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53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4:2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放下茶杯,眸光冷如利箭,“你胆子不小啊,连木清扬都不敢如此跟我说话,你是狗仗人势,还是人仗狗势,或他给了你什么特权?哦,对啊,瞧你胖成这样,这店里的油水,肯定没少吃,否则怎能胖成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胖掌柜不忌讳别人说他胖,他忌讳贪油水一说,这不是摆明了说他贪污吗?

    “别急,”木香笑眯眯的打断他,“本夫人还没说完呢,你家主子昨晚过的可还舒坦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你后厅的方向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她落下最后一个字时,后厅的帘子猛的被人掀开,走出来一位脸色铁青的男子,不是木清扬,又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事,我知道是你,襄王妃,你是否太过份了,竟然送人到我府上,你自认仗着襄王的庇护,便可为所欲为吗?这京城是唐皇的京城,你若再如此,我定要面见皇上,拼死也要告你一状!”

    木清扬行商多年,城府极深,从不轻易动怒。心思轻易表露,容易给人抓住把柄。

    今日他发飚了,就差没骂脏话了,可想而知,昨夜的事对他刺激有多大。

    昨夜一进府门,仆役,婢女,都用奇怪的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当时,他也没太在意,按着以往的习惯,先去书房办工,接着再回屋沐浴,再然后便是脱衣睡觉。

    可是,在他靠近床铺时,闻到了一股呛鼻的香粉味。

    他屋里除了婢女会时常过来打扫之外,是没有女人会进来的。

    屋里的异常,很快引起木清扬的警觉,可这会外衣已经脱了,他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单薄的长衫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往后撤之时,帷幔忽然掀开,原本属于他的大床上,竟然坐着两个女子,穿着暴露,上身只剩肚兜,下面仅一条亵裤。

    看到此等场景,饶是木清扬聪明绝顶的脑袋,难免也会懵掉。

    他怒喝质问:“你们是谁?谁准许你们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两个女子咯咯一笑,身上的白肉也跟着抖三抖,好不诱惑。

    “公子说哪里的话,奴家当然是来伺候您的,公子还在等什么,快些脱了衣服,到床上来呀!”

    另一女子用手帕半掩着脸,风骚的扭着身子,“是啊,公子,奴家在这里等您好久了,不信您摸摸,心儿等的都痒痒了呢!”

    说话的女子半倾着身子,从床上探出手臂,想要抓木清扬。

    半蹲着的姿势,令她胸前的白肉,出其不意的跳进木清扬的眼中。

    说句实诚话,木清扬此人有很重的洁癖,看他平日的穿着就知道了。对于女人,尤其是青楼女子,他连看一眼都嫌脏,又怎么肯跟她们行鱼水之欢。

    不光是这两个女子,这屋子,这床,他统统都要换,否则,难以安寝。

    木清扬一边暗骂捣鬼的人,一边往屋后退,“你们别再靠近,惹怒我,你们也没好下场,要多少银子,我让账房付给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个女子在风月场所混的久了,个个都是人精。既然进了这座别院,又岂会计较那几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两人赤着脚,下了床,一个从边上绕,一个笔直的走近他。

    “木公子这是做什么?时辰不早了,该歇息才是,听说木公子不懂鱼水之欢,今日便让我们姐妹好好服侍您一回,保准让您乐不思蜀,知道这男人跟女人睡一起的好处,”女子一边嬉说,一边当着木清扬的面,就要解下肚兜。

    木清扬大惊失色,谁要看这些,他转身就要离开屋子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绕过来的女子,已经拦住了门,用后背抵着门,把凸凹有致的胸口对着他,娇笑道:“公子想走?想推门?那好啊,您来推吧,往这儿推!”女子把胸一挺,只差没抓着木清扬的手,往自己胸口按了。

    此时,另一个女子也朝木清扬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得亏木清扬闪的快,否则真成了前有狼,后有虎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跑什么呀,难道您还怕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两个女子咯咯的笑,其中一个肚兜脱掉一半的女子,一手护着肚兜,没让白肉完全露出来,可她半掩着的模样,若是寻常男人见了,只怕瞬间就扑上去,把人压地上了。

    木清扬撇开视线,也不看他们,强忍着怒气,低喝道:“你们马上走,离开我的屋子,来人,都死哪去了?!”

    他就说今儿有点不对劲,原本守在门外的小厮,都不见踪影。原本他还以为府里的人,都去偷懒,现在看来,他们是早有预谋啊!

    也不对,最关键的是,这两个女子是谁送来的?又是怎样轻而易举的,进了别院的。

    按说木清扬作为男人,要对付两个女子,肯定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但如果,他碰上的,是两个不要底线,死皮赖脸,外加风骚入骨的女子,那情况就得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三人人屋里好一番追逐,等到木清扬终于瞄到空隙,跑出屋子时,衣服已经被撕烂了,再撕下去,胸肌就得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等人经过这处宅子时,瞧见的,就是他们在园子里追逐的一幕。

    木清扬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,昨夜被人追的满院子跑,是何等羞辱的事,此等经历,他永世难忘。

    他越生气,木香自然越开心,越解气,能把木清扬气死,还真得够本事才行。

    木香站起来,得意的笑容一收,满脸委屈,“木大少何出此言,我不过是看你一个人独守空房,怕你憋出病来,送两个暖床的姑娘,给你解闷,您不领情也就罢了,为何还要告状呢?若是你真要告状,那也无防,就是不知见了皇上,你要如何说?”

    木清扬哑了,他怎么说?

    要说襄王妃给他找了个两个青楼女子,岂图对他施暴,试图玷污他的清白吗?

    这话说出去,谁信哪?到头来,人家还以为他在某些方面有问题呢!

    木香见他不说话,一脸便秘要憋死的表情,乐的不行,“怎么,说的不对吗?像你这般的大家公子,送几个姑娘算什么,哪怕是把京城的青楼搬空,也没什么奇怪的,看你这个表情,是不是昨晚的两个姑娘没把你伺候好,要不今晚再替你找几个猛的?”

    其实她好后悔的,为嘛要给他找两个风情万种,漂亮的姑娘呢?若是塞两个半老徐娘给他,搬到他的床上,那等场景,肯定更有看头。

    木清扬的身子摇摇欲坠,体内血气翻涌,大有要吐血的节奏。

    胖掌柜看他们二人,你来我往的,一个笑,一个怒。

    怒的这个,眼睛死死盯着对方,恨不得用眼神瞪着人家似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不对劲了,“少爷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木清扬怒吼,失了他一贯的冷静与淡定。说不过那女人,只有从身边人身上出气。

    胖掌柜抹了把脸,有些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木香咯咯的笑,“木少爷,您别动怒啊,昨夜玩的太过,今日身子怕是受不住,”她看向胖掌柜,“快去给你家少爷开些大补的药来,不然以他这瘦弱的身子骨,日后娶了妻,怕也是有——心——无——力!”

    她加重了最后四个字,故意气他,誓要气死他不可。

    木清扬此人,过于自负,把利益跟财富看的极重,而且在身份一事上,他对木香防备的太重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防备,要么是心虚,要么是怕家业旁落他人之手。

    今日的杀手,即便不是他派的,终有一日,如果木香的身份确定,这人也必定会对她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木清扬终于被她最后一句话彻底激怒了,赤手空拳,就想冲上去掐木香。

    是呢,他恨不得将这女人掐死才好,这样就能让她永远的闭嘴。可是……真的能掐下去吗?

    严忠身形一闪,挡在木香面前,面无表情的截下木清扬,抓住他狰狞的手,顺势一带,木清扬全力奔袭的方向便改了,一头扎进米缸中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“少爷!”

    胖掌柜跟几个伙计,见此情景,吓傻了,等他们反应过来,才想起跑上前,将木清扬从米缸里拽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木清扬撅起的屁股,木香忽然想起,第一次见他,他坐在马车里,声音清悦,表情淡漠,长袍一尘不染,完完全全是个贵公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是再瞧瞧现在,衣服乱了,头发乱了,淡漠没了,气质也没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”就在此时,推门进来一人,同样是熟悉的声音,却是木香很不喜欢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唐墨一进门,头一眼看见的是狼狈不堪的木清扬,第二眼才是站着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木香,你怎么也在这儿?”看见木香,说不惊喜,那是假的,是骗自己的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有多渴望再见到她,这一份感情,模糊不清,他只知道,像一根丝线,从他心里穿了出去,系在了木香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敢去襄王府,他知道因为大作坊的事,木香对他很生气,两人的合作关系,也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那又如休,这事不是他所愿的,国库空虚,他亦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相对于唐墨的惊喜与热情,木香的反应就很淡了。

    她一向对背叛两个字很敏感,因为有了信任,信任是在有情感的情况下产生的,若是背叛了,也一样会伤了心。

    “哟,原来是五皇子,今日风向不错,竟能在此处碰见五皇子,”木香话里意有所指,加得了此处两个字。

    唐墨脸色一变,笑容没了,“呃,本王找木少有些事要谈,没想到襄王妃也在这里。”木香称他五皇子,便是在提醒他,彼此的身份,又加重此处两个字,便是在质问他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木香冷笑的哼了声,没有接他的话。

    大飞此时装的也差不多了,也不过称,把东西往肩上一扛,便冲出门去。

    “哎,这还没称呢,怎么能拿走,”胖掌柜看呆了,这伙人不是来买东西的,他们是来抢东西的?

    木清扬看也不看搬货搬的正起劲的大飞,他站稳了身子,拍掉头上沾的米粒,目光阴鸷的瞪着木香,“你为何偏要跟我作对?”

    他想不通啊,这女人好像跟他犯冲,专门来对会他的,做什么都要跟他对着干,这还不叫人郁闷吗?

    “你问我原因?呵,还是问你自己吧,等到有一日,隐藏的真相被揭开,咱们的帐再慢慢算,今天的,只不过是一点点的利息而已,”若是让她查出母亲的死,与他跟他的爹娘这关,这帐要算清,还早着呢!

    “什么真相?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,襄王妃,好歹你也算有身份,有些事,适可而止,别再得寸进尺,”木清扬愤恨的瞪着她,心里却在盘算着进宫一趟,此事不能惊动皇上,但可以找木凤亭,她如今被封为贤妃,在后宫地位不弱。

    唐墨看他俩吵架这气场,似乎不太对劲,纳闷了,“你们两位这是怎么了?有话好好说,何必动怒呢?”

    大飞东西搬的差不多了,伸头过来,嘻笑着道:“他俩前世有债,今世有仇,不想死的,就离他俩远些,主子,东西都装好了,您看,是不是该走了?”

    他都快饿死了,再不走,肚子就该饿扁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再多站一会,连最后的胃口都没了!”木香最后看了唐墨一眼,那眼神带着几分警告与质疑。

    胖掌柜见他们也不提付钱,拿了东西就要走,顿时急了,“嗳,你们还没给钱,怎么就走了呢?”

    木香停下步子回头,“这些权当抵了那次你家主子撞马车的补偿,我没找他要利息,已经算很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木清扬被空气呛到,捂着嘴咳个不停。

    撞她的马车?多久的事情,她都记着,随时随地都能翻出来,找他要账,这女人莫不是生来就是为了找他讨债的吧?

    等到木香一行人,拿了东西,大摇大摆的赶着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唐墨恍然回神,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瞧着木清扬,“你何时得罪她了?”

    “得罪她的地方多了,谁知道她如此记仇,真是不明白,她这样的女子,赫连晟如何能忍受,”提到这茬,木清扬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再一低头看见自己脏兮兮,邋遢不堪的模样,那真是恨到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唐墨却忽然转头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,“她这样的女子怎么了,真性情,有个性,虽然不似闺阁女子,温柔似水,善解人意,但是跟她在一起,从不觉着乏味无趣,每时每刻都叫人觉着暖心。”

    木清扬起先没太在意他说的话,可是听着听着,便觉着唐墨语气不太对了。

    “她对你冷眼嘲讽,你还夸她?五皇子,你莫不是眼睛有问题?还是在宫里受了什么刺激?”

    唐墨再度转身,笑道:“她这个人其实是外冷内热,劝你一句,得罪她,没什么好下扬,倒不如跟她握手言和,你以后的日子兴许还好过些,如若不然,你这大少爷的位置,怕是难保喽!”

    “呵,危言耸听,即便她有个襄王妃的身份,那又如何,我还怕她不成,”木清扬说完的同时,稍加梳理,除却衣服上有些脏了之外,他依旧是那个我温文儒雅的木家大少。

    唐墨撩袍落坐,坐的正是木香先前坐过的位子,桌上还有木香品过一口的茶杯。唐墨伸手轻轻摩挲着那只杯子,神色似乎已经飘远,“她这个人,十分记仇,但本性还是很善良的,她今天如此的仇恨你,肯定是你做了值得让她痛恨的事,先前的话,是做为朋友的劝诫,你若执意不听,本王也没法子,若是到了最后,你被她斗败的一塌涂地之时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!”

    木清扬接过仆人奉上来的茶,瞄了眼唐墨抚杯子的动作,轻笑道:“五皇子劝诫在下的话,在下心领了,只是五皇子如此袒护于她,很难不叫人多想!”

    唐墨抬起头,若有所思盯着木清扬,眼神逐渐变冷,“本王的事,不必木老板操心,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的生意为妙,还有,我得提醒你一点,今年春收,不该你插手的地方,你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“哦?原来五皇子这么晚了,到小店来,就是为了警告在下,可是叫草民不解的是,粮食收购,一向都是价高者得,五皇子似乎没有权利阻止别人赚钱吧?毕竟哪家种粮食,不是为了多卖钱呢?”木清扬寸步不让,虽然他不是皇族,但在经济利益上,是不是皇族,在他眼里都是一样,各凭本事挣钱。

    唐墨冷哼:“本王最近乏了,作坊建起来之后,要暂作休息,收购米粮的事,本王准备交给襄王妃去做好,听说她对这个挺有兴趣,今天专门跑了一趟封地,如此勤勉的主子,想必最得佃户的青睐,本王很想知道,两位木老板,哪一个更胜一筹!”

    这个主意,完全是他临时起意,要问为什么,原因有很多,比如,他懒得管粮食,反正最后都是要交给军队,还不如让襄王自己去收,他还省了事。其次嘛,他只想间接的帮助木香,让她变的强大。

    今年的春收,要是能做好,两年之后,这第一粮商的名号,还不一定是谁顶着呢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木清扬不顾礼仪,拍案而起,气的想咬人,“你让她负责收购,五皇子,粮草收购是大事,岂能儿戏,你若执意如此,到时她空仓而归,到时你无法交差,你如何向皇上交待!”

    他绝不是担心唐墨的人身安全,那个不需要他操心。真正让木清扬担心的,是万一跟木香那女人对上,她纯粹是属于厚脸皮的作派,只怕到时,他所有的计策都没法用上。

    跟讲道理的人,可以讲道理,跟不讲道理的人,你如何讲道理?

    唐墨呼出一口浊气,站起来,轻松不少,“本王怎么交差,这就不必木公子费心了,你要想的,是如何从襄王妃手里占得便宜,这才最要紧的事!”

    他做梦去吧!木香那丫头,从里到外,从上到下,都是一副守财奴的嘴脸,并且在做生意这一方面,她具有独特的魄力与敏锐的观察力,往往能在行动中取得先机。

    经商,讲究的,不就是一个先机吗?

    木清扬感觉他这两日大凶之兆,这个气完了,那个又登场,誓要把他气到死为止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,还有个妹妹,正在那女魔头手底下吃苦受罪。

    何安赶着马车,回到襄王府门口是,从他们站着的位置,远望,可以看见太子府一处阁楼的二楼。

    彩云跟木朗先下了马车,木香在后。

    下了车,严忠对她打了眼色,示意她往那处阁楼看。

    黑夜中,站在楼上的人影不难辨认。

    木香远远的对他招招手,手唇语对他说了四个字:我还活着!

    楼上的男人,手里似乎握着酒杯,在读懂那四个字的成语之后,手腕一抖,酒液差点倾倒出来。

    唐昊猛的抓住围栏,力气过大,硬生生将木栏掰下一块来。

    好!很好!看来普通的暗士死士,对她没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其实那一批人并不是死士,而是太子府上的侍卫,死士太珍贵,他舍不得用。以他的推测,杀一个村姑而已,十几个侍卫,完全够了。

    哪成想,这女人竟使阴招,利用风速下了药,等到他派去的人,找那十几名侍卫之时,他们拉肚子,已经拉到肠子都要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重点,最关键的,也是最让他担心的,是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肯定是被他们抓到了。

    唐昊倒是不担心那人供出自己,供出太子,代价太大,他府中的侍卫,都有把柄在他手中握着,所以即便是最普通的侍卫,他也有办法拿捏他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怎么一个人站着,臣妾给您唱曲可好?”舒良娣扭着纤腰,出现在他身后,一双如若无骨的小手,攀上唐昊的肩,慢慢的,滑到胸口,摸索着前面的扣子。

    唐昊一把抓住她作乱的小手,声音的不出喜怒,“你身子有孕,大夫说了三月之内不可同房,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舒良娣轻轻靠在他后背后,吐气如兰,“殿下,臣妾只想服侍殿下,让殿下高兴,让殿下舒服,臣妾会很小心保护咱们的小皇子,臣妾用别的地方,一样可以让殿下舒服,殿下相信吗?”

    今日,她偷听到太子府中一位从青楼来的花魁,跟婢女私语,只说为什么男人都喜欢逛青楼。

    原因并不难猜,因为青楼女子,可以做很多家中夫人不能做的事。

    唐昊眉毛跳了跳,显然被她说的内容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男人嘛,食色性也,哪个男人不爱美人呢!

    唐昊在外,从不轻易表露这一点,每次官员塞美人给他,他总是半推半就的答应下,显得很无奈似的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他比谁都喜爱,否则,他的后院也不会有青楼女子进入。

    舒良娣抓住机会,扶着唐昊躺在美人榻上。

    然后对着唐昊妩媚一笑,轻轻的弯下身子,将头埋在了他的腿间……

    楼上红烛帐暖度*,楼下伊人凤目含泪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拳头紧紧攥着,狠狠的掐入掌心。

    旁边的婢女,低声劝道:“娘娘,夜深露重,还是回去歇息吧!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身子不动,视线却转开了,不再看那个肮脏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忽然长叹一声,看着身前波光荡漾的池塘,低喃道:“红豆,你说……良舒娣比本宫美吗?”

    被唤作红豆的小宫女,赶忙低下头,“娘娘莫要动怒,良舒娣那样的身份,怎能跟娘娘相比,她不过是个四品小官家的庶女而已,娘娘,您可是上官家的千金,她连您的一个头发丝都比不得!”

    上官家,多么响亮的名字,曾经,未出阁的上官芸儿,因美貌与才气,吸引无数青年才俊的倾慕,到府上求亲的媒婆,更是将上官家的门槛都快要踏烂了。

    她跟太子的婚事,是皇后主张,皇帝赐婚,容不得异议。

    本以为嫁入太子府,辅佐太子,是既荣耀又体面的事。

    等到有朝一日,太子登基,她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后。

    可是,她所有的美梦,在嫁进太子府之后,全部破碎了。

    太子唐昊,根本不似外人看到的,勤勉正直,他的内心,比谁都阴暗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他对美人,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嗜好。

    她不止一次,听身边的婢女回报,在太子下榻良娣侧妃的房中,听见怪异的声响。

    府里不起眼的侍妾,更是三天两头的消失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,都由太子府的管家,丘总管一手管着,连她这个太子妃都被下了禁令。

    说起丘管家,此人的存在,让上官芸儿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不光是因为他做的事,还有他那一双眼睛,看人的时候,如毒蛇一般,让人心底作冷。

    婢女红豆的话,并没让上官芸儿高兴多少,她略带苦涩的笑了,“比不得又如何,如今得宠的,还不是她,再过程几个月,她诞下皇子,这太子府里,还有本宫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,自古庶子夺嫡的事,还少吗?咱们若是不能先下手,舒良娣万一真生了皇子,再下手可就迟了,”豆眼珠子转的快,心思转的也快。她是上官芸儿的陪嫁丫头,自然受过老夫人的耳提面命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太子妃若是不得宠,她们这些丫头,也定然没有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一双凤目猛的睁大,“别胡说,她肚子里的,是皇族子嗣,若是出了差错,连本宫都担待不起!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想的太严重了,奴婢听嬷嬷们说过,女子怀孕的头三个月,最容易滑胎,闪着腰,摔了跤,哪怕只是受了惊吓,都有可能导致滑胎,娘娘,奴婢也是见不得您委屈,此事,您还是好好考虑考虑,莫要耽误了最佳时间!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默不作声了,她自小生长的环境,说白了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父亲娶了六个妾室,跟她娘,白天争,晚上争,争来争去,都争了十几年来,其中也有生病去世的,意外坠亡的,这些事背后的隐情,她多少也是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母亲为了守住主妻的位置,自然得用上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而她,如今也到了非狠不可的地步。

    红豆见主子不说话,但是瞧她的眼神,便知道主子动心了,她开始盘算着,该如何动手的好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身后不远处,一道站在黑暗下的人影,忽然闪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夫人该回去歇息了!”

    没有音调的声音,近乎古板的表情,整个人由内而外,散发着一股阴恶的气息,他就是太子府的丘总管。

    他的突然出现,一点声音都没有,把上官芸儿跟红豆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定下心神之后,转而怒视他,“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?还有,本宫要何时休息,还轮不着你管!”

    红豆往主子身前一站,鄙夷的瞪着他,“丘总管,你可不要仗着殿下的信任,就对娘娘不敬,在这太子府里,娘娘跟太子才是最大,你区区一个总管,别总是神经兮兮的,摆出一副阴阳脸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你真是阉人呢!”

    总管一职,除了皇宫里的总管必须是阉人以外,宫外各家府里的总管,没有规定非是阉人不可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例外,鉴于某些贵族人家,为了放心宅中的人和事,便招用阉人做总管。

    太子府的前任总管,就是个阉人,只不过后来因病死了。

    如今这一个,原先是宫里的,皇后身边的人。当初进府的时候,他曾说自己不是阉人,可是没人信哪,再加上他做事行为古怪,所有人都当他是太监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日,太子体恤他做事勤快周到,特意招集了府中所有人,当着众人的面,给他证身。

    打那之后,倒是没有人当着丘总管的面,说他是阉人了,但背后说的人,还是很多。

    此时,红豆的一席话,让丘总管的眼神瞬间变的阴鸷,在黑暗中,泛着幽蓝色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老奴是担心夫人听多了,夜里睡不着,虽然现在是冬日,但也难保没有饿极了毒蛇窜出来伤人,若是伤了娘娘,便是老奴的罪过,”丘总管垂下眼睛,掩去眼底的阴沉狡黠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苍白的小脸骤然变色,“你是在诅咒本宫被蛇咬死吗?”

    “老奴不敢,老奴担心娘娘而已,奉劝娘娘一句,说话的声音不可过大,殿下正在兴头上,若是绕了殿下的兴头,老奴更是担待不起,”他话里有话,暗示上官芸儿,得罪太子,她也一样担不起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攒紧衣袖,紧抿玉唇,却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这个老奴才说的没错,此时楼上的声音,连她听了都觉着羞窘。

    唐昊与她同床时,从没有过这种声音,她真的很怀疑,里面的人,究竟是不是太子唐昊。

    红豆见夫人脸色不对,自觉得应该为主子出头,于是快步上前,在丘总管还未反应过来之时,手起掌落,赏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。

    “丘总管,娘娘的事,轮不着你管,做好你自己的本份就够了,”红豆跟着上官芸儿进府,自然是旁的婢女不同,心高气傲是难免的。更何况,在她的认知里,早把自己也当成半个主子。

    丘总管捂着脸,却没有动怒,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表情,只是在红豆转身之后,视线顺着她的腰,慢慢的下移,移到红豆的俏臀,眼神渐渐变的浓沉。

    “算了,回去吧,”上官芸儿孱弱的身子,在夜风中飘动,轻的似乎都快没有重量了。

    “恭送娘娘,”丘总管立在原地,盯着她们二人的背影,视线从上官芸儿移到红豆,来回反复,最后,干枯如树皮的脸上,展开一个耐人寻味的笑。

    且说,木香等人回了襄王府,赫连晟早已等在书房。

    严忠不敢隐瞒路上的事,第一时间去书房禀告赫连晟。

    在京城效外刺杀,此举可谓是老虎嘴边抢食,危险程度可想而知,在赫连晟看来,他们杀人倒在其次,最主要的目的,一是试探,二是警告。

    警告木香,同时也在警告他。

    “命人严密监视太子府,不要放过一丝异常动静,国公府跟皇后那边,也派人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派人过去,”严忠领命。

    “夫人去庄上,事情处理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襄王府的两个庄子,夫人都去了,咱们府上的庄上,就属吴庄最穷,夫人支了之后,了解到是公主府封地上的人,霸占了水源,夫人把人教训了一顿,并且还答应给予他们提供粮种,以及农具,”严忠一五一十的禀报。

    赫连晟微微点头,“这些事,由着夫人去做,本王倒是不知,襄王府封地上的佃户也会受人欺凌!”

    “此事,属下也是去了之后才得知,九公主恐怕也是管治不严,纵容了手下的人,属下只担心,唐宁会不会到皇上跟前状告夫人,毕竟今天,夫人命我们打了公主府的管事!”

    赫连晟冷笑,“她没有那个胆子去告状,损毁农事,是皇上最痛恨之事,你再派人去公主府盯着。”

    他虽不怕唐宁去皇帝跟前哭闹,但是,麻烦的事,能少一桩,还是少一桩的好。

    另一边,木香回到家之后,可是一刻都没闲着。

    先是问了何安,吴青等人的伤势,柱子伤的最重,接了腿骨之后,怕是要躺上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木香命喜鹊好好照顾他,至于吴青,在木香回来时,他已跪下请安。

    他伤在腹部,经过包扎跟上药,只要伤口不再流血,便可以下载走动。

    木朗跟彩云回府之后,木香便打发他俩回屋去洗洗,她还是很关心,木月岚的。

    询问过小五他们,小五无奈的摇摇头,“夫人,那位小姐,也不知是装病还是真病,你们走了之后,她掉进水盆里,弄的一身都是水,接着就说自己冷,还说头晕,还说她病的快死了,也不让叫大夫,只拼命嚷嚷着,让我们放她走。”

    木香淡淡的笑了,转头问喜鹊,“你觉得该如何?”

    喜鹊没料到,主子会突然问她,怔愣了下之后,很快道:“奴婢觉得应该再让她去水里泡着,假病变成真病,或许就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此时说话,是站在木月岚住的小屋外面说的,也是故意说给木月岚听的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里,木月岚缩在被子里,只露了个头在外面,一双眼睛瞪到最大,在听到喜鹊最后说的话时,她揪紧了被子,眼睛里写满了愤怒与仇恨。

    木香,你个贱货,强留她在府里,又让她去下人做的事,无非就是想羞辱她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起初她还以为进了襄王府,有机会接近赫连晟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