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18章 情话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0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微微喘着气,试图引开他的注意力,“咱先不谈这个,老六不都跟你说了,前面的水里埋了铁刺,你这船肯定是要沉的,不如咱们先上岸,有啥话上岸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男人忽然就没声音了,木香疑惑之余,回头看去,不期然的正对上他俯身逼近的唇。

    好嘛!她一回头,等于自己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用披风将两人裹住,外面的人,看不清两人在干啥!

    可是都被包住了,除了亲密,还能干啥?

    吴青神色淡然的背过身,轩辕凌有那么一点点的气闷。

    那丫头在他面前张牙舞爪,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。可为啥在赫连晟面前,却乖的跟个小猫似的。

    笼罩在披风之下的两人,正吻的难舍难分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赫连晟吻的难舍难分。木香小小的身子被他揽在怀里,退无可退,只能被动的承受他的吻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这人太霸道了,恨不能把她吞吃了似的。

    她的嘴巴,被他吻的有些发麻,舌尖被扯的好像不是自己的了,呼吸就更不用说了,若不是赫连晟在狂热的细吻之余,渡气给她,她早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吻了多久,不知咬了多久,呼吸交缠,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木香只觉得眼前,似乎有漫天花海飘落,美的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船头,冰冷刺骨的空气,透过衣裳的缝隙,钻进里衣,冷嗖嗖的感觉,让木香猛然清醒。

    她睁着大眼,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,愤怒的一使劲,牙齿咬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她咬的很用力,淡淡的血腥气,裹在两人的唇齿之间。

    赫连晟却依然没有放开她,黑眸微微眯起,探入她腰间的手绕到她身后,揽住她的身子,将她紧紧固定在身前,撬开她故意紧闭的牙齿,带动她的呼吸共同起舞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那将他的血推进她的嘴里,木香在迷迷糊糊,搞不清东南西北之时,便吞咽下了他的血。

    赫连晟满意从她唇上撤开,伸出母指,抹了下唇,姿势妖孽的要命。

    看着手上暗红血的印记,赫连连晟笑了,笑的风华无限,似有金色的阳光从他背后倾洒而下。

    “香儿,可咬过瘾了?若是没有,为夫再让你咬别的地方?”

    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的味道,想到心都疼了,恨不得把她融入骨血之中,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木香恨恨的瞪着她,撅着微肿的红唇,那模样,似嗔似怒,三分怒,七分媚。

    至少看在赫连晟的眼里,便是这般。

    想到此刻他们还在船上,还有很多人站在他身后,只要他一转身,木香被揉虐后的双唇,以及满是娇羞的姿态,就得暴露在其他男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赫连晟小气的毛病又犯了,打定主意,不让其他人看见她,干脆也不转身,用披风裹着她,对身后的人,肃声道:“准备迎敌!”

    寒风吹起他鬓边的发,木香仰头的弧度,看见的是他线条绝美的下巴,上面已经冒出一层青涩的胡茬。

    将军一声令下,整条船的人都动了起来。严忠带着人下了船舱,不多时,号角声震耳。

    吴青要看着轩辕凌,他没有动,在主子下令之时,他带着轩辕凌站到了主子身边。

    轩辕凌见赫连晟这般镇定自若,不禁冷笑,“你抓了我又如何,除非你能从河道上飞把整条船扛过去,否则你这船毁定了。”

    总算说了句狠话,轩辕凌觉得痛快多了,“虽然今日本太子杀不了你,可是能看到大名鼎鼎的战神掉下水,变成落汤鸡,也不算枉费本太子的一番心意,襄王,快过年了,泡个冷水澡,滋味肯定不错,哈哈!”

    纵使轩辕凌此刻身上还疼着,衣衫褴褛不堪,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看赫连晟的笑话。

    内河道,为了方便行船,也为了方便船道相遇。在城中央的河道上,将河面开拓的很宽。如此一来,赫连晟哪怕轻功再高,也无法在不落水的情况之下,掠到对岸。

    所以,他落水落定了。

    此等情景,旷世难遇。

    轩辕凌笑的太狠了,扯动了伤口,又吸到了清冷的空气,捂着嘴不停的咳嗽。

    吴青冷声道:“你也在船上,有何可笑的,在我们落水之前,一定会先把你扔下去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本太子在水里等着你们,哈哈,赫连晟,此局,我看你如何解,”轩辕凌笑的近乎癫狂。

    灵鹰那个老狐狸一定不会顾及他的安危,一定会全力拼杀,只要赫连晟船沉,一切便还有挽救的余地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得瞅准机会,逃下船去。

    轩辕凌琢磨着自己的心事,却忽略了赫连晟眼里的笃定自信。以为他说‘准备迎敌’是在夸口壮胆吗?

    木香听见轩辕凌的阴笑,觉得真他妈的恶心,“吴青,把他绑起来,吊在船后头,记得要绑牢绑结实,若是给他跑了,你就自己游回去!”

    吴青面色一怔,“是!”游回去?神经!

    轩辕凌却是面如死灰,刚刚燃起的火焰,一下就被浇灭了,他把目光转向赫连晟。

    “赫连兄,你不能这么对我,虽然本王做了人质,可你不能辱我!”

    不要啊,若是绑了,他根本不可能逃走。

    赫连晟笑的如晨起的阳光,光华夺目,“在我们家,一向是夫人当家,轩辕兄,你千不该万不该,得罪我家夫人,你没听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?”

    轩辕凌差点就吐血了,“喂,赫连晟,你好歹也是个男人,怎能怕媳妇,你就不怕传出去,丢了南晋国的脸?”

    只怕不是丢脸那么简单,南晋国有一半的人,要愤慨而死。

    他敬爱的战神,襄王殿下,那个无战不胜,无攻不破的男人,竟然会怕媳妇,这叫他们情何以堪?

    赫连晟依旧笑容淡淡,伸手把木香的又按回了自己怀里,“南晋国的脸,不是靠这个挣来的,本王的事,就不牢轩辕兄记挂了,既然我家夫人说了,要把你绑起来吊在船后,吴青,你还不动手吗?记着绑在船舷上,离水面三尺,说不定还能用他钓到鱼呢!”

    “他身上都没肉,衣服也没扒下来,如何能钓到鱼?”木香一脸不相信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赫连晟亲昵的挑着手指,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以后不准在本王面前提到扒人衣服,谁的衣服也不可以扒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还有一句,赫连晟贴着木香耳朵说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了什么,不得而知。总之,一定又是叫人脸红心跳,暧昧不清的话。

    吴青嘴角抽抽,他发现这两位主子,同样的腹黑,连整人的手法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们不能这么对我,赫连晟,木香,当本王没说还不行吗?”轩辕凌吓的腿软,阴白的脸色,表情僵硬。

    堂堂的燕国太子,混到这份上,也算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他在窝窝山顶上,设计埋伏赫连晟时,那股子高傲阴邪,藐视天下的气度,早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果然,有些人,撕掉了伪装,你会发现,王子的外表下隐藏的,有可能是颗*丝的心。

    轩辕凌还是被绑在船舷上去了,但没扒衣服就是了,不是怕他冻死,而是怕他有伤风化。

    再说了,赫连晟让给自己的女人,有机会看其他男人的赤身吗?

    灵鹰带着人,站在内河道旁的城楼之上,看着赫连晟的船渐渐近了。

    “命人准备,只要船一沉,立即放箭!”

    旁边有一部下,小心的问:“可是太子还在他们手上,您看,太子正被他们绑在船舷上,我们贸然放箭,会不会伤及太子?”

    灵鹰猛的一掌,抓在窗台的木框上,眼神阴鸷,“派几个人乘小船去营救太子,其他人围攻赫连晟!”

    那名部下,瞥见灵鹰血红的脸色,不敢再质疑,“是,属下明白了,这就派人过去!”

    灵鹰的意思,再明显不过。以杀赫连晟为主,营救太子为辅。

    派了人去救轩辕凌,他也算仁至义尽,乱箭之下,若是太子不小心中了箭,受伤或是死亡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战争,总会有死亡,轩辕凌死了,还有第二个轩辕凌。

    燕国老皇帝,最不缺的就是儿子。之所以太子之位非轩辕凌不可,不过是因为他的长子身份,已及皇后的势力。

    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

    当年风光一时的皇后一族,到了今时今日,差不多也走到了尽头,是时候抽骨换血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拥着木香站在船头,木香瞧见他神色自若,便猜到,他肯定自有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既然赫连晟都不担心了,她又何必着急呢!反正掉下水的,又不止她一个。

    吴青绑完轩辕凌,很快就回来了,“主子,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盯着前方水面,俊脸上忽然蕴开一个若有若无的笑,“香儿,给你变个戏法!”

    还没等木香追问呢,只见他一扬手,身后便传来一阵铁器相触的声音,似乎还有大型齿轮咬合滚动着。

    “看下面,”赫连晟带着她,往水面下看。

    就在齿轮滚动之时,船头入水的部分,突然翻出两根足有两米长的铁刺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铁,因为木香看见那铁泛着青黑色的幽光,两根铁刺,每根都有腰身那么粗。

    而就在铁刺升起的同时,木船边沿,不知何时多了一层铁壳,将船身密不透风的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木香看的惊诧不已,纵使她是现代人,也不免要为赫连晟的创新智谋所惊呆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忽然明白了,为何赫连晟的军队会战无不胜。他善于利用武器,而不是光靠武力和计谋去跟人拼杀。

    工要利其事必先利其器,说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远处,一直观注河中央的灵鹰,脸上全是震惊之色。赫连晟的船为何突然间就变了,如铜墙铁壁一般?

    就在他思索不解间,赫连晟的船就以乘风破浪之势,冲开埋在河道之下的铁刺。

    他的船头竖着的铁刺,是玄铁,比之轩辕凌弄的这些个普通铁刺,不知坚硬上多少倍,他怎么可能斗的过。

    灵鹰眼睁睁看着,赫连晟的船驶向西城门。

    同样的,木质闸门同样的不堪一击,在玄铁刺经过时,碎成了渣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铁船,如入无人之境般,乘风破浪,冲出了卞城,嚣张的开走了。

    木香自打看见铁船冲破河底埋伏的那一刻起,就板着脸,闷不作声。

    等到船开出卞城之时,她气呼呼的抽出宝剑,跑到船舷后头,割断吊着轩辕凌的绳子。

    轩辕凌双手被绑着掉进水里,想游也游不动,身子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好在,太子就是太子,一直就有侍卫跟在铁船之后,还有几名擅长潜水的侍卫,潜游在水中,想伺机救他。

    当见到太子落水,几人迅速围过去,将太子救走了。

    远远的,木香站在船上,轩辕凌在水中,在他回头的时候,两人的目光相遇。

    轩辕凌抹了下脖子,那是必杀的意思。木香则冲他竖起中指,做了个鄙视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轩辕凌的视线还没来得及收回,就看见赫连晟走到那丫头的身后,揽着她的肩,随后一记凌厉的眼神射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警告,也是威胁。

    轩辕凌愤恨的一咬牙。等着,等他回京,解决掉轩辕恒那个孽种,夺回属于他的势力。等到老皇帝驾崩,他执掌帝印之时,凭了一个异姓王,如何能赢他。

    船走了许久,赫连晟总算察觉到木香心情不佳,无论他如何哄,如何逗,说不笑,就是不笑。

    一个人钻进船舱里,插上门,睡觉去了。只留下一句,‘到了地方叫我!’便闷头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夜,昨儿也没睡上几个时辰,今天一早又溜进城主府,跟他们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木香脱掉脏兮兮的旧棉袄,跟裤子,只穿着里衣亵裤,便钻进厚厚的被子里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间屋子是赫连晟睡的,也知道这被子是他的,要不然她不能如此坦然的睡下。

    陌生人的床铺,她才不碰呢!

    身子一沾上软软的棉被,又舒服又柔和,加上船身轻微的摇晃,就跟睡在摇篮里似的。

    木香很香很沉的睡着了,似乎还做了个梦,梦里的画面很模糊,好像有高楼,有跑车,还有火车。

    她站在桥上,迎面而来的火车,从她身边呼啸而过,却没有声音,好安静。

    火车在经过她身边时,忽然慢了下来。火车的每个窗户,好像变成了一副画,画着前世发生过的景像。

    如同一卷流动着的电影胶卷,火车走了,同时也带走了那些曾经的过往。

    忽然,她的身子一轻,从高处跌落而下。

    坠入了水里,可是这水,却很温暖,暖的阳光一样包围着她,无孔不入的浸入她的呼吸之中。

    木香慢慢的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,是那张熟悉的俊容。

    微弱的光亮笼罩着他的身影,潋滟光华,堪比日月星辰。

    木香在心里微微叹息,这个男人无论何时何地看,都是那般俊美,他又无时无刻的粘着她,叫她想挣也挣不脱,只能眼睁睁的陷入他给的情爱之中。

    都说男人的心,男人的情,是世上最不可靠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也一直深信不疑,所以,对待男人,她一向是有多远,躲多远。

    可偏偏遇上赫连晟这么个……外冷内热,冷起来冻死人,热起来却一样能融化人的,叫她往哪躲去?

    木香眨了眨眼睛,忽略掉他炙热的光线,身子也往床榻里挪了挪,撅着嘴背过身去,决定不理他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她气呼呼的模样,轻声笑了,“还在生气?嗯,让我猜猜,香儿在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在木香面前,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,极少自称本王。身份是不是距离,得看你如何对待。

    木香还是不理他,挺着脊背,僵硬的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“哦?不想理我吗?既是不想理,又为何星夜兼程的赶来呢?”赫连晟伸手揽住她的腰,将她往怀里带。

    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这个,木香一肚子的火气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拧着秀眉,瞪他,“我就多余跑这一趟,早知道你有那么厉害的战船,连城门都可以撞破,我还来干啥?”

    她气的正是这个,其实也不是只针对赫连晟。

    就是觉得心里过不去,热脸贴冷屁股,大抵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,微微翘起的嘴。也不想解释了,只用行动告诉她,她对他,是何等的重要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又被他吻了,木香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不是明显着送羊入虎口吗?白白给这货得了便宜。

    可是为啥……这货的吻技越来越精湛,吻的她浑身发热,脑子也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的唇,辗转流连于她的脸上,在她的眉心处重重的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眉心的吻与唇上的吻,给人的感觉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等他的唇离开了,木香美眸呆呆的看着他,半响都没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似乎十分中意她迷糊的表情,轻轻捏了下她的鼻间,宠溺的笑道:“知道在船上看见你时,我有多高兴吗?”

    他执起木香的手,穿过他的衣襟,大掌握着她的小手,停在他胸口,那里正跳动着一颗火热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白来,若是你不来,我确实无法轻易脱身,灵鹰此人阴险狡诈,如果不是你中途劫走轩辕凌,打乱了他的计划,他肯定会在城内将我拖住,即便我能带人闯出去,伤亡也定然不小!”

    赫连晟抬手抚向她的鬓发,“我听老六说了,你们是夜里潜水进城的,香儿,答应我,以后不可再这样,你身子不如他们,怎能跟他们一样,在冰水里泡着,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本想说若是来月信,肯定要疼坏了,但还是忍了回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他都会守着她,无防!

    木香听了他的一番解释,稍微反思一下下,也觉得自己气的有些没道理。来卞城是她自愿的,又不是赫连晟叫她来的,的确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她有些别扭的想躲开他的视线,“哎呀,这些都是小事,没什么可担心的,上了岸之后,我用辣椒驱了寒气,没那么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态度表明一切,看她羞涩解释,脸蛋红红的模样,赫连晟心情大好。抱着她,翻了个身,将她放在自己身前趴着。

    木香吓了一跳,敲了几下他的肩膀,“你这是干嘛?快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赫连晟眉梢动了下,不仅不放她,反而搂的更紧,邪魅一笑,“为夫决定了,从今儿开始,为夫夜里都要为你取暖,助你逼出体内的寒气!”

    木香窘了,不悦的瞪他,“嗳,赫连晟,你少来了,什么叫助我逼出寒气,我看你占便宜才是真!”

    赫连晟并不否认,“夫君占娘子的便宜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他搂着她的身子,两人的身子近的,没有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靠的近,身体也格外的敏感。

    木香拍掉他爬上来的手,忍不住低声骂了句流氓,照此情形下去,她的阵地也坚守不了多久。守身二十几年的男人,遇上他中意的猎物,没有马上扑过来,将她拆吃入肚,就算定力很足的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说的流氓,可是这个意思,”他坏笑道。

    靠的近了,虽然气味很淡,但木香还是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木香猛的爬起来,扯开他的衣服,便要看。

    赫连晟见她如此紧张自己的伤,心里暖意十足,“没事,一点小伤而已,已经上过药了,休养几日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阻止木香扯衣服的动作,相反的,某人很配合的顺势把上衣脱了精光。

    光着膀子,露出强壮的胸肌腹肌,倒三角,还有紧实的腹部。

    木香呆呆的看着掌下光滑的男性肌肤,纳闷不已。

    她只想扯开衣领,看看他的肩膀而已,咋就把他剥光了呢?还好裤子没剥,否则……否则岂不是赤城相对了?

    赫连晟像是非要折磨她的意志似的,抓着她的手,放在包扎的伤口上,“香儿,虽说伤口不流血了,但还是有些疼的,娘子若是肯亲一下,肯定会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木香看他一脸卖萌装可怜的模样,恨不能给他两拳头。

    这丫一旦关上门,脸皮厚比城墙。

    “亲你个头,闪一边去,我要睡觉,你再找一间屋子,别跟我挤一块,”她嘴上这么说,但美眸还是溜到他的伤患处。

    伤口很深,是贯穿伤。锋利的剑尖,把肩胛骨穿透了。所以,伤口虽不大,但却伤的很重。

    赫连晟自然注意到她眼睛看的是哪里,他微一使力,将木香的脸拉下来,温热的唇印在她的眉间。

    因为角度的关系,木香在被他拉下时,唇无意中贴着他滚动的喉咙。

    暧昧的姿势,旖旎的氛围。让木香脑子渐渐不好使了,鬼使神差的趴在他脖子上,对着那处滚动的地方,不重不轻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识爱情的纯丫头,哪里知道,男人有三个碰不得。

    一是头发,二是小腹,这第三嘛,自然就是喉咙了。

    区别在于,有的男人敏感高些,有的敏感低一点,所以各人反应不明显。

    赫连晟肯定就属于喉咙特别敏感的人了,在木香唇还没有离开时,便有低哑的声音从喉间溢出,眸光也跟着热了几分。

    此声一出,两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视线交织,情愫在两人的呼吸之间蔓延,点点的星火,却有燎原之势。

    赫连晟目光如火如荼,恨不能燃烧了她,“香儿,不如……我们洞房如何?”

    这话,他也是头脑一热,只在此情此景,脱口而出。说出口,才觉得突兀,也不晓得他的女人会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木香静静的看着他,面上没有表情,不笑不语,这表情把赫连晟看的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貌似说错话了,他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长这么大,赫连晟头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心虚,什么是心慌,什么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这丫头不说话瞪人的模样,还真挺吓人,弄的他心里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似乎在遇到木香之后,连他也变的胆小了,怕失去,怕犯错,更怕她哪一天会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有时在懵然回神之间,他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,幻得幻失。

    看着木香还不肯讲话,赫连晟抬手抚向她垂落的发丝,温柔如水,“香儿,正月的时候,陪我回京一趟,咱们走水路,我带你出去游玩一番,等玩够了咱们再回京,如何?”

    木香明白他的意思,同他回京,即使不洞房,只要拜过祠堂家谱,他俩的亲事就算完成了一半。

    胳膊撑的太久,稍一放松,她又趴回了赫连晟的胸膛之上。

    赫连晟揽着她,下巴磨蹭着木香发髻。

    木香想起赵念云,不悦的撅嘴,“你不在的时候,赵念云一直守在临泉镇,都没有离开过,想必你也知道了,我砸断了她的腿,这可不能怪我,是她先派人对我下手,还伤了木朗,你说我能忍吗?”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,此刻的声音,三分嗔怒,七分撒娇。听的赫连晟心,都要酥了。

    “赵念云的事,吴青派人告知我了,傻丫头,以后再遇上这样的事,让吴青他们去办就可以,不必你亲自动手,至于赵王跟赵念云,招惹我的后果,他们很快就会知晓了!”

    这件事让赫连晟心有余悸,若是赵念云找来的两个人,不是普通的小贼,木香又如何能应对?

    看来,他得想个办法,尽快的让木香提升武功修为才行。

    木香曲着手指拨弄他的衣领,声音闷闷的问道:“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,下手太狠了?我是不是很可怕?”

    “你可怕吗?让我看看,哪里可怕了?”赫连晟语气略带笑意,说着就要来扒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痒痒的感觉,惹的木香笑的停不下来,“呵呵,不要挠我痒痒,我说错了还不行吗?再不敢说了!”

    “哦?说错了什么?”赫连晟不肯放过她,忽重忽轻的咬着她的耳垂,呼出热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木香被他咬的身子发软,竟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遇上赫连晟,她也变的不像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若是此刻她面前有面镜子,镜子里的女子,一定是满面红霞,满眼媚态,完全是一副娇柔女儿家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人在船舱里打闹,赫连晟连哄连诱,终于让木香同意了,正月初二起程去京城。

    木香要把木朗跟彩云也带上,只当出去旅游了,有他们两个在身边,她才能放下心。至于其他的,再重要也没有人来的重要啊!

    赫连晟提议,把家交给大梅兄妹两个看着,还有个刘二蛋。作坊暂时不开工,至多不超过一个月,他们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趟京城之行,就要回赫连晟的家了,木香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。

    赫连家族那么庞大,她嫁的可不是赫连晟一个人,而是整个赫连家,压力山大啊!

    他们乘坐的船只,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到玉带河上,而是绕了另一条水路,去往南晋国赫赫有名的寺庙——雷鸣寺。

    那座寺庙就建在河中的一个小岛上,很小的一个岛,整个寺庙就占了岛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木香疑惑的看向赫连晟,“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你要拜佛吗?”

    “带你来拜天地,”赫连晟优雅勾唇一笑,执起她的手,拉着她一起步上岛。

    木香愣愣的站在那,脑子里一片混沌,又不清醒了。这家伙带她来寺庙拜天地?他怎么想的!

    赫连晟却仿佛看不见她不解,依旧拉着她,边走边说:“天地为证,满天诸佛,是我们的见证人,除了他们之外,谁也都没有资格做本王的证婚人!”

    其实他还有话没有说。

    在佛像面前拜天地,立誓言,便是与她结下了生死不弃的婚约,生生世世的不得反悔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老纳恭迎襄王殿下到坊,”一个身披袍子,头发胡子全白的老和尚,带着一众小和尚,恭恭敬敬的站在寺庙门前的空地上,迎接赫连晟。

    “恭迎襄王殿下到访!”一众小和尚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赫连晟目光淡淡,既不热络,也不冷淡,“老方丈不必客气,本王此次带着内人前来,在此处举办成婚仪式,要麻烦方丈多多费心才是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静空一定竭尽所能,为殿下操办,”老方丈仍旧低着头。

    木香觉得他恭敬的似乎有些过了,不是说出家人,四大皆空,不与世俗打交道的吗?可这老方丈,好像对赫连晟格外尊敬似的。

    吴青看出她的疑惑,在主子跟老方丈并排走在前面,木香落在后面时。

    吴青小声的给她解释,“三年前,这条河发大水,这岛差点就被淹了,我家主子带人从这里经过,见寺庙快被洪水冲走,便带着几万大军,从岸上往岛上运土,搭起堤坝,这岛以前还没这么大,也就是从那次之后,这岛才有了如今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吴青至今想起那一场跟洪水的搏斗,还心有余悸。那一场奋战下来,他们损失了不少士兵。

    也是自从那一次之后,雷鸣寺的人,对赫连晟无不膜拜崇敬。木香听完吴青的叙述,再看向赫连晟时,视线里多了抹柔情。

    老方丈跟赫连晟并排走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皇上曾有口谕,殿下的婚事,可以自己做主,虽说自古君无戏言,但皇家正统,血脉传承,殿下可有想过,若是皇上不同意,此事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肺腑之言,往往是最犀利的。不中听,却戳中最重要的地方。

    赫连晟抬头看着门匾上,雷鸣寺三个大家,淡淡一笑,“他不同意又如何?血脉传承?我本不是正统的皇家人,何来的传承?方丈,你该跟她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伸手招来木香,“香儿,这是静空方丈,方丈,香儿是我娘子,唯一的娘子。”

    唯一的娘子?要说木香听到这话不感动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无时无刻的给予她感动。

    静空眯着眼,看向木香,虽然眼睛小,却炯炯有神,“这位姑娘从哪儿来?”

    木香心中一动,挑眉看向他,语气不卑不亢,打了句哑谜,“从来处来,方丈听过吗?”

    静空笑呵呵的点点头,“老纳孤陋寡闻,并不曾听过,姑娘既然能来,自有一番用意,世事皆有天意,我佛慈悲,三生缘,三世劫,是缘也是劫,襄王殿下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此番意味深长的话,连赫连晟都听懵了,不过他知道出家人都喜欢说这些,也没在意,“多谢方丈增福!”

    赫连晟拉起木香的手,步入寺院。

    静空站在原处,看了看天,又捋了捋手上的佛珠,默默的低下头,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和尚,见老方丈站着不动,上前询问,“师傅,您怎么了,殿下都进去了,咱们得赶快进去准备斋饭才是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把佛珠握在手里,佝着背,重重的叹气,“唉,走吧,世事皆有定数,看天意,天意吧!”

    “师傅,你在说什么?是不是那位女施主有什么地方不妥?”小和尚扶着他,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静空不说话了,眼睛直直的看着跪的佛堂上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如赫连晟所说的,他的成婚礼,天地为证,满天神佛为鉴。还有什么比在佛堂中,对着庄严肃穆的佛像拜堂更慎重的了?

    小和尚挠着光头,纳闷极了。

    师傅总是这样,总喜欢把话的云里雾里,叫人似懂非懂,却又不肯给他们解答,让他们自己去猜,去想。

    寺庙里钟声响了,几个小和尚挑着水桶,要去斋堂打水做饭。

    静空邀了赫连晟,在槐树下摆了棋谱,盘膝对弈。木香便自己到处去转转,无意中,便走到了斋堂。

    她好奇的走进去,入眼的是一片雾蒙蒙的。

    一个面貌清秀的小和尚走过来,冲她弯腰拜礼,说道:“施主,斋堂很乱,施主想游玩的话,可以去后堂,那里风景很好。”

    人家讲话很客气,倒是让木香觉得自己唐突了,“我随便看看,你忙你的,我肯定不会打扰你们干活!”

    小和尚知道她是襄王带来的客人,见她执意想进斋堂参观,也不好再拦,便领着她,走进斋堂,“我们吃的斋饭很简单,蔬菜都是我们自己种的,米面是从镇上买的,有些是施主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这儿总共有多少僧侣?”木香边走边问。看他们的斋堂,不太大,只摆了四张桌子,也就能供十几个人同时吃饭而已。

    “哦,我们这儿地处偏僻,香客不多,加上师傅,总共才十五个人,每年也就赶庙会的时候,香客才会多,平时没什么人来,”小和尚如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交道不便,当然没人来了。

    就像坐班车一样,你没车,人家费老劲的跑那么远的路,赶来拜一个不出名的寺庙,任谁都不愿意干。

    寺庙跟旅游景点的经营模式,都是一样的。要么你这寺庙传出来,哪个菩萨很灵验。这样的话,不用去宣传,香客自会络绎不绝的跑来拜佛,香客一多,香油钱自然就多了。

    要么,就得有其他特色。

    她要是没记错,有的寺庙,斋菜做扔也是一绝。

    但是以她目测来看,雷鸣寺的伙食,除了清淡之外,最大的特点就是,菜是水煮出来的,捞上来之后拌一点菜油或是芝麻油,就成了斋菜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