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61章 生父现身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5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那么大一叠纸,真烧起来,这烟灰还不得飞的满天满院子都是。

    陈妈也看见了,急忙上去阻止他,“嗳嗳,你这个不能烧,要烧你回家烧去,别在我们府门前烧,才扫过的地,别又被你弄脏了!”

    小道士不服气的反驳,“我烧的这些,就是给那槐树的,超度那些围着它的亡灵,你们这里贫道没看见有别的邪祟,就只看见这一个了,非烧不可,不然等它修练成人形,那是要出来害人的!”

    木香听了他的话,直摇头。感叹这家伙年纪不大,扯起蛋来,却是一套一套的。看来是老江湖了,刚才那些烟啊火啊的,肯定都是江湖戏法。

    喜鹊看了半天,又蹭蹭的跑回去,端了满满一盆凉水,对着那小道士,连同烧黄纸的盆,浇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哇!好凉!好凉!”

    多冷的天哪,被人突然淋这一身冷水,小道士当场嘴唇就紫了,冻紫的。哆哆嗦嗦的站在那,又是拍打头,又是拍打身子。

    舒良娣又不干了,“你们怎么能这样,他是我请来的,是来驱邪的,你们不给我面子就罢了,万一我这肚子有闪失,你们陪的起吗?”

    陈妈轻蔑了看了看她的肚子,“良娣往后少算计别人,少想那些有的没的,孩子肯定会健康,若是整日把府里弄的乌烟瘴气,娃儿能健康才怪!”

    舒良娣原本就生气,再被陈妈这一说,更生气了,恨恨的跺脚,“不用你教,你算是什么东西,丘管家,大夫请来了没有,我这肚子难受的很,殿下去哪了,怎么还不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骂着,竟然嘤嘤的哭起来。

    丘总管上前轻声细语的安慰她,“夫人息怒,莫要动怒,大夫已经来了,等殿下回来,老奴一定如实禀告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站在大门里一个身着素衣长衫的男子,又命几个婢女将舒良娣扶回去。

    等到舒良娣进了门里头,看不见她的身影时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忽然站起来,“本宫也累了,你们自便吧!”

    她领着身边的人,浩浩荡荡的离开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事,原本犹豫的心,又坚定了几分。她想,若是对面那个襄王妃,跟她处在同一位置,早把那女人逼去上吊了,又岂能容她嚣张跋扈,不把她这个太子妃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事,上官芸儿只说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木香若是处在她这个位置,做的可不止如此,她还会亲手将那个制造这一切的男人,绑到城门楼上,扒光了衣服,吊在那暴晒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种男人,她又怎么会看的上。

    前提不可能,后面自然也不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小道士抱着肩,抖的厉害,用哀怨的眼光看着木香一行人,“贫道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你们为何如此对贫道,不就是对着你家门口了吗?这两边距离那么远,哪碍得着你,太过份了,你们真是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陈妈颇为生气的说道:“小道士,这距离远吗?你把供桌对着我们王府大门口,分明是对着我们做法,襄王府的威严,是你能践踏的吗?”

    大飞走过来,一脸的幸灾乐祸,“你笨哪,看见没,我们府中,这位是王母娘娘,你这是太岁头上动土,泼你一身水,那还是轻的,你再敢胡说,信不信把你丢进大牢,治你个坑蒙拐骗的大罪!”

    小道士眨着眼,再配上一身湿哒哒的衣裳,模样无比可怜,“你们京城中人,太坏了,就会欺负外地人,贫道不过是想混口饭吃,贫道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,今日好不容易找了个生意,还被你们给搅合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木香抹眼泪,因为这时太子府门前,只剩一个丘总管,不知何种,原因还站在那,看着他们几人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着丘总管,“能不能先把银子结了,既是法事没做成,贫道只收一半的银子,您看这样成吗?”

    丘总管脸部变形的肌肉微微抖动了一下,残忍的笑了,“没做成,就是功亏一篑,等你整顿好了,再来做一次,若是成功了,银子自然会给你,再说了,你不是口口声声说,降妖除魔,是你们道家份内的事,既是如此,为何还要收钱呢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可怜的小道士,竟被他噎的话也讲不出。

    木香瞄了眼小道士,又瞄了眼自以为终于出了口气,正洋洋自得的丘管家,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,“给他!”

    丘管家一愣,显然不明白她又来插什么手,关她屁事!

    “给他!”木香又来了一句,见丘总管傻愣着,她不耐烦的冲大飞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大飞乐颠颠的搓搓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嘛?”丘总管觉得形势不对,慢慢往后退,伺机跑回府。

    就见那个壮汉,一个箭步迈过来,抬手就要抓他。

    丘总管第一反应,是要逃,可是步子还没迈出去,就被他像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飞伸手在丘总管身上,乱摸一通,找到一个钱袋子,随手甩给了小道士。

    如此野蛮的手段,把小道士也看傻了,支支吾吾说道:“没有这么多,只有一两银子而已!”

    大飞粗声粗气的道:“矫情什么,给你就拿着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行,出家人不能贪财,”小道士迅速在钱袋子里摸了一两银子,然后又把钱袋子还给丘管家,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,就要走。

    大飞放开丘管家,用力拍打他的脸,“下次再敢对我们夫人不敬,小心爷卸了你的腿,还有你的胳膊,把你大卸八块,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丘总管被打的有些懵,阴恨的看着他。抢钱也就罢了,竟然还要威胁人,太过份,太野蛮了。

    丘总管此人,绝对是属于在阴沟里待久了,看人的时候,那眼神叫人厌恶的想吐。

    小道士抱着东西,走了两步,又觉着不对劲,转回身,走到木香跟前,“施主的大恩大德,小僧永生谨记,不过小僧还是要劝施主,凡事都可商量,动武不好!”

    喜鹊不服道:“那你去跟他讲道理,看他会不会把钱给你!”这个不开窍的小道士,主子明明帮了他,到头来,他还要教育主子,这年头,谁给你讲道理。

    木香原本没有过多的在意小道士的话,但是转念一想,忽然又觉着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道士还是和尚?”

    对了,就是这里不对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道服,却施着佛家的礼,还自称贫僧,这不是和尚,又是什么?

    小道士本是顺口就说出来了,也没注意用词,木香不提,他还没注意到呢!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贫僧的确是和尚,不是道士!”

    小道士,哦不对,应该是小和尚。说完这个话,脸红的像猴屁股。

    大飞惊呼不已,“你既然是和尚,那干嘛要装道士,你们佛家不是还说出家人不打妄语,你这个小和尚,满嘴的妄言,我看你干脆不要做和尚,改行去当江湖术士吧!”

    小和尚本就羞愧难当,再被他这么一说,更是无地自容,吞吐着道:“施主说的对,出家人是不该打妄语,小僧自己也觉得无颜面对佛祖,等小僧把银子拿回去,给师傅买了药,便去佛祖面前悔过!”

    木香本已决定要回去了,却鬼使神差的又停下了,“你师傅?他生病了?”

    话问出了口,连她自己都觉得唐突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千千万万的人,生老病死,每天都会发生,对方又是素不相识的人,她真的没必要追问。

    可是连她自己都不晓得为什么,脱口而出就问了。

    陈妈没觉着哪里不对,只有大飞,一脸怪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小和尚以为她只是好心,便如实回答,“小僧师傅不是生病,是被歹人打的,三天月前的一天夜里,寺中忽然来了一伙人,拿着凶器,威迫我们交出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交人?你们是哪个寺庙的?他们要找谁?”木香又不知为何,忽然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们是雷鸣寺的,要交谁,小僧不清楚,小僧那晚和师傅在后山,小僧夜里睡的死,等到早上起来的时候,发现师傅不在,赶到庙里一看,才瞧见庙里一片狼藉,烧成了灰烬,他们全都死了,小僧在一个水缸里发现师傅,那时他受了重伤,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说着,忽然停了,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木香,“小僧言过了,兴许是遇上山贼了,谢施主出手相救,小僧告辞了!”

    木香哪会放他走,挥手让大飞将人拦下,“你是不是好几天没吃上饭了,我看你脚步虚浮,走路有点飘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冷不防看见大飞跟一座山似的,立在那,他有些慌了,“小僧还好,麻烦施主让一让,小僧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你先跟我进府吃点东西,想必你师傅也饿着肚子,顺便也带些东西给他吃,陈妈,去做几样素斋,给小师傅带上!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了,小僧有银子,自己去买就好了,施主留步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这小和尚,真是不通情理,我家主子难得大方一回,你还推天阻四,不知好歹,”大飞不容分说,提溜着他的衣领,将人往府里带。

    “那奴婢这就去烧炒两个素菜,”陈妈听这小和尚说的经历,心中生了同情,脚下生风的跑进去了。

    小和尚看他们这阵仗,又急又怕,“小僧说了不用,你们强形拦下小僧,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木香笑的不行,故意说道:“当然是想劫色,看你貌美如花,剃头做和尚岂不可惜,俗家多风尘,正好咱府里有很多没成亲的丫头,给你配个媳妇,岂不比做和尚来的快活?”

    小和尚吓的愣了,头一抬,正正好的瞧见站在台阶上的喜鹊,再一想到自己的小身板,顿时吓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小僧虽是自小出家,没经历过红尘,但是小僧的眼里只有佛祖,小僧不愿沾染红尘,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喜鹊倒是没看出来他心里想的啥,反倒安慰他,“夫人就是请你吃饭而已,刚才说的,都是逗你玩的!”

    “那还好,吓死贫僧了,”小和尚拍着胸脯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没缓过气来呢,就听大飞冷不防又加了一句,“现在是不会,等留下了,就会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手也松了,把小和尚丢在地上,摔的他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木香交待了喜鹊几句,让她等小和尚吃完饭,带他去书房。

    喜鹊点头,等她转过眼看向小和尚时,发现对方也正看她,还用一种恐惧,如同看见母老虎的眼神。

    因为这时小和尚想起太师傅说的话了。山下的女人是老虎,果不其然,看看他今天遇到的几个女人,一个比一个凶,还是庙里的菩萨慈祥可亲。

    陈妈快步跑回厨房,先是用菜油,炒了个白菜豆腐,然后又用菜油,学着木香的方法,油炸了锅巴,跟一些山芋干子。

    主食还是米饭,她也不晓得哪些东西,和尚能吃。只做这些,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大飞一直看着小和尚,不让他跑路,直到陈妈把香喷喷的饭菜端出来,小和尚一直隐忍的饥饿感,终于爆发了。看着满桌子的菜,馋的直流口水。

    陈妈也是个信伸佛的人,见他不动筷子,主动把筷子递到他手上,“小师傅,快吃吧,就当你是来化缘,这些都是素菜,没有半点荤腥,您只管放心吃!”

    大飞伸手拿了块锅巴,“吃啊,快吃,我们襄王府的伙食,可是再好不过,外面绝对吃不到!”

    小和尚一想也是,出家人吃百家饭,化百家缘,“那小僧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他端起碗,火速扒着饭,一口饭还没咽下去,又急不可耐的把嘴巴填满了。

    陈妈看不下去,拿了双干净的筷子给他夹菜,“小师傅,您别光顾着吃饭,也吃些菜,这是白菜豆腐,我也不晓得具体能烧啥菜,就这些,你将就着吃吧!”

    小和尚顾不得说话,只能摇头,好不容易吃了一碗饭,乘着陈妈又给他盛饭空当,给他们解释道:“我跟师傅来了京城几日,每天要的饭菜,我都拿给师傅吃了,若是能要到银子,便给师傅买药,可我师傅断的是腿,还受了内伤,吃了好几副药,也不见好。”

    说到伤心事,小和尚吃饭的劲头也没了,跟霜打茄子似的,没了精神头。

    “哎哟,那你们师徒俩,可遭了大罪,不过没关系,我家主子心善,爱帮助人,你乍一瞧,不感觉她挺凶的,其实好着呢,等下你吃完了,好好跟夫人说一说,你师傅病成那样,光吃药可不行,得看大夫,要是腿断了,那也得接骨,总那么熬着,那腿肯定得废了!”

    “施主说的是,小僧也这么想,可是……上哪找郎中去,总是找人家施舍,我师傅肯定不愿意,”小和尚慢吞吞的扒着饭。

    大飞等不了了,急着催促他,“你赶紧吃啊,别磨蹭,主子还等着你给她汇报呢!”

    汇报这个词,是他跟木香学来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,赫连晟回府之后,自然是先去看了小娘子。

    别的事,木香没跟他提,只说了今日木琨到了府上,以及收留一个小和尚的事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书房里商议,房门关着,赫连晟也就不用顾及什么。

    大大方方的抱着她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,轻抚她的腰身,最后,温热的手掌落在她小腹上。

    “为夫这几日每晚都要操劳到半夜,你说,这里是不是有我的种了?”

    木香正靠在他怀里,看账本,猛的听到这么肉麻的一句话,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个正经的了,这才几日啊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是着急有没有孩子,而是在想,这里有没有留下我的印记,”他抵近她,额头抵着额头,呼吸交融。

    木香忽然明白是他说的意思,当即恼羞成怒,丢了账本,就要掐他的脸,“坏人,嘴巴越来越坏了,很奇怪,说,最近有没有去不该去的地方?”

    成亲之后,她都忙着自己的事,极少关注他家相公的行踪。

    这是出于给他的信任,知道她家相公是个啥样的人,所以就懒得再看着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她忽然意识到,会不会管的太松了?

    都说成了亲的男人,会放松对自我的修养与自醒,生活行为上,会变的放纵开来。

    京城中,那么多的妓院青楼,又有那么多爱慕他,仰慕他,眼巴巴想要嫁进襄王府的女子,难保他没有动摇。

    这一切虽然只是他的猜测,但木香忽然觉得,她应该在京城里放个话了。

    与其让自家相公,被那些女子心心惦记着,倒不如她主动出击,断了那些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知道她是母老虎又如何,知道襄王是个妻管严又如何,只要他本人愿意被管着,谁敢提一个异议,这叫一劳永逸!

    赫连晟眨眨眼睛,一脸的困惑表情,“娘子何出现此言,为夫的精力都用在娘子身上了,即便有心,也无力,娘子有此怀疑,是否因为为夫夜里不够努力,才会胡思乱想?嗯?”

    他的视线凝在木香脸上,目光深的像是要把她看进眼底深处似的。

    浓的化不开,深的拔不出,就这样一直印刻到了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木香叹息,跟他说认真的,这家伙东扯一下,西扯一下,半句不离房事。

    “夫人,小和尚来了!”大飞在门外,砰砰敲门。

    赫连晟微一皱眉,“学了这么久,他还是不会敲门!”

    木香笑笑,推开他起身,“他就是这个性子,如今当了守门的,倒也好,这个脾气吓退了不少送拜帖的人,省得他们闲来无事,都想到襄王府一日游!”

    来送拜帖的可真不少,有送给赫连晟的,但大多数,都是送给木香的。

    这个在京城中迅速撅起,又迅速占领南晋最有钱,最有权势,最专情的男子。这是何等的风采,肯定有人想到一睹芳容,另外,也想跟她攀点关系。

    比如让家里的子孙,到军中任职的,以前苦于找不到门路,现在嘛,自是有了突破口。

    木香整理好衣衫,这才唤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门开了,大飞一把将小和尚推了进来,然后背对着他,关上大门。是把他自己关在外面,而不是关在里面。

    主子要谈的话,还是少听为妙,听的多,小命不保啊!

    “谢施主施舍饭菜,小僧感激不尽,”小和尚还是有些紧张的,自打迈进屋,就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赫连晟沉声道:“我南晋国,尊佛敬佛,你怎么会沦落到冒充道士的境地,你又是何处的僧人,寺庙在哪?”

    小和尚虽然没抬头,但自从迈进来时,便知道这屋里坐着个贵人,“回施主的话,小僧跟师傅,都是雷鸣寺的和尚。”

    “雷鸣寺?”木香惊呼,连她自己都没发觉,此刻的声音有多尖锐,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赫连晟虽然也有讶异,但比她淡定些。

    小和尚纳闷了,随后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有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赫连晟抓着木香的手,示意别镇定。

    木香看向他的眼神,也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。

    是啊,多么奇怪,只是听到一个雷鸣寺的名字,她为何要激动,要震惊呢?

    “没事,你坐下继续说吧,”赫连晟对小和尚摆摆手,示意他不必在意。

    小和尚犹豫几次,这才坐下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继续问道:“你接着说下去,放心,本王不会对你们不利,雷鸣寺的方丈与本王是旧识,你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啊,小僧好像听说过,您就是襄王吗?小僧自幼跟师傅隐居,对红尘外的事,也不清楚,出了山,谁也不认得,一路讨饭,也不知怎的,就走到京城来了,”说到这里,小和尚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

    “雷鸣寺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了,”小和尚忽然哭了,用袖子抹着眼睛,“我跟师傅住在后山,睡到天蒙蒙亮时,小僧闻到好浓的烟,赶紧爬起来,却发现师傅不在,小僧一路寻到庙门口,这时天都亮了,小僧清楚的看着,整个寺庙都快被烧成灰烬了,师兄弟们一个也没瞧见,只有小僧一个人站在那,小僧想冲进去救人,可是寺门被烧塌了,等小僧爬进去时,在找了一个时辰,才在水缸里寻到师傅,那时他奄奄一息。”

    提到不愿面对的过去,小和尚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木香端了杯茶给他,“慢慢说,别急!”

    “谢谢施主,”小和尚双手捧着茶,对木香点了点头。温热略带苦涩的茶水下了肚,小和尚才觉得身子暖了些,继续说道:“小僧跟师傅,在庙门口等到傍晚,才碰巧遇见一个打渔的船夫路过,带上我们离开了那儿,小僧也不认得路,就跟师傅一路上走走停停,不知怎的,竟到京城来了,小僧想给师傅看病,可是和尚赚不到钱,没办法,才冒充道士,只想赚些钱,给师傅看病,绝对不是故意要骗人的!”

    赫连晟微微皱眉,对着门外,打了个暗号,“去查查雷鸣寺的事,要详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看不见人,只知道有风经过。

    木香不管他怎么查,她现在更关心另一事。

    “你师傅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师傅他……”小和尚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一辆低调的马车驶进外城贫民窟,这是整个京城最贫穷,也是乞丐最集中的地方。

    听何安说,这里以前是一间香火旺盛的观音庙,后来因为一场大火,把附近一里之内的地方,都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打那之后,观音庙搬了家,搬去了城郊,这里就成了贫民窟聚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许多无家可归的人,就在路的两边,或用旧门板,或用稻草搭起一个简单的草棚子。

    其实相对于战乱时期的难民,如今的贫民窟,已经算很正常的了。

    大多是流浪汉,还有那些蹲过大牢,出来没找到事情做,也无家可回的人,当然,更多的是乞丐。

    这里的乞丐,都是有帮有派的,散户很少,人家也是有组织,有纪律的团体。

    令赫连晟都有些诧异的是,他们一进来,就有不少人认得木香,或者更准确的说,他们很崇敬木香,看她的眼神都是放光的。

    何安悄悄走在爷身边,给爷解释。

    夫人来京城没几天,就命他找到城中乞丐最集中的地方,先是给他们送盖的棉被,那会夫人把府里不用的,淘汰掉的被子,都拿来给乞丐们了。

    之后,又陆陆续续送些吃食,特别是府里办酒席那几日,剩的饭菜,甚至到了最后,夫人还悄悄的请他们去吃饭。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的,夫人就跟乞丐们建立了很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其实还有个事,他一直没敢告诉赫连晟。

    来京城的第三天,木香去街上时,碰见一个贵公子在欺负乞丐,那人手里拿着一锭银子,逼那乞丐把他鞋面上的灰尘舔干净。

    年轻的乞丐不愿意,便招来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当时好多看热闹的人,有嘲笑的,有不忍的,还有纯粹看热闹的,可就是没一个站出来制止那贵公子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,何安不接着往下说,赫连晟也能猜到。

    以他家小娘子嫉恶如仇的脾气,想必那位贵公子最后被整的很惨。

    何安为主子的聪明点赞。到最后,岂止是惨,简直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过程不重要,结局就是,襄王妃在京城,最底层的这群人中,收获了不少的忠心。

    否则为啥每次散播谣言的时候,只需一个晚上,屁大点的事,就能传的街头巷尾,人人皆知呢!

    他们主仆俩走在后头,何安边走,边把大致情况跟赫连晟汇报。

    小和尚在最前头带路,木香跟大飞走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一路走出过时,小和尚也发现今日贫民窟的这些人,比往常热情好多哟。

    有几个老婆子呵呵笑的,那叫一个瘆人。

    “小和尚,原来你认识襄王妃娘娘,你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早说了,我们一定给你们准备个好点的地方住着!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住的好,以后吃的用的,我们都管了!”

    几个婆子,左拉右扯小和尚,差点没把他撕吧了。

    小和尚被吓的不轻,“不,不用了,贫僧在里面住挺好的,施主还拽了,小僧就这一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大飞看的失笑,“你们再扯,小和尚就该光着了!”

    他的话,引来一众哄笑。有几个小娃娃,围着小和尚转圈圈。

    木香笑够了,朝四周的人摆摆,“你们都去各忙各的,今日我们有事要谈,都回去吧!”

    她的一句话,比谁的命令都管用。

    等到人群散去,当先走过来一个,挺像洪七公的老者,对着木香恭恭敬敬一鞠躬,“不知夫人会来,小的见礼了!”

    “三老,不必客气了,你还是来拜见一下我家相公比较好,”木香退后一步,拉过赫连晟。

    这个名叫三老的老头,慌忙跪下,“哎呀,这就是襄王殿下?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殿下请息怒,殿下恕罪!”

    他一跪,很多站在棚子外面的人,也都看见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拜见襄王殿下!”一时间,四周跪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免礼,今日本王是陪夫人来的,都起来吧!”赫连晟握紧了木香的手,他家小娘子,时不时就要送点惊喜给他,这般会收买人心,又有容人容百姓的胸襟,他真的很庆幸,她不是男子,否则,以她的霸气,肯定要去争夺皇位。

    何安见他们都不敢起来,便上前催促。

    只有小和尚呆呆傻傻的站着,似乎不太明白,他们为什么要行大礼,稍稍拜见一下不就好了吗?

    木香催着小和尚带路,三老因为是这一片的管事头,便也陪着他们一起。

    路上,木香还询问三老,他家儿子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那次她救的年轻乞丐,就是这位三老的儿子。

    提起儿子,三老心酸的很,“多谢夫人关心,我儿这两日好些了,就是胳膊伤的有些重,得养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木香点点头,“幸好伤的是胳膊,不是腿,等他伤好了,让他去襄王府找份活干,年纪轻轻的,总不能成天靠乞讨为生!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说的是,等他伤好了,小的一定让他去,让夫人劳心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走进破庙,就只见小和尚奔着一个角落跑去。

    掀开一块破帘子,露出一张旧木板拼成的床。上面躺着个瘦骨嶙峋的人,被子盖到脖子,头隐在黑暗之下,看不清长相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木板掀开的一刻,木香突然一阵心悸,快速抓住宫晟的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赫连晟发现她脸色有异,紧张坏了。

    木香慢慢的摇头,不说话,只往那一块破床板看过去,她看不清,可是又忍不住的想看。

    小和尚不知跟那人低语了什么,她放开赫连晟的手,任由本能驱使着,一步一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这是怎么了?”何安从没见过木香这副表情,感觉像鬼上身了一样,看着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抬手,制止他再说话。

    小和尚似乎想把那人扶起来,试了好几次,找了块砖头,垫在他身后,才勉强让他能坐着。

    等到他坐起来,脸庞印在灯光下时,在最后一排,站着的赫连晟与何安,大飞三人,齐齐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慢点!”

    “没事,师傅这是老毛病了,明了,你怎么又穿上道袍,你该不会又出去行骗了吧?师傅跟你说过多少次,出家人不可行骗,你怎么就是不听呢!”

    苍老无力的声音,虚弱的喘着气,但还是很好听。

    他还在数落着小和尚,却在木香走近时,声音戛然而止。他也抬头看向走过来的女娃,当看见那张脸时,他惊呆了。

    小和尚以为师傅是惊讶来了陌生人,于是赶紧给他解释,“师傅,这位是襄王妃,后面站着的是襄王殿下,他们都是好心人,徒儿在他们家里吃过饭回来了,还给师傅带了饭菜,师傅,您快乘热吃。”

    明了掏出一直捂在怀里的一只大碗,大碗的上面盖着一个小碗,这样可以防止碗里的饭菜撒出来。

    他将碗递给师傅,却发现师傅一直盯着人家襄王妃看,明了觉得挺不好的,悄声的劝他,“师傅,你别总盯着人家看,这样不好!”

    木香此时也直直的看着他,她完全不知此时的自己是个什么状态,只凭着内心的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赫连晟走过来,把木香带进怀里,视线投到床上的老者。

    不!准确的说,他不老,是沧桑,满脸写的都是沧桑二字!

    “大飞,带他们回去,此地不宜久留,何安,你留下来,不要让任何人再议论,你是这里的头?”他指的自然是三老。

    “是,小人也不算头,就是这儿的人,都挺尊重小人的,殿下有吩咐,尽管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神色严肃,“他们俩个从没来过这里,你也没见过,更没有陌生人住过这里,此事关系到你们的性命,如果不想死,就按本王说的去做,另外,你让人多留意此地的一举一动,如有困难,可以派人去城中的几家店铺,带他们带话给襄王府即可!”

    三老见他不像开玩笑,也意识到,事情不同寻常,连连点头,“小人知道了,封口这种事,小人明白该怎么做!”

    大飞走过去,二话不说,拽开明了,抱起木板上的老者,从破庙的后门闪出去。

    明了傻愣在那,“施主,你们这是作何?”

    赫连晟如刀似的目光,扫向他,“不想死,就闭上嘴,跟我们回去,事情很复杂,你无需知道,你只要知道我们不会伤害你们即可!”

    何安上去拉他,“小和尚,你别瞎想,我家主子对你们没企图的,又不劫财,又不劫色,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,走走,先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赫连晟临走时,又对那三老叮嘱几句。

    三老愈发觉是事情不简单,在他们走后,赶紧叫了两个人过来,让他们住在明了师徒,原先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从破庙出来,很多人见到他,都跟他打听襄王的事。

    三老目光沉重的看着众人,“没有和尚,咱们这里从没来过和尚,也没来过襄王,今晚你们什么也没看见,你们要看和尚,尽管去庙门口等着,这里怎么会有和尚!”

    底下的人,也都是老油条了。一听他这么说,都跟着打哈哈。

    “是哩,谁说这里有和尚了?老子在这里待十年了,也没见着半个!”

    “今儿天气不好,我都没出来,哎,老王家的,你们晚饭烧了些啥?拿出来给大家闻闻香呗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,一个接一个的散去。

    三老叹了口气,走回自己住的屋子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