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68章 让你跳脚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5:5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没有立即回他的话,而是看向他身后跟着的随从,其中的两人,是曾掳劫她上船的,看来她猜的没错,这两人确实是苗玉轩最信任,也是最得力的属下。

    苗玉轩还真是看得起她,为了抓她,居然连出动最强的部下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三步之外,站着的女子,便是被她扔了茶壶烫伤的谷雨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并不知道那婢女叫什么,但那婢女至始至终,都用一种带着惧意,又带着恨意的复杂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木香收回视线,最后落在苗玉轩脸上,表情不温不怒,“说吧,你抓我,有什么目地,又要将我带去哪里?都是明白人,你把话说清楚了,对你对我都有好处!”

    苗玉轩没有再走近她,虽然一直知晓她身手不赖,但头一次见她如此轻松利落的解决掉,一屋子的人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关键的,她能眼睛都不眨的对待一国公主,看着她在脚边苟延残喘,而无动于衷,这一份狠辣,他不敢保证,自己可以做的出。

    所以,他开始真正的对她保持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找你,也没什么目地,就是想请你回我们陇西做客,我们陇西四季如春,即使是寒冷腊月,我们那里也是春意无限,满山遍野都是鲜花,你不是喜欢种地吗?我们那儿的物产,可比其他几国要丰富的多,保准有很多都是你没见过的,只要你去了,准会喜欢那儿!”

    “哼,”木香抚措着手里的刀。

    此举,立刻引来苗玉轩身后几人的敌意,尤其是那个侍女。

    她像只炸毛的母鸡,挺着胸脯就站了出来,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我主子不嫌弃你是嫁过人的,要带你回去,即便你入了府,不过是个侍妾,那也该磕头谢恩了,在我们陇西,哪个未出阁的女子,不想嫁与二公子,你可别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在谷雨话音未落时,一道寒光照着她的面门刺去。

    苗玉轩身后的几人,以为她功击的目标是苗玉轩,自然要在半路拦截下。

    谷雨眼见那把刀,只差一点就要划伤她的脸,顿时又急又气,“你这个女人好生恶毒,二公子,这样的女人,性子太烈,您带她回去,怕是要凭添不少麻烦,不如先将她进天牢,关上几个月,看她还敢不敢如此嚣张!”

    苗玉轩没有说话,只是噙着一抹浅笑,看着木香。

    忽然,他往后退了五步。

    原本谷雨是站在他身后两步之处的,这一退,便跟拉开了距离,并且还做了个请便的手势。

    木香今日受了不少气,正愁着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再说,她也不会依仗苗玉轩去替她惩罚谁。

    因为苗玉轩不是她的谁,这种人,她不想与他搅合的太深,免得拖三拖四的,给他留话柄。

    苗玉轩身边的两人,也随着他一块往后退。

    谷雨却不明白,还在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木香慢慢走近她,“其实我们无仇无怨,我本不是残忍之人,也不喜欢滥杀无辜,但是你这个小丫头,太不聪明了,太不懂得察言观色,嘴巴还那么毒,想必在你家二公子府上,你没少给别人脸色看,没少打压他府里的人,但是,这些都跟我没关系,你千不该,万不该,惹到我,你要不要去看一眼,里面的人,究竟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谷雨看向那扇门,她听不清里面的声音,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,里面的事情一定很可怕。

    木香依旧在笑,“看在你年纪尚小的份上,我不动你,进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她突然掐住谷雨的脖子,将人拖到木门前,掰开一道缝,不准她闭眼,不准备她转开头。

    谷雨被强迫着,朝屋里看,可是她看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那还是人吗?

    那分明就是一堆带着血的骨架子,更叫人作呕的是,被啃成骨架的人,还有呼吸。

    像是感应到门口有人在看,那人转过头来,对上谷雨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鬼!恶鬼!恶鬼!他们是鬼!”

    因为头被按着,谷雨只能无助的趴在门板上颤抖。

    木香靠近她的脸,用很小的声音对她说:“别怕,看仔细了,看见那个女人没有,她曾是公主呢,你要不要也像她一样,承欢男人膝下?”

    谷雨不想听她的指挥,拼命让自己不要朝着她说的女人看去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不由自主的,她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看见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不认得什么公主,她只看见一个满嘴是血的女人,披头散发的坐在男人胯间,脸上尽是满足银荡的笑。

    谷雨抖的更厉害了,她觉得整个身子都是冷的。

    原来先前她被开水烫,不过是小菜一碟,这个女人的狠辣,完全不在她的想像范围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木香手一松,谷雨像一摊烂泥似的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苗玉轩的声音却在此时传了过来,“以后你看谁不顺眼,尽管用你的方式处理,但别包括我,如何?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他这是放话出来,到了陇西,你除了不能把他一刀砍掉之外,想杀人还是放火,都随你的随心而为。

    “不满意,我要的是回南晋,现在你的船已经快出南晋了吧,苗玉轩,你说说看,要是我在这里杀了你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想杀我,这太正常了,一点都不奇怪,你若是此时对我卑躬屈膝,阿谀奉承,那我才要怀疑,木香是不是被人抱包了,不过呢,你想杀我,也没那么容易,你想等赫连晟来救你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你知道在我上船之时,跟这艘一模一样的船,有多少条吗?”

    木香没有接他的话,只是转身走向甲板。

    苗玉轩挥退了身后的两人,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,自问自答。

    “总共有十艘,朝着十个不同的方向驶去,跟我们这一艘同行的,有三艘,当经过下一道分叉河口时,这四艘船,又会驶向不同的方向,你说,他想追击的话,是不是很有难度呢?”

    两人已走到船头,前方仍是一片黑色朦胧。

    折腾了大半个晚上,再过一个时辰,太阳就该出来了。

    越往这个方向,天气似乎暖和了些。

    河风吹在脸上,不再是刺骨的冷,而是略带腥气与暖意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会谋划,但是我相信,他始终会追来的,”木香看着前方,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苗玉轩冷笑,“你对他还真挺有信心,怕只怕,你再有信心,在他面前,也抵不过国之乱,不信的话,咱们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木香眼神一滞,转过头看他。

    苗玉轩却不肯再多说了,“回去休息吧,舱房已经为你备好了,那间屋子,会处理妥当,这江里的鱼,也到了进补的时候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木香真有点搞不懂苗玉轩抓她来的目地,好吃好喝的供着,另外又遣了婢女照顾她的饭食起居。

    至于原先的谷雨,似乎被吓的不轻,夜里不能睡,白天不能出门,已然快疯了。

    唐宁在药效解除之后,身子也烂了,下身烂的血肉模糊,流血不止。身上其他处,也被那几个男人咬的,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苗玉轩命人将她拖到甲板上,身侧就是滚滚流淌的江水。

    在神志最后清醒的一刻,她呆滞的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苗玉轩站在很远的地方,看着她,用很轻很淡的声音说了一句,“她这一世就是来复仇的,你这一世,就是来赎罪的,至于下一世,你们是如何交集,那得看你的造化,去吧!”

    唐宁连同那已经死去的几人,一同被推进江水中,瞬间就被江水吞没了。

    她被处理的时候,船上的人都知道,但他们却对此事,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同时,也可以看出,苗玉轩身边的人,都是绝对可靠,对他忠心不二的,否则杀了一国公主这种事,谁敢隐瞒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刻,木香却在睡梦中,睡的很香很沉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也逃不走,总不能再跳一次江。既然逃不走,干脆安安稳稳的住着,吃好喝好,把身体养好,再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船在江中又行了几日,在木香有察觉到的时候,又改了航道。

    原因嘛,肯定有人已经从十艘船里,找对了唯一的那一艘。

    苗玉轩站在船头,对着江水,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对手太强,他这一路被追的,可谓是太狼狈。幸好,再过一日,入了怒江河口,他们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这船上备了足够多的食物,纵然一个月不靠岸也无防。

    船在江中航行,依靠的是罗盘定位,朝着一个方向前行。

    如果两边有山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行到第三日夜中,原本行进的船,忽然停了。

    不是慢慢的停,而是急停的。

    木香猛的从小床上跳起来,鞋子也顾不上穿,便拉开门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在船上睡觉,她从来不脱衣服,一是为了安全,二是为了方便。

    这几日,她天天祈祷着,船能靠岸,只要靠了岸,她便有了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自强自立的女人,也不会指望男人来救自己,与其等着别人救,倒不如自己想办法,自救。

    船头乱哄哄的,有火光燃起。

    她看见苗玉轩带着人,站在船头。而在不远处的,另一艘船头也站着一个人,却不是她心心念着的赫连晟,而是安平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他?没意思,还不如回去睡觉!”

    她不晓得安平钰究竟是来干嘛。不管他是来干嘛的,是好心要救她,还是纯属看热闹,都不关她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不用想也知道,安平钰压根没本事救她离开。

    她重新关上门,躺回小床上,蒙上被子睡觉去也。

    殊不知,外面的两人,正处在剑拔弩张,分分钟就要动武,大干一场的局面。

    安平钰整整追了三日,派了无数的人出去找,他的路子跟赫连晟不同,所以他得到的消息,赫连晟不一定能得到。

    安平钰一身寒尘,一双曾经很十分漂亮的黑眸,此刻变的有些浮肿。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,看上去十分疲惫。

    苗玉轩此时的状态,与他截然相反,神采奕奕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竟是你先找到这里,不差啊,这一次出动了不少的人吧?只是你如此大的动作,在外行事,就不怕新任太子,对你起了戒心?”

    安平钰双手负在身后,虽略显疲惫,但风采不失,“若不是你给他假消息,又故意派人引导他,又怎会让他错失良机,一个心急如焚的人,走错路,也很正常,等他冷静下来,你以为你真的可以跑得掉吗?”

    苗玉轩摩挲着手上的戒指,不以为意的笑着,“能不能逃得掉,这就不劳你费心了,很快,只要到了怒江,纵然他有三头六臂,又能耐我何?”

    “哼,你的手段,本侯也十分佩服,设伏那么多年,培养了那么多死士,安插了那么多的眼线,如今只为她一个,就要全部暴露,你觉得值吗?”安平钰目光很沉。

    在他国境内,调集那么多的船只,一路走来,又能畅通无阻,不可能只是有钱就可以办到。可叫人想不通的是,他费了如此大的周折,动用那么大的人力财力,只为掳劫一个女人离开,这也不太寻常了。

    安平钰很想了解他的真实目地,苗玉轩又怎么可能如他所愿。

    他冲安平钰痞痞一笑,“值不值得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安平钰被她噎的,只差没话可说了,“她是襄王妃,她不是普通的柔弱女子,奉劝你一句,赶快放她走,别陪了夫人又折兵,到时追悔莫及!”

    “跟你有关系吗?”苗玉轩这句话仿佛是千年不变,但也正是这一句,是最管用,最能戳中安平钰的软肋。好让他看清,千里迢迢的追来,只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。

    既不是人家夫君,也不是人家亲戚,你说你犯得着吗?

    论耍赖口才,两个安平钰也不是苗玉轩的对手。

    憋了半天,他才吐出来一句,“她是本侯的朋友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朋友啊,”苗玉轩表情十分夸张。

    安平钰又没话可说了,“你管我与她何种关系,反正我不会像你这般,凭白无故的就要掳人,我既然来了,就一定救她走,一句话,你放是不放!”

    “终于切入正题,实话跟你说,人我是不会放的,只要带她踏进我陇西的土地,我会让她忘记这里的一切,”苗玉轩笑的寓意深长,叫人摸不清他说的话里头,究竟有几层意思。

    安平钰面容严肃,“早知道你会是这句话,来人,准备登船!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身后立即涌三排弓箭手,箭上点着火油。

    这三排弓箭手,每排十人,轮流交替放箭。

    苗玉轩笑的随意自在,“既然知道我的回答,你又废的什么话!”

    他微微招手,由十人组成的盾牌手,即刻将盾牌架在他前面,严正以待,后面同样有一排弓箭手,拉弓上弦,而且他也不甘落后,箭头同时点着火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在船上玩火,那是很危险,很危险滴游戏。

    因为船是木头做的,尤其是古代的船,都是木板拼接搭成。

    又为了让船身经久耐用,船板上都刷了类似油漆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旦玩火失手,分分钟都会烧起来,那火热,就算四周都是水,那也很难灭掉。

    更别提,此时正刮着呼呼的东北风,只要一点点的火,就能迅速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安平钰俊脸的颜色很难看,“你就不怕火箭会烧了船,你是想下河游回陇西吗?”

    “安平钰,你可要搞清楚了,现在要攻船的人是你,要毁船的也是你,难不成只准你攻打,就不准我反抗吗?反正要游水,也不是我一个,咱们一起,作个伴,也不错!”

    苗玉轩之所以敢这么说,就是料定他不可能用火攻,烧了船,掉下水,有危险的可不止他一个,船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呢!

    安平钰一嘴的银牙都快被他咬碎了。这个苗玉轩,把他的心思揣摩的一分不差。他的确不能下令攻船,苗玉轩死了不要紧,可他不能让木香那个女人有事。

    正当他下令,要命人将火灭掉,转为登船进攻时,对面船舱里走出个人。

    木香被掳劫来的时候,穿的是女装,可是那一件,来来回回的折腾,烂的不成样子,头几天在那房里杀人时,又溅了不少的血,哪还能穿。

    于是她就找苗玉轩要了一套干净的,没有人穿过的男装,她自己动手改了下,把衣服改小了点,穿在她身上正合适。

    长发也不再盘起,而是梳了个长长的马尾,用布条子高高扎起,束在后脑勺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装扮,配上一张清纯,实在很新奇,叫人看了只觉得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清丽洒脱,风姿飒爽。

    但是人家走出来时,却是一脸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吵够了没有,大半夜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还想用火攻,我看你们是脑子进水了,脑子有毛病吧?”

    她快气疯了,原本是不想理会这群蠢人的,可谁叫他们吵的实在太凶,太要人命了。  虽然明知他们不会真的用火攻,但是说说也不行,能说出这么愚蠢的话,他们可真逗比。

    她跑出来这一通怒吼,愣是把几十人的场面,吼的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木香才不管他们是否愣住,她几步冲到苗玉轩身后,二话不说,抬脚便往他的屁股踢去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有人盾牌掉了!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有人弓箭掉了!

    “喂,你这个女人疯了吗?你怎么敢踢小爷,”苗玉轩庆幸自己闪的快,否则这屁股绝对被她踢到。而且这个女人脚劲还那么大,使了老劲踢的,这是要废他屁股的节奏吗?

    他转身躲开,木香的飞腿,又紧跟而至。

    早都说了,她的近身格斗,那是招招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特别是灵活度与柔韧度,苗玉轩被她抵近了,也只有被动的份,而无反的余地。

    一脚未中,苗玉轩还没站稳,她的飞脚又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的脚法越踢越快,苗玉轩也越躲越狼狈,越躲越无处可躲,他都已经站到船的围栏上了。

    那厢木香一脚踢在他脚下的围栏上,他身子晃了晃,几乎就要掉下河了,幸而抱住桅杆,才免了掉下河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,你这个疯女人,别以为小爷真不敢对你动手,你再踢一下试试,看小爷不你十倍,百倍!”

    “还十倍,百倍?好啊,那我等着你来讨,”她忽然转身,从一个随从那里抽来一把刀,对准他抱着的那根桅杆便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哎,我……”刚说了个我字,苗玉轩的身子就笔直倒向河中。

    他随身的两个死士,见他跌落河中,刚要伸手去救,却见苗玉轩千钧一发之迹,朝他们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安平钰是第三个看见那个手势的人,而且他也清晰的看出,苗玉轩根本是故意的惹她攻击,还很享受,被她追打的过程。

    享受?

    这个词,从安平钰脑子里蹦出来,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苗玉轩怎会对被人追打很享受呢?他那样的人,应该是被人伺候,被人供着,才觉得享受的吧?

    不管别人如何猜想,苗玉轩摔下河,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,都因这一变故,而傻呆的怔在那。

    苗玉轩从水里冒出头,还好发型没乱,还是一样的帅。

    他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子,直指站在船头的木香,愤怒的吼道:“好狠的女人,本公子待你不薄,好吃好喝的供着,到头来,竟然对本公子刀剑相向,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木香一手杵着刀,戏虐一笑,“苗玉轩,我现在才发现,你脸皮够厚的啊,你怎么不问问我本人,愿不愿意跟你去陇西?我呸,你丫别把干坏事说的冠冕堂皇,老娘不吃你这一套,之前,我还想伺机逃走来着,现在老娘后悔了,不把你这里,还有你那个陇西搅的天翻地覆,我就不姓木,你等着,我会让你悔不当初,悔的想撞墙!”

    骂完了,她心里也敞亮了些。转身对船上的人厉声下令,“不准给他放绳子,让他在水里扑腾一个时辰,没到一个时辰,谁要是敢让他上岸,我便让他闻一闻这个!”

    她掏出一只红色小瓶,在众人面前晃了晃,“可知这是什么?不知道也没关系,你们都看到,唐宁以及泅龙帮那几人的死状了吧?这么好的东西,老娘当然要留着,你们想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往后退。

    他们不惧任何毒药,即便是普通的春,药,他们也可以抵抗,但是如此浓烈的药,他们纵然敢吃,可是不敢保证,吃了之后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木香一不作二不休,在船的围栏上撒了一些药粉,并且恐吓那些人,千万不能摸到,一个时辰之后,江风会把药粉吹干净,到那时才可以碰。

    苗玉轩待在水里,都快冻死了,还等着船上的人拉他上去呢,可再一听见木香的话,他那个悔啊!

    “喂喂,你想把我冻死啊?一个时辰?小爷一刻钟都不想待,”话还没说完,就见船上的女人,在围栏上撒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扯屁啊!这女人发狠的时候,把一整瓶药,都给唐宁灌了下去,哪还有多余的。

    根本是在里头装了面粉,糊弄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信她,爷跟你们保证,那根本不是她说的那个药,快拉爷上去,快点!”

    他在水里吼的着急,安平钰在对面看的更着急。

    “木香,我把船板放下来,你赶快跳过来,我带你离开这里,送你回京城!”

    木香没有受他的诱惑而动,而是看了看他的船,又看了看苗玉轩的船,再看看苗玉轩船上站着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走,而是她根本走不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两个死士,他们很明白主人的心思,知道他是在使苦肉计。

    可是,这跟放她走,绝对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见安平钰的话之后,两人极有默契的,一左一右,将木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并且,盾牌手,弓箭手一齐严正以待。

    形势很紧张,以至于众人都忽略了,还在冰冷的河水中泡着的苗玉轩。

    安平钰攥紧拳头,“木香,别管他们,快跳过来!”只要木香跳了,他便可以无所顾及的,斩杀苗玉轩的人。

    木香左看看,右看看,最终在所有人紧张的神情之下,她微微一笑,“不了,我还准备去陇西,把他们搅的天翻地覆呢,苗玉轩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把我弄上船,可他忘了,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句话,老娘可不是案板上的鱼,可以任人宰割,是福是祸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她不再理会众人,谁也没有看,转身进了船舱。

    当然,苗玉轩也不可能真的在水里泡一个时辰。被抹了药的围栏不通能碰,可以再换一个地方,让他登船嘛,反正她也没有把整条船的围栏都撒上毒。

    安平钰也没有离开,而是一路着苗玉轩的船,只差没在他的船上绑一根绳子了。他还很坏心的通知了赫连晟,只是赫连晟被引的有点远,要是赶上的话,照着水流跟风速,没有五天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木香从第二天开始,充分落实了她立下的志愿,搅的苗玉轩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从船底下的粮仓里,逮住一只老鼠,乘他早上还没睡醒,悄悄打开他的窗子,将老鼠塞进他被窝。

    中午,在他吃饭的汤里,埋上一只死老鼠仔。

    晚上在他要喝的茶杯里,扔上几粒老鼠屎。在他无所查觉,喝到快见底时,才看见那几粒褐色的老鼠,那时那刻的表情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安平钰跟着他们的船,每天或看见,或听见,苗玉轩一声接一声的惨叫。

    要么说是扒在船边,对着江水狂吐不止,要么就是上窜下跳,在船上蹦来蹦去。

    他是白天吃不好,晚上睡不好。

    不管他用何种方式去防她,戒备她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怀疑,这女人不用睡觉的吗?咋精神头那么足,每时每刻都在看着他,找点子恶整他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五天,只用了三天,苗玉轩就被折磨的,面色惨白,精神萎靡。

    看见吃的,条件反射,还没吃,就已经想吐了。

    看见床,明明困的要死,却不敢躺下去,只能坐在椅子上打瞌睡。

    这刚没睡着,还有人在旁边看着呢,他就感觉身上痒痒的,奇痒难耐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爬……

    “啊!有老鼠!有老鼠!”

    他活像在跳大绳的,在屋里蹦来跳去,拼命抖着衣服,边跳边脱衣。

    木香扒在门缝,暗恨没有手机,否则把这一幕拍下,挂在网上,点击率一定蹭蹭的的,随随便便就是几百万!

    就这样持续了三天,到了第三天傍晚。

    苗玉轩破天荒的,将安平钰请上了船,三人在船舱里摆了阵势。

    炭炉上烤香喷喷,削好的羊肉。

    小桌上还有调料,这些都是苗玉轩老早就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安平钰踏上船,谁也不看,就只盯着木香看。

    落坐之后,也还是盯着她看,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。那柔情似水的眼神,足以能把人融化。

    木香谁也不看,专心的烤着羊肉。

    跟苗玉轩斗,她得保持最好的体能,在吃这一事上,更是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而且她发现,最近好像很能吃,除了头几日有些贪睡之外,这几日精神头足足的,不睡觉也没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安平钰其实是不知该说什么,所以随便扯了一个话题,但问出来后,又觉着问的不对。

    从这两人的脸色上看,也能猜到,谁过的好,谁过的不好。

    “废话,”苗玉轩没好气的瞪他,乘着木香不注意,伸出筷子,夹了一块她刚刚烤好的肉,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好几天没吃上踏实饭菜了,这回终于吃上了。

    木香没吭声,只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他,接着又低头,继续烤她的肉。

    安平钰见她不想开口,便将目光又放在苗玉轩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才肯放了她?毕竟她是南晋人,你这样不明不白的把她掳了去,是想引起两国征战吗?”

    苗玉轩吃着烤肉,越吃越香,才懒得搭理他的废话。

    木香悠悠的说道:“他已经饿三天了,你先让他吃饱饭,再问他!”

    苗玉轩受宠若惊,还以为她终于开窍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满心欢喜,准备要往她身边挪一挪时,就听见她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嫩仔的老鼠肉,最是鲜嫩,特别是刚出生三天的,那肉质,入口即化,软香可口,是吧?小侯爷?”

    “你烤的是老鼠肉?”苗玉轩眼睛瞪到最大,嘴里的肉还没咽下去,胃里的肉就快要泛上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冲他甜甜一笑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说,到底是有还是没有?”他不要这个回答,他要确切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猜!”

    就是不告诉你,让你自己琢磨去,知道什么叫杯弓蛇影吗?这便是了。

    苗玉轩表情痛苦,咽也不是,吐也不是。

    他觉得口感不像老鼠肉,更像羊肉,可是最关键的问题是,他也没吃过老鼠肉啊,谁知道那玩意是个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安玉钰看着两人争吵个不休,不知为何,心里很不舒服,于是出声打断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受够了,干脆放她离开,否则再这么折腾下去,你还有命活着回陇西吗?”其实话虽这样说,但他心里,更加清楚。苗玉轩是有意纵容木香的形为,也是在变相的给她出气,也好让她消气,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苗玉轩还是那副痞痞的笑,“实不相瞒,本公子近身正准消食,在前些日子,在他们的京城,大鱼大肉的吃着,腰上的肉,足足涨了一圈,她这样闹腾,正好给爷我节食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说,你还是不肯放了?”安平钰真是恨极了这家伙顽固的臭模样,“既是不肯放,你请我上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吃烤肉啊,两个人吃没意思,三个人吃最好,这里还有酒呢,最后一壶了,爷请你喝酒,”苗玉轩实在是憋坏了,连岸都不敢靠。食物是没有问题,可这酒,就匮乏了。

    安平钰气的要吐血,这都什么情况了,他还有心思吃肉喝酒。

    苗玉轩看他的怒意高涨的神色,却只是浅笑不言明。

    还有两日,万事具备,只欠东风,东风啊!你会如期而至吗?

    木香才不敢他们两个吃什么,烤了肉,只管塞自己嘴里,可是吃着吃着,忽然就觉着不对了,抬头问苗玉轩,“船上有酸梅吗?”

    “酸梅?没有,你要那东西干嘛,你晕船?”这话说的苗玉轩自己都不信,她能晕船,绝对是奇事一桩了。

    木香没有回答他,而是转头看向安平钰。

    “我船上有很多,我即刻命人去拿,”安平钰二话不说,便起身往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苗玉轩看着木香的神情很怪,“你怎么突然想吃酸的?”说着,眼睛往她的肚子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吗?总之,只要不是吃老鼠肉就行,”木香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苗玉轩脑子里闪过一种可能性,可是再一想,似乎也不对,瞧她成天上窜下跳,又是捉老鼠,又是跳窗子的,除非那是块石头,否则早被她蹦掉了。

    安平钰的人很快便端着一只果盘送了过来,安平钰进屋,把果盘交到木香手中。看着她一块接一块的塞进嘴里,连眉毛都没皱一下。

    木香似乎吃的高兴了,喝了口温茶,忽然想跟苗玉轩敞开心扉的谈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,让我猜一猜,你们陇西,多山川,多河流,按说应该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,可是呢,山林多了,寻常老百姓赖以耕种的田地就少了,你们那儿的粮食产量肯定不多,加上之山路的不到位,很多村寨之间的人,有时一辈子都没出过山,也没见过寨子以外的世界,如此一来,就导致了,民心不团结,政权不够稳固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你们那儿的人很穷,不可能像你所说,在丰衣足食,这不可能,除非人口很少,否则一定是很穷的!”

    不等他们二人插嘴,她又自言自语的说上了,“地广人稀,联络不畅,分割占据,只会导致最严重的一种局面,各村寨子,各个族群,不受管束,严重的话,还会经常,你打我,我打你,以争夺有利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苗玉轩脸部肌肉僵硬着,夹肉的筷子,就那么硬生生的停在半空,忘了要送进嘴里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了解的这么清楚,难道她去过陇西?

    平复了下内心的震惊,他故作平静的放下筷子,“你说的也不全对,小爷也不怕告诉你,我们陇西人口很分散,至今还有很多地方是不为外人所知,据我们统计的人口,的确不是很多,大约百万人口,我们陇西共有五座主城,分明位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,都由各族的头领坐阵,我爹,也就是大族长,他居住四城最中间的辽城,在四方城的族长,对我爹都很尊敬,那些争夺利益的,不过是流窜贼寇,不足为惧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5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