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54章 诡秘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4:3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今日时机太好了。木香那个该死的女人在外面玩疯了,竟不知道回家。

    她不回来,赫连晟却先回来了,这难道不是天赐良机吗?

    所以,就在半个时辰之前,她偷偷溜去厨房,端走要送去书房的茶盘。

    避开襄王府所有人的视线,一点一点的朝书房靠近。天知道,这一切做起来有多难,襄王府里的每一个都对她有敌意。若是发现她的目的,一定会把她往死里折腾。

    可是没关系,只要能获得赫连晟的青睐,得到他的欢心,这些人又算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如今做不了襄王妃,她也无所谓,她有娘家的支持,木香那个贱人有什么?一把锅铲,还是一条脏围裙?

    木月岚越想越兴奋,似乎成功已在望。

    她此事根本不知,曾经几何时,唐宁也跟她一样,抱着同样的想法,想法挺好,现在太残忍。

    同样的,在她还没来得及靠近清风院,突然闪出来的一个人,便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竟是小五,他也不是会嘴软手软的人,主子在里面办公,他自然得时时刻刻的守在外面,以防主子有需要的时候找不着人。

    小五一看木月岚此时的穿着,他乐坏了。

    木月岚原先穿的衣服,都被喜鹊扔了,这会穿的,仍旧是陈妈的旧衣赏,但是为了勾引赫连晟,她特意在衣服上做了改动。

    把衣领子拉低了,露出半块肚兜,连他都能瞧得见。

    腰身也故意勒的很紧,看了都叫人担心,这小蛮腰会不会随时断掉。再看看她走路的姿势,哎哟哟,青楼的姑娘不过如此啊!

    木月岚一看路被人拦住,也怒了,“让开,不关你的事!”

    小五抖着肩膀乐的不行,“我是当差的,我凭啥要让开,倒是你,衣服洗完了吗?碗刷完了吗?什么都没干完,你到这里干啥?”

    木月岚真想发火,再扇他几个耳光,叫他长长记性,可是骂人的话,滚到嘴边在又硬生生吞回去,十分艰难的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百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,我就是想要给赫连大哥送一杯茶,没有别的意思,你让我进去,搁下茶盘,我立刻就出来,哦,我这里有个金镶玉的镯子,你拿着,快拿着!”

    木月岚腾出一只手,想择下手上的镯子,可另一只手上,还举着托盘,她根本脱不下来。

    小五看也不看那镯子,“别,我一个男人,要你的镯子干啥,好心提醒你一下,我家夫人是个很节俭的人,最讨厌别人打碎东西,你可得拿住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木月岚举托盘的手,也不知怎么了,失了平衡。

    哐当!连杯子带盘子,摔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看看你,笨手笨脚,我都提醒你了,叫你小心,你怎么还那么不当心呢,真是的,这下可糟了,夫人回来定要生气,”小五又是惋惜,又是叹气。压根没有觉得,自己刚才有意无意的抬下她手中的盘子,是多么下作的行径。

    木月岚也不笨,哪能看不出人家是故意的,她愤恨的瞪了眼小五,可又不好直说什么,只能打碎了牙,往肚里咽,“我再回去准备一份!”

    再准备?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个茶盘还是她从厨房偷出来的,在这里她无依无靠,所有的人,都是站在那个女人一边的,她只要犯一个错,就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木月岚紧紧的揪着被子,防备的瞪着房门,生怕那个女人真的会冲进来,把她从被窝里揪起来干活。

    可是她等了许久,外面似乎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就在她刚要松口气,再度睡着时,房门吱呀一声,开了。

    “谁?!”木月岚猛的坐起来,警惕的盯着门口,“是你?”这个小破屋里点着油灯,进来的人,她自然也看的清,竟是那个瘦弱的像竹竿似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陈妈吩咐我,给你送来的饭菜,你快吃吧!”草儿摆了一只碗,一双筷子,仅有的一碟菜,还是青菜豆腐。

    木月岚放下提着的心,可再一看那些青白色的东西,脸色又瞬间变了,“这是什么东西?本小姐怎么可以吃这些,你们襄王府的伙食就这般差吗?至少得有三菜一汤,即便没有三菜,这汤总少不了吧?”

    她说的汤,可不是普通的炖老母鸡,或是炖老鸭汤,而是用鸡鸭排骨,这三种食材,再用文火慢炖一夜,勾兑出来的汤汁,再用几种养生又没有异味的药材,一同再温炖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草儿抱着托盘站在那,头低的,快缩进胸膛了。她不晓得该怎样回答这位小姐的话,从前,她每次站在自家门口,偶尔看到路过的轿子,看见轿子里面坐着的小姐,心里真的很羡慕。

    木月岚见她不说话,嫌弃的白了她一眼,自己找到鞋下床。

    没有大鱼大肉,没有三鲜汤,她也不想被饿死,只能将就着吃。

    可是才吃了两口,她发现她高估了自己。

    清汤白米饭,太难以下咽了,她根本吃不下去,“不吃了,这些东西,简直比猪食还要难吃!”

    草儿怯着声,道:“小……小姐,这些东西,乡下的人想吃还吃不上呢,白菜豆腐保平安的,这些菜,我是看着陈妈放的油,还是猪油呢,您还是快吃吧,浪费了怪可惜的!”

    其实她想说的是,这菜里放了猪油。猪油啊!这是她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敢把本小姐跟那些穷鬼比,本小姐是金枝玉叶,跟他们能比吗?我府中一日的午膳,至少三十道菜,你再看看这些,这些是什么?”木月岚端着碗,看着里面的白菜豆腐,越看越生气,恨不得摔了才好。

    可是摔碎,肯定要惊动其他人,木香那个贱女人,只会找她的麻烦。即便要摔,也得等她要离开的那一日。

    木月岚愤恨的在心里把木香骂了好几遍,一转头,却发现,身边这个竹竿似的丫头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手腕上的镯子。

    木月岚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抚着镯子,故作感叹的道:“你也觉得我这镯子好看吗?实话跟你说吧,这锥子是金镶玉,金镶玉懂吗?金是纯金,玉是上好的翡翠,这镯子,在京城的珠宝铺子,得要这个数!”

    她扬了扬食指,草儿眼睛瞪到最大,坚难的咽了口唾沫,“这个要一两银子?”

    木月岚鄙夷的斜了她一眼,“什么一两?是一百两,至少是一百两,若是碰上懂行的,一百五两,都是有可能的!”

    她说的这个价,倒也不全是糊弄人。木府家大财大,她手上的镯子,又是别人奉承之时送的,自然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草儿完全被吓傻住了,就这么一个镯子,她一辈子也赚不来。

    当初,住她家隔壁的那个婆娘,不知从哪弄来一个玉手镯,她也看不懂玉的好坏,只听的那妇人吹嘘,这一个镯子花了五钱银子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家,花五钱银子买一个镯子,价值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就在她的眼前,却有一个价值一百两的金镶玉镯子。

    草儿盯着那镯子,都快忘了呼吸,忘了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木月岚狡滑一笑,忽然把镯子从手腕上取下,拿在手上把玩,顺便观察这女人的表情,觉得火候够了,才道:“其实呢,像这样的镯子,我家还有许多,这一个,我戴了一个月,也腻了,你想要吗?想要的话,我可以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草儿揪着衣角,看了看木月岚,又看了看镯子。

    她出身贫苦,没见过世面,也不了解有钱人的心思,哪会知道,木月岚打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我,我,”草儿结巴了,急出了一身冷汗,看着那镯子,丝毫舍不得移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结巴什么,给你了,你便拿着,”木月岚不容她拒绝的硬是把镯子塞给她。

    草儿只感觉手心里被塞进一具冰冷的物什,心里紧张极了。“小,小姐,这恐怕不好,万一被夫人知道了,奴婢担待不起,”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,虽然说是这样说,但手里的镯子却攥的很紧,甚至像是担心木月岚后悔似的,把镯子悄悄的往腰里揣。

    木月岚不会放过她藏东西的动作,却只当没看见,“你不说,我不说,那个女人自然不会知道,我知道你拿了东西,肯定内心不安,这样吧,你带我去王府的后门,放我走,这镯子便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草儿腿一软,跪倒在地,“奴婢不敢,这事万万做不得,这镯子我不要了,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放木月岚走这种事,杀了她也不能干。她才来襄王府不过两日,万一被抓到,不仅王府待不下去,就连她家相公长生,也不能饶了她。

    木月岚自信一笑,“送出去的东西,本小姐情愿扔了也不会再收回来,我只要你带我去后门的地方,你想想看,夜深人静的,府里的人都睡着了,即便有守夜的人经过,只要咱们小心些,避开那些人的眼睛,躲在树丛里,他们肯定发现不了,明天若是有人问起来,你装作一无所知,他们只会认为是我自己跑的,谁又会想到是你放我走的呢?你想想看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草儿毕竟只是小地方出来的,哪里懂的人心的险恶,轻而易举的就被木月岚说动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之所以动心,最本质的原因,是她的贪念在作祟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木香在清风院,用过简单的晚膳,何安跟石头抬了热水,让木香洗了个舒服的澡。

    赫连晟简单的洗过之后,便坐在床边,给娘子揉腿。

    他的大掌,握剑握的最多,如今握起她的纤纤*,力度拿捏的倒也恰到好处,而且他掌心很温暖,贴在她微凉的皮肤上,一直暖到心里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她疲惫的神色,十分心疼,“明日在府里歇一歇,后天再去也不迟,事情不是一天做完的,这两日你把唐昊气的不轻,他不会就在罢手!”

    一场刺杀而已,他虽不担心木香会受伤,但还是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木香挪着屁股,一点一点的往他怀里蹭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着好笑,索性伸手,揽着她抱起,搁在腿上,自己也顺势上了床,调整了彼此的姿势,好让她躺的更舒服些。

    靠他怀里,嗅着他身上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,“相公,我不光惹了太子,还把木清扬给惹毛了,他肯定会因此记恨你,伺机报复。”

    说起惹怒这两人的原因,表面上看,或许是她肚量不够大,不够隐忍。可实际上,这里头,千头万绪,有很多关键的因素。

    赫连晟低头看她撅起的地粉唇,引诱着他,轻咬了下,他爱死了她唇上的味道,以及那软腻到叫花子人心酥的触感。

    “唐昊跟我一向不合,他针对你,也属正常,至于木清扬,他若是心里没鬼,也不必对你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是不是有鬼,昨天的事,即便没让他脸面丢尽,也不会让他好过,你是没瞧见他今天看见我的时候,恨不能吃人的样,哼,这一切只是开始中,他慢慢等着接招吧,”两个青楼女子而已,根本无法平息她的怒火,再来狠一点,给他下了药,直接扔青楼去,看他如何还能脱身。

    赫连晟一看小娘子的眼神,开始替木清扬默哀,真应了那句老话,宁可得罪小人,也勿要得罪女人。

    他们的卧房中,铺了地毯,做了窗帘子,被褥枕头都做了新人,可惜了,就是没时间此刺绣,否则还会更好看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屋里的每样东西,都是她亲手缝制,所以看着格外的温暖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还是农历,但是立春早,也就表示春天很早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夜深了之后,虽然还很冷,但相较腊月,还是要温暖许多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草儿忽然睁开眼,仔细听着身旁男人的呼吸声,不放心之下,又推了推,确定他熟睡,不会醒,随后披衣下床,轻轻的拉开门栓,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临近十五,深夜的月光也格外的亮,照着小院里的树跟房子,投下一片阴影。

    木月岚住的屋子,离她的不远,只隔了两间房,很容易就摸到了。

    而门的另一边,木月岚根本睡不着,被子是潮的,有股子发霉味,床板太硬,昨儿是因为太累,头一倒便睡着了,今天无论如何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要走的,她便穿好衣服,等在屋里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跟草儿约好的暗号,是轻敲一下门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子夜,草儿还没来,木月岚有些急了,把木门拉开一道缝,瞄着外面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黑影闪了过来,吓了她一大跳,要不是反应及时,非得叫出来不可。

    草儿十分害怕,可事情到了这一步,又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四下看了看,觉得没有异常的动静,这才敢上前敲门。

    木月岚早等不及了,她认出草儿的身影,在她手还没落下时,便拉开门,压低了声,问道:“你怎么才来?我还以为你收了东西,要反悔呢!”

    草儿害怕的浑身都在抖,“我……我家男人今晚睡的迟,我一直等他睡熟了才过来的,你现在走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不走,难道还在这里等死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,我知道后门在哪,你跟在我后面,注意别踢到东西。”王府的后门,在厨房旁边,这是为了方便厨房来回搬东西,倒泔水也不必从其他门走。

    其实除了这一处,王府还有个正后门,但那个门荒废很久没用了。厨房旁边的小门,离大街也最近,很容易就能跑出去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前一后,猫着腰朝厨房摸索,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,却不知,在暗处,早已有人盯上她们了。

    笑话!堂堂的襄王府,会没有暗卫守护吗?在太子府,侍卫巡逻都是按是时间排班的。

    但在襄王府,完全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暗卫,可以说,放眼整个南晋,那也是最凶猛,最强悍的队伍,哪怕襄王府大门洞开,也绝没有人,能在襄王府来去无踪。

    “统领,这两个人要抓回来吗?”一人躲在阴暗处,向身边的男人禀报。被他称之为统领的,自然是吴青。他虽伤没有大好,但暗卫统领一职,却容不得半点懈怠。外面的事,有严忠负责,他所要做的,是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吴青看着鬼鬼祟祟的两人,忽然想起木香临睡觉前,对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原话是这样的:“木月岚今晚肯定要跑,记着,你让她跑,跑出府外,再命人悄悄跟着,深更半夜,她肯定不会回老宅,只会去木清扬的宅子,在她快接近木清扬的别院时,悄无声息的将她弄晕,最好是点穴,再把她扛回来,第二天,一个字都不许提!”

    起初,他还想不明白,为什么抓人还要偷偷摸摸的抓,而不让她发觉,还不许提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看见木月岚拉开后门,走到门外的一刻,脸上兴奋得逞的笑容时,豁然明白。

    在她自以为得已解脱,终于走出魔窟时,一盆冷水浇灭她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一个人爬山,爬啊爬,好不容易快到爬到顶了,忽然脚一滑,摔进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在她的主意当中,还有一个最恶毒,最奸诈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是最后一句,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得到,当木月岚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还是躺在那张破床上,昨晚的事就像一场梦,那个时候,她肯定是既崩溃又纳闷。

    吐槽归吐槽,主子的吩咐,他还得照做,否则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了,“你们俩人去跟着她们,在她们快到目的地时,把人点晕再带回来,记着,别让她们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两个黑衣人飞身离去,毫无声息的跟上木月岚。

    草儿并没有送木月岚走多远,只把她送到路口,便转身回来了。

    却不知怎么回事,走着走着,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木月岚,她可就倒霉了。

    站在木清扬别院外,看着那木府的匾额,那个激动啊,那个喜极而泣啊!

    她甚至还暗骂木香那个蠢货,果然是乡下来的,蠢的够可以,真以为她木月岚会乖乖就范,任由他们摆布吗?可笑,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她得意着,快步朝那扇大门奔过去。

    却在只差一点点就能摸到时,脖子一痛,眼前一黑,人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名黑衣人上前,将她扛起,瞬间消失在原地,快的似乎从未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同样在深更半夜不睡觉的,还有太子府的某些人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今晚又是独睡,这是显而易见的事,太子在跟舒良娣快活,又怎会来她这儿。

    因为心情烦闷,难以入睡,所以她命红豆点了安神香,至少睡着的时候,心是安稳的。

    主子在里屋睡觉,红豆跟另一个宫女,便在外间的土榻上睡,以防主子夜里有需要,没人应声。

    就在红豆快要歇下时,一个嬷嬷进来,说是替她值一个夜班,让她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红豆也没当回事,只当这位嬷嬷是想巴结她,因为说不定哪一日,她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。

    从太子妃的厢房出来,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红豆提着灯笼,走在回廊上。就在她快要转过回廊时,一个人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红豆,我有事跟你说,跟我过来!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丘总管,他站在背光阴影里,面容看不清,声音更是阴冷的不像活人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碰见他,红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有点心慌,下意识的想拒绝,“丘总管,有事明儿再说不行吗?明儿我还得早起,主子醒了就得找我,万万耽搁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耽搁太久,是关于府里赏你的红包,似乎发少了,你跟我去领吧!”

    红豆一听是有关红包的,又想着,大家都在府里住着,还有侍卫巡逻。即便跟他去了,他也不敢如何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胆子倒也大了。

    丘总管住的屋子,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子,就在下人房的旁边。毕竟他是总管,待遇自然也跟别的仆人不同。

    红豆以前也不是没过来丘总管的屋子,可是这一回来,总觉得哪里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”丘总管先一步进了屋,站在门口,等红豆走近了,才迈地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红豆咬着嘴唇,犹豫了片刻,还是壮着胆子跟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她落后的一只脚,还没完全迈进来时,便闻到一股异常的气味,紧接着,身子一软,整个人瘫倒在地,灯笼也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在她倒下之后,丘总管才从房间里走出,脸上布满阴恶的邪笑,手里还握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。

    红豆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在一张床上,嘴巴被塞住,连脚都被绑住。

    她身下坐着的床,比一般的床要大上两倍,而在床的另一边,脱了上衣,坐在那,手里握着一条鞭子的人,不是丘总管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红豆,你觉得我真是阴阳人吗?嗯?”丘总管怪异的笑,表情狰狞。他年纪不小,穿着衣服倒也看不出来什么,脱了衣服,松弛耷拉着皮肤,暗沉的肤色,甚至带着老年癍,看着就叫人恶心。

    “唔唔!”红豆说不了话,只能用惊恐憎恶的眼神瞪他。身子拼命扭动,但是被绑的太紧,无论她怎么挣,也挣脱不了这该死的绳子。她心里害怕极了,恐惧极了,她不知道这个老男人绑她来,究竟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丘总管狂声大笑,“小丫头,你想说什么?想求我放你?还是在想,我一个没用的老阉人,是个该死的太监,能拿你怎么样呢?是不是,说,你是不是这么想的?一直都是,从见我的第一面起,就是这么想的!是不是!”

    他说到激动之处,伸出手掐着红豆的脖子,狠狠的掐着,母指与食指陷进脖颈的肉里。

    红豆只能摇头,拼命的摇头,眼眶里蓄满了泪珠子,满眼惊恐的瞪着这个老男人。

    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,她感觉以肺里被抽干了,头昏沉沉的,视线也模糊,快要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余光看见丘总管的眼神,她总算明白这人是要干什么了。他是在报复,报复她之前骂了他,对了,她还打了丘总管一巴掌。

    可当时,她是替主子出头的,要报复,为何要找她呢?这不公平!

    丘总管扭曲着脸,一点一点的靠近红豆,嗅着她身上气息,贪婪陶醉的模样,简直令人作呕欲吐。

    “想跑吗?想逃吗?想离开吗?呵呵,可惜你没有那个机会,我在你闻过的檀香里,加了很贵很贵的药,就算我现在放了你,解了你的绳子,你也爬不出这间屋子,不信吗?”

    红豆还是只能发出呜咽的叫声,晃着眩晕的脑袋,已经晃到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而丘总管,似乎还没讲完,还在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,你想着有朝一日,殿下能看上你,占了你的身子,好让你有机会飞上枝头,做主子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呵,红豆啊,你太天真了,殿下是何等尊贵的人,哪能看上你这种货色,”丘总管的手从她的脖子往下移,那双手粗糙如树皮。

    红豆只觉得那手,像冰冷的毒蛇,它爬过的地方,又冷又肮脏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货色,殿下看不上,只有我能看得上,”丘总管忽然低近她的脖子,呵出一口气在她的喉咙处,故意的让她害怕,看着她颤抖,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满足他可怜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红豆恶心的胃里翻滚,双脚死命的蹬着,身体也在扭动,迫切的想要摆脱这个变态老男人。

    丘总管察觉到她们的扎挣,突然身上所有的衣服都除了去。又强行掰过红豆的脸,不让她把头转开。

    红豆转不开头,只能闭着眼,抗拒着这个老男人。她不想让自己毁在这里,她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不想看?我偏要让你看,呵呵,哈哈,你不是说我是阉人吗?啊?哈哈!”他疯了似的扯掉红豆的衣服。

    誓要毁掉这一朵花,看着原本鲜艳漂亮的花朵,在他的蹂躏下,变的支离破碎,他才觉得过瘾,才觉得痛快。

    红豆痛苦的闭眼睛,刚刚还想着逃离,这会她只觉得自己要死了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她手上的绳子解开了,她猛的推开丘总管,身子一滚,翻到榻下,奋力的朝门口爬。

    丘总管不慌不忙的从床上站起来,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想跑?你能跑得了吗?”

    每回,当红豆快要爬到门口时,他就会将人拖回来,抽出鞭子,一顿抽打。

    然后再放她爬,再将人拖回来,如此循环,直到红豆身上的血全流干了,再爬不动了,才作罢。

    暗夜中,这座小院里发生的事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只在第二日早上,当上官芸儿发现红豆不在,询问丘管家时,他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红豆昨夜来找他,希望能从府里预支几两银子,先前不愿说原因,在他的追问下,才说是她在府外的相好,被人打成重伤,她需要银子去给他治病。

    丘总管一时心软,便答应了她,给她支了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红豆拿了银子,便匆匆忙忙从后门出府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丘总管忽然担心的询问上官芸儿,红豆这丫头,不会携款潜逃吧?若是如此,这十两银子的空缺,他就得自掏腰包了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见他一脸的担忧,也没怀疑。

    红豆失踪一事,就这样不了了之,除了丘总管,没人知道,红豆此刻已经丢了性命,早被丘总管背到城外,随便找了个地方埋掉了。

    木香今日还是没有闲着,紧赶慢赶的又跑了一趟新封地。

    好在新封地离京城并不远,至少比吴庄跟蒲山庄两个庄子近多了,而且这一处封地,这两年很缺水,粮食产量并不高。

    在木香看来,与其种庄稼,倒不如推了庄稼,盖上服装加工作坊。

    这个事,她是跟庄上的农户集体讨论的。

    昨天傍晚,她从木清扬米铺里搬的米粮,回府之后,命陈妈等人,将米面分隔,全都用小布袋装好。

    按着每袋二斤的量去装,这个活,陈妈跟府里所有的下人,一起动手,直忙到快到子时,才干完,也因此,长生回屋的时间才会那么晚。

    分装好的米跟面,到了新封地,也就是萝阳村,按人头分,每个人,一袋米,一袋面。老人小娃,一率平等,人人有份。

    正因为此举,萝阳村的人对这位新王妃的好感,在瞬间爆涨到最高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村子里情况不容乐观,头几年还好,这两年除了水不好之外,还有别的原因,导致他们粮食产量很低。

    年青力壮的村民,都去京城做苦工了,留下妇女,老人跟小孩,在家里守着田地。

    对于田地的事,木香没有康伯在行,他一看萝阳村的土地,直摇头,只说土质变了,种水稻的话,产量肯定会不好,若是种杂粮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木香让他把村民招集在一起,说了要建厂房,以及会让他们到厂房工作,每个月按劳分配工钱,干多少得多少。

    这一项新举措,很多村民都不是太明白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村子里两个念过学堂的秀才,说服了村长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是听人说,这位襄王妃脾气不好,是个火爆的性子。

    心想,人家好言好说的来商谈盖厂房的事,还送的那么多的东西,如果不同意,万一王妃翻脸了,到时再竹篮打水一场空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倒不如现在就支持她,得了王妃的青睐,即便厂房的事败了,王妃也不会不管他们的。

    那村民被二人说动,几番考虑之下,便同意了,随后又去说服村民。

    其实从村民的角度来说,对他们用无多少大碍。

    因为木香还承诺了,征集他们的土地,会按着一亩多少粮食产量价的一半,算给他们。

    这样算起来,他们不用种地,还能得一半的钱,其次,她们还可以去作坊里干活,到时又是一笔收入。

    作坊的事定下之后,木香派人去通知红叶,告诉她事情敲定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找人去盖厂房,这事,木香交给何安跟吴青去处理,就按着先前在老家盖作坊的办法,钱也好,人也好,都要招标。还得有一份详细的计划书。

    襄王妃要盖作坊,还要招标,还要别人写计划书的事,在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刚开始,也有很多人不理解。不过是盖个房子而已,拉了砖,找好工人,就可以去干了,何须那么麻烦。

    可是当有人把计划书呈上来时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一份计划书里,包含工程时长,计算用料,人工数,已及各项细节,都有提到。

    呈上这份计划书的人,连木香都十分意外,此人不是别人,竟是养病在京城外的四皇子。

    对,没错,正是这位与世无争,一直把自己隐形,让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的四皇子:唐焱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惊讶的眼神中,唯有赫连晟仍是一脸的淡笑,只说了一句:他终于肯出来了。

    唐焱此人,虽然名字中有三个焱,但在木香见到他的第一面时,只感觉这人像是随时都会驾鹤西去,一命呜呼的样子。

    脸色苍白如纸,身子孱弱不堪,瘦成了皮包骨,站在那,缩着肩膀,以手帕掩着嘴,咳个不停,真叫人担心,他会不会连肺都咳出来。

    与他同来的,还有一位少年,气度跟唐墨有几分相似,长相与唐昊也有几个分相似,虽然年纪不大,但身上的气势,却与赫连晟有几分类似。

    他单手扶着唐焱,静静的立在襄王府的庭院中,面色平静无波澜。

    康伯悄悄对木香道:“他是皇上的六皇子,与四皇子乃一母所生,跟宫里其他皇子公主都不亲近。”

    木香哦了一声,想起赫连晟早先给她介绍过的,关于老皇帝子嗣的话。

    唐昊既是大皇子也是太子,在他之后,除了五皇子唐墨,中间还有三位皇子,一位早年病死了,一位听说因母族的事受牵连,被贬流放三千里,永世都不准回京城,还有一位,听说打仗时被人砍断的双腿,这一辈子都离不开床了。

    唐墨之后,便是四皇子唐焱,以及这位六皇子唐鑫。

    至于公主,就不是很重要了,嫁人的嫁人,和亲的和亲,如今宫中仅剩皇后生的九公主,唐宁,还几位还很小,嫔妃生的小公主,连皇宫大门都出不得,外人自然也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赫连晟站在木香身边,虽然不声不语,但强大的气场,仍旧昭示着独一无二的占有权。

    “襄王……咳咳,咳咳,”唐焱像是永远咳不完似的,脊背弯着,弱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似的。

    唐鑫少年老成,纵然是面对赫连晟强大的气场,却仍旧淡定如初,“过府便是客,襄王难道就不请我们进去坐吗?”

    赫连晟抿着唇,显然是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木香看这二人剑拔弩张的架势,心道不妙,这位六皇子,人小胆大,居然敢跟赫连晟对上,不知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,还是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出来打圆场,“快请进,康伯,快让拿一个软垫子过来,我看这位四皇子殿下,瘦成了一把骨头,想必咱们府上的板凳不适合他坐,万一硌坏了皇子的骨头,这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唐焱不知为何,咳的更厉害了,白森森的一张脸,都咳红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嘴角抽了抽,他家小娘子真会往人痛处上戳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默默飘过……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