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56章 算账了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4:4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起初画的时候,她也不是有信心,毕竟谁敢没见过,即便她画出来了,但最后做出的效果,肯定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吴青只用了两天时间,便把开店所需的东西,都整理好了。

    让木香感叹,这人不做生意,简直太亏了。

    开业的那一天,陈妈跟哑婆被叫去店里帮忙,另外,又从府里抽调石头跟喜鹊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主要负责后厨这一块,前面的伙计,木香另外招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有人剽窃秘方,伙计都是从吴庄跟蒲山庄找来的。

    都是知根知底,况且他们家还种着襄王府的地,自然不敢生出二心。

    开店的那一日,老爷子请了一支锣鼓队,又放了一卦长长的爆竹,给足了木香面子。

    木老爷子也不甘落后,自从那一日见过木香之后,他心里就一直惦记着,奈何木清扬说他身子不好,让他在府里休养,又借口说木香最近很忙,不易去打扰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一直拖啊拖的,好不容易今天偷溜出来,听说木香要自己开店。

    他在惊愕之余,也十分赞同她的做法。

    在他老人家看来,女娃就该自力自强,只要用心去,肯定不能输给男人。

    红叶这一日也送了几盆花卉过来,恭贺她开张大吉,同时也惊讶无她的创新。那叫蛋糕的东西,她也吃了,跟所有的糕点味道都不同,甜腻不说,还很松软,她发现,开张这一日,来买蛋糕的,以姑娘跟小娃为主,尤其是小娃,喜爱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后厨烤的蛋糕居然都跟不上前台卖的,想像一下也可以知道,这回木香赚发了。

    有人高兴,就有人不爽。

    木清扬算一个,本来这一处门面是他的,这么好的位置,他根本来不可能轻易拱手转卖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这个女子,太可恶了,居然在城中散布谣言。

    他真的想不到,木香很会找到传播谣言者,或许从她来到京城的第一刻开始,她就要筹划着,如何拉拢城中乞丐。

    没错,她拉拢的对像,既不是官,也不是商,而是身无分文,整日靠行乞为生的臭乞丐。

    这些乞丐散布谣言,说他铺子里闹鬼,还编出个夜行女鬼的传言来,甚至还有人半夜里看见,有个身披白衣的女子,夜里在米铺四周转悠。

    说来也蹊跷,这女子连续几晚都米铺周围转悠,像是在找什么,可是没过多久,她就会突然消失,到了第二天子时,她又会重新出现。

    木香在听到这一传闻时,很轻很轻的笑了。襄王府后院也有个女鬼,白天躲在房里,夜里出没,偷偷从襄王府的小后门离开,自以为跑出去了,可是第二天一睁眼,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房间,连房门都插好好的,所有的一切,就像没有发生过似的。

    连续好几天,都是如此,某个女鬼,开始变的神经兮兮,总觉得四周都是鬼,床底下有,门后面有,房顶上也有,整个人变的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严忠来汇报时,木香没有怜悯她,自古以来,可怜之人,自有可恨之处,如果不是她心存不轨之心,如何会遭此劫难。

    话题再拉回米铺的事,木清扬得知这一情况之后,本想补救。去告官不可能,以那女人能言善辩的一张嘴,死的都能说成活的。

    他所进行的补救,还是促销,以薄利换取顾客的信任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忽略了某个女人,最喜欢干的事,是落井下石,在在人家伤口上狠狠踩一脚。

    木香只需命人传一句,促销是心虚,大大的心虚,如果不心虚,何必要让自己亏本,也要把东西卖出去呢?

    瞬间让他做的事,变成了徒劳,越抹越黑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仅凭这一点,想让木清扬放手,也不可能的事,他哪怕不赚钱,让店面空着,也断不会卖给木香。

    除了这一招,木香还很损的想了另一招。

    主意说给府里的几个人听,众人纷纷在心里后怕,幸好没得罪这个女人,否则现在吃亏倒霉解就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木香出的点子,跟之前青楼一事,有异曲同工之妙,却比那个更狠,更无耻。

    她让何安,把京城之内所有的媒婆都找来,告诉她们,如果她们能给木清扬说一门亲事,且这门亲事成了,媒人礼是一千两!

    没听错,她这个小气鬼,开口喊出一千两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一千两,足够再买好几间门面了,为啥要用来给木清扬说媒呢?

    只有赫连晟知道她的心思,木清扬那样的人物,又岂会没有女子钟情他,没有女子爱慕他呢?是他对女子敬而远之,甚至畏之如虎,避之尤为不及,只因他也有很严重的洁癖。

    木香突然出那么高的价钱,让全城的媒婆对木清扬围追堵截,那样的场面,想想都觉着可怖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的两天时间里,京城的居民都可以看到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一群浓妆艳抹的媒婆,追在木清扬身后,从家里追到店里,从店里又追到家里。

    媒婆的本事何其厉害,简直可以说神通广大,眼线又多,不管木清扬躲在哪里,她们都有办法找到。

    为了一千两媒人礼,她们能不疯吗?

    一千两啊,她们赚好几年也赚不到的银子。

    不止她们疯了,全京城待嫁的姑娘也疯了,木清扬虽没有官职,可人家家财万贯,内宅中连个小妾都没有,这般专情又干净的男子,哦对了,长的还一表人才,试问,哪个女子不爱呢?

    在木香跟红叶的推波助澜之下,木清扬被这一群人追的无处可躲,又不能动武把她们都灭了,更不能动粗,否则他有一百张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百般无奈之下,他只能答应木香的条件,想着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再说。

    红叶也是个人精,她跟木香两人,一唱一和,饶是木清扬这等精明的人,到了女人堆里,也难免要犯晕,竟然在转让书上按了手印。

    等他醒过神来时,身边除了他的仆从,哪还有人。

    在百般无奈,转让已成事实的情况之下,他们也只有认了。本想着,既然他认了,那这帮子媒婆的事也该了了吧?

    可是谁能想到,他第二日打开门时,看见仍是这一堆刚从面粉里捞上来的脸。

    躲了两日之后,他今天专程来找木香理论。

    却意外碰上,两间铺子开张大吉。

    他站在街道上,看着两块醒目的牌匾,一块上写着:甜香阁。很显然是她的糕点铺子。

    木清扬呲之以鼻,不过是糕点,她还能做出花来?等过几日他非在她对面开一家糕点铺,挤跨她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个,口气简直太大了,居然叫做:天下第一桌。

    看见这块匾额,木清扬快气炸了。

    与他同样快气炸的,还有唐昊、唐宁、赵念云,还有俆一志夫妇俩,外加一个徐睿跟赵天霸。算起来,木香得罪的人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至于上官芸儿,她这几日自身难保。贴身婢女失踪,舒良娣的肚子越发稳固,她能坐安稳才怪。

    木清扬站在人头攒动的甜香阁门口,本意是想找木香理论的,可是他挤不进去。

    门口都被小娃们堵住了,有往里面挤的,也有往外挤的,都快乱套了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间店铺,倒是没那么挤。

    木清扬知道这两个铺面,都是相通的,顶上还有一个二楼,可以休息,也可以用作办公,他猜想,木香肯定在那上面。

    “快,帮我挡着人,”他吩咐身边跟着的两个仆人。

    与他一同前行艰难的,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前面开路,本王就不信了,今天还进不去了!”唐昊满脸写着愤怒,他今日是想亲眼探查一下,赫连晟的女人究竟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这门口居然人山人海,百姓根本不顾他是不是太子,将他推来推去,挤来挤去,身边带着的侍卫也被人群挤散,现在也只有两个小厮跟着了,另外还有丘管家。可怜他佝偻着背,还得护着太子,别被踩死了。

    与他俩的狼狈不同,唐墨一早就进去了。他看的是桌子,想想看,他有多少间福寿楼,如果都能换上这样的桌子,只他一家独占的话,客人用餐方便,也是一大特色,岂不美哉?

    三个人好不容易,在小厮的帮助下进了店。

    木清扬虽然对这些桌子也很感兴趣,但此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,所以他径直往二楼去。

    唐昊的目的也不在这里,便紧随他的步伐,带着两名小厮,以及丘总管,奔着二楼而去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唐墨,眼睛也不瞎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主要是担心木香,一个人应付不来。因为他知道今日皇上独召了赫连晟进宫,可是赫连晟不放心木香这边的生意,一直拖到刚刚才走。

    三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之上,木香送走红叶,跟何安、吴青、以及康伯正讨论接下来的事,就听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上楼了。

    木香赶紧对他们几人使了个眼色,何安反应最快,急忙把桌上的东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青也站了起来,走到门口,在他们三人进来之前,将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与这两间店铺对门的二楼,是一间别致安静的茶室,站在茶室的窗口边,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木香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就在那三人进屋时,对面雅室的男子,轻快一笑,“这下可热闹了,看她要如何收场!”

    木香此时坐在窗前,又怎能忽略掉对面那双不太友善的目光。

    阳光穿过窗子的缝隙,落在她面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木香拿起桌上的一面铜镜,将它移到阳光下。一道刺眼的反光,射向对面。

    “嚯,还不让小爷看热闹,胆子不小啊,小爷非要看,你又能奈我何?”男子揉着被射花的眼,坏笑着道。

    木清扬是怀着满腔怒火进的屋子,但是刚一踏进来,瞧见他最痛恨的女子,正悠闲的坐在阳光下品茶。

    一束暖阳照在她的脸上,肤色干净到透明,以他异常的洁癖眼光来看,竟然找不到令他厌恶,或者说,让他觉得很脏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这个女人,明明不精致,也不细心打扮,除了看着还算整洁之外,几乎这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唐昊因为是紧随他进来的,头一抬,木清扬竟然堵在门口,太子不悦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进还是出?”

    木清扬被他的话惊醒,暗骂自己太没用,居然在这种时候走神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来之后,唐墨也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面对三位气场超强的男子,木香只是淡淡一笑,抬抬手,“几位贵客坐吧,何安,上茶!”

    随后又对这三人歉意一笑,“不好意思,小店刚开张,还没回本,没有好茶招待几位贵客!”虽是歉意的话,但语气中,却没有丝毫歉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木清扬下意识的想坐,但转念一想,又觉着不对,他是来质问的,又不来陪她喝茶的。

    “坐就不必了,在下就是想问问襄王妃,店铺也让转给你了,那些媒婆,你怎么还不给我解决掉,若早知你反悔,这店铺我又何必要卖给你!”

    这段话,木清扬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完的,要不是拼命克制怒火,他早上去掐死这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被一群媒婆,以胸挡路,以屁股堵门时,那种想杀人,想把她千刀万剐的冲动吗?

    不同于他的怒火焚顶,木香拿着紫砂壶,给自己的空杯子斟水,依旧悠闲。

    “本夫人,什么时候,答应过你谈条件了?”

    木清扬愣了,她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木香继续笑着,“木公子是否想太多了,自作多情可不好,你的麻烦,跟店铺转让怎能硬扯上关系呢,这岂不是强词夺理吗?再者说了,媒婆一事,跟我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她眨着清澈的大眼睛,不解的看着木清扬。

    旁边的两人,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唐昊本来就是看好戏来的,唐墨觉得自己的担心太过多余,这丫头怎能吃亏。

    既然上来了,他倒也想跟木香谈谈桌子的事,直觉告诉他,这将会是一笔大买卖。

    木清扬一掌拍在扶手上,他没有内力,若有内力的话,这把椅子怕是要被拍成粉末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脑中灵光一现,刹那间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,难道?

    何安及时站出来,笑眯眯的对木清扬说道:“木大少,您家老爷子正在楼下吃甜品呢,刚刚他还很欢喜的跟我家夫人说,若是公子相中哪家的千金,到时定要请我家夫人去喝喜酒!”

    木清扬忽然觉得气血上涌,一口气憋在胸膛间,快爆炸了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事前想的这招,还是事后补上的。

    总之,她赢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操心他的亲事,已经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。

    虽然他可以采用欺骗的手法,让老爷子留在老宅,不让他出门。但在亲事上,老爷子态度十分强硬,不光是老爷子,连他爹木坤也是左催右催,他又怎敢忤逆。

    对面二楼,一枚老車直逼曹营主帅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清脆略带调皮的声音,一身着蓝色衣袍的男子,嬉笑着冲对面的女子眨眨眼。

    对面的美人儿,羞涩一笑,绝美漂亮的脸蛋,早已不复以往的矜持与贵气,俨然是一个沉静在美男攻势下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输了,”蓝色男子展颜一笑,笑容如流光溢彩,整个屋子都亮了几分。两个浅浅的酒窝,更是为蓝色男子添了些可爱俏皮。

    “苗公子就会欺负本宫,这棋本宫不下了,”唐宁作势要挥了棋盘。

    “哎,公主何必因为这点小事动怒,死棋不好玩,不如我们去下一局活棋如何?”蓝衣男子顺势抓住唐宁的手,以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指腹。

    唐宁羞的脸都红了,饶是她胆子再在大,性子再开放,也不曾被一个男子当面毫不顾及的调戏。

    蓝衣男子似乎很喜欢看见她羞涩的模样,“公主这个模样,真叫人喜爱的难以自拔,听说公主以前钟情襄王……”

    唐宁忽然欠起身,以手掩住他的唇,“别说,过去的事,是宁儿年纪轻,不懂得情爱,如今再回头看,一场笑话而已,苗公子又何必往心里去吧!”

    蓝衣男子拉下她的手,“公主如此说,那在下便放心了,走吧,咱们去对面看一局活棋!”

    他拉着满脸娇羞的唐宁起身,在转身之后,他迅速从袖内抽出一块丝帕,用力擦拭嘴巴。

    又在转回身之后,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。

    若要问这两人是怎样凑到一起的,此乃后话。

    木香几人所在的楼上,木清扬脸色铁青,直挺挺的坐在那,时而瞪着木香,时而又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唐昊放下茶杯,先是看了眼木清扬,随后才看向木香,自以为很公道的说:“襄王妃没听过一句话,叫点到即止吗?凡事留三分余地,闹的太僵,对你也没什么好处,何不各退一步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呢?”

    木香冷笑,不答反问:“太子殿下来这里,又何谓何事?”言之下意,你是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唐昊脸色一变,却又不好直言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丘总管及时站了出来,“我家殿下关心民生,在城中巡查时,发现你们这儿人最多,怕有人借机生事,居心不良,所以才上来查看一番,襄王妃初到京城,有些规矩想必是不懂的,殿下乃一国储君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殿下又有何处是不能去的!”

    丘总管说话时,始终低着头,看似很恭敬,可实际上,话语里,没有半分恭敬的意思。他在提醒木香,即便她是襄王妃又如何,在太子面前,她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木香略一挑眉,笑容凝固在唇边。

    唐墨意识到情况不对,刚想阻止的,就听见木香缓缓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本妃的确是初到京城,规矩呢,也确实不懂,何安,你告诉本妃,主子说话的时候,轮得着他插嘴吗?”

    何安听说她话里隐含的怒意,知道她生气了,赶忙站出来,“王妃莫要动怒,为一个老奴才,不值当动怒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闭嘴!”木香烦躁的怒道。

    吴青反应最快,在丘总管还没开口之前,点了他的哑穴。

    木香看了直摇头,“吴青,你最近手软了,应该先打掉他的牙,割了他的舌头,再点哑穴,你手软,该不是因为跟他有一腿吧!”

    唐墨跟木清扬嘴角猛的抽了一下,接着纷纷转开头去,不想再看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至于唐昊,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。如果不是自小就训练出来的自制力强压着他,此刻,他已经扑上去掐住她的喉咙。

    不同于他们的剧烈反应,吴青反倒最淡定,最从容,“主子误会了,属下是怕溅了您一身血,不干净!”

    嚯!不愧是在木香身边,千锤百炼出来的,这一份淡定,让坐在对面的三个男人,都不禁要佩服。

    吱声一声,房间的门被推开了,却不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人未到,咳嗽声先到了,除了四皇子唐焱,还能有谁。只不过今儿他没有带上唐鑫,只身前来。

    一名小厮扶着他进屋,唐焱看了看在座的众人,忽然又捂着嘴猛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怎么来了,快过来坐着,”唐墨最热情,站起来,让出了身后的座位。

    唐昊嗤笑一笑,冷嘲道:“四皇子身体不适,不在家待着,出来做什么?当心风太大,旧疾复发,越加严重!”

    唐焱苍白着一张脸,也不生气,“多谢太子关心,本王的身子一直都是如此,好不了,也坏不到哪去,听闻今日城中热闹,本王久病在家,也想出来走走,瞧瞧热闹。”

    木香坐在一旁冷笑,这下子可齐全了,该到的都到了,哦不对,对面的两人还没到,再等等,待会更有热闹可看了。

    何安跟吴青分别站在木香身后两侧,何安瞄了吴青一眼,询问他要不要请主子回来。

    夫人一个面对这么多豺狼虎豹,这得多危险哪!

    吴青满不在乎的垂下眼睛,装作看不到他的暗示。

    笑话,谁是豺狼虎豹还不一定呢!

    在一屋子气势卓越的皇子面前,木香微微一笑,“何安,让人再备三把椅子过来,还有两位贵客没来呢!”

    何安窘了,这怎么还有?不过,她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其他四人也有同感,木清扬若有所思的透过窗子,望向对面店铺,当瞧见对面的窗子并未关上时,他面容一怔,再看向木香,忽然起了疑惑。

    唐焱虚弱的笑道:“王妃的客人还真不少!”

    木香也笑了,“是啊,什么魑魅魍魉,妖魔鬼怪都有,几位不必再惊讶,也不必琢磨着能打什么主意,大家都是一路人,何必搞那些虚假的客套!”

    几人面色各异,但心底都在反驳。

    敢把他们比做妖魔鬼怪,这女人是眼神有问题,还是审美观有问题。  “他们来了,”吴青最先听见脚步声。何安已经命人把椅子搬好了。

    唐宁的脸首先出现在门口,紧接着,是一个蓝衣美男子。

    “咦,太子哥哥,四哥,五哥,你们怎么都在?”唐宁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,随后又想起身后跟着的男子,慌忙就想后退。他俩的关系,还没有知晓,此时怎能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可是蓝衣男子却已先一步跨了进来,对着在座的人,轻笑道:“在下苗玉轩,见过几位皇子,见过木大少,见过襄王妃!”

    木香的眉梢缓慢抬起,她的记性在很多时候,都不是很好,但唯有一样,要记美男的时候,记性就会变的特别好。

    这个苗玉轩与她仅有两面之缘,却在今日,突然出现在这里,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看看这样屋里的美男子,唐昊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气二字的美男。

    唐墨则是兼具阳光是俊美的商人,可是呢,与生俱来的皇族气质,又夹杂在其中,令他显得与木清扬这等纯粹商人,给人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至于木清扬,无论何时何地,都喜欢着一身白衣,干净的不染尘埃,俊秀无双。

    唐焱可以用病美男来形容,羸弱不堪的身子,清秀分明的五官,病容惹人垂怜。

    苗玉轩嘛,不必多说,光看他那一张招牌的笑脸便知,此人虽然堪称明朗少年,但藏在阳光之下的,可能会是最漆黑的一颗心。

    这一点,木香在见他第二面时,就已有所查觉,只是当时跟他并无交集,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他的出现似乎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苗玉轩迈进屋子里之后,就再没看唐宁一眼,而是径直走向木香,对着她甜甜的一笑,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没头没尾的四个字,听着似乎很简单,但若仔细琢磨的话,里头隐含的深意,却难免让人揣测半天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不熟,仅是打过照面而已,不存在好久不见一说,”木香没给他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这个苗玉轩不是个简单的人,刚刚吴青悄悄对她耳语,只说并不清楚此人的身份。连吴青都查不到的人,能简单了吗?

    苗玉轩的脸皮显然比其他几人更厚,对上木香冷若冰霜的脸,仍旧笑意浅浅,“当初见你时,还不是如今的身份,自然是不一样了,在下明白!”

    木香冷眼看他,“是怎样的身份,与你都没什么关系,咱们彼此之间也没什么交集,不何苗公子来此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唐宁自从进屋之后,便一直乖乖坐在一旁。不敢吭声,不敢抬头,就怕几位兄长追问苗玉轩的事。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是她想多了,唐昊几人现在可顾不上她,谁理她如何想的。

    直到木香紧逼苗玉轩,毫不留情的质问,她终于坐不住了,“襄王妃,苗公子是本公主的朋友,请你对他客气一点!”

    木香呵呵一笑,这妞不吭声,她都快将人忽略掉了,不怪她大意,是唐宁的存在感太弱了。

    “宁儿,快坐下,这里轮不到你插嘴,”唐墨深知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敌意,暗骂唐宁这个白痴,在人家的地盘上,还敢用这种口气说话,找死呢!

    唐墨不说还好,他一说,唐宁更生气了,“五哥,你这话什么意思,本公主是堂堂的九公主,何以不能插嘴,她又算什么,不过是襄王妃,如果没有这一重身份,她不是是个贱民罢了,本公主都不介意与她同坐,她又凭什么摆架子!”

    唐墨捂脸转身,他真的很不想承认,这个没长脑子的丫头,是他妹妹。天哪!这丫头肯定是捡来的,脑子太笨了。

    不止他,唐昊也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下唐宁,唐焱垂下眼睛,极好的隐藏掉眼中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木清扬觉得有必须提醒她,“九公主,你也说了是如果,可是这个如果没有发生的话,你说的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”有本事你让她滚回乡下去,没本事,就得忍着,没看见他都在隐忍吗?

    唐宁哑了,一口闷气憋在嗓子眼,差点没把她憋死。

    木香抽着下巴,百无聊赖的看着他们,你一句,我一句,说的那叫一个欢快。

    苗玉轩别的人不看,只一瞬不瞬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唐宁气不过,只有向太子求助。见太子不理她,又想到陪她一同来的苗玉轩,就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他。

    木香很好心的冲苗玉轩挑了下眉,提醒他:“公主找你呢,还不快去哄着?”

    苗玉轩仍旧不看唐宁,一双流光四射的桃花眼,只盯着她,看着她,“在下跟公主也是一面之缘,既然夫人说了,见过不等于相熟,在下也觉得十分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感觉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,麻烦你把那张讨厌的笑脸收起来,看的我反胃,”木香收起笑容,在这里跟他们废话太久,她有些厌烦了,况且店里的事,她还得去看看,总在这里耗着,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苗公子跟公主,熟与不熟,跟本夫人可没有关系,你们到这儿来,究竟有没有事,如果没有的话,恕不奉陪,你们几位不干活也有饭吃的人,怎能理解我们这等平凡人的艰辛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让几位养尊处优的贵人,都变了脸色。话说这到份上,说的好像是他们刻意赖在这儿不走似的。

    苗玉轩自讨了个没趣,并不生气,见着人太多,索性退到一边,看着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唐墨深知木香的脾气,赶紧把正事提上来,“本王瞧见你店里售卖的转盘圆桌,若是本王在你这里订一百张桌子,多久可以拿货?”

    木香看了他一眼,以食指敲着桌面,一下一下,有节奏的敲。

    等到唐墨说完之后,她只说了一句,“本店的圆桌不卖皇家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了,唯有苗玉轩,一副事不关己的样。唐宁的一双眼睛,几乎长在他身上,脑子还在琢磨着他刚刚说的话。

    虽说她跟苗玉轩,的确只有几面之缘,可是这个阳光美男,从见第一面起,就对她献殷勤,用尽所有的办法讨她欢心,甚至买通宫人,邀约她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对她有意,又是什么?

    虽然她不清楚苗玉轩究竟是何人,但是看他言谈举止,身上的佩戴,有些连皇子都比不了,这样的一个男子,身份能差得了吗?

    原本她今日出宫,就是想问清楚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苗玉轩竟将她拉到此生最痛恨的男人面前,这让唐宁又妒忌,又憎恨。

    她在那生闷气,另一边的唐墨却也同样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卖东西,还要看人的吗?皇家怎么了,只要你按时按量的把货送到,我一分也不会少了你的!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可我就是不想跟皇家,尤其是跟你做生意,怎样?你要不要把刀架我脖子上,逼我就范?”木香就是跟他扛上了。

    即便今日唐墨不来闹这一场,她不会把产品卖到他的店里。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木清扬忽然想到了什么,“那……要是我买呢,你也不卖吗?”

    木香冲他很善良的笑了,“不……卖!”

    木清扬一拍折扇,“就知道你这人公私不分,哪有做生意还得挑客人的,只要东西能卖出去,你管它卖给谁呢?你如此做生意,跟自掘坟墓有什么两样?”

    “木少爷太操心了,我家的货能不能卖出去,不劳两位费心,若是不信的话,两位可以去楼下瞧瞧,看看有没有卖不出去的可能!”

    唐墨急了,“即便你现在可以卖出去,那也没必要不接我的生意,你看这样如何,你卖给别人多少银子,我按每张桌子再加一成的价格付给你,这总成了吧?”

    木香很缓慢的摇头,小脸上的笑容明媚清新,“不可以,你给再多的银子,我还是没法卖给你,木工作坊太小,做不了大批的生意,我只卖贵,不卖数量,懂了没?”

    唐墨感觉头皮都要炸了,听听这话说的,只卖贵,不卖数量,还敢说他奸商,真正的奸商在这儿呢!

    但是他也不想轻易放弃,原因有太多,不宜一点一点的细数。

    啪啪!有人鼓掌。在这个时候鼓掌,无疑是很讨打的。

    木香看向鼓掌的人,“我似乎忘了问你到这儿来干嘛,要跟我谈生意,还是想叙旧?叙旧的话就免了,我对居心不良的人,没有应付的心思,烦请带上不相干的人,速速离开!”

    真是够了,一个两个,当她这里是茶室吗?赖着就不走了,搞什么鬼!

    苗玉轩坏笑道:“即使不谈生意,不叙旧,我们两个还是很多话可以聊,至于其他的闲杂人等,确实该速速离去,扰了别人的好时光,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!”

    “他跟你什么关系?”木清扬突然站起来,再不复以往的淡然,指着苗玉轩质问木香。

    他突然的变脸,众人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唐昊反应最快,笑容邪恶,“对啊,他跟你什么关系,赫连晟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太子莫要胡说,这个人连我都不认识,襄王妃又怎会认得,”唐墨出声为木香辩护。可是他的辩护,在有心人听来,更像是狡辩。

    唐宁眼珠子转了转,抓住了最重要的信息,也不管苗玉轩了,笑声道:“看来襄王妃的背景也不简单哪,原以为乡下来的,顶多是不谙世事,但是没想到,竟也有不为人知的过去,这也难怪,男人都喜欢贪新鲜,吃惯了山珍海味,难免厌烦,想来点新鲜的,也是情有可原,但是最终,还是得回归本性,清粥野菜,吃多了是会死人的!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她是咬牙切齿说完的,可见她有多么巴不得木香去死。

    一直充当隐形人的唐焱猛烈的咳了几声,打断众人的议论声,“本王劝几位说话慎重点,免得秋后算账时,撑不住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送钻石的小妞,送月票的小妞,投评价票的小妞,轻烟看见了,轻烟每天都要盯几遍后台滴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