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30章 逛京城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2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被小丫头的话逗乐了,摇头说道:“他们不是过的惨,他们只是注重好看,比好吃来的重要,懂了没?”

    “哦,差不多懂了,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呗!”彩云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噗,咳咳,”小五吃呛着了,准确的说是被她的话惊的,呛着了。

    夫人哪!您能别这么实话实说行不?

    康伯也背过脸去,默默吃着饭,经过这一上午的相处,他算是明白了,夫人是个直肠子,有啥说啥,也是热心肠的人,对人也亲和。

    跟京城的那些大小姐,完全是两个样。

    虽说看着像村姑,实际上也就是个村姑,可为啥他看着夫人,就觉着气质那么好,哪怕是坐在厨房门口,磕瓜子,那动作,那姿势,也十足的有范。

    这些话,康伯可不敢跟别人说,谁知道其他人咋想的呢,万一说错了,岂不是惹人笑话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他可真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,陈妈子以及小五他们,都没有因为夫人下厨烧饭,整的跟厨娘一样,就对她轻看。

    总结一句话:有些人的气质是靠别人衬,靠绫罗珠宝陪衬的。而另一些人,气质是由内而外的,与生俱来的,与外在的事物无关。

    当然了,若是木香听见他这话,估计要笑的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呃……不行,腹部还有伤,不能大笑,笑多了,万一笑穿,那就可坏大事了。

    吃罢牛肉面的午饭,她得去休息一会,赫连晟下午要去一趟宫里,在被窝里就跟她说过了。所以下午,她必须待在家。

    可是她闲不住,说好的买梅花,今儿又是个大晴天,时间不等闲人哪!

    康伯跟陈妈下午要去准备喜宴的事,大红绸布自然是有多少挂多少,把这空荡荡的院子,都挂上红才行。

    还有办喜宴要准备食材,也得提前备下,或者定下也行,免得到时着急忙慌的,再少了啥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,是两位主子的喜服。

    听说主子带着夫人去庙里拜过天地了,可即使拜过天地,这回京城办喜宴,也得穿喜服不是?总不能穿一身常服,就去招呼宾客吧?

    康伯越想越觉着事情多,可把他老人家急坏了,跟陈妈两个人商量了好一大会,又把何安跟吴青叫了过来,让他俩帮着去采买东西,去预定。

    何安跟吴青最近一段时间,跟着木香做生意,也学到了不少东西,采购都得列上单子,有了单子,一个下午就能跑完了。

    康伯这回又长见识了,原来去年腊月到今年正月,京城流行吃的香肠,就是他们家夫人鼓捣出来的,还有那皮蛋,他在京城大酒楼吃过。

    活了这么些,他还从未见过,颜色那般奇怪的吃食,不光颜色稀奇,那味道也稀奇的很,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木香下午睡了一觉,又让彩云替她上了一遍药,绑上棉布,感觉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便招来小五,带她去了康伯的账房。

    看账本全凭各人天赋,有的人看多了眼花,有的人一目十行,没几分钟,一本账就看完了。

    木香是属于后者,关于这一点,她很清楚,不是灵魂的功劳,而是本尊的木香,拥有的超极技能。

    小五守在书桌边上,就她看一页一页的翻账本,一会的功夫,就合上了,又翻下一本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“夫人,您看那么快,真的能看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还凑合,就是你家账房写的字有些难认,其他的倒也还好,你们王爷的身家很清楚嘛,”木香合上账本,回想了下,“八十亩果园,是刚赏的,二百亩水田,都由佃户耕种,府上每年管他们收租子,但是相比别人家的租金,你家王爷收的少了两层。”

    小五好想膜拜啊,那些账,他看着都头晕,夫人居然这么快就看完了,“少收租子的事,是因为去年收成不好,主子不在,好些佃户都来求康伯,您也知道,老人家心软,就给答应了,不过之后主子回来,知道了,也没说啥,都是穷苦人,咱们少收点,这也没啥,您说是吗?”

    问出最后这句,小五心里很没底。

    谁人不爱钱,谁人不想钱多,殿下这样想,就是不晓得夫人是不是也这样想。

    “嗯,过两日带我去庄上看看,我得去瞧瞧,至少认认路,”她还真没说什么,因为跟赫连晟的身家比起来,那点租子,九牛一毛而已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她也是庄稼人,岂有不偏袒庄户人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嗳,好好,等夫人身子好些了,小人一定带着夫人去田里瞧瞧,”小五一脸欢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若是让佃户们知道,襄王府有女主人了,他们肯定乐坏了。

    夫人不光是襄王府的女主人,也是他们这些佃户的靠山哪!

    回想去年夏天,为了引水灌溉的事,府中的佃户们,可没少跟其他王府的佃户们干架。

    可是吧,就因为殿下不在家,府里主事的是康伯。

    他一个老头子,跟人吵也吵不过,骂也骂不过,说话还没份量,试想一下,一面倒的局势有多叫人蛋疼。

    木香收拾好账本,“吃喜席的时候,让府中的佃户都来,不用他们送礼,只人到就好了,一呢,是叫他们过来认认,二呢,过年的时候,你们也没请他们吃饭吧,人家毕竟帮咱府上干活,过年的时候大家一块聚聚,有利于团结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请他们来吗?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,以前也没有过,京城也没哪家府上请佃户吃饭,夫人,您真要请他们过来?那可不少人呢!要不要我去跟殿下说一声?”

    木香走到他面前,拢着手看他,“好啊,那你去问你家殿下,看他怎么说!”

    小五愣了,这是嘛意思,再一回神,账房里哪还有夫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等等我啊!”

    小五慌了神,正要追出去,却在跑到门口时,跟康伯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咋还那么毛毛躁躁的,就不能好好走路嘛,”康伯捂着脑门,疼的直咧嘴。

    小五揉了两下头,顾不得疼,抓着康伯,就把夫人刚说的话,又跟他重复了一遍,还把自己说过的话,也跟康伯说了。他觉得夫人是生气了,可又不晓得自己错在哪!

    康伯听完了,照着他的头,又给了他一记芭蕉扇。

    “请佃户们来吃酒席,那是夫人仁慈,这叫与民同乐,这等好事,殿下咋会不同意,况且咱家殿下宠着夫人,都快捧到天上去了,你还敢提出要去跟殿下商量,要说也是夫人去说,哪轮得着你,傻样!”

    小五摸着脑袋,细想之下,好像他真是这么说的,“哎呀,都怨我这张嘴,平时总跟你说话,说习惯了,要不我现在去跟夫人道个歉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夫人也不像爱计较的人,她下午不是要去花市吗?殿下不在,你带着栓子再带两个人跟着夫人一起去,哦,府里的侍卫也带上两个,免得在街上遇到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嗳,我这就去,”小五跑了两步又回来了,“忘了告诉你,夫人把账都看完了,租子少收,夫人也没说啥,就说过两日去庄户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康伯的反应跟小五差不多,除了震惊,就只剩膜拜了。

    库房的钥匙,木香早上就拿到了。

    要去外面采购,自然得带银子,所以她去了库房。

    严格的说,是清风院的书房里面,有个密室,放着银子。另外还有一部分的钱,存在京城的钱庄里头。

    当库房的门打开时,木香小小的惊讶了一把。

    尼妈,有钱人的世界,钞票不是一张一张,银子不是一锭一锭,而且成捆,成箱。

    库房里存的金银,至少得有两万两,金玉首饰倒是不多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电视上播的那样,动不动就是成箱的金银珠宝,一抓一大把,其实在古代,珍珠都是很稀罕的东西,都是野生的,捕捞也不容易,产量自然不高。

    至于玉器,倒是不少,可也没有多到夸张的地步。

    除此这些银子之外,宝库里就只有刀刀剑剑的最多,都是绝世好剑,从这上面足以看的出,赫连晟有收集名剑的嗜好。

    襄王府还有一个更大的库房,主要用来存放粮食布料,以及发放给佃户的农具什么,等同于放杂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着满屋的银子,木香也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睛,出来的时候,只拿了十锭小的,一锭是大约是二十两,也不少了。

    从库房出来,叫上彩云跟木朗,还有大飞,少了他,谁搬东西啊!

    小五子在大门口堵着他们,见木香出来,赶忙笑呵呵的迎上去,“夫人,我们陪您上街吧,咱再带两个侍卫,一块去,今儿街上有花灯,可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侍卫就不用带了,有你跟大飞两个足够了,”木香也没真生他的气,襄王府的下人,比她想像中的,要好太多了,还没有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。

    见夫人不生气,小五甭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当先跑去赶了府里的马车,又铺了软垫子,好让她做的舒服些。

    走到大门口时,对面太子府里,也出来人了。

    一辆金顶的马车等在府外,两个嬷嬷样的婆子,扶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,一左一右还跟着两个俏丽的婢女。

    小五见到来人,赶紧搁下马鞭,跪下请安,“见过太子妃!”

    木香恍然明白,敢情这位跟她家住门对门的,是南晋国的太子妃。

    看长相倒也挺美的,大眼睛,小嘴巴,挑着睫毛看人的时候,有几分庄重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是真的弱,还是硬装出来的弱。走路那个轻的哟,连灰尘都带不起来。

    见着小五请安,也只轻弱的抬了下手,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冷,”彩云抖了下肩膀,看了眼木香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鸡皮疙瘩起来了,不信你们看,”大飞把胳膊一举,其实没有把袖子卷起来,逗她们乐而已。

    但他嗓门够大,加之他们几个站在一向冷清的襄王府门前,不显眼也得显眼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”提问的,是还未上马车的太子妃,这个他们,指的自然是木香四人。

    小五跪在地上,还没有起来,恭敬的回道:“这位是我们家王妃,这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木香,他们俩个是我弟弟跟妹妹,见过太子妃,”木香淡笑着走上前,在离太子妃五步之外,对她盈盈一拜,姿势标准,态度不卑不亢,带着几分疏离,几分该有的恭谨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惊愕了,“你家王妃?”上官芸儿是如林黛玉般的病美人,不过美人也有表情,美人惊讶的时候,也会睁大眼,嘴巴半张。

    小五久等不到太子妃让她站起来,可又不能总跪着跟她说话,只得慢慢的站着同,尽量把腰弯到最低,“回太子妃的话,这位真是我们家王妃,昨儿刚到,过几日府上办喜宴,太子殿下一定会收到请帖,到时您自然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嬷嬷在上官芸儿耳边提醒了一句,上官芸儿这才回神。“是吗?那到时本宫跟太子一定要去讨一杯喜酒喝。”

    “随时欢迎太子妃驾临,”木香端着王妃该有的秉持,笑不露齿,话不露怯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轻轻点了头,最后打量了一眼木香,才抬步上马车。

    身后立即有婢女捧上软凳,以做垫脚之用。

    等到主子上马车,再轻手轻脚的将轿帘放下,收起凳子,一行人跟在车轿后头,款款而去。

    木香可没忽视掉上官芸儿最后那一个眼神,带着一丝嫌弃,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呵呵!这也难怪,人家太子妃,出身一定不凡,光看一个出场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她,穿的虽然不破不旧,但跟人家身上的云锦缎长裙比起来,连一块布料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彩云晃着她的手,“大姐,要不你也去街上做几身好衣服吧,要不然走出去,人家只当你是婢女呢!”

    小五冲彩云竖起大母指,“这个主意好,夫人,咱们去裳品阁吧,那地方可是京城最好的布庄,好些人都去那里做衣服呢!”

    木香也不是古板的人,平时随随穿穿可以,若是去了宫里觐见皇上,或是去赫连家的老宅,又或者见亲戚长辈,就不能穿的太寒酸了。

    “那便去吧,先去瞧瞧再说!”

    她一摸口袋,虽说这些银子不少了,可若是去京城最好的布庄,这么些银子恐怕只够添两身新衣服的,再别想买别的了。

    “嗳好,夫人您请上马,咱们先去裳品阁,然后再去花市,您不是还要置办些东西吗?京城有个杂货街,那里的东西可全了,最后咱们再去那。”

    分了先后,是因为小五觉得,置办行头,是最重要的,可是木香却不肯,“先去花市,再去杂货街,最后再去裳品阁,又不是买不着衣服了,那么着急干啥!”

    主子有吩咐,小五可不敢质疑,当下把马鞭一挥,吆喝一声,“好嘞,先去花市,夫人您坐好了,这位大哥,您是坐车,还是步走啊?”他转头看向抱着剑,立在原地的大飞。

    这话问的,让大飞一百个不痛快,“我赶车,你指路!”

    “成成,马鞭给你,嗳,你可得当心着点,在京城里赶车可不能跟在城外似的,横冲直撞,这京城里头,哪怕是个穿常服的,都是非富即贵,不管冲撞了哪个,咱都得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反正赶车也无聊,小五又是个话唠,也不管大飞有没有理他,继续说:“当然了,要是咱殿下坐在车里头,那就另当别论,不管冲撞了谁,谁也不敢吱声,还得恭恭敬敬把给咱们让路,这就是咱殿下在京城里头的威望!”

    大飞耸肩嗤笑道:“哟,您家殿下那样威武,现在不也服服贴贴的,怎么说里面那位也是我主子,这样算起来,你是不是也得服我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人怎么说话呢,我们家殿下疼夫人,那是美德,美德懂不,一看你就是个粗人,你肯定不懂,疼老婆那是有境界的人,才能干的事,”小五掰起瞎话来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还认真以及十分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大飞哈哈大笑,腾出一只手,猛的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你可比何安那小子有趣多了,不过……按你的意思,你们南晋皇上跟太子应该不算有境界的人,我们家老侯爷那才叫有境界!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侯爷?你不是夫人的护卫吗?关侯爷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大飞自知多嘴了,很不友好的回他三个字,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小五表情怪怪的,正要再说什么呢,就见他走错路了,“嗳嗳,你往哪走,不是那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早说,我都拐过来了你才说,净光顾着闲扯蛋,还得爷我下来调头,”大飞气呼呼的跳下马车,把马往回赶。

    这马跟汽车可不一样,不是光喂草料就行的。

    它要是不高兴了,你再打再挥鞭子也不管用。这不,也不知是大习太凶了,还是这马心情不好了,横在路中间,死活也不肯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笨哪,亏你还是侍卫呢,连个马都搞不定,你说说你,唉!”小五跳下马车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跑过去把马牵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飞不爽了,“你们家的马当然听你的,这跟我是不是侍卫有个毛关系?”

    木香掀了帘子,瞟了他俩,“你俩再吵下去,咱哪也不用去了,就在原地转圈圈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便把轿帘放下了,留下等待反省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木朗扒在窗户边上,往外面看。一会说,这个楼装的好漂亮,一会说,那个杂耍好好看,还有那些走在街上被大人牵着的小娃,穿的也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不过京城也有乞丐,而且还不少。

    木朗看见,就纳闷了,“京城那么有钱,小五哥不是还说,但凡走在街上的,非富即贵,那咋还有要饭的呢!他们都没有钱吗?”

    彩云小大人似的对他说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哪个地方都有穷人,都有富人,传说神仙里头还有穷人呢,要不那个铁拐李为啥总光着脚,还有那个济公,一身的破烂,他们也是神仙堆里的穷人,知道不?”

    木朗很响亮的哦了声,“我晓得了,就像咱们也是,虽然姐夫是是王爷,可咱们不也是穷人吗?”

    木香很不赞同他这个观点,“穷人怎么了,咱们靠的是自力更生,靠的是勤劳,不像有些人,就是投胎投的好,含着金汤勺出生,那是她命好,可不是她有本事,咱们要做有本事的人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噗!”小五隔着车帘听他们说话,越听越觉着有意思,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两姐妹说话都一个调子,可怜的小木朗,成天被这两人瞎灌输,也不知长大了会是个什么样。

    今儿是有花灯会,大街上很多店铺门口都挂上了灯笼,就是还没点上,要等到晚上才点。这会挂着,是为了吸引顾客。

    很多花灯设计的都很别出心裁,有的像花,有的像动物,有的是仿古物,还有仿建筑的。

    整条街都挂着花灯,远远望去,真的很好看。彩云看的新奇,一路上窗帘都没舍得放下来。木朗只对动物造型的花灯感兴趣,觉着很好玩。

    没多久,拐过大街,路过一座大牌坊,便到了京城最大最繁荣的花市。

    这里的商人也得懂得利用暖房来培养四季的花卉,只是这种花很难养,所以盖暖房的店铺并不多。

    进了花市,众人便下了马车,大飞赶着马车,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小五来到这里也觉着新鲜,因为他们襄王府几乎没买过花卉盆栽什么的,这里的老板也不认得他们。

    这认得与不认得之间,差别可就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商户因为时常跟达官贵人打交道,眼光都高着呢,一看他们几人的穿着打扮都很普通,压根没把他们放在眼里,只让伙计去招呼,进了店,连个茶水都不上。

    木香不在意,她只看花,又不是专为看他们的脸来的,管他啥态度,回头有机会再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她不在意,可小五在意啊,这不是要跌了襄王府的面子吗?

    “夫人,我去告诉他们,您的身份,看他们还敢怠慢不!”

    木香不理他,心想,要是何安跟着她,一定不会说这么多的废话。

    小五见夫人也不说话,只顾看花,纳闷极了。

    难道面子不重要吗?

    终于,在一间很普通,也不是很大的花铺门口,木香停下了。

    这间铺子的门口摆着两盆梅花根,造型很是漂亮,人说看梅花,要看梅骨,这骨,指的便是梅根。需得有气势,有风姿绰约的美感,像个端庄的妇人,端着优雅高卓的风姿。

    眼前的两盆盛开的红梅,给人的便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除了梅花之外,还有不少包着根的海棠花,根部只用稻草裹着,与旁的店,用上等的青花瓷器装着,大有不同。这里海棠,叶子上还沾着露珠,未开的花瓣上娇艳欲滴,花蕾的根部也十分健康,没有发黑的病态。

    小五见她站着不走了,便冲着店铺里头喊老板,“来客人了,你们这儿的老板呢?还不快出来招呼我们家夫人!”

    “嗳,来了来了,几位客人看中什么了?”从店里跑出来的是个系着围裙的憨厚中年人,一看就是肯卖力气,能吃苦的人。

    小五看他的打扮,便以为是伙计,“叫你们老板出来,我家夫人看中这里的花了,若是价格合适,会买很多,跟你一个伙计谈哪行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腼腆的笑了笑,“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,不信你们可以问问周围的人,真的,不骗你们,这店是我家老爹传下来的,我这个人嘴笨,只会干活,不会跟人讲价,但是我这儿的花可都是早上才挖来的,不信你们可以看看这花根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的确不像老板,”小五看了直摇头。

    木香把他拽开,指着那两盆梅花,询问道:“这两盆是你修剪的吗?像这样的共梅花,你还有几盆?多少钱一盆能卖给我们?”

    一下子问了三个问题,中年汉子抓耳挠腮一会,才慢吞吞的回答,“是我修剪的,不光这两盆,我这后院还有十几盆梅花,都是我自己剪的,我也不懂啥叫好看,就是瞎剪的,至于价格嘛,我肯定不会卖您贵的,这您放心,但也不能比别家的价格低,要不然他们该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街上看了看。

    木香余光一瞄,果然瞧见隔壁几个店铺的人,都拢着袖子往他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木香了然的点头,“那你带我去后院瞧瞧吧,外面这两盆我要了,价钱咱们进去谈,还有,那些个海棠树我也都要了,你这儿有野蔷薇或者月季花吗?”

    “夫人,您要野蔷薇跟月季干嘛,京城里头可是很少有人种这两种花的,人家都喜欢种牡丹,富贵花,摆着显大气,”他在前面引路,也算实话实说了。

    “富贵可不是靠花来显摆的,牡丹虽好,但不易活,月季花形好看,蔷薇很香,只要修剪的好,一样能种出高雅来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信,夫人这话说到小的心里去了,其实小的也不喜欢牡丹,一点带不得马虎,夫人您看看,这儿还有黄梅,月季真有几棵,您若要的话,我送给您了,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木香看了一圈,点了几盆黄梅,又挑了两盆红梅,跟是映山红,这花开春的时候开出来,也是很漂亮。

    外面的两盆红梅自然是得要的,这一通算下来,绝对是一笔大生意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高兴坏了,赶紧用纸笔记下了,拿着算盘珠子扒拉了一通,算下来,总共二十二两五钱。

    也就那几盆梅花最贵,其他的全也还好。

    小五不算贵,没吱声。

    木香也没看他的账,直接砍价,“零头去掉吧,二十两,凑个整数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二两五钱,对于普通人家来说,也是不小的数字呢!

    小五看他还不想答应,不高兴了,“你知道我们家夫人是谁吗?你知道这些花是要送到哪里的吗?襄王府,你觉着这二两五钱银子还不值吗?”

    “襄王府?你是说你们是襄王府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们有必要骗你吗?拿上银子,把花送到襄王府去,你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,”小五十分傲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小的一定给您送过去,马上就送。”

    彩云嫌弃的瞪着小五,“你好没品,砍价就砍价,干啥要把姐夫搬出来,你用真本事砍下价来,那才叫本事,这不算!”

    木香一手搂着彩云,一手拉着木朗,很赞同,“不错,我本来是要砍价的,就你嘴快,把赫连抬出来,一点成就感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五傻呆了,他抬主子还抬错了吗?

    几人出了花铺,街上站的其他花店老板,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因为中年汉子出来嚷嚷,要给襄王府送货。

    艾妈,襄王府呀!

    在京城里,要说谁家府上能跟太子府相比,跟太子府叫板的,非襄王府莫属!

    “夫人,您进来看看吧,我们家有全京城最漂亮的牡丹,太子府的牡丹都是从我们家买的,”一个油光粉面的胖子像个笑面佛似的在木香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另几个店铺的老板也纷纷凑上来,笑的那叫一个殷勤。

    “胖子骗您的,太子府的牡丹是从我们家进的,不信您进来瞧瞧,像您这样有气质的夫人,当然得养牡丹,茶花,才能显出您的贵气,我们家的茶花正开呢,不用暖房,养起来,很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他们两家的花都不好看,要说茶花,我家的茶花品种最多……”

    小五见这群人都快夫人围起来了,竖着眉往他们跟前一站,“都松开,谁准你们对我家夫人拉拉扯扯的了,告诉你们,要是让殿下看见,你们这手都要得咔咔!断掉,懂不?”

    小五声音拔的老高,竟有些尖细。

    木香诧异的看他,当视线落到他腰部以下时,似乎有点明白了。

    小五才没功夫注意她,好不容易把那群人吓唬走,便赶紧领着木香,扶她上马车,赶车去了杂货街。

    马车上,大飞十分鄙夷的回头瞅她一眼,“好歹你也是襄王妃,跟人砍价这么没品的事,你真好意思干吗?赫连晟的家当,你三辈子也花不完,你说你省个什么劲!”

    “这叫理财,我说了你也不懂,”木香恨不得一脚把他踢下马车,“你以为咱们不还价,到了人家店里,随他们漫天要价,就是大方了?傻帽!人家只会在背后骂你冤大头,骂你蠢,绝没有半个人说你好!”

    小五听出门道来了,“难怪有好几次我出去买东西,只问了价格,没有砍价就付了银子,等我走几步回头看,那些个商贩笑的好奇怪呢!”

    木香从背后拍了下他的肩,以示鼓励,“以后咱们府里出去采买东西的人,都得会砍价知道吗?咱们省下来的钱,可以拿去做善事,还可以给府上的佃户送温暖,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这个好,我……我还以为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抠门?”

    小五顶着张红脸,怪害羞的,“是小的错了,小的不该乱揣测夫人,我说实话,像您这样的主子,在京城里真是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彩云笑着说道:“那是,我家大姐可是独一无二的,要不你家主子咋一眼就相中了呢!”

    “彩云,又胡说八道了,你最近越发的皮了,”木香又好气又好笑的戳了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木朗靠着车厢壁,缩在那偷笑,正笑的欢快呢,哪知车身猛的向旁边一晃。

    这晃的动静可就大了,彩云也没抓住,一头撞在木板上,木朗跌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木香因为坐的离车门较近,要不是大飞跟小五在前面堵着门,她恐怕就得摔出去了,即便这样,猛烈的撞击,还是扯到腹部的伤口,痛的她皱眉。

    大飞火了,“嗳,你们是咋赶的马车,要拐弯也不提前拐,都快走过去了,才要拐,要不是爷我技术好,咱俩现在可就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小五认得对面赶车的车夫,急忙扯住大飞,让他别说了,“既然都没事,那咱就走吧,别再嚷嚷了!”

    大飞还没等到对方道歉,就要他调头走,他咋肯干。

    “走个屁,又不是我撞的他,是他差点撞上咱们的马车了,你好意思认怂,爷可不答应,”大飞吼的声音,真叫一个大,只怕整条街的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小五见拽他不动,又见对面马车里的人已经掀了帘子,他只得跳下马车,奔到那人车前,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,“小的见过大公子,这位小哥是我家夫人的侍卫,刚来京城,若有冲撞到公子的地方,还请公子见谅。”

    掀开了帘子,马车里头坐着的人,自然就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风姿卓然,一双单凤眼,几分风情,几分精明。身形不胖不瘦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一身白色绣银线厚袍子,不张不显,外表看不出什么,但内里却不凡。

    只见他抬眉瞧了眼对面的马车,眼露疑惑,“你家襄王殿下真的娶亲了?”

    “是,这次回来,是要办酒席的,过几日请柬自会送到公子府上,”小五双手握着,如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那白衣男子哦了声,这一声很有意思,夹杂着不少玄妙的东西,“既是襄王殿下要娶亲,我自当前去道贺,替我给你家主子带个话,无论如何,这喜宴一定要办的风光。”

    木香心里的小火苗又往上窜了。

    他这话什么意思?什么叫无论如何,一定要风光的办?

    是嫌弃她的出身不好,喜宴就得办的风光,好弥补些面子回来吗?

    不可忍,绝不可忍!

    管你什么样的身份,她重活一世容易吗?凭白无故的,谁都要给她气受吗?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她掀了帘子动作利落的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对面马车里的男子正要放下帘子,就见一个素面朝天,浑身上下透着股清灵之气的女子以跳的姿势,从马车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他得承认这女子长的不赖,白净的瓜子脸,挺俏的小鼻子,艳红欲滴的嘴巴,卷俏的睫毛,再配上一双慧黠灵动的眸子。

    不说倾国倾城,也能算得上小家碧玉。而往往小家碧玉的女子,比起倾国倾城来,更耐看,也更有味道。

    他打量木香的同时,木香也看着他。

    又是个美男,还是个看上去十分有内涵的美男子,至少她现在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呃……不对啊,她是来找人家理论的,怎能被美貌所惑呢?

    木香抱着手臂,晃到那人马车前,以绝对骄傲的派头,斜瞄着他,很不客气的道:“这位公子,你好像还忘一件事!”

    “哦?何事?”男子笑了,饶有兴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仆人看见主子竟对着个陌生女子发笑,使劲揉了揉眼睛,他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同样惊呆的还有小五,他看了看嘴角带笑的男子,暗暗想着,这事回去之后一定得跟主子说,防患于未然嘛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存稿君在此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