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67章 船行江中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5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坐在她对面的头领,可能知道她跑不了,可能又想到路途还远,就泛起困意来了。

    不光他犯困,其他几个泅龙帮的人,也犯了困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们没日没夜的盯着襄王府,又得很小心的不被人发现,一路上躲躲藏藏,发不容易出了京城,快要安全了,很自然的,防备心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一切,看上去似乎都很正常,没有异样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昏昏欲睡,坐在船头的两个人,可是丝毫睡意都没有,不光没有睡意,在其他人睡去之后,那两人很有默契。

    一个盯着四周,一个负责盯肉票。

    木香藏起那枚钉子,藏进了袖子里,再抬头看向其中的一人,“你们是想将我带到往怒江是吗?你们不是南晋的人,也不是燕国的人,更不是苍澜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停了会,随后很笃定的道:“你们是陇西人!”

    那人眼神没有一丝波动,也没有开口说话,好似没听见木香说的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动,木香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曾经听说陇西人擅用巫术,而陇西本地人,因为长年生活在山区之中,空气潮湿,阴气极重,所以那儿人的眼睛透着一股阴沉,说句不好听的,生活在底沉的人,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霉气,且他们的骨骼跟其他三国的人都不同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是他们穿的鞋子,居然是极特别的橡胶制成,虽然外表看不去,与普通的鞋子无异,但只要仔细看他们的鞋底。就会查觉,他们的鞋子是可以防水的。

    木香眉间的冷意骤深,“是苗玉轩派你们劫人的,是吗?”

    那人眼珠子转动了下,但仍旧没说话。

    木香继续将心中的猜想扩大,“你不说话,就是默认了,呵,他脸皮可直够厚的,此事他预谋已久了吧?上一次山庄的劫案呢?也是他做的?他跟谁合伙?唐昊?”

    她每说一个字,都会仔细观察那人的神情。这两人各方面实力都很强,不是一般人,要想从他们身上得到有用的信息,很难,非常难。

    但凡事都有两个方面,最难攻克的人,好比一块生铁,时间久了,上面也有会细小的裂缝。

    所以,关键的问题,是你如何敲打,让这铁又硬又冷的铁板,裂开一道缝。

    在她提到山庄结案的时候,那人的眼神中,似乎闪过些什么。但在他提起唐昊时,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他真的不知情,二是唐昊没有参与。

    要说唐昊没有参与,杀了她,她也不信。

    “苗玉轩那个混蛋,接二连三的找我麻烦,等见了他,我非得好好质问他不可,这世道也确是如此,有能力,有实力,便可以为所欲为,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可是他忽略了一点,有些人可以任他宰割,有些人,是他碰不得的,”狠话放完了,见那人的眼皮子微微一合,她至少又可以确定一点,在没有见到苗玉轩之前,这两人不会让她有事。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不说话,我就不知道了,这几个人是你们弄晕的吧?在这种地方都可以睡着,不是他们心大,而是有人给他们施了催眠术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真以为别人都看不到这一点吗?

    真当她是无知妇孺吗?

    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,暂且不论在法西斯上航行,冷的要死,仅仅这湍急的河水流淌声,就够吵死人的了。

    一直在观察周围情况的人,在听到她提出催眠术时,带着略微讶异的神情回头看她,“你是如何知道的?”江水的声音过大,在船头撑船的两个人,并没有听见,否则早扔掉船桨,逃跑去了。

    “呵,这个很难吗?”木香笑的坦荡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得知的?”那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木香忽然抿唇不说话了,脖子一转,目光直射二人的身后,身子忽然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,瘫软在船坞的角。

    她这一变化,来的太快。

    那两人反应也快,回头看向船行的前方,远处竟有灯光,缓缓的靠近。

    两人互看了眼,确定船头亮起的灯光,打着他们熟悉的暗号。

    这来的,是来接应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都很有默契的,不提船舱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让爷知道,他们跟肉票说话了,等待他们的,将是最严厉的惩罚。

    小船在江中,又经过一道过窄的江面,再往前的江面,豁然开朗,足足比他们一路行来的,大了两倍以上。

    木香因为要扮虚弱,只得闭着眼,任由两人将她背到另一艘大船上。

    他们俩个相较之前泅龙帮的人,客气恭敬了太多,背她的时候,其中一个脱了衣服,包住她的身子,避免互相接触到。

    在步上大船的时候,那俩人似乎在商量着,小船上剩余的其他人要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考虑到之后还得向苗玉轩复命,而且还有一桩买卖没有交接,这几人还得留着。

    于是泅龙帮的人,又侥幸的活了下来,他们醒来的时候,小船早已不见,他们是躺在甲板上的,被冷风吹着,河面上升起的雾气,把两人的衣服都打湿了,冻的他们几人,眼泪一把,鼻涕一把。

    霍老三从地上爬起来,低头一看,自个儿的衣服都他妈的结冰了,气的他要骂娘!

    “嗳嗳,你们几个快点起来,咱的肉票丢了,赶紧起来找!”

    他逐个的将人踢醒,可是再一数,呀,人数怎么不对。

    “咱们少了两个人,这不对啊,要上大船,也该大家一起,不对,咱们怎么上来的?”

    旁边一小弟,看了看四周,有些怕怕的对他道:“大哥,你说咱们是不是上了鬼船,我怎么觉得这四周透着股阴气,你看那开船转舵的两人,一点表情都没有,身体也是僵硬的,要是有太阳就好了,咱还能看看他们有没有影子!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,现在虽然是晚上了,可你看看那船舱里头,还有灯光呢,这里也不是怒江,哪来的鬼,”霍老三赶紧制止了他的胡猜乱想,“少啰嗦,赶紧去找找人质哪去了,再查探下地形,这两份差事,咱只要交了一份,赚的钱就够咱们挥霍一阵子,至于现在,忍忍吧,等找到那个女人,再寻个地方把衣服烘干!”

    几人也没异议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看不清船究竟行到哪,也不可能离开这艘船,只能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与他们几步之隔的船舱里,此时却暖意融融。

    点着香烛,烧着暖炉,矮桌上还摆着刚出锅的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天壤之别的待遇,简直羡慕死人了。

    霍老三找到这间屋子的时候,拉开门一看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与此同时,他的肚子也唱起了空城计。

    “好啊,这算什么怎么个道理,把我们哥几个扔在外面,挨冷受冻,你一个肉票,却在这里享受美食,烤着暖炉,凭啥!”

    木香怂了下肩,“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知道,被人扛上船,药效过去了一点点,走路超过三步,还是会虚脱,但举手抬手的,是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更让她讶异的是,苗玉轩给她安排的房间,居然还有吃有喝,地板也铺着厚厚的毛毯,坐在上面,又软又暖和。

    不了解状况的人,还以为她是被请来做客的呢!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霍老三气的大口喘气,气极了本想踹她两脚,但看见屋里摆着那么多的美食,还是决定先填饱肚子要紧。

    当下,也不脱鞋,穿着脏兮兮的泥靴,便踏了进来,并招呼另外几个人,一同进来吃喝。

    这屋里的矮几上,摆的太丰盛了。

    有用大盘装着的烤鸡,还有刚出锅,才蒸熟的老母鸡,还有一锅子的鲜鱼汤,美酒也有不少。其次就是几盘这个季节,很少见过的水果。

    霍老三等人闯进来时,木香并没有动筷子,只挑了一个苹果在啃。其他的菜,她一个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苗玉轩准备的东西,即便没有毒,她也不吃,谁知道那个喜欢搞邪术的家伙,有没有在菜里下毒。

    她不吃,但不会阻止,霍老三等人吃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美貌婢女推门进来。屋里所有的吃食,都是她摆上来的。而且她的举止动作,不像奴婢,倒像哪家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她自称,叫谷雨,是苗玉轩的近身侍婢。也就是跟他一起长大,从很小就一直伺候着他的少女。

    看长相,木香觉得她应该比苗玉轩大上几岁,提起苗玉轩时,她眼睛里除了爱慕,还是宠溺。

    这种女子,在王侯府中,最是常见。

    一般的,少主的头一个女人,就是从她这样的侍婢中选一下,等到主子成亲,娶过正妻,便可以再娶他们为侍妾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谷雨,看木香的眼神,极为复杂。

    此时,她一推门,看见屋里坐着一堆大老爷们,再看看被弄脏的地毯,这可是他们家少主最喜欢的一个颜色,花了大价钱,从很远的地方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寝殿都不舍得铺,却在半个月前,突然命人将此物拿来,非要铺在这艘船上。

    谷雨的视线从地毯又移到坐着的女子身上,见她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,顿时就有些生气了,“这屋里的一切都是主人给你准备的,在这之前,我就跟你说过了,你看着他们进来捣乱,为何不阻止,为何不喊外面的守卫,只要你喊一声,立刻就会有人进来把他们赶出去!”

    木香眨巴了下眼睛,显然不太搞得懂,这女人突变的表情,同时,她也有些怒了。

    她如今就沦落到这步田地了吗?连一个小婢女都敢教训她。

    谷雨见木香不说话,只是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眼神望着她。

    便以为眼前这个被掳来的女子,对她有了惧意,心里那个得意劲,更重了。

    同时,霍老三不乐意了,“小丫头,你这话什么意思,我知道你家主子是谁,这里还轮不到你大呼小叫,滚出去,等你主子来了,我自然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谷雨漂亮的脸蛋,有些扭曲,“我主子还没回来,想见他,在这儿等着,还有,我可警告你们,包括这位姑娘,这船上的一切,都是我家主人的心血,你不懂得欣赏也就罢了,但是请你别乱摸乱碰,在主人上船之前,你们都待在这里,哪也不许去!”

    木香面色越来越阴沉,“哦?不能碰,不能摸吗?那我请问,你又算个什么东西,不过是个出身卑贱的奴才而已!”

    她说的语气极轻极淡,像是在说着闲话家常,却把谷雨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侮辱于我,”她抬手便要朝木香脸上挥去。她也是气急了,忘了苗玉轩对她的嘱咐,也忘了用她的聪明,观察这位肉票,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刺头。

    这些严重的疏忽,很快就导致她,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木香虽然中了药,但强大的意志力,能让她时刻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在谷雨的手挥过来,她连眼睛都不眨,抄起搁在暖炉上水壶,便朝她的脸丢了过去。同时,那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在谷雨的胳膊上,滑了一下。

    水壶滚烫滚烫的,还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谷雨离的近,想躲也躲不开,只能眼睁睁看着,水壶对着她的脸,倾倒下来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一只又黑又壮的手,飞速伸来,将谷雨扯到一边。

    脸是幸免于难了,但这手却没能幸免,开水一浇,水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好疼,我的手,我的手!”谷雨看着瞬间变的红肿,冒出硕大水泡的纤纤玉手,疼的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霍老三正是拽开谷雨的人,“哎,我说你这个女人,心肠咋那么狠,她不过是说了你几句,你至于要毁人家的脸吗?”

    实际上,他不是怜香惜玉,也不是英雄救美,他是见不得那么漂亮的女人被毁,要毁,也得等他玩过了再毁,这才成。

    木香面色沉静,“毁她的脸算轻的,她再敢多一句废话,舌头也甭要了,我还会拿针线,把她的嘴缝上!”

    虽然她说的是狠话,但霍老三不知为何,丝毫都不怀疑,她会真的干出她说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是的,这女人绝对是说到做到,记仇又记恨的类型。

    不妙啊!

    霍老三忽然想到,他之前好像踢过她,这女人若是真到了苗玉轩手里,再看看苗玉轩待她为上宾的礼遇,这显然不是绑票,分明是请她来的嘛!

    谷雨的惊叫声,引来船上的守卫,赶过来的人里头,有一个就是之前木香跟他说话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他看见谷雨倒在地上,用很复杂的眼神看了眼木香。

    “她若有胆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,我会亲手割断她的喉咙,”木香微微眯起眼,一只手缩进袖内。

    那人没有说话,面无表情的将谷雨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不是善茬,不过没关系,我要等的人,很快就会上来,等她验完货,我们拿了银子,立马就走人,”霍老三抬着下巴,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哦,你的客人还真不少,我猜,一定是个女人吧,她除了让你们绑我之外,还想出什么点子了?没有让你们给我下药吗?”木香淡淡的笑着,藏在袖中的手,却捻起一枚细小针,那是从谷雨身上顺来的。

    一个侍婢随身着针线,这并不奇怪,可以装装样子,让人知道她们有多少的贤惠。

    这样的针,一船都会别在袖子上,需要用的时候,顺手一拿就有了。

    她惩罚谷雨,一方面是真的怒了,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这根针。

    她要用痛,来刺激身上的经脉,尽快恢复力气。

    霍老三自然不可能注意她隐藏在袖子里的手,“你也别问那么多的,按着我们约定的时间,她就快上来了,到时,你自然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位神秘人物,没过多久,便登船上岸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都用黑色披风,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,就连脸上,也蒙了黑布,只露出两个眼睛来。

    霍老三听见约定的敲门声,诡异一笑,“来了!”

    他起身开门,将人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想必这黑袍人,在风雨里行了许久,进来的时候,带着一股寒冷与湿气,将温暖的小屋里的温度,降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来人,不用掀开她的披风,光看那一双眼睛,便知道她是谁了,“还真的是你,唐宁,你胆子那么大,你爹娘知道吗?”

    夏竹上前来,替主子解下披风。

    唐宁今儿穿的很素,很轻简,发饰也梳的很随意,不像在宫中时,不是流云髻,就是圆月飞天髻。

    霍老三在看见唐宁出现时,一双色眯眯的眼睛,又看直了,直吸口水,好似很饥渴,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似的。

    唐宁此刻是得意的,痛快的,终于能亲手抓住这个女人,好好折磨一番,也不枉她花那么大的价钱,请泅龙帮的人,干这一笔买卖。

    “我胆子是不是很大,你不是都瞧见了吗?木香,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,也不过如此嘛,抓了你妹妹,稍稍要挟一下,你便就范了,如今沦为阶下囚,感受如何?可还舒服?”她虽是笑着说的话,但眼里与语气中毫不掩饰的恨意,还是昭示了她心中有多恨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,她还在犹豫,到底要不要现在动手,本想着等赫连晟出兵,不在京城再动手。

    可是她派去找苗玉轩,回来之后,得到的结果竟然是,他带个丑女要离京。

    他还说,即便要带一个人离开京城,也不可能是她,只会是木香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窦皇后也催着她与平尧王结闰。

    可是得到的答案又是什么?平尧王竟然也是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听说,他书案上,长年摆着一副画,当时被差去的奴才,亲眼看见,他书案上画,分明就是襄王妃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唐宁对木香的现仇旧恨加在一起,让她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她已经等不及的要抓住她,弄死她,看着木香在面前,痛苦的死去。

    木香不以为意的摊开手,“我过的好不好,你也瞧见了,待遇还不错,有酒有肉,还有暖炉,九公主一路披星戴月的,想必很辛苦,一起用膳吧!”

    唐宁的一双凤目陡然间睁的老大,“霍老三,这是怎么回事,我是让你抓她回来,不是让你请她回来当座上宾的,我给你的药呢?为什么没给她用,为什么她还好端端的坐在这儿,你既然收了我的钱,就该好好履行你的义务,她现在这个样子,这算什么?”

    唐宁快要气疯了,她这一路赶来,已经冻的快不行了。本以为能看见一个被折磨的,奄奄一息,身体残破不堪的女人。

    现在可倒好,那本该生不如死的女人,竟过的比她还舒坦。

    霍老三无辜的道:“这些东西也不是我准备的,我们几个醒来,也在外面躺了半夜,差点没冻死,至于你说的药,我醒的时候,想找,已经找不到了,有可能上船的时候掉河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霍老三其实没说实话,他接了两家的生意,唐宁的目地,是要让肉票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但另一桩生意,是要绑她上船,特别嘱咐,不得伤她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所以,在钱没收到之前,他两边都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还好我随身带着,以备不时之需,你快拿去,给她喂下,否则,你们的佣金就别想要,”唐宁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红色小瓶子。

    霍老三看着那药瓶,再看看一脸淡漠的木香,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看来这两笔买卖,他只能取其一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伤了肉票,另一桩买卖,肯定就得毁了。

    唐宁见他犹豫,咬咬牙,又道:“我再给你加五百两,我要她生不如死,只要你做了这笔买卖,马上就可以走,我的船就在外边,干不干,你可得想好了!”

    唐宁顾不得去想,这艘船是怎么回事,也顾不得去想后果,她现在只要这个女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她活了十几年,从未受过这等侮辱。

    先是抢了她深爱的男人,接着又羞辱于她,将她一国公主的自尊踩在脚底,她如何能放过。

    霍老三一听竟又涨了五百两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哪怕在京城,五百两也可以买两座大宅子了。

    霍老三一咬牙,“好,我干!”他伸手从唐宁手中抢过瓶子。

    木香眸光淡淡的,“我也得提醒你一句,有命赚,也得有命花,若是命没了,银子赚了也是给别人赚的,到时连给你烧纸钱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霍老三握着瓶子的手停顿了下,这时,他身边的其他人,却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若不敢干,就让小的来,大不了咱拿了银子,去边境过活,咱去做老本行,占山为王,那种日子也一样潇洒自在!”

    “是啊老大,你不干,咱一分钱都拿不到,你若干了,咱就白得两千五百两,多划算的买卖,不干白不干!”

    霍老三本来还有点犹豫的,但经不起这么多人的怂恿,咬着牙,狠了狠心,拿着瓶子朝木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对不住了,鸟为食亡,人为财死,我们哥几个也是走投无路,你下了黄泉,想复仇也别来找我们,找你该找的人去!”

    木香神色自若,“想害我可以,但你至少得告诉我,这药是有什么作用吧?即便是死,我也要死个明白,是不是?”她说起话来的口气,完全不像面临危险的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唐宁笑的很残忍,“我不是早告诉你了,这是会让变的残破不堪的药,这屋里男人很多,我会在外面等着,等到他们一个一个玩过你,本公主会再把你送回去,让赫连晟亲眼看着,他最爱的娘子,是有多么的淫荡无耻!”

    木香的眸光一片森冷,谁能想到,一个生活的温室的娇贵花朵,也能恶毒到此。

    也亏她想的出来,想必在宫中没少见过,否则她又从何得知的呢!

    “唐宁,我本来不想杀你,之前也不过是对你小惩以戒,可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,惹了我,便要承担惹怒我的代价,我可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,今日你不光杀不了我,还会葬身于此,我这个人,一向是恩怨分明,你如何对我的,我便百倍千倍的还之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在此时此刻说出来,唐宁以及霍老三等人,都只当笑话看。

    霍老三更是被她这话逗的哈哈大笑,他拿着药瓶,慢慢靠过去,一点一点的逼近她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爷倒也很想知道,你如何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唐宁眼中露着疯狂与执妄,能亲眼看见一个她最恨的人,痛苦的死在她面前,她此刻连血液都是沸腾的。

    霍老三一步一步的靠近木香,手里的瓶子已经拔了塞子,离她的脸越来越近,三丈……两丈……一丈……

    突然,就在霍老三的手,快要伸到她嘴边时,木香动了。

    除了离她最近的霍老三看见,她是如何出手的之外,其他人只看见她动了下,紧接着霍老三的身子停住了,再紧接着,就是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,好痛啊!”霍老三就跟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,猛的张开双臂,凄厉的惨叫,紧接着他转过身,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是,他的眼睛变成了血淋淋的黑洞,一只黑色的铁钉,深深扎进他左眼。

    就在其他人还没时间反应过来之时,忽然房间里的灯灭了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此时正是半夜三更,外面又是风大浪急。

    没了灯光,屋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唐宁惊的直往后退,夏竹就在她身边,也吓的不轻,“小姐,我们快走,我记得门就在这里,我们快离开!”

    “走啊,快去叫人,这女人疯了!”

    唐宁听见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,以及骨头被折掉,血溅在四壁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让她嗅到了死亡的气息。可是她什么都看不见,她不知道是谁断了谁的胳膊,谁砍了谁的脑袋,让血溅

    两人哆哆嗦嗦的,正要摸到门把手上。

    后背却突然爬上一只冰冷的,没有温度的手。

    那手一路从后背爬到脖子,慢慢的箍住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唐宁只来得及尖叫一声,喉咙间似有冰凉的东西滑过。随着她的叫喊声,给吞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?呕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不知道那是什么,可她也知道,绝对不是啥好东西。

    忽然,灭掉的光线,又重新回来了。

    唐宁是背靠着门坐着的,在灯光亮起来的那一瞬间,她巧好将屋里的情景尽心眼底。

    “啊!死人,好多死人,”再一转头,“啊!夏竹,她……她怎么也死了?你杀了她?是你杀了她!”

    她再看向站在她面前,也是屋里唯一还站着的女人时,看清她眼睛里,尽是笑意,没错,她在笑,手上拿着把刀,不知用从何处扯来的一截破布,慢慢的擦拭。

    “我本不想杀那么多人,是你们自己要往我的刀口上撞,这怪不得我,你这药,还有一柱香的时间,才用地发作,我让你看个好戏,”木香勾唇笑着,如同刚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女阎罗。

    她走到一个被废掉双腿的男人跟前,“我记得,之前是你踢了我,是吗?”

    那人已经说不出话了,灯熄灭的时候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朝他飞了过来,紧接着,他的腿……

    “之前就跟你们说过,伤了我,那是要付出代价的,以为只是最断掉两条腿,就够了吗?”木香笑的很残忍。

    接着她又看向霍老三,那人废了一只眼,双腿的骨头也被人拆了下来,稍微动弹一下,便是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本来我不想废掉你,我也给过你机会,我还告诉过你,有命赚钱,也得有命花钱,你看看你现在,还有命花吗?”

    霍老三疼的脸部肌肉都在颤抖,“你杀了我,杀了我,快杀了我!”

    一个人,只有在疼到极致时,才会一心寻求死,因为活着比死还要痛苦,为什么还要活着呢?

    “想死?呵,现在不可能,瞧瞧那位漂亮的公主,很快她就要毒发了,你难道没发现,这里所有的人,除了已经死翘翘的夏竹以外,你跟你的手下,都只是被我拆了腿骨,卸了胳膊,遇上哪个不听话的,胳膊我是直接砍掉的,试想一下,等到那位公主毒发,渴求着,要上你们,要强了你们,那种滋味,是爽呢,还是痛不欲生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唐宁的脸色已经微微变了,脸颊上染了一层红晕。

    这一层红,慢慢的变深,慢慢的从脸颊,一直蔓延到眼睛,嘴唇,再到脖子,紧接着,她整个人都像被人泼了一桶红油漆似的。

    霍老三此时此刻,可是一点都不想跟女人那什么什么,他这两条大腿骨,也不知那女人用了什么手法,竟然卸的那么快,又干净,他现在就感觉半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关节处,因为错位,已经变的红肿不堪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如果来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,硬生生的要上他,这不是艳福,这是上刑。

    况且,他现在也挺不起来啊!

    “你别让她过来,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,你想知道什么,我都可以告诉你,姑娘,姑奶奶,求你别让她过来,千万不要,”霍老三一边求饶,一边就看着唐宁像动物一样,在扯自己的衣服,扯开的衣服,露出原本该是如玉的肌肤,此刻却像煮熟的虾子似的。

    木香慢慢的擦着刀,她已经站起来,走到一处角落,离他们远远的,力求不沾一丝一毫的血腥,“你会想要的,她喝了整整一瓶的药,只要你沾了她的口水,便会心甘情愿的被她上,不过呢,因为你中毒不深,所以你的意识还是清醒的,你会看着自己是如何,一点一点被一头野兽榨干,直到榨成人干,提醒你一句,照她现在的状况,估计只有榨干你们这里所有的人,毒性才能化解!”

    唐宁已经用爬的方式,朝着离她最近的霍老三而去。

    霍老三看见她仰起头时,一双老糊赤红色的眼睛,呈现野兽的光芒。

    木香继续,慢慢的说着,“之前我警告过你,有命赚钱,也得有命花钱,可你不信,非要往枪口上撞,这能怪我吗?不能对不?看看,那只发情的母兽来了!”

    唐宁爬的速度非常的快,才几步便已到了霍老三身前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别过来……”霍老三拖着被废掉的腿,往后退着。

    可后面就是墙壁,他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唐宁忽然龇牙笑了,配上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,像极了吸血鬼。

    她在霍老三身上拨弄了一会,见他没有反应,而她身体里的火焰无法熄灭,也无法纾解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她突然一口咬住了霍老三的腿。

    随着霍老三凄厉的惨叫声,腿上的皮肉被她撕下一大片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见此情景,不是快吓尿了,而是真的吓尿了。

    几人腿间都有一片黄黄的物体,面如死灰。也许是药性从零老三伤口,传到了血液中。

    起初还是脸上还是在惊恐与害怕,可是下一秒,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,欲,望渴求掺杂的变态形式。

    这样的表情,看上去太怪异了。

    痛苦还在,却又有喜悦。

    很快的,两人互相除了对方的衣服,迫不及待的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唐宁已经不是唐宁了,如果她此刻能有一秒钟的清醒,看见自己坐在一个卑贱,下三滥的男人身上,只怕她会受不住的疯魔。

    屋里的气氛已经变了,木香不想再待下,她拿着刀,最后留下一个笑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她是那个弱者,那么此刻趴在男人身上,摇尾乞怜,求着别人要,别人上的,就不是唐宁,而是她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唐宁这个结局,她不会有半分的同情。

    若她不存着害人心,又何至于落到这步田地。

    木香拉开门出去,反身又将门关好,隔绝了里面发生出怪异声音。

    这门板隔音效果奇好,关上门,她站在门口,也只能听见轻微的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一道在木香听来,很讽刺的掌声,在她背后响声。

    微暗的光线里,苗玉轩一身华袍锦衣,袍上绣着几朵,暗色莲花,领口处绣着一只似蛇似龙的动物。

    莲花本是清涟不染俗世之物,但是苗玉轩却穿着墨莲。

    莲花代表的本是高洁的心,但是黑莲,却是自甘堕落黑暗深渊。

    这样的苗玉轩,再不是她初见时,一脸纯真笑容,阳光少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苗玉轩慢慢走近她,噙着如墨晕染开的笑容,“这样的结局,你还满意吗?若是不满意,我即刻命人将她救醒,丢入蛇窟,或者用万虫噬咬,连她的魂魄也打散,让她从此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轻烟很不舒服,差点没断更了,亲们要对轻烟好点啊,再往后去,轻烟不会断更,但更新量会少一点,不会低于五千,亲们尽可放心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