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16章 潜入你的窝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30:3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唐墨对他的表现很满意,微一摆手,“我们去你隔壁休息,你什么都不用管,上榻睡你的觉去。”

    他冲吴青使了个眼色,吴青点了下头,对着老七跟老六抬了下脖子。

    他俩会意,走到屏风后面,又隐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唐墨微笑着道:“去休息吧,明日爷还有事要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领着木香他们走了隔壁。

    谢长风自然不会知道有人已经在他的屋里潜伏了,唐墨选人的时候,也是很小心的。

    三人到了隔壁,没有点灯。

    “你去里面睡吧,我跟吴青在外面,这里有榻,”唐墨道。

    木香也不矫情,她的确累了,身子也很疲惫。这副身体,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,还不能适应太过艰苦的环境,能撑到这里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分为内外两间,木香摸着黑,找到里面的床榻,发现被子枕头都是干净的,而且很厚。

    她赶紧将外衣外裤脱掉,爬进被子里。软软的锦缎,软软的垫被,令她快活的喟叹一声,太舒服了。

    看来回去之后,她得加强游泳的训练,冬天游泳就更不错了,权当是抗寒训练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谢长风亲自送来几套崭新的男装,都是按着唐墨的要求,拿的尺寸。

    穿上干净的衣服,又泡了个暖暖的泡。

    几人再走出寿康楼时,俨然是一副商人的打扮。

    木香扮公子,吴青跟老七老六扮随从。对于唐墨,他在此地露过几面,不宜在外招摇。

    为此,唐墨郁闷坏了。用到他的时候把他当宝,用不到的时候,一脚就给他踢开了,太叫人愤怒了。

    现在可没人管唐墨如何,情势未明,前路凶险,他那个草包,还是别跟着添乱了。

    木香四人晃着步子,装作看风景的样子,奔着谢长风说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每隔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,就能遇到巡逻的士兵,个个盔甲护盾,面容肃穆。

    四人互相看了看,各人心里都有底了。

    在走到地方时,木香清了清嗓子,粗着嗓子,道:“小爷饿了,陪爷去吃碗面去,爷要吃牛肉面,清汤面可不吃!”

    学男人说话做事,对她来说,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平日里多看多学,不难掌握。

    吴青嘴角抽抽,“爷,那边好像有下牛肉面的,要不咱们去那儿吃吧!”

    “是吗?可是那种小摊子,爷去了,岂不是有*份?不行,再找!”木香把玩着腰间的玉佩,拿在手里摇啊摇。

    若不是天气太冷,应该拿个折扇的,这样才更像,电视里不都这样演的吗?

    吴青嘴巴再次抽抽,低头也不敢回禀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说话的时候,故意把声音提的很高,好让那卖牛肉面的老板听见。

    那老板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,大冷天的只穿着一件薄衣,外面罩着个背心,也不怕冷。

    听见他们几人竟然嫌弃他的摊子,那人不乐意了,‘你们真是有眼无珠,我这儿的牛肉面,那可是卞城里最有名,好多路过的客商,都要到我这儿讨一碗面吃,今儿时辰还早,再过一会,你们想吃都吃不上,哼!”

    其实他家的牛肉摊不小,有两个帮工的人,在忙着收拾碗筷,洗碗洗菜。

    油布撑起的棚子下,支了十几张简易的桌子,上面摆着干净的筷笼,外加一瓶辣椒,一瓶醋。

    牛肉摊就开在河道的边上,店铺也是沿岸搭建的,与河岸之间留了行走道。

    木香是故意那么说的,这才符合她纨绔子弟的风格嘛!

    “哟,还挺有个性,爷倒是要尝尝,你这牛肉面是真的好吃,还是夸大其词,给我们下四碗,”木香嘛的很大声,继续晃着玉佩,走到棚子下。

    “好咧,马上来,几位稍坐!”生意上门,老板自然高兴,刚才的话,只当没听见,忙不歇的就给他们下面去了。

    四人坐下之后,木香咳了下,忽然大声道:“你们俩待在这儿,等面好了叫爷,爷要去河边透透气,这里太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老六跟老七同时应道。

    吴青跟着木香站起来,往河边走,装作要看风景的样子。

    内河道并不宽,大概也就三百米,站在河岸的这一边,可以清楚的看见对岸。

    冬日的清晨,城中早起的不多,早市也不在这里,所以河岸边人迹寥寥。

    偶然有人靠近岸边,会很醒目。

    木香跟吴青一走近,四周的气场立即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吴青藏在袖内的手,忽然攥紧,警惕的目光掠过周围,压低了声音对木香道:“有几个人正在往咱们这儿靠近,气息不弱,应该是高手,主子小心!”

    木香微微点头,并不去看身后,抓紧时间盯着那一处水面看。

    这一处的水域似乎被拓宽了,不仅如此。在风吹动之下,还有一排黑色的尖刺从水中冒出来。

    答案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水下设埋伏除了用尖刺将船体戳破,使得船只沉掉,也没别的好主意。

    也不像在有火药的年代,一颗火药投射过去,船就得沉,更方便,更快洁。可是,也不得不说,这个方法虽说笨重,却也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只要赫连晟的船从这里经过,除非他把船抬过去,否则,必会中他的埋伏。

    想必除此之外,轩辕凌还有别的招,能叫赫连晟的人无法登岸。最好的结果,是将整条船的人,都淹死在河里。

    木香皱了下眉,转身扯着吴青便准备回去了。反正也看过了,留下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是什么人?站在河边做什么?”他俩还没走出几步,围上来的人将就他们拦住了。领头的是个大胡子,脸盘比砂锅还大,一说话,口水都恨不得喷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吴青上前一步,要说话。木香拉住他,嘻笑道:“这位大哥问的好奇怪,你们这里的河都不让人看的吗?既然不让看,那麻烦在这里竖个牌子,以免我们这些外来的人,触怒了你们的神!”

    某些地方的人,会不定期的祭河神,用生猪生生羊,更有甚者用活人献祭河北梆河神。南晋国没有这等习俗,她这样说,是为了让大胡子以为他们是从更远的地方来的,比如陇西之地。

    果然,大胡子听她这么说,紧绷的脸色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的确有祭河神一说,就在今日,你们这些外地客商,不准靠近河岸,今日也不要在外活动,免得惹怒河神,到时拿你们去献祭!”

    木香呵呵干笑,吓唬她是吧?当她是傻逼呢!看谁吓唬谁。

    大胡子查探之后没有异样,对着周围打了手势,收了剑转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木香眼珠子转了转,双手负在身后,不仅不慢的跟在他身后,语气轻巧的说道:“小青子,你听说过河神吗?”

    吴青很配合的摇头,“属下略有听过!”

    木香又问:“那你见过河神吗?”

    吴青一愣,只得又摇头,“不曾见过!”

    木香笑,“你没见过,可我有幸见过一回,小时候,有一次祭河神的时候,我就躲河岸旁边的一块石头缝里,只露了个两只眼睛在外面,谁都没人瞧见我,所以……我看见了!”

    说到话尾时,他俩已经走回牛肉摊。四碗牛肉面也已经端上来,品相一般般,不过闻着倒是挺香的。

    木香说话声很大,肉摊的老板以及几名食客,都饶有兴致的等着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大胡子似乎也想听,他接到上头的命令,真的说是祭河神,这事他以前也没遇上过,但主子下的令,他也只能带人守着河岸,等着祭河神的时辰到来。

    没见过,自然很好奇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招呼两个亲信,也坐在了牛肉摊上,问老板要了碗牛肉面,正好也饿了。

    木香搅着碗里的面,看了看周围一个个探究的目光,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实话啊,那河神长的,哎呀,太可怕了,身子站起来足有两层楼那么高,有点像蛇,头上顶着的两只眼睛,跟火灯笼似的,嘴巴一张,能吞下一头牛,我们那儿献祭的东西,就是牛,我亲眼看着,它啃牛的情形,一口吴下去,再吐出来时,那牛只剩骨架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啊,它一出水,天空就开始下雨,倾盆大雨,把岸上看热闹的人,浇透了,慌乱之中,人挤人,人踩人,就有那倒霉的,被挤下了河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突然止了话头,埋头吃面了。

    众人还愣愣的等着她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停在了最关键处,这不是等于在别人心口上挠痒痒吗?

    吴青也没吭声,只顾埋头吃他的面。虽然明知她是编的故事,但听着还不错。

    还是牛肉面摊主,等不及了,一边给客人下面,一边朝着她喊,“这位少爷,说话不能说一半,然后呢?然后咋样了?”

    木香微笑着搁下筷子,慢慢巡视了一圈,才启唇说道:“然后的事,我本来不想说的,可是既然你们问了,我可以说,就是怕说了之后,你们该吃不下饭了。”

    吴青已经预料到她要说什么,赶紧的,把面吃完。

    大胡子不信,哈哈笑着,“能有多可怕,还能让我们吃不下饭?小子,你也太小瞧我们燕国人了,告诉你,爷连坟地都住过,人也杀过,砍头跺脚,也都见过,难道还会怕你一个黄毛小子说的话?你要是敢糊弄爷,爷可不会轻饶你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小人哪敢糊弄官爷,是小的自己胆小,”木香跟他陪着笑脸,摆起狗腿子的标准笑脸来,“既然官爷要听,小的说便是!”

    一柱香过后,牛肉摊上突然跑出来几个人,一致的跑去河边,吐的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吴青三人,也没好到哪儿去,都憋着呢!

    摊主脸色可不好看了,有点恶心,更多的是心疼。他自抽了个嘴巴,客人都跑光了,损失了好多钱呢!

    看着空空如也的铺子,木香一脸无辜的抖了下肩膀。她说的有那么可怕吗?

    她不过把生化危机里面的场景搬来用用,在此基础上,又夸张了一点点。他们又不是亲眼看见了,至于反应这么大吗?

    她想错了,还真至于。

    牛肉摊是个舆论散发地,不出一个上午的时间。

    祭河神,河神吃人的场景,以及,河神吸食人脑,撕扯肢体,嚼碎头骨的言论,就传遍了整个卞城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封建迷信的社会,相信迷信的人,比相信科学的人多。

    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还没到中午,卞城内河道两边的商铺,便唱起了空城计。

    外地客商不明原因,正感纳闷的时候,又有传言说,城里要进山贼了。

    说的跟真的一样,加上城里这两日多了几倍的士兵巡逻,刚好印证了那些个传言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卞城内,人心惶惶,商铺干脆关了门,不营业了。

    本城居民也缩回家里,想等祭河神一事过去,再出门。

    木香等人,站在寿康楼二楼的窗边,看着城中静悄悄的街道,以及再度增加的守卫,笑了!

    唐墨真有点拜服她,“一个谣言,可是清空城中居民,我太小看你了,编故事的本领日渐看涨,你不去说书,真是埋没了!”

    吴青听出他话里有讥讽的意思,反驳道:“不是只有故事而已,唐爷以为光凭个故事,光是几个人的传播,就能在一个上午的时间,传到人尽皆知吗?”

    木香也笑,“别跟他一般见识,这城里的叫花子,都比他的智商高,我一拿银子,他们就明白了,跟他讲?你讲八遍,他也不可能明白!”

    “喂,你说话归说话,别又指桑骂槐,敢把本王跟叫花子比,你你你!”唐墨又气的冒烟。

    这女人天生就有气死人的本事,每次跟她讲话,都能被她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唐墨在那边气的要吐血,张着手指,恨不得掐死她。

    木香却依旧笑容淡淡,唐墨这家伙就是纸老虎,真是搞不懂,他这种脾性的人,是如何在宫里生存下来的。

    午饭,是在寿康楼用的。

    这里的菜色,跟福寿楼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比如香肠跟火锅,这里也有供应,就是价钱很贵,而且他们主打的是鱼菜,居然酸菜鱼。

    这是木香自己闻出来的,客人点的,鱼是刚从河里捞上来的,现捞现作,新鲜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卞城人的主食以鱼类为主,也没有工业污染,生活垃圾也没有,水资源保护的很好,鱼肉也格外鲜美。

    但是这道酸菜鱼……

    “唐老板,我好像没有把这道酸菜鱼的做法教给你吧!”木香不悦的瞪着唐墨。这属于剽窃啊,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唐墨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,别开视线,不看她,装起糊涂来了,“有吗?爷不记得了,吃饭吃饭,吴青,陪爷喝酒!”他拎起酒壶就要给吴青倒酒,打定了主意不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吴青用手挡住酒杯,“今日有重要的事,不能饮酒!”

    “喝一点点暖暖身子有何不可?你真不喝吗?”唐墨面子有些架不住。

    吴青摇头,将酒杯从窗户扔了出去,动作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固执,唐墨又要给老六跟老七倒酒,同样遭到了拒绝。他们三人的动作表情,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唐墨热脸贴了冷屁股,偏偏他们四人还动不得,否则若是换了别人,非治他们一个大不敬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喝,我陪你喝一杯,看你在可怜的份上,”木香笑容藏不住,拿过了酒壶,倒了一大杯。喝酒可以暖身子,她现在最需要这个。

    见她把酒壶拿了过去,唐墨连反对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木香喝了一杯酒,觉得身子舒服些了,正色道:“不逗你了,这酸菜鱼,是你自己改良过的吧?也成,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你有些去做,能做出来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卞城又是个鱼多的地方,想不火都难!”

    只要吃过几次酸菜鱼的人,回去之捕捞细心琢磨,多多少少都能做出来一些味道来。

    关键就在于,味道如何?

    百家饭,百种味。人无我有,人有我精,都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她都正经了,唐墨也不好一直纠着不放,两人总算心平气和的坐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关于酸菜鱼一事,唐墨觉得有必要跟她解释清楚,他堂堂的一个皇子,还不至于占一个村姑的便宜。

    “寿康楼的酸菜鱼,爷就提了个意见,告诉他们可以把酸菜跟鱼肉一起烧,最后烧出来的成品,完全是大厨自己发挥,跟爷可没关系!”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没有接他的话,倒是说起了另一件事,“我要去城主府一趟,你想个办法,让我混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,如今这个节骨眼上,你去城主府,岂不是自投罗网吗?不行,我不同意,还有两个时辰,赫连的船就要到达了,与其在这里等着,还不如提前乘船去拦截,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吴青跟木香齐齐摇头。吴青搁下筷子,“卞河上游,河面宽阔,且轩辕凌已经派人盯着河道,咱们根本迎不到主子的船,即便迎到了,到那时也已逼近卞城的东城门,卞城水军实力不俗,跟他们硬碰硬,是下下之策!”

    木香很同意他的话,“为今之计,只能按着轩辕凌的路子,让赫连晟的船进入城内,所以这城主府之行,我非去不可,老七,你陪我去城主府,吴青跟老六,留在外面接应,内城这边,街上人都清完了,你可以去调动人手,安排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吴青这一次没有坚持,老七跟着她,凭她的机警,应该没事。就算有事,也没法子。她决定的事,想必除了主子,也没人可以更改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轩辕凌对此行,势在必得,这个险不冒不行。

    唐墨见他们几人,做决定之时,竟然跳过他,当他不存在,那个怒啊!

    “嗳,你们都不问问爷的意见吗?好歹爷也是主事的吧?”

    木香不理他的叫嚷,表情平静极了,“你留在这里,哪也不用去,你也不想寿康楼牵涉其中吧?行了,又不什么好玩的事,你呀,就别跟着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唐墨更不乐意了,“哼,有你求着爷的时候!”唐墨暗想,等她求到的时候,再给她摆脸子,看她还嚣张不?

    这话唐墨自己都不觉着,其实他已经说过好多遍了,哪回不是被她气的七窍生烟,恨不能撕碎了她,可结果呢,还不是一个样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寿康楼的人,要去城主府送点心。

    寿康楼的点心师傅以前是宫里的御厨,被唐墨挖了过来,专做糕点。

    每天出炉的点心,都是有数量的,定了量之后,就算有再多的钱,也不可能再买到。

    木香跟老七混在送点心的人当中,加上他们俩,一共四人,捧着糕点食盒,就往城主府去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非去城主府不可,是介于擒贼先擒王的道理,试问:有什么能比掐着轩辕凌的喉咙,扼住他的命脉更有效,更直接,更管用的方法呢?

    卞城不愧是一方首富,光看一个府门,都得让人仰望。

    “不准乱看,从侧门进去!”府衙守卫喝斥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们这就过去,”领头的伙计赶紧给他道歉,带着木香他们一侧的偏门进了府。

    一进府,还没来得及观察环境,迎面便走过来一位样貌清秀水灵,衣着不俗的姑娘,“今儿送点心,可是晚了,殿下不急,可嫔妃们急了,你们当心着脑袋,可别指望有人能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伙计惊出了一身冷汗,捧着食盒的手都在发抖,“小……小人知错了,多谢兰姑娘告知,小人这就带人进去!”

    被他称为兰姑娘的丫头,冷哼了声,“还不快进去!”

    “是是,小人知道,小人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低着头从兰姑娘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就在木香经过时,她突然出声,“等等,他是谁?新来的吗?以前我怎么没见过?”

    领头的伙计已经吓的说不出话了,后背打惊,老七故意挪到他身边,搀扶着他,免免得他露出马脚,同时也担心木香这边,不知道她能不能应付。

    木香头垂的很低,下巴抵在了胸口。脸朝着地,嘴角却是勾起的。

    演戏而已,以为她不会吗?

    她诚惶诚恐的回话,“小的不是新来的,小的一直在后厨帮工,极少出来,姑娘自然不认昨,只因,今日送货的伙计突然病了,小人这才代他来城主府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那你抬起头来,让我瞧瞧!”

    兰姑娘此话,让四人同时紧张了。

    难道她怀疑了?

    木香不动声色,镇定如常。她慢慢抬头,眼神清澈的迎向她。

    脸不红,心不跳。却又恰到好处的,添上一丝少男遇见少女时的紧张与羞涩。

    “这位姐姐生的好漂亮,以前总听他们说,兰姐姐是城主府里最漂亮的女孩子,小的以前不信,现在信了,姐姐果然美的让人移不开眼呢!”

    “是吗?哪有你说的那么好看……”小姑娘掩面而笑,声音更是娇滴滴的,别提多软了。

    女人嘛,哪个不喜欢听夸她漂亮的话,又是这么个文弱少年,长的虽然不是大美男,但是也很耐看。

    木香呵呵笑道:“眼见为实,小的只相信眼睛看到的,那……我们可以走了吗?若不是殿下还在等着,小的倒想跟姐姐聊上一番呢!”

    泡妞的窍门无非就是那几样,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。从前执行任务时,扮男装这种事,稀松平常,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她越说,兰姑娘笑的越欢,哪还记得刚才说过的话,直摆手让他们赶快进去,别让主子等急了。

    四人走过前院,绕到一处少人经过的拐角。

    领头的跟另外一名伙计,靠着墙直抹汗。

    “哎妈,吓死我了,刚才我腿都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腿软,我胸口都快爆了,你说也奇怪了,兰姑娘平时那么刁蛮的一个人,今儿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嗳,小兄弟,你对付女娃子,很有一套嘛!”

    这两人并不清楚木香跟老七的身份,只当他们是新来的伙计,说话也就没了忌讳,想到啥就说啥。

    老七面色严肃,“不是说殿下在等着吗?你们都想挨罚吗?走了,起快把东西送过去,咱们好回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眼木香,两人互相点了点头。再出去时,就不是四个人了,所以这两个伙计得从后门走,不能再从前面走了。

    穿过长长的回廊,又经过一座荷花池,一座假山,一个花园,四人进了两层阁楼的屋子,阁楼的正上方悬着块牌子——邀月楼。

    木香在心里把卞城城主,从头到尾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没事干,把家盖那么大做什么?头一次进来的人,如果没人带着,很容易迷路。

    “官爷,我们是寿康楼的,来给殿下送点心来了,”领头的伙伴给守门的人,陪着笑脸。

    老七走在最后,观察起周围的环境,随即他以手势,指着假山、树上、屋檐、房顶。

    这些地方都有暗卫,防守十分严密。

    木香点点头,这里不是动手的时候,也不是她进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很快,殿门打开,两名伙计也把木香跟老七手上的点心一并拎着,送了进去,让他俩在外等着。

    这两人很显然是有私心的,欺他们是新人,想自己去拿领赏的钱。

    木香自然不会揭穿他们,她巴不得不进去呢!人是不进去,但里面的声音却听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莺莺燕燕,歌声欢笑声不断的从里面传出来。同时,阵阵香风扑鼻,站在外面都能闻到,里面的浓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木香对轩辕凌的品味深深鄙视,真是什么渣人配什么妞。他这么玩,也不怕精尽人亡。

    送点心的伙计很快就出来了,那两人袖子里都揣着东西,看见木香他们,赶紧把袖子往身后藏,“咱们该回去了,回去晚了,管事该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老七提议从后门走,省得在前面又碰上兰姑娘。两名伙计倒是没有异议,他们也想早点回去。

    木香和老七是跟着他们一起从后门出去的,不过走了没多久,他俩找了个借口,跟那两名伙计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老七带着木香翻墙而入,又回到城主府的后院。

    躲过府中的侍卫,藏到一处阁楼之上。

    老七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白天根本不可能混进去,要不我去刺杀!”

    木香看了眼外面的情形,摇头表示不赞同,“就凭咱们两个人,正面刺杀,是最蠢最不明智的选择,你傻,我可不傻,白白送命的事,不能干!”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等着,我去找个路子,你在外面接应!”混进去而已,这不难,难的地方还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木香跳下阁楼,潜伏在一处阴暗之地。

    城主府多的是婢女丫鬟,要弄到一件衣服换上,还不容易吗?

    片刻之后,当木香再次出现在老七的视线里之时,已是标准的婢女打扮,手里还端着个托盘。脸上涂了些锅底灰,整个一黑姑娘。脸一黑遮住了原先的容貌,倒是

    如此危险之地,老七对她很不放心,可又不敢冒然跟过去,怕打乱她的行动,只能躲在暗处干着急。

    木香按着之前的记忆,跟随一队送茶水的婢女,慢慢的往邀月楼挪去。

    深呼吸,调节自己的心跳跟呼吸,这副身体经过跟她半年时间的磨合,已经渐入佳境,她已可以随意的控制了。

    步入邀月楼的殿门,那股子足以能呛死人的香风,差点没把她埋了。

    领头的婢女送上茶水,小声恭敬着道:“几位夫人,您要的清泉茶,奴婢给您搁这儿了,沐浴的水也已备下,夫人是否则现在要去沐浴?”

    殿内传来一声娇柔到极致的嗓音,又软又媚,到了极致,“嗯,这就去,跟殿下玩了这么久,奴家这身上都是汗呢!”

    她的脚步随着声音慢慢近了,“殿下在里面歇下了,你们留个人在外面伺候着,其他人陪奴家去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用眼角瞄到,那领头的丫头似乎有些犹豫,有些不情愿,眼神似乎还有些轻蔑。

    木香不禁对这位女子的身份感到好奇,乘人不备,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一看之下,便大致明白了。

    穿的那么暴露,里面只一件粉色抹胸长裙,裙摆上绣着无数的桃花。大冷的天,外面也只披了件透明的薄纱,她也不怕冻的伤风流鼻涕。

    这种打扮,肯定是城中青楼的风尘女子,被轩辕凌招来,专门伺候他的。

    但是先前来的时候,好像还有别的女子,为何现在就她一个了呢?

    木香来不及多想,那妖精似的女子就领着一堆婢女,浩浩荡荡的出了殿外。

    殿内还剩几个婢女,那领头的站在她们面前,板着脸问:“你们谁愿意留下伺候殿下?”

    除了木香跟那个领头的,几乎所有的婢女都兴奋的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,我一定能伺候好殿下,肯定不会出错!”

    领头的婢女冷哼:“你?你是想在榻上伺候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被人直言戳破了心思,那丫头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领头的婢女又道:“你们一个个的,都把心思给我放肚子里去,要是想找死,我不拦着,可别连累我们大家,太子殿下,那是什么人?也是你们这些贱婢可以妄想的吗?今儿你们都不许留下!”

    她巡视了一圈,抬手一指,“你,黑脸丫头,昨儿后厨说有几个新来的姑娘,你也是其中之一吧?”

    都说是黑脸了,木香再想装糊涂也不可能了,只能装作胆小害怕,使劲点点头,也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领头婢女似乎很满意她的表现,“你留下伺候殿下,我们几个就在外面,殿下若是起来了,你出来唤一声即可,殿下若是没醒,你就边上跪着,不许出一点声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奴婢懂了,”木香小声的应道。懂个屁,不就是给他当守门吗?万恶的封建社会,睡觉还得有人守着。

    先前说话的婢女不服气了,“为何她能留下?你咋知道她心里就没那个想法?”

    “不管有没有想法,也比你安全多了,”领头的婢女懒得跟她啰嗦,带着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那婢女最后一个走的,撂下一句狠话,便拉上殿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殿内安静下来,木香抬起头,打量着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金丝楠木家具,一个龙飞凤舞的屏风,然后就要数,整整一柜子的瓷器古玩最显眼了。随便拿一件出去,也价值连城,能卖个好几百两。

    绕地屏风,后面的空间更大。

    金色落地帷幔,遮住了四月方的床榻。

    地上铺着柔软的羊毛毯,从她站着的地方,一直延伸到整个后殿都是。

    若是脱了鞋,踩在上面肯定很舒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很想这么做,但情况不允许,她得确定轩辕凌是否睡在榻上。

    自打进了城主府之后,事情的进展似乎太过顺利了,顺利的有些过份,她必须确定清楚了。

    在掀开帷幔之前,她有了充分的心理建设,在脑子里画了无数的遐想画面。

    玩的如此过火,请问你家老爹知道吗?

    年纪轻轻的,也不晓得注意身体,就不怕英年早逝吗?

    挑起金色帷幔的一刻,她还是止不住的心脏跳砰砰狂跳,眼中闪烁着兴奋跟激动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为毛榻上只有一个没穿衣服的男子,被子滑到腰摆处,长及腰的黑发散在被子上,有些散落在后背上,透着股致命的魅惑。

    不是轩辕凌,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木香气馁的放下帘子,愤愤不平的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心里埋怨轩辕凌这个混蛋,肯定是吃完了,就将人踢走,瞧他身上的抓痕跟吻痕,就知道战况激烈。

    难怪上一次见他时,觉着他脸白的太过了,整个人也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肯定是阴气采多了,把自己身上的阳气都人折腾没了。

    正当她郁闷的在心里发牢骚之时,突然间,殿内的空气像一面墙似的,朝她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木香眼神危险的一眯,身子灵活的一闪,就地滚开,躲到了一边,而她刚刚蹲过的地方,墙壁隐现一只掌印。

    我操!好险,这一掌要是打在她身上,不死也得内伤啊!

    “呵呵,小丫头,倒是有点能耐嘛!”浑厚有力的声音,在木香闪身的同时,掠进殿内。

    来人一身灰衣长袍,宽大衣摆,无风自动,吹鼓起来,好似一张扬起的帆。头发跟胡子也是灰白色,五官偏瘦,一双手却攥着表筋突起。

    这人一看就是练家子,而且内力不弱。

    木香倒是不怕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本王的寝殿,你叫木香是吧?本王真想不到木姑娘有如此雅兴,刚才看着本王的身子,可有感想?”金色帷幔被掀起,轩辕凌光着上身从榻上坐起。

    眼神得意的看着她,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妖媚的男人,即使刚刚快活过,可骨子里的幺妖媚之色,却不因快活而有所减少。

    轩辕凌此人,讨厌归讨厌,可是他的皮相,让木香不得不承认,人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既然被揭穿了,她也不用藏了,大大方方的站起来,弹了弹身上的灰尘,回以他轻松惬意的一笑,“没什么感想,就是觉着……你身子真弱,身上都是骨头,连肌肉都没有,弱爆了,我想,这位老大爷的身材都比你的有看头!”

    “放肆!贱丫头,再敢胡说,老夫打烂你的嘴!”轩辕凌还没发怒,那老头就已爆怒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5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