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31章 木家大少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2:1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被他的笑容晃了下眼睛,也仅仅是晃了一下,看赫连晟看多了,再遇上美男子,顶多也就看一眼。し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何事,你的马车差点酿成车祸,还害的我们几个在车里撞到头,事后,竟然连一句道歉的话没有,就想走,你觉着可能吗?”她咬着牙,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愣了下,接着脸上勾起一个更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小五见这气氛似乎不对,急的满头大汗,压低了声提醒她,“这人是木家的大公子木清扬,夫人,咱们殿下最近有求于他,您别跟他对着干,咱不能给主子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木香轻轻笑了,她正想着哪日去会会这位木家大公子,看看是何等的人物,能让连晟为难,也不简单呢!

    没成想,冤家路窄啊,竟在她进京的第二日就碰上,既然碰上了,会会又何防?

    想到此处,木香淡淡一笑,“原来这位就是木家大公子,看你气度,再看你为人处事的做风,果真是应了那句话——见面不如闻名!”

    “夫人哪……”小五急的像踩在油锅上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,”木香转头喝道。没用的软脚虾,还不如何安呢!

    大飞也觉得他太没气了,大掌一拎,把小五提溜着,提到一边。

    木清扬脸上始终挂着若有似无的笑,靠马车里,也不下车,也不命仆人赶车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……恕在下先前的冒昧,冲撞了你的马车是在下的不对,夫人以为如何,要银子是吗?可以,您随意开价,在下别的不多,区区几个小钱,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!哈!”木香对着天空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比猖狂是吗?比阔气是吗?好啊,既然有人送上门,给她宰,她岂有不宰的道理。

    别人的钱花着远比自己的钱,来得舒坦。

    木香笑的似狐狸,“是你自己说的,要给我陪偿,不是我管你要的,而是你自己要给的,再确定一下,是赔偿,你撞了我们的马车,精神损失加车马损失,当然,最重要的,是我们的伤,三个人的伤加在一起来,只管你要一样赔偿,这不过份吧?”

    “不过份,在下既然说了价钱认夫人开,便不会反悔,”木清扬走下马车,高大的身形,除了一个大飞,其他人都得仰头看他。

    就在木香张嘴要说话时,他又道:“可夫人既是堂堂的襄王妃,想必对金银,这等黄白之物没兴趣,在下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不要金银,废话!不要金银,难道要他请客吃饭吗?

    这人不愧是木家掌门人,算盘打的,比她还精。

    木香的郁闷也只有短短的片刻,片刻之后,她笑了。

    “木大公子多虑了,本夫人当然不会要黄白之物,此等俗物,也只有俗人才会天天做梦都想着挣到腰包里……”指桑骂槐,以为她不会吗?

    木清扬皱了下眉,他天天挣钱,成俗人了吗?

    被大飞拦住的小五,已经不忍直视了,他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只要不是黄白之物,都可以?”木香仰着头问他。头仰的好累啊,这里的男人没事都长那么高干啥。

    木清扬点头,“在下能力范围之内都可以,要不在下在福寿楼摆上一桌酒席,请您跟殿下一同吃席好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,这个好,”小五欢跳起来,又是挥手,又是喊叫。

    大飞怒了,“闭嘴,你又不是夫人,你知道个屁,再啰嗦,爷把你嘴堵了!”

    大概是嫌小五太吵了,大飞手臂一捞,拎着小五,把他扔马车里,给木朗跟彩云下命令,“你们俩看着他,别让他说话,也别让他下马车,能做到不?”

    彩云贼贼一笑,语调怪怪的说道:“当然能了,保证不让他说话,木朗快把你的布袜子拿来!”他俩正闲的无聊呢,又不能下马车跟着大姐后头玩,这不正好吗?

    木朗听话的脱了棉鞋,也脱了袜子,爬过去塞进小五的嘴里。

    呃……其实还好了。木朗爱干净的,每天晚上都洗脚,每天晚上都换袜子。要就换作大飞的袜子,小五估计连昨天吃的饭都得吐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祖宗,你们想干嘛?”小五扒拉掉木朗递过来的袜子。装作害怕的模样,一手捂住衣服,另一手放在嘴边咬着,满眼防备的瞪着他俩,像是看着洪水猛兽似的。

    彩云不知从哪抽出一根毛笔,递给木朗,“小弟,你先前不是说,刚学了怎么画乌龟吗?二姐要检查你学习的成果,快些画给我瞧瞧,若是画的不好,回去可要惩罚的!”

    “哦,可是我在哪画?”木朗拿着笔,睁着大眼睛四下看了看,没找到纸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喏,他的脸哪,快过来!”彩云指着小五的脸,兴奋要跳起来。

    木朗呆萌的眨巴着眼儿,盯着小五的脸,似乎在寻找哪个位置比较好,看了半天,眉头深深的皱起,“他的脸坑坑洼洼,咱能当画布,不好画呀!”

    小五要吐血了,这位小少爷,您是真的呆萌,还是故意装的呆萌啊?挤兑人都不带这么挤兑的!

    “那个,要不小的去给你们找些纸来?路边就有卖纸墨的铺子,很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别动,木朗,你别磨叽了行不?快过来,我给你按着他,不叫他动,”彩云扑上去,拿着那只臭袜子塞进小五嘴里。

    木朗举着毛笔呵呵的傻笑,见二姐把小五制住了,他舔了下毛笔尖。

    毛笔沾上口水,才能画画嘛!

    小五瞪大了眼,看着毛笔往他脸上来,吓的惊叫,“你们别过来啊!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要叫了,我叫喽!哎呀!”

    大飞守在马车外面,掏了掏耳朵,撇了撇嘴,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少了小五的叽歪,木香笑的十分明快,“吃饭就免了,我也不会坑你,我提的条件,一定是大公子能力范围之内的,我要这个!”

    她随手一指,指尖对着的方向,是一间米铺,门匾上赫然写着:木氏商行,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这家店铺位于京城闹市正中心,位置就不用说了,关键是店面也不小,坐北朝南,冬天阳光充足,夏季背阳光,店里不会被阳光直射到。

    木清扬脸色瞬间拉了下来,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刚才还是笑容可掬的贵公子,这会脸色阴沉的,仿佛能滴下雨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说笑了,有些玩笑可以开,有些玩笑……开不得!”

    木香也不笑了,同样阴着脸,语气不善,“我像开玩笑吗?说了不要黄白之物,又在你能力范围之内,我有说错吗?你既然不想赔,本夫人倒也不会真的同你计较,跟你计较,有失本夫人的面子!”

    木清扬猛的攥紧了拳头,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人,各人表情不同。

    他深呼吸几下,勉强忍下满心的怒火,走近木香几步,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,说道:“夫人别忘了在下跟襄王的关系,夫人若真想撕破脸,在下舍了一间店面也没什么,可若是因此坏了在下跟襄王的关系,夫人能承担吗?”

    木香转头看他,因为两人离的近,她能闻木清扬身上的气息,木清扬也能闻到她身上的散发出的香气。

    别样的清香气息,令他短暂的迷了眼。他之所以这样说,大部分的原因,在于他觉得以赫连晟冷酷脾性的男人,即使娶妻,不过是为了延续香火。

    毕竟襄王妃的位置,总要有人坐。至于他为什么放着公主和满京城的大家闺秀不选,却偏偏要选一个外来野蛮丫头。这一点,他之前没想通,现在想通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看中了她的脾气,觉得有趣,又或者,是觉得她能守得住寂寞?在夫君长年驻守边关时,不必担心她红杏了墙。

    被木清扬威胁了,木香不怒反笑,“如果只因为一间店铺,你跟他就要闹掰的话,那只能说明你一早就想跟他掰了,而不是单单因为一间店铺,你说是吗?木清扬!”

    木香退后两步跟踪他拉开距离,“以后跟女子说话最好不要离的太近,你身上的铜臭味,真的很难闻!”

    懒得再跟木清扬废话,木香转身便要上马车。

    木清扬还震惊于她刚刚的话语中,就瞧见人没了,只留他一个人站在那儿了。

    大飞得意的跟去赶马车,在马车经过木清扬身边进,木香挑了帘子,伸出头来,对他道:“木大公子该不会当真了吧,刚才不过是本夫人跟你开个玩笑,木公子不会这么小气,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吧,一间店铺而已,我若是真想要,我家夫君自会给我买!”

    “木公子若是因为这点小事耿耿于怀,记恨在心,本夫人也没法子,撞了襄王妃的马车,木家还能狡辩出道理来,可见皇亲国戚,果真是不得了呢!”

    木香说了这么一大段,最后几句才是最重要的,而且也不是跟木清扬一个人说的,而是跟满街老百姓说的。

    木清扬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眼睁睁的看她说完话,扬长而去,留下他独面对四周众人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几个人,对着他指指点点,说什么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仆见公子脸色不好看,担心的询问,“少爷,咱们还去宫里吗?”

    木清扬云袖一挥,怒声道:“还去什么,调头回府!”

    进宫是因为跟襄王约好了的,现在他心情烦闷的要命,哪有心思再去应付赫连晟

    该死的野丫头,竟然将他说的如此不堪,还说他小气,说他攀附权贵。

    “停车,”木清扬正气愤着呢,忽然又想起来,如果此时他不去见赫连晟。

    晚上回去之后,那女子再将街上发生的事说与赫连晟听,那他木清扬的小气之名不是就坐实了吗?

    “再调头,去宫里!”

    “是,”小仆不敢有异议,只得又牵着马,调了头,往宫里去了。

    路上,木清扬闭目养神,忽然想起一事,挑了帘子问小仆,“你知不知道襄王府的新王妃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小人不知,小人还没问过呢,少爷若是想知道,小的回头找小五子打听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,不光打听她的姓名,也将她的底细打听清楚了,本少爷倒在看看,她到底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的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木香这一边,也没了闲逛的心思,去杂货铺,她将所需的东西,都写在了纸条上,让小五拿着条子去采购。

    大飞拉着彩云跟木朗去街上玩了,木香给了他们一两银子,以作玩姿,并叮嘱大飞跟彩云,不管走到哪,都得把木朗拉着,万一遇上坏上,一定要报襄王府的名号。

    木香闲着也是闲着,便跟小五说了声,直接去了裳品阁。

    按着小五指的路,倒也不难找。

    这一带便是阔气的大店铺,整条街也不过五六家,都是数一数二的百年老字号。

    裳品阁门口十分热闹,进进出出的,有梳着发髻的妇人,也有未出阁的小姐。但都有婢女扶着或陪着,婢女的多少,彰显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木香走进去的时候,几乎引来所有姑娘的注意。

    原因无二,不是长盯,而是她的打扮,以及孤零零的一个人,身边连个婢女也没带,一看就是没有身份的人,在一群被婢女簇拥的女子面前,怎能不显眼?

    好在,这裳品阁的女老板还算有见识,并不势利,不仅没有另眼相看,还很热情的走过来,亲自招呼她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是新来京城的吗?我以前都没见过,喜欢什么料子,尽管挑,这一片是中等价位的,最前边的是高价位的,最里面的是低价位的,我们这儿好的,普通的,一般的料子都有,只看你喜欢什么!”

    女老板真的很会说话,充分照顾到客人可能会有的心理需要。先介绍中等级价位的,再介绍其他价位的,避免有的客人感觉自卑。

    木香正色打量起这位女老板,很正式的伸出手,“你好,我叫木香,很简单的名字,也很好记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看她伸出的手,表情一愣,显然是不知道她这是啥意思,只好学着她的样,试着伸出自己的手,“我叫红叶,红色的红,叶子的叶,也很好记。”

    木香也没在意她伸出的手,是否正确,轻轻的握住,抖了一下,“这是握手之礼,其实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拉出红叶的另一只手,又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红叶咯咯的笑了,“小丫头,你可真逗,我咋不知道还有一个握手之礼呢!”

    木香也笑,“没见过的,不代表就不是好的,我觉得你这个人不错,有做大老板的资格,所以才和你交朋友,因为我的志向是做南晋国第一富豪!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裳品阁里一片嘲笑声。

    红叶却没笑,因为她看见木香眼里的认真,“小妹妹,我呢,倒是没想过做第一富豪,可既然你要做第一富豪,我倒是不介意做第二。”

    虽是玩笑之词,可有些人就是投眼缘,只需一秒钟就能相见如故。

    木香跟红叶便是如此,她们看彼此脸上的笑容,就觉着十分舒服,不像那些做作的大家闺秀,看着就别扭。

    旁边有正在看料子的年轻女子,满眼不屑的说道:“女儿家家的,做什么富豪,要我说,嫁个好夫君,相夫教子,才是正当事,在外抛头露面,那是男人家干的事!”

    另一个紫衣,其貌不扬的小姑娘一脸讽刺的笑,“恐怕是因为嫁不出去,所以才想着去经商,还说什么做第一个富豪,咱们南晋,一个唐公子,一个木公子,就占了商家一半的财富,别怪我说的难听,你呀,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,还想超过他们,白日做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木香很认真的听着她们嘲笑,甚至还负手,在店里转来转去的听着,丝毫都没有因此而生气。

    红叶饶有兴致的观察她,从一进店起,她觉得这女娃不平凡,现在看来,她猜的*不离十。

    木香听完她们说的话,依旧晃着步子在她们面前走着,“你们可都说错了,女人不只是男人的陪衬品,只有那些没本事的女子才会窝在家里,相夫教子,因为她们什么都不会干,只会生孩子带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你们几个多可悲,把全部心思都花在吸引男人目光上,我问你们,买这些漂亮的布料,是不是都想穿给男人看的?”

    她问的太直接,羞的一众女子纷纷转开脸去,不敢吭声。但她们的表情,已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木香嗤笑,“我说你们傻了,前面活了十几年,成天被爹娘管着,这刚一成年,又得嫁进夫家,被夫家的人管着,若是再碰上恶婆婆,对你不好,那日子可就难过了,混的好了,生个一儿半女,地位稳固了,可那又怎样,过几年,等你人老珠黄了,男人再娶几个妾室回来跟你争宠,那样的日子过着舒坦吗?”

    木香说的愤慨,柜台后头一直认真听着的红叶,神情却莫名的暗淡了。

    先前第一个说话的女子也不吭声了,她想起她出嫁的姐姐,只因两胎都生了女娃。

    婆婆觉着香火不济,正张罗着再娶个小妾回来,也好多生几个男娃,为此,她出嫁的姐姐没少回娘家哭诉,听的多了,弄的她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这生男娃,生女娃,也不是谁想生就能生,不都是凭着运气嘛,哪能说生男娃就生男娃。

    紫衣丫头也咬着嘴唇,因为她长的不好看,先前说过一个婆家,本来这亲事定的好好的,哪知那家的男娃听人说,她长的不好看,于是偷偷的过来瞧了,回去之后,便嚷嚷着退亲。

    如今亲事退了,她的名声也毁了。一个被退了亲的女娃,在京城里头,哪还抬得起头来。

    店里剩余的女眷,有的觉着气氛不对,干脆带着婢女走了,走走剩剩的,最后,竟只剩她们几个了。

    红叶也不在意,吩咐婢女泡了壶香茶,招呼那两个女娃也过来一并坐着喝茶。

    红叶笑道:“谁说只有男人能会有知己,咱们也一样可以,你俩先前说的话,一阵风吹过,啥都不剩了,木香,你可别往心里去!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那两个女娃倒是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紫衣的女子,对木香歉意的笑了笑,语气爽朗的道;“我刚才以为你没事找事,只是会说大话而已,对不住了,若是有得罪的地方,你只管骂回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子也红着脸,腼腆的笑着,“你是不知道,京城里头尖酸刻薄的人太多了,在你没进来之前,我们俩差点跟一个女娃吵起来。”

    木香明白她们说的意思,京城的人,都蒙着一层面具过活,人人都会伪装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

    否则就很容易得罪人,得罪小人的后果,可是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红叶充当起和事老,“咱们几个都算是外来户,听你们的口音就知道了,既然都是有相同经历的人,相识一场不容易,来,咱们以茶代酒,碰个杯吧!”

    红叶是个性情中人,笑起来声音爽朗。

    木香微微一笑,“我初到京城,还不是太适应,若有说的过火的地方,你们也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初来京城吗?住在哪儿,是来投亲戚的吗?”红叶执着茶杯,给她们满上。

    “投亲戚?也差不多吧,”夫君算亲戚吗?应该算吧,“我随夫君过来京城的,要在京城摆喜宴,你们几位若是没事的话,到时尽管去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“你成亲啦?”那两个女子齐声惊呼。

    刚才她们自我介绍过了,穿紫衣的叫钱冬儿,名字倒是很好听,可她的人却了点都不像冬在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个是叫周曼青。两人的家里都是经商的,若是在临泉镇,或是在别的城镇,都能算上富贵人家。

    可在京城,只能勉强算个中等收入的家庭。谁叫京城之地,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有钱人。

    红叶也微微诧异,“哦,你没梳妇人的发髻,是因为还没摆喜宴是吗?那你夫君住在哪,是在城外还在城内,你得告诉我们地址,我们才能去喝喜酒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到时我会把请帖送到三位府上,到时你们就知晓了,”她没说,是怕吓着她们,再者,此时若说了,估计也没人相信吧!

    红叶也不追问,她对另一个问题很感兴趣,“木香妹子,你之前说要做生意,你在老家是有做生意吗?还是准备在京城做生意?”

    木香喝了口茶,看了眼裳品阁的布置,想起之前关于批量做衣服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时只是一个想法,之所以没有实施,很重要的原因是没找到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秋如月有技术,可她没有足够的实力。要做服装加工,一定得做大,才能赚钱,做小了,费神费劲不说,还赚不到钱。

    想到强大的服装产业,木香暗暗笑了,却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这时,店里进来几个客人,都是官夫人的打扮。红叶知道木香有话说,只是碍于其他人在场,她心知肚明,也不说什么,便先去招呼客人了。

    钱冬儿跟周曼青倒是没瞧出来,看着时辰不早了,便提出先回家。

    等她俩走了,又等到红叶送走了客人。

    红叶将店里的生意交给婢女,又吩咐人重新泡了壶好茶,端了些糕点上来,两人就坐一旁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“木香妹子,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了吗?”红叶双手捧着茶端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木香笑着接过杯子,不答反问,“在说之前,我得问一句,您的夫家是不是姓木?”

    红叶一怔,“哦?我没说,妹妹如何看出来的?难不成妹妹来这儿之前,调查过了?”

    木香摇头,指着忙活的几个婢女,“她们腰上挂着木家的腰牌呢,你可别告诉我,你不是木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红叶呵呵的笑,“妹妹观察的真仔细,我夫家的确是姓木,但并不是本家,我相公跟木家大公子,木清扬是表兄弟,说亲不洒,说不亲呢,又沾着几分亲。”

    木香了然,“知道了,木家远房的亲戚,木家老爷子那一辈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可是我们家这一房跟木清扬他爷爷那边,差别大了去了,算了,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不提也罢,”红叶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红叶姐,对不起了,我不是故意要揭你们家的过去,只是我不想跟木家做生意,我知道木家财大气粗,你也别问我什么原因,总之,你现在只能以一个商人的立场跟我谈话,如果不行,我后面的话,还不想拿出来说,”木香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红叶见她说的认真,也坐正了身子,搁下茶杯说:“我这这里的生意,只归我一个人打理,我相公经营的也是木家的米行,我跟他,在生意上各不相干,女人不能全指靠着男人,我觉得你先前的话,说的很对。”

    “红叶姐,你能这么想,那是再好不过,我实话跟你说,我先前有跟唐墨做生意,他家酒楼的香肠,跟新出的几个菜,都是我提供的菜谱,但是呢,我不想永远只依靠别人,也不能只在菜品上文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着现在手工制作衣服很繁琐吗?除了布料本身的价钱过高之外,手工费也占了很大一部分,可是呢,衣服不光只有富人可以穿,平民百姓也得穿衣服,在南晋,平民百姓远比富人要多的多,这一部分人的生意,若是做起来,你觉得能有多大的利润?”

    木香说的话太新奇了,红叶听完了,消化了好大一会,才弄明白七八成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要做平民百姓穿的衣服,再批量化生产,做多了,拿出去卖吗?可是这其中涉及到很多问题,比如样式,咱们这里的女式长裙,样式也就那几样,花色也不多,还有一点,有的人胖,有的人瘦,有的人高,有的人矮,大批量生产的话,不可能给每一个人量尺寸吧?”

    红叶嘴上虽这么说,可她心里其实还是很激动的。

    提出问题,并不代表否定。有问题解决就好了,如果服装生意真的能做出来,天哪!她不敢想像。

    对于服装生意,木香还是很自信的,对于红叶提出的两点,她并不担心,“样式的问题,咱们可以招收设计师,呃……就是擅长画衣服的人,咱可以办一个培训班,关于设计,关于缝纫,以及操作,都可以培训,挑些有才华,在这方面有天赋的人,让她们专门设计出来,再来就是布料的颜色跟花色,这个可以跟染坊的人讨论一下,让他们多开发些花样出来,我相信只要批量够大,他们肯定愿意创新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尺寸,这一点,就更不用担心了,按着大小号,排出来就行,真要做起的话,这个问题我可以解决。”

    红叶蹭的站起来,在店里跺步,走了好一会,忽然站住了,看着木香,道:“你容我考虑考虑,我得需要一大笔银子呢,可不是小事,我想想,等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木香看见她眼里兴奋的火光。

    很好,终于找到一个跟她一样,胆子大,敢想敢干,不在乎是男人还是女人,一心只想创业的女子,志同道合!

    忽然,店里的婢女冲过来喊她,“夫人,公主跟太子妃来了,您快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啥?公主跟太子妃,是康宁公主?”红叶还没从木香说的话里走出来,又被雷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,是康宁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我得赶紧过去,木香妹子,你在这里坐坐,”红叶急的失态了,慌里慌张的,又是整理仪容,又是清嗓子的。

    木香淡笑,“没事,姐姐去你的,特会我家的仆人就要过来了,我等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等他来了,我再叫让婢女让你,这会你先别出去了,免得冲撞到公主,再莫名其妙的承了罪,”红叶急匆匆的走了,可没走两步又回头,“妹子,我刚想起来一事,你也姓木,我夫家也姓木,咱俩有缘啊!”

    红叶说完就跑了,也不看木香的反应。

    木香把玩着发尾,想着有缘二字,是巧合吗?

    看来她有必要去木清扬家中一趟,探探虚实。

    倒不是在乎木家的产业,而是她得搞清楚,她的亲娘究竟是什么背景。

    村里人也只知道木英跟着一对老夫妻来的玉河村,但当初的事实,很多人都模糊了,她问了王阿婆,才搞清其中一个事实,那就是,李大山招赘入木家,是在落户玉河村之前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的事,被村里人传的,都变了味,再加上有些个婆娘闲着没事干,就开始瞎编扯,以至于这中间有很多的误会。

    木香想着心事,倒是没注意店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坐的地方是裳品阁旁边,用屏风隔出来的一个半开放的茶水间。

    就在她想着的入神时,一肌香风扑面而来,等她抬头时,隔间里间站了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子。

    当中一个,是木香下午才见过的太子妃,上官芸儿。这另一个嘛……

    木香猛然想到之前木月岚说的话,加上这位公主看她的眼神,带着浓重的敌意,好吧,这位肯定就是皇帝要说给赫连晟的公主。刚刚的小婢女不是说了嘛,她是康宁公主。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僵持了。

    木香坐着,手指把玩着辫子。对面两个绝世美人,一个太子妃,一个公主,却站着。

    这画面,怎么看,怎么别扭啊!

    红叶挤进来,弓着腰,对公主歉意的道:“公主走错地方了,不是这一边,是在另一边。”

    唐宁纤手一指,眼神冰冷,语气不善,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红叶还没来得及开口,一旁站着的太子妃回答了她的问题,“公主,她便是襄王未过门的妻子,还没拜堂,不过已经住在了襄王府,臣妾看着她从襄王府出来,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还是一副温柔似水的嗓音,可在此时听来,她说话的声音,要多难听,就有多难听。

    这话却把红叶听愣住了。

    太子妃刚刚说了什么?木香是襄王妃?

    那位传言中不近女色,做风正经到连和尚都要自叹不如的襄王吗?

    唐宁梳着飞云髻,插了满头的珠翠,一袭水墨粉色长裙,衬的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水嫩。

    可再水嫩,她眉间的成熟韵味还是泄露了她的年记,至少得比她身旁的太子妃大好几岁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就那个乡下来的野丫头,果真是不懂规矩,还没成亲就住进男人家,你没学过礼数,不懂礼数吗?不知廉耻为何物吗?”

    唐宁似乎觉得没说过瘾,又接着说:“凭你,也配得上晟?笑话,滑天下之大稽,你要是识相的话,乘早回你的乡下去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,皇家的生活,你学两辈子也学不来!”

    在唐宁大逞口舌之快时,上官芸儿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,不看任何人,只盯着自己的脚尖。若不是还在呼吸,估计能教人忘了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红叶已经惊愕的说不出话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她正想劝木香先走,不管她是什么身份,都不能跟公主正面对搞,哪怕她真的是襄王妃,那也不行。康宁公主可是很得皇帝宠爱的一位公主,得罪她,就等于得罪皇帝。

    木香心情也不好了,本来高高兴兴的出来采买东西,怎么一路上,净遇着叫她烦心的人。

    她心情不好,脸色也十分的冷,比起康宁虚有其表的冷,她的冷,更具三威慑力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主殿下,您管的也太宽了吧,请问,您是赫连晟的什么人?您是他娘,还是他媳妇?如果不是,请问,您站在什么时候立场说这番话?”

    一番看似轻飘飘的话,却正中唐宁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竟然顶撞我,既然知道我是公主,还敢顶撞,来人,给我掌嘴,”唐宁急了。公主就是公主,自小被捧惯了,怎受得了气。

    唐宁带着的侍卫,都是宫里的禁军,动起手来,那是绝不含糊的。有两个带刀侍卫,从后面站出来,走上前就要抓住木香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适时开口了,“公主何须同她计较,她不过是从小地方来的,不懂宫里的规矩,芸儿替她给您陪个不是,看在芸儿的面子上,公主便饶了她吧!”

    木香对上官芸儿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了,她这样聪明的女子,真是太适合嫁给太子,有了上官芸儿这般精明的女子替他稳固后院,太子的帝位,还会远吗?

    唐宁原本也不是真的要打她,再怎么说,她是赫连晟定下的王妃。

    今儿下午,赫连晟又去了宫里,请旨办喜宴,在这个节骨眼上,她不能亲自动手收拾这个女子。对,不是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本公主看在你初到京城,顶撞之罪便作罢了,”唐宁十分大度的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悄悄给木香使眼色,“公主都开恩了,你还不快跪谢?”

    跪?哼!作梦!

    从始至终,木香站在那,就没有动过,哪怕是那两个侍卫走到跟前,伸手要抓她了,她也没动过。

    红叶背着众人,对她竖起大母指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还是有存稿君,俺很敬业滴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1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