主子也要下学回来,到时可以让他们四个在一起玩耍。”

    木香也道:“就是,你家小姐那处新宅子,我去过,院子一丁点小,地势还很洼,这会肯定积了不少水,哪有地方让他俩玩,就这样说定了,喜鹊,你先送她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您等等再走,严忠马上就回来了,这会街上人多了,何安可不顶用,”喜鹊实话实说,他们都走了,谁来照顾夫人。

    她这话叫何安听的一肚子不舒服,正要反驳她,陈妈从柜台后面伸出头来,“夫人,这里的事都忙完了,让喜鹊跟着您走吧,这两位小小姐,就让奴婢领着回去吧,剩下的蛋糕奴婢也不卖了,带回去,给他们几个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中午再多备些菜吧,巧儿中午也留下一并吃饭,”木香笑盈盈的看着这丫头。

    红叶身边的婢女,一个塞一个的漂亮,不光是漂亮,还很有灵气,哪怕是站在一堆人当中,她看着也是最打眼的。

    襄王府那么多单身汉,她怎能不着急,解决一个是一个,总好过一堆单身汉,守着冷炕空房,深夜寂寞难捱。

    木香主意打的可多了,所以对巧儿格外热情。

    陈妈打包了很多糕点回去,反正这糕点铺子,卖的多,自家吃的也多。

    哑婆去了菜市,按着木香的吩咐,多买了些蔬菜跟肉食。

    严忠很快就回来了,跟在木香身后走着,“那三个人都关进王府大牢里了,木景华也在其中,您看这事,要不要通知红老板?”

    木香边走边看着路边摆的小摊子,听见严忠的话,立即道:“通知她干嘛?都是要和离的人了,过了明日,他们就没有关系了,再说了,木景华那家伙,我早就想整他,就是苦于没逮到机会,这回是他自己撞上来的,我也没有主动找他的茬,放心吧,我不会对他下手太狠,就算不看在红叶的面上,那也得看在两个小娃的面上,咦,这里有卖菜种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木香像发现新大陆似的,盯着一个小摊子看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穿着灰布棉衣的老汉,在地上摆了十几个布袋子,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种子。

    木香看见这些菜种,立马就想到了玉河村的菜园,好想家啊!

    “夫人,您……怎么了?”喜鹊见她神情不对,立马就紧张了。

    何安最是了解她的心思,“她这是想家了,嗳,这位老伯,您这里的种子,我们都要了,烦劳您送到襄王府去,跟门房的说,这种子是王妃要的,让他们算钱给你。”

    那老汉听见他的话,一会欢喜,一会烦恼,“几位贵人,不是我不想卖给你们,实在是家里还有事,我就等着把种子卖了,好拿着钱去办事呢!”

    何安正要再说什么,木香抢先道:“把银子算给他,然后你跟严忠背着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们背啊,”何安别扭的样,好像谁要拉去刑场似的。

    严忠二话不说,就帮着老汉一起收拾袋子,他把袋子平均分配,一半给了何安,一半自己扛上。

    何安看着手中的袋子,再看看严忠背上的,不服气的叫嚷道:“你不能这么分哪,你人高马大,劲又那么大,你该多背些才是,怎么能一人一半呢!”

    木香正给那老汉找钱,听见何安的话,简直哭笑不得,“你是男人,他也是男人,凭啥就不能一人一半,赶快背着,等这一次雨雪天过去,先种些小白菜出,这些天攒的鸡粪也能派上用场了,等下回去之后,你先去厨房锅洞口,掏些青灰出来,记得要跟鸡粪混合一下,这些活,你在老家的时候都干过,应该不用我教吧!”

    何安听的头都大了,一脸的不情愿,等她说完了,顶着一张讨好的笑脸,笑嘻嘻的道:“要不,还是让石头干吧,柱子的腿也好,他们都能干,我可是殿下的贴身小厮,哪能干种地的活,以前在乡下,没人看见,也就罢了,在京里可不一样,万一被同行瞧见,那是会被他们笑死的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是最低级的杂役,怎么说,他也是襄王身边的红人,跟着襄王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在奴才里头,也是分等级的,像他这样的,能算一等。

    你说,让一个一等奴才,去干最下低奴才干的活,能不被人笑死吗?

    木香慵懒的抬了下眼皮子,瞄了他一眼,“你干活的时候,把脸蒙上,不就没人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喜鹊爆笑出声,“对头,把脸蒙上,只露俩眼睛出来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哪用得着,咱府里的后院,连个门都没有,谁还能翻墙头看他?你们别听他瞎咧咧,”严忠说话最老实,跟吴青是一个样。

    想到吴青,木香忽然想起一事,“嗳,小安子,你知道吴青最近出了什么事吗?那天我看他神情挺不对劲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事,不就是之前他那个相好的,到府里找他来了,过好好的,在真不知道她又想干啥,当初那人也是她自己选的,都快生了,还不消停,”何安一直都不喜欢吴青的青梅竹马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哦?她找吴青要干嘛?是想帮她脱离苦海,还是要另谋出路?这两种情况,不管是哪一种,都不要让吴青出手,他一旦出手,麻烦的日子还在后头呢,”不是她狠心,而是当初她就说过。

    既然做了选择,那就该对自己的选择,负责任,如果当初那个叫草儿的小丫头,不愿委身徐家二爷,一心想离开,看在吴青给她做牛做马的份上,她一定会帮。

    可是当初她不愿意啊,不愿意那便算了,后面的日子是你自己选的,是福是祸,你都得自己担着。

    她还警告过那丫头,以后出了事,千万别来找吴青,断了就断了,千万别搞藕断丝连这一套,不好使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没想到,她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何安摇头,“具体的,小人也不清楚,您想啊,这是吴青的私事,他那个人,当初找上徐家的时候,都是您硬逼的,我又哪能套出他的话。”

    喜鹊忽然不吱声,也不笑了,低着头,只看着自己脚前一步之内的路。

    木香一边想着吴青的事,一边还在琢磨着菜种如何分配。府里的园子,似乎还不够呢!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她还想把府中厨房外的一块荒废的空地,种上玉米。

    一年当中,玉米可分两季,头一季,赶在天气还未回暖之前下种。

    只要用油布,把种子遮起来,护住了,就不会被冻死,等到白天温度足够高时,种子就会发芽。

    木香忽然又想起一事,“何安,你通知几个庄的村民,让他们今年多种些棉花,棉种我会派人发给他们,棉花可以种在大路边,也可以种在不碍事的田埂上,之前我也跟他们说过,除了丈量过,登记在册的土地,收了粮食,要交租子之外,其他的杂地,都不用他们交租子,收了多少,全归他们自己所有,府里也给他们免费提供种子。”

    她上一去封地,亲眼看见村民的日子有多苦,衣裳被褥都没有着落。

    在过日子这一点上,她有切身的体会。

    要先解决温饱,再解决住行,最后才是奔小康。

    “嗯,这事我会再督促他们,另外吴庄那边,可能还需要更多的帮助,今天早上,庄里传来消息,昨儿大雪,吴庄的房子塌了不少,今年冬季的风雪比往年大,本来他们庄上的房子就快撑不住,昨儿的大雪,彻底把房子压塌了,有十几户,现在都无家可归,投奔亲戚也不行,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谁家也宽裕,而且天又这么冷,再找不到住的地方,他们就得到京城要饭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这样的操心事,何安是不打算告诉她的,殿下心疼夫人,不想让她太操心,但是何安也知道,木香很关心庄里的佃户,此事一定得告知她不可。

    木香走着的步子忽然停下,她竟不知,吴庄的老房子,竟然倒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除了这十几户,其他的庄户人家的屋子,只怕也撑不过今年,一旦赶上夏季暴雨,房子随时都有有可会坍塌。

    “咱们府里那几处庄子附近,有树木茂密的山头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有是有,但不是咱们府上的,离最近的,是赵王家的一个山林,两座山连在一起,山不高,但树木茂密,一座山头全是竹子,另一座,都是上好的木材,”何安虽不知她为何这问这个,但还是如实回答了,夫人既然问了,肯定有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木香略一沉吟,“走吧,先去裳品阁瞧瞧,然后咱们再去赵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去赵府?这,这怕是不妥吧,要不要奴才回去叫几个人?”何安深知赵王一家跟木香的积怨,他们这样贸然前去,不是人家当箭把子吗?

    “叫人做什么?咱们又不是去打架的,有生意要跟他谈,想必他也很乐意,现在京城中,无人跟他做生意,他抱着那么好的一片林子,那也是白搭,”木香快步在前面走着,不管何安如何担心,她反正是一坦无所谓,路上还不停询问何安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家落败了,产业都败的差不多了,怎么会还有一片林子?”

    何安摇头,具体的他也不知道,“大概是在祖上的产业吧!赵王此人极度抠门,除了给自家女儿用的东西,都必须得是最好的之外,在其他方面,尤其是对府上的大小老婆,那可不是一般的抠门,每月的零花银子,也都是算好了之后再给她们,精确到几文钱。”

    喜鹊惊叹,“他不是王爷吗?咋还需要抠门度日?”

    木香笑的不以为意,“抠门是个性使然,与钱财多少无关,好比咱们现在,谁敢说咱没银子吗?可是咱不能挥霍,不能干那一掷千金的事,大多豪门奢侈之事,都是诓骗贵人钱财的,除了大把的银子往外撒出去之外,根本没有其他意义。”

    何安表示赞同,“京城里的贵族,奢侈之风已久,只不过咱看不见罢了,若是入了夜出来,京城的醉仙楼,还有那几家最有名的青楼,不知要吸干多少人的血,哦,对了,还有赌坊,至于赵王,他生性就是如此,以前大阔大富之地,也是一样,现在嘛,产业被咱家殿下挤兑的,也快没了,剩下的都是祖产,那一处山林就是祖产,不是他不想卖,是他不敢!”

    卖了祖产,那是要遭天谴的,别说他自己这一关过不了,世人的唾沫星子,都会把他吞了。

    “赌坊?”在何安所有的话里头,木香只听见这两个字,“京城还有赌坊吗?不查不管不严惩吗?”

    何安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,“怎么不管,可是能管的过来吗?大的封了,还有小的,小的封了,还是暗的,这不,最近京城又流行起了斗鸡,掰手腕,瞪眼睛,就连猜谜语都被拿来赌,这样的赌注,官府也不好管,你总不能不让人家瞪眼睛吧!”

    木香赞叹着摇头,连掰手腕,瞪眼睛,都能拿来打赌,他们得多喜欢赌啊!

    前世,她是学过赌术的,虽不能跟千王之王那种植神手相比,但对付除了赌神赌圣这一类的大神之外的人,她还是手到擒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,大都数赌术,玩的不是老千,一方面靠技术,一方面靠运气,还得不贪财,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新手十赌九赢,有运气的原因,也有赌场营销的原因在里头。

    若要说到高级一些的赌术,玩的就是刺激跟定力,毕竟神乎其神的摇色子,摇出什么三个六,三个九,或者一柱擎天的,那些都是万中无一,真正拥有这项技能的人,只怕也不会真的混迹于闹市的赌坊之中了。

    喜鹊一脸担忧道:“夫人可以惊醒着咱府里的人,可不能出了好赌鬼,有些大府里的奴才,输了钱心不甘,谋着去偷主家的东西拿去变卖,这样的事,可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何安也是这个意思,“她这话倒是没说错,是不能出那样的一个人,今儿回去,我得跟他们说道说道,咱们府里出的人不会,就怕咱招来的那些人,比如木工坊的人,他们现在把作坊搬到外面出去了,就靠长生一个人盯着,总有顾不到的时候,不看紧了,万一出了什么事,回头再赖到咱府上,咱岂不是有口难辩?”

    但是他接着又道:“不过,听说赵王近日迷上了斗鸡,花了大价钱,不知从哪搞到一只小公鸡,养的野蛮刁性,接连叨死了好几只公鸡了,也让赵王在这斗鸡场上,连赢了好几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木香眼珠子转的飞快,“哦?那你知道他都会在哪里斗鸡吗?”

    何安想了想,伸着手指,绕着原地转了一圈,“好像……好像在北门那一块,北门那地方,人多杂乱,常有小偷小贼混迹其中,乱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乱,为何不管一管?”

    何安一脸鸡贼的表情,“这您就不知道了,北门那个地方,是皇后世族盘踞的地方,京城中的巡逻士兵跟御林军都要绕着走,再说了,咱京城的四个城门当中,就属北门最远,想管也管不过来!”

    北门的事,木香还是头一次听说,顿觉新奇,她来了京城这几日,该见的,不该见的,差不多都瞧过了,连乞丐窝都去过,倒是这北门,之前只听他们一句带过,并不曾细问。

    “等会,先去北门寻一寻赵王,如果没有,咱们再去他府上,村民修房一事,不能耽搁,既然赵王的山林离庄子最近,他卖也得卖,不卖也得卖,另外,你记着,回去之后,差人告诉吴庄的人,他们的房子,府里可以给他们解决,但他们必须贷款,认里借银子给他们,不收利利息,只限他们五年之内还清,喜鹊,这个要求不过份吧?”

    她觉得应该不过份,不收利息,于村民来说,已经大恩大善了。

    以前玉河村也有人去城中地主家,或者哪个员个家借银子,然后打上借条,银子是借到了,可是利息也高的吓人,跟放高利贷着实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村民做出这种选择,往往都是被逼到走投无路,万般无奈之下,才去借的银子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银子借到手,他们根本就没有偿还的可能,因为你既便宜有钱还了本金,利息也是不可能还清的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要么卖孩子,要么卖房子,再要么就是卖地,卖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那五年的期限,这是为了激励村民,因为如果还个日期都不定下,村民就会懈怠,不思劳作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选择给村民提供贷款,也得经过验证,以防那些只会偷懒耍滑之,混了进来,骗取贷款。

    救急不救穷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她情愿给村民提供粮种,也不愿直接把米粮送给他们。

    人要想有所得,就必须得有所付出,不劳而获,世上可没那便宜之事。

    喜鹊惊讶的嘴巴都快合不上了,“怎么会过份呢,夫人此举,在咱们南晋,绝无仅有,可是夫人为何不找他们要利息,眼下村民正是着急的时候,你就算要了利息,他们也会心存感激的接受,那样的话,您不会吃亏,还能钱滚钱。”

    喜鹊嘴上虽这么说,但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房子都塌了,夜里都没地方住了,已是到了穷途末路,能少一点负担,那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木香笑言,“我可不缺他们的那点利息,与其收他们的利息,把他们逼的走投无路,连饭都吃不上,贫苦挨饿,倒不如让他们重整家园,有了家园,他们才能有心思把地种好,粮食的产量,才会有所保证,我这叫高瞻远瞩,以你们俩的脑袋,是想不会明白滴!”

    一路走来,何安跟严忠的背上,又加了不少的种子。

    严忠还好些,毕竟是习武的,背这点东西,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可就是苦了何安,他这小身板,哪经得住这么些东西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喜鹊看不下去了,主动替他分担了些,惹的木香笑了好久。

    连个女人的力气都不如,何安日后一定得找个互补的才行,否则找个跟踪他一样北不禁风的媳妇,家里的重活可就没人干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到了摩登一品的门外。

    今儿的生意似乎比昨天还好,他们四人站在门口,愣是没找到路进去。

    城中哪个布庄也不寻不到这么些成衣摆在一起,还随便试,连型号都有的选,在不论是胖是瘦,都能穿上,即便是有那个别挑剔的顾客,若是对某个地方不满意,还可以请店里的师傅帮忙修改。

    按照木香定下的规矩,修改衣服,必须付了钱之后才能修改,这条店规,对谁都一样,否则,你改完了,不满意,甩袖子走了,这改过的衣服,还要卖给谁去?

    加上昨天开业的时候,来光顾的客人,回去之后,肯定要跟邻里亲朋炫耀一番。依木香看,这样火爆的场景,恐怕还得持续几天,然后才会慢慢的稍稍平静一下下。

    何安看的啧啧叹息,“不就是卖个衣服吗?他们至于抢成这样?真是搞不懂你们女儿家,瞧瞧那些个夫人小姐,也不是真的缺衣服,有那闲钱,倒不如吃吃喝喝来的实在!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女人的衣柜里,永远缺一件衣服,这叫心理营销,那个,你们当中谁挤进去跟红叶说一下,就说她家两个宝贝今儿在襄王府玩了,让她晚些时候再去领人!”

    “让何安去,”严忠是坚决不肯去挤的,都是些婆娘,他怎么可能挤的进去,何安就不一样了,他脸皮厚,干这个事,于他而言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此话引来何安脸颊肌肉愤怒的抖动,“我去就我去,你也就表面装的跟个正经人亿诉,其实心里比我还猥琐,别以为人家都瞧不出来!”

    何安把肩上的几个袋子都塞进严忠怀里,冷哼着朝人群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严忠不为怀里的东西所动,倒是对何安的话纳闷不已,“他瞧出什么了?属下可什么也没做过,属下顶天立地,行的端,坐的直,他要再敢污蔑人,回去非揍他不可,到时夫人可不许拦着!”

    他说揍,也未必一定是揍,有时候,过过嘴赢的感觉,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喜鹊长的不好看,但忠诚的心,绝对不容质疑,“不止他一个人瞧出来了,连我们也瞧出来了,夫人还说,该给你张罗亲事的时候了,准备给你相个媳妇呢!”

    严忠的一张俊脸,刹时红到了耳后根,“属下个人的事,就不劳夫人操心了,主子交待过几百遍了,让您少操点心,您现在可不是一个人,抓里府里的,要不然还是让主子回来审吧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给他审,人是我抓着的,自然得由我来审,之前我就告诉你了,我肚子里的这个,绝对比我命还硬,今年正是丑年,等她出世之时,瞧瞧生在哪个时辰,若是生在黎明时分,不仅是个劳碌命,而且还是个阳气极旺的呢!”

    严忠嘴角抽搐,真是绝了,从前只听说,生娃挑了好时辰,日后的命也好,旺家旺爹娘,若是女娃,嫁了夫家之后,还很旺夫家。

    这头一回听说,盼着娃儿的生辰八字好,是为了增阳气的。

    您又不是去捉鬼,要那么重的阳气做啥?

    喜鹊笑着说道:“夫人跟主子都是长的极看的人,往后咱们府里的小王爷,定然也是个绝世美男子,若是生了小姐,在京城这一拨小姐,肯定也是拔尖的。”

    “头一胎,还是女娃的好,你瞧,我最近是不是很喜欢食辣椒啊?”

    人家不都说酸儿辣女吗?她已经过了吃酸的时候,现在就想吃口味重的,再过一个月,娃儿就该显怀了,到时天气是渐渐暖和,怀娃的事,很容易就得叫人知道,瞒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木香知道,这几日赫连晟会加快清理朝中威胁的脚步,他虽身上京城,但也知外敌蠢蠢欲动,若此时京中的事不能安排妥当,让他怎能放心丢下她去边关。

    赫连晟这个人,不善言词,他做的,往往比说的多。

    好比,她自有了身孕,起夜多了。

    不管她何时起夜,屋里总会亮着一盏小灯。

    古时的油灯,每过三刻左右,就要剪一次灯芯,否则那油芯便会蔫了,沉时灯油里。

    再比如,怀孕的人,夜里容易盗汗,不知觉的情况下,就喜欢蹬被子。虽然她睡的沉,可也知道半夜里,只要她一动,赫连晟就会惊醒,替她掩好被子。

    她夜里口渴之时,迷迷糊糊的醒来,总会有一碗温水递到嘴边。

    古时没有热水瓶,亦没有保温桶。

    那水是他命人在廊檐下,搭了烧炭的暖炉,上面搁着铜壶。

    他能根据木香晚膳所吃的东西,推断出她夜里要喝几次水,在她们动弹的时候,他已奔出门外,取了水来,再细心的吹凉,送到她嘴边时,温度正正好。

    如这般的例子,多的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再想到,他可能很快就要离开,木香忽然觉得眼眶热热的,鼻子酸酸的。

    好在何安及时挤了出来,用拿给木香一个油纸包,“您让带的话,都带过去了,红老板让我带她谢谢您,还是这个,是京城最有名的酱肉铺子,刚出的酱鸭子,都是选在鸭子最嫩的时候,宰了做出的,肉质最是嫩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打开油纸包,扑鼻而来的酱香气,还有她最爱的孜然跟花椒,这应该是红叶特别命人撒上去的。

    这个酱肉不似别的熟肉,像是风干之后再腌的酱,然后再风干,如此反复,即使凉了,也是很好吃的,啃着骨头也是最香不过。

    何安看她一脸的吃相,调侃道:“红老板果然是最了解你的,知道你喜欢边走路,边啃骨头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,乍一听没啥问题,可是细想之下,就会发现有哪里不对劝。

    喜鹊不明所以,便道:“瞧你这话说的,好像夫人属狗一样!”

    她说的还算含蓄,没有直接说,像狗。

    木香脸色刷一下黑了,“严忠,你扛这么多东西不累吗?蠢脑筋,身边有个免费劳力都不知道用。”

    严忠先是不明白,但很快就了悟,把所有的东西,一股脑的都往何安怀里塞,“多谢主子体谅,那就劳烦何总管了!”

    “嗳嗳,你不能都塞给我啊,堆这样高,我怎么走路啊,我看不见路了,”何安眼睁睁的看着布袋子越堆越高,齐到他眉眼了,还没停下。

    活真是倒霉催的,枉他自诩聪明机灵,竟然说出这等昏庸之话,脑子犯抽了,居然忘了某人最记仇。

    在他嚷嚷的时候,那三人早已弃他离去,远远的把他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一踏入北门混乱之地,扑面而来的浊气,便刺激的人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不是臭,也不是腥,而是这里四处摆着的赌桌,街道两边摆满了,站在街道的这一头,根本望不到这赌桌的头。

    各色人等穿梭在各色赌桌之间。

    有以牲口为主的赌桌,比如斗鸡,斗狗,斗羊,甚至还有斗老牛的。

    有角的动物,就用角互相厮杀。

    没有角的,那就用嘴,直至咬死对方为止。

    在这些动物里头,最奇特,也最搞笑的,得属斗乌龟。

    几只乌龟赛跑,赢了有奖,输的跺去头,拿去煲汤。

    可是乌龟不懂啊,它不晓得结局是怎样的悲惨,所以还是一副慢不悠悠,懒散不问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可急坏了那些下注的人,恨不得自己就是乌龟,替它们跑得了。

    也有斗蛐蛐,斗螳螂,斗蛇,真是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其他的,比如赌色子,赌牌九,这些并不稀奇,但有一样,却是很稀奇。

    庄家命一个被塞住耳朵的人,坐在一个莲花宝座上,他被蒙上眼睛,没有五识,每隔一刻钟,他会抓一把身前碗中的黄豆,随意抓取。

    抓过以后,搁进另一个碗里,分单双。

    最坏最色的赌桌,要数脱衣服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