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11章 胖墩闹赵家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9:5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胖妞一边干活,一边看着木朗捣鼓那些个香料,这边加一点,那边也加一点,闻着就很香,吃着肯定就更香了。

    大飞扛着一根砍断也削了枝丫的竹子回来,在院里拿刀削着竹签子。

    还没到要烤的时候,几个人便坐在院里串羊肉。

    “何安,你切羊肉咋那么慢?”木香等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何安叹气,“你这刀得磨了,你看,都切不动了。”他比划了下,划拉几下,才把羊肉切开。

    “那回头让吴青磨吧,他比你能干,看一遍就晓得咋磨的了,属于最笨,”木香不客气的埋汰他。

    何安那个郁闷,“我又没说,我不会磨,行了,用不着他磨,我现在就去磨,否则你这些个羊肉,我得切到明天了!”

    何安气呼呼的爬起来,去到井边,抽出磨刀石,蹲在那一下五的磨。

    “嗳,你得撒水,磨刀石不能干着磨,得加水,这样才能磨的快,”木香又忍不住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何安抄了点水,撒在磨刀石上,又慢吞吞的磨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眼下有空,木香便去厨房看看大骨头熬的如何。

    大锅里小火慢熬着的是骨头汤,先用开水汆过的,然后加了生姜,一点醋,先用大火烧开,再用小水慢熬,等到汤汁呈现奶白色,便可以喝了。

    她加的水不多,只想熬出一点精华,给木朗喝就行了。加太多的水,他一个人也喝不完,剩了之后,味道也不好。

    另口大锅里,也炖着一锅骨头,却不是清炖,而是红烧大骨头棒子。

    红烧的炖制方法,跟清汤炖不一样。

    得加冰糖、料酒、生抽炒成糖色。

    炒好的糖色倒入同样汆烫好的骨头当中,大火炖开,再转小火熬上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做这个,其实不易用大口锅,可是没办法,她家的水桶又不能当锅使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,炒出来的调料,必须让骨头充分吸收,最后熬出来一锅骨头,一定得是酱色的,汤汁也不能留的太多。

    厨房里的锅盖一掀开,浓浓的香味便传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胖妞使劲听吸了几口香喷喷的空气,“哇,你们家烧的是啥,咋这样香呢?比我家厨子烧的可香多了。”

    何安不冷不热的瞅她一眼,“你今儿腿够长的,有口福喽,不过你家在哪啊?”

    “镇上啊,吃过晚饭我就回去了!”

    彩云笑的肩膀都在抖,这个胖大姐,也太自来熟了,都没人留她吃饭,她自己倒说了。

    何安默,现在是打都打不走的。

    大飞也听见了,顿时,心肝颤颤。

    完鸟,又来一吃货,他的肉,他的大骨头棒子哟!

    胖妞也不晓得是不是跟他想一块去了,也回头看他,乐呵呵的看着。

    剔下来的羊肉,怕是有十几斤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作坊的工人们都收了工,何安负责把工时都记好。

    刘氏他们临走时,都闻见木家院里飘出的香味,试问,谁不馋?可谁也不能厚着脸皮,进去蹭饭不是?

    刘二蛋倒是不用蹭,他被彩云叫进去,帮她起炭火。

    孙良成也被吴青留下了,木香的命令,他不敢不从啊。

    王阿婆坚持要回去,她不放心,老伴一个人在家。木香便盛了些红烧骨头给她带回去。

    作坊里第一天的活,总算干完了。

    烤肉的基本要领,彩云都掌握,她便负责教刘二蛋跟何安,胖妞被勒令不许动手。因为她烤的肉,还不等熟呢,就进了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吴青陪着木香,进去清点第一天的成果。

    做好的香肠,都挂在暖房里,暖房的四周,摆着两个大暖壶,可以提升房间里的温度。

    吴青指着一排重肠,说道:“这一批,十天之后就能出货,我让人把肉块绞的很碎,这样应该更利于入味。”

    “对,是得绞小,还得把空气挤压出去,就用上次咱们说的那个钉耙,你再去备几个,放在作坊里,还有,每天出的货,都要标上日期,可不能弄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让人分工做,上午跟下午,做的口味不同,这样就不容易混淆了,唐少爷上午过来了,他说有几批客人催了,他问,可不可以先出货,或者客人拿到家以后,可以自己放上几天下吃,”吴青如今说话,越发的专业了。

    木香想了想,还是摇头,“不行,从咱们这里出去的,一定得是成品,半成品,咱们不出,让客人等着,明儿你跟工人们说,今年正月,我们得加班加点的做香肠,到时我会付他们双倍的工钱,你问她们干不干,加班是自愿的,我不会强迫他们。”

    吴青点头,“好,我会如实的跟她们讲,咱们这是要一直做到天气转暖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让我再想想,香肠可以停,便咱们的作坊不能停,我已经让人去收购鸡蛋了,还有就是,赶上农忙的时候,咱们就是有活,也找不到人干,所以后面的事,还得再想想!”

    暖房的墙壁是通风的,可以看见外面。

    木香站在屋里,正好可以瞧见屋外,她家门前的那片竹林。冬季竹子长的并不茂盛,还记得上回进林子里挖冬笋,虽说冬笋很难找,但是那滋味却很好。

    若是春天的时候,可以大批量的生产春笋。

    或者烘干,做笋干,或者用特质的盐水泡着,可以对外售卖新鲜的笋子。

    除了笋子之外,春季的时候,第一场雷雨过后,还可以采蘑菇,只是很可惜,这里没有菌种,不然可以自己种蘑菇了。

    春天嘛,可以干的事情就很多了,附近的水沟池塘里,乡间田野间,能逮到小龙虾、黄鳝、螺丝、泥鳅,要是运气好,说不定还能碰上一两只老鳖呢!

    有乡下人眼里,这些东西不是啥稀罕物件,可是为啥在现代,这些都成了热销的好东西了呢?

    最主要的,莫过于烹调的方式,以及各种调料佐料。

    想到麻辣的小龙虾,想到小螺丝,木香前所未有的盼望着春天早日来到。还有那个人,也不晓得啥时候回来,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,唉……

    吴青瞧她对着竹林叹气,上前问道:“怎么,有啥不对的吗?”

    木香摇头,“没有,就是觉得这个冬天好长,春天还不来。”

    吴青笑了,虽然只浅浅的,几乎看不见的笑。

    这个笑很特别,有点阳光,有点开怀的感觉。

    木香惊奇了,不笑的时候,就已经挺帅的了,这一笑,可不得了,吴青真真一个潜力股,属于越看越中看的类型。

    吴青一扭头,见她盯着自己,立马收了笑,莫名其妙的看她,“咋了?我说错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,哦对了,让你准备的资料呢,弄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木姑娘,你真的要管这事吗?这事会很麻烦的,要不,还是算了吧,”吴青知道她是讲义气,同时也有拉拢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她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,有王爷的命令在,他自会一心一意的帮衬她。

    木香冲他翻了个白眼,“你啰嗦不啰嗦,婆婆妈妈的,不就是赎个人吗?你自己不也说了,我是你将来的主子,做为未来的主子,你的事,我管的是天经地义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没有底气,也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谁知道赫连晟那个家伙,会不会某一天突然反悔了,不再喜欢她,觉得她又不好看,脾气又坏,还是个身份低下的村姑呢?

    管他呢,等他真正后悔的那天,再说吧!

    吴青抿了下唇,像是在下定决心。随后他回了屋子,不一会拿来几张纸。

    “木……哦不对,我还是叫你王妃吧,不是我要叫的,是主子又派人稍了信来,让我们用王妃的尊称,说是怕日后叫你,你会不习惯,”吴青怕她生气,又怕她反对,一直没敢说,现在是逮到机会了。

    木香汗,一个称呼而已,还用得着习惯吗?

    他这样做的目的,无非就是为了让何安跟吴青,时时刻刻的提醒她,别忘了身份,别忘了她是谁的人。

    小气巴拉的男人,走都走了,占有欲还那么强。

    想归想,但想到最后,木香心里还是甜甜的,像是有股子暖流,从心里慢慢的流淌而过。

    “还是别这样叫了,直接叫我名字吧,你那样叫,村里人听见,该下坏了,行了,这信息我收着了,等看过了,再跟说,”木香将纸张着卷进袖子里,“把门锁上,咱们回去吃晚饭吧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走,我在最后。”

    “光锁还不行,你跟大飞轮流着守夜吧,反正也不用做啥,就搬被褥过来,在这里睡觉,有人看着,总归放心些,”木香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人心叵测,她家建作坊的事,已经传到十里八村去了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    东西损失了,倒是没什么,就怕机器损坏。

    吴青也正有此意,不过他不同让大飞来,“他一睡着,就跟死猪一样,十个贼来了,也叫不醒,还是我守着吧,不用巡夜,也不耽误睡觉。”

    木香没有反对,比起大飞来,吴青确实要稳妥的多。

    “木香,你要是相信我的话,就让我跟吴青轮流着守,他守一夜,我守一夜,我跟他换着,我觉得这样会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孙良成从院里走出来,听见他们说守夜的事,便自告奋勇,要帮忙,不为别的,就为木香一个女娃,开了作坊,给村里这么些人提供了工作,单凭这两点,他多伸把手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,那良成哥,我付你守夜的工钱,我不能凭白的占用你休息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提钱我便不干了,守夜,无非就是睡觉,我在这里睡,跟回家睡能有啥区别,你若是这么见外,那我也甭在你家吃饭了,不然我还得付你饭钱,”孙良成一口否决,他咋可能再收她的工钱呢!

    见他这般坚持,木香也不说了,招呼大家回去吃烧烤。

    小院里早就弥漫着浓浓的烧烤香味,孜然跟花椒的结合,最是天衣无缝。加之,羊肉在烤之前,早已事先腌过了,那香味早已浸的透透的,在炭火的熏烤下,羊肉冒着青油烟和香气。

    彩云早不干了,一是烟太呛人,二是她怕油烟熏到头发了,把头发弄油了。

    她不干,便把活扔给刘二蛋。

    刘二蛋咋能有二话,卷高了袖子,一手拿着蒲扇,一手翻动着满满一架子的羊肉串。

    大飞跟胖妞,这两人就是俩吃货,早的满嘴满手的又是灰,又是油。

    串子不够了,他俩被彩云赶去串羊肉了。

    何安也吃了些,可是手上的活还没干完,丢不下。

    木朗手里握着两根羊肉串,都是没放辣椒的,吃着不辣,不过还是没人敢给他多吃,生怕木香发火。

    彩云看见木香回来,隔了老远,朝她招手,“姐,咳咳,这个,这个好呛人,怎么办?”呛的她都流眼泪了,一讲话,感觉嗓子都冒烟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刘二蛋怎么弄的,就瞧见这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木香骂了句笨蛋,拿着火钳,将炭挑开了些,“你塞那么多炭进去,把通气孔都堵了,空气透不进去,当然会有烟啦!”

    这家伙肯定是怕炭火熄灭,又怕炭火少了烤不出羊肉来。

    木香扒拉完炭火,又拿过他手里的羊肉串,翻了个,再拿了另外十几串,没有烤过的摆上,“这些烤的差不多的,可以先放在旁边,旁边的炭火温度低一些,让它小火再烤一会,等会便可以刷一层油,最后再撒香料,这些步骤不能乱,乱了之后,味道就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刘二蛋崇拜的眼神看她摆弄着那些个串串,丝毫都不慌张,从容不迫,行云流水,都快赶上人家抚琴弄音的了。

    “喏,给你们尝尝,”木香把烤好一把羊肉串,递给刘二蛋,让他分给众人。

    “我要尝,”胖妞第一个扑上去,夺下几根,但往嘴里塞,那嘴吃的油鼓鼓的。

    大飞、何安、跟吴青几人,纷纷转开脸去,表情一致的不看她,省得待会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倒是孙良成,没什么表情,反倒提醒她,小心烫,还很好心的给她递了毛巾。

    其实孙良成并不知道她的身份,只以为她是木香的朋友,既然是她的朋友,过门便是客,对人家态度好一点,也是情理之中的嘛!

    “谢谢,”胖妞接过毛巾,害羞的眨了眨眼睛。这还是头一次,有个男的对她这么好呢!不过这男人没有那个叫吴青的长的好看。

    胖妞想到吴青,便跑过去,殷勤的将手里的羊肉串递给他,“吴大哥,你干了一天的活,这些哪够吃,我的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吴青脸上的表情变了变,最终只是疏离又冷淡的道:“这些太油了,我等会还是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大飞嚷嚷了,“你不吃,给我吃得了,反正你已经吃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早就看不下去了,一个姑娘家家的,咋就那么能吃的,比他还能吃,自打羊肉烤熟第一串开始,她的嘴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为啥要给你,你吃的也不比我少,还说我呢,你不也是吃的跟猪一样,”帅哥不要,她自己留着吃呢,干啥要给他。

    听她这话,大飞不爽了,“咦……不对吧,咱们数数,你瞧你坐过的地方,地上那一堆竹签子,你再瞧瞧我面前的,你自己说说,谁的多,谁的少?肥母猪!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他想说,但又不敢大声说,就成了嘟囔。

    可还是叫胖妞听见了,胖妞火了,“你敢骂我,看我不把你揍成猪头猪脸!”

    胖妞那身板,一旦朝你扑过来,简直跟一座山朝你倒过来似的。大飞好男不跟女斗,咋可能真的跟她打架,只能是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两人一追一跑,便在院里闹腾开了。

    彩云笑的腰都直不起来,木朗也咯咯的傻乐,早上发生的那些事,全都给忘了。

    吴青见木香一个人在烤肉,便走过来拿了些羊肉串,帮着她一起烤。

    孙良成也走了过来,帮着一起弄。

    木香心情也很好,冲着追逐的两人,以及院里的人,大声道:“第一次吃烤羊肉,不能吃太多,何安,你再去熬一锅玉米糊糊,吃清淡些,晚上也能睡的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”何安丢掉手里最后一个羊肉串,转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孙良成笑道:“木香,你这一家之主当的可真称职,连这些都能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没啥,我是怕他们晚上闹腾,让我睡不好觉,喏,这些烤好了,良成哥,待会你走的时候,把这些带上,回去给叔叔婶子尝尝,”木香把烤好的一大把羊肉串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这,这咋行,你们留着吃吧,我娘在家都做饭了,”孙良成推拒着不肯要。

    木香硬是塞给他,“你不拿着,我们也吃不完,你瞧,还剩一半的羊肉,我们明天还能吃上烤羊肉,不差这一点,你等下给长栓哥也带上一些,他一收工就走了,我都没瞧见他。”

    林长栓怕她留吃饭,便早一步干完了活,跑回家了。

    总在这她这儿吃饭,他一个大男人,能好意思吗?

    孙良成拗洋不过她,只得拿上羊肉串,可其他的菜的确是吃不下了,便告辞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刘二蛋看着时间不早了,便跟着孙良成一并走了。

    吴青仍站在炭炉边烤着羊肉,木香现在不用管了,只要负责吃就行了。

    话说,今儿买的羊肉味道不错,很嫩的山羊肉,不算太膻,入口只觉得肉质很鲜很嫩。

    “你不打算把这个也换作钱吗?”吴青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木香转头看他,呵呵的笑,“哟,你现在也反应敏锐了,你咋知道我一定会把这个发扬光大,用它来赚钱?”

    吴青像看白痴一样的看她一眼,“你配香料的时候,是一个人躲在屋子里配的,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?这东西若是没有好的香料腌制,烤出来根本就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木香不笑了,反倒瞪他。讨厌的家伙,她做的那么隐秘,都被他瞧见了,她还以为没人看见呢!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独家秘方,谁都不能说,”木香狠狠咬下一口羊肉,“现在也不能做这个生意,临泉镇这个地方太小了,很难发展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打算日后去了京城,再干这个?”吴青接下她没有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错,孺子可教,”木香笑呵呵的拍了下他的肩,身去看木朗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多说,往后的事,还没个定数,只是光有个计划而已。

    吴青愣愣的看着被她拍过的地方,脸上的表情,在炭火的忽闪之下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吃晚饭的时候,是摆在堂屋吃的。羊肉串并没有吃完,剩下的都搁在厨房里,留着明天吃。

    何安熬了一锅玉米糊,准确的说,是彩云帮着他一起熬的,光他一个人哪熬的出来,这般好看的玉米糊糊。

    木香很好奇胖妞在赵氏家干了啥事,吃饭的时候,便问她了。

    胖妞很淡定的摇头,说她没做啥。

    一进她家门,便问赵修文在不在。一个婆娘就出来问她是谁,胖妞报了名字,赵氏一听说,她是县老爷的千金,心里可谓是复杂的很。

    她今儿才找的媒婆过去,难道这么快就有结果了?

    赵家婆子怀着复杂的心情,把胖妞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跑了一上午,胖妞都饿了,看见她家正在吃晌午饭,二话不说便坐下了。赵大懒正喝酒呢,冷不防见到座山坐在自己对面,拿了筷子便大快朵颐起来。

    赵家的伙食跟普通农家人比起来,自然算是很不错的,但绝不能跟现在的木家相比。

    晌午的饭菜,赵氏切了些咸肉,烫了几块豆腐和豆芽菜,做成了一锅烩,是用砂锅装着,摆到堂屋大桌上,这样便不怕菜会冷了。

    小半锅的菜,赵修文不在,只有他们老两口跟赵修杰在家。

    赵修杰出去了,还没回来,赵大懒一边喝酒,一边小口吃着菜。不是他不想大口吃,是赵婆子不让他多吃,好菜得留给小儿子不是?

    可是呢,胖妞拿上筷子之后,来便再没放下了。那张大嘴,一口一块豆腐,一块咸肉的吃着。完了,还评价了一番,直说赵氏的菜没油,盐倒是没少搁,咸的很。

    赵婆子跟赵大懒被晾在一边,眼睁睁的看着锅里的菜越来越少,胖妞的那张嘴,在她眼里,俨然成了血盆大口,吞噬着他们家的粮食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姑娘,我家修杰还没回来呢,你吃慢些,等他回来,我再多加两个菜吧,”赵氏实在受不住,不得不出声劝阻她,否则他们中午就得饿肚子了。

    她一说话,胖妞才反应过来,不好意思的笑笑,站起来跟他们道歉,“对不住啊,我早上吃的少,又饿的太久,一见着你家开饭,我就忍不住,算了,我不吃了,虽然才吃了一点点饱,但……这剩下的,还是留给你们吧!”

    赵大懒探头去看。空空的锅里,只剩下一些汤渣,留什么?留砂锅给他们吃吗?

    “都没了,老婆子,你还站着干啥,赶紧去再烧点菜,一会二小子就该回来了,你叫他吃啥?”赵大懒不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哦,我这就去,”赵氏一想也是,便招呼胖妞,让她随便坐,随后就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赵氏嘴上这么说,心里可不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当初也就是想听县令老爷的千金,很富态,谁也没具体告诉她,究竟有多胖。她就想,再胖,也不过是多吃几碗饭。

    只要儿子的地位稳了,往后的官路,肯定越走越顺畅,到时多这几碗饭,又能算得了啥?

    可是今儿一见,彻底的把她震住了。

    这哪是多吃几碗饭的事,分明是多吃十几碗嘛!

    刚才吃的那么些菜,居然还说只一点点饱。那得吃多少,才能填饱她的肚子呀!

    赵氏一边想着心事,一边从自个儿屋里拿了几个鸡蛋,准备做个鸡蛋羹,给小儿子吃的。

    在她炖鸡蛋羹的时候,胖妞就在她家院子,屋里,转来转去,还跑去赵修文的屋子里待了好一会,直到赵氏把鸡蛋羹炖好。

    这时赵修杰也从外面回来了,还没等赵修文被赵氏喊进厨房,胖妞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冲进厨房。

    “咦,婶子,你在炖鸡蛋羹吗?嗯,香味一般般,我帮你尝尝吧!”

    不等赵氏端着碗躲开,胖妞一把便将装鸡蛋羹的盆抢了过来,先闻了闻,接着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的那叫一个香,后来干脆不用勺子舀了,直接端起碗,对着碗就是一阵吸溜的声音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三个鸡蛋炖成的鸡蛋羹,就被她消灭了干净。

    刚进院里的赵修杰,看到傻眼。他怒了,“娘,这个胖墩哪来的,她把饭都吃了,你让我吃啥?”他肚子饿,脾气自然就大,再看看胖妞这副尊荣,火气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赵氏虽然也不喜欢胖妞,可碍于她是县老爷的千金,不喜欢也得忍着。

    “修杰,别乱说话,她是你大哥未来门的媳妇,你未来的大嫂,不可以这么没大没小的讲话,”赵氏一边说,一边朝赵修杰使眼色。

    赵修杰怒极反笑,“娘,你没搞错吧,我哥不是要跟苏秀定亲了吗?你跟苏秀她娘,不都说的吗?这亲事,又不是小孩过家家,咋能说改就改,娘,你真是老糊涂了!”

    赵修杰年轻气盛,自然不懂得隐忍这一套,况且他对赵氏反反复复的行为,也很反感。加上眼前这一位胖的跟个山似的女人,若是有一天真成了赵家大嫂,这后他还能吃饱饭吗?

    赵修杰的一番话,叫赵氏跟胖妞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胖妞只是胖,只是憨厚,但她不傻,否则以她爱玩爱出远门的性子,就算没人对她动坏心思,那也得吃亏。

    当下,她听见赵修杰的一番话,她有点明白了,“嗳,你说的苏秀是谁?啥叫说好了?修文以前有定亲吗?”

    赵氏一巴掌打在赵修杰背上,赶忙哄她,“没有的事,你别听他瞎说,他才多大一点,哪能懂,他嘴里说的那个丫头,不过是爱慕我家修文罢了,姑娘,你别胡思乱想,我家修文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呢,不然他哪能托人给我捎信,说要跟你提亲呢!”

    “提亲?他啥时候跟我提亲了?”胖妞绞着袖子,攥着自己胖胖的手,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“就是今儿啊,你爹没跟你说吗?今儿你家去了两个媒婆呢,都是我请来的,呵呵,只要你爹娘同意,咱们两家的亲事算是结定了,”赵氏也不瞒她了,叫她知道了也好。

    虽说……这丫头长的不咋样,但好歹也还是个千金小姐,光凭这一点,就胜了苏秀那个丫头好多倍。

    讨来做媳妇的婆娘,太好看了,搁家里还不放心呢,像胖妞这种,只要管够她的饭,还是很好养的。

    胖妞不吱声了,她想起来今儿爹爹非叫她出来玩,不让她在家待着的事。

    想必这婆子说的事是真的,可是,她爹会答应吗?

    说实话,她不喜欢赵氏,就是感觉上不喜欢,看着她笑,都觉着鸡皮疙瘩掉一地,再一听她说话,只感觉这婆子很假。

    根本舍不得她多吃,还非得装出一副客气的样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故意吃光他们家的饭菜,想看她急的跳脚,撕下那层伪装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她没料到赵氏真的去提亲了,不管是赵氏还是赵修文去提的亲,她都觉着怪怪的。

    喜欢是一回事,真要嫁给他,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胖妞觉得她又想不通了,以往遇上她想不通的事,她便要吃东西,拼命的吃东西。

    在吃完那一碗鸡蛋羹之后,她便跑去翻赵氏的厨房,连菜柜里的小咸菜都捞了出来,吃的时候还不忘跟赵氏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啊,我真的是饿了,要不回头我让我爹给你们送饭钱来,不然把你家吃穷了,我也对不好意思的,”胖妞端着一碗咸豇豆,就着一锅白米饭,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赵氏脸色甭提多难看了,呵呵干笑几声,摆手道:“不用不用,一顿饭而已,我还管的起,你吃吧,尽管吃,吃完我们再烧就是。”

    胖妞一听她这样说,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,“我看你家还有十几鸡蛋呢,婶子,你能不能给我炒个鸡蛋,最好搁点大葱,要那种又粗又大的,再多放些香油,我吃东西不挑的,平常在家里,中午我娘也就炒一盆,大概二十个鸡蛋,那就那炒的,我若是不吃,他们还着急呢!”

    胖妞用手比划着,赵氏眼皮直跳,看她胳膊越甩越大,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二十个鸡蛋,他们家一个月也吃不了。这个胖丫头,居然一顿就干完了。

    天哪!这可怎么养!

    赵修杰跟赵大懒,幸灾乐祸的站一旁笑。

    退亲又定亲这事,都是赵氏一手攒动的,他们你俩根本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吧,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过后,胖妞捂着半饱的肚子,兴致缺缺的走出了赵家大门,临走时,还丢下话,说是晚上没饭吃的话,再来她家吃饭。

    赵氏正收拾厨房的一摊鸡蛋壳呢,听到这话,脚一软,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亲娘哎,再来吃,非得吃铁锅壳子了。

    木家堂屋的人,听完胖妞说的话,轰笑一片,只有一个人没笑。

    “你都吃那么些东西了,还是半饱,还来跟我抢饭吃?你真是饿死鬼投胎啊!”大飞怒吼,气死他了,这个胖丫头今晚吃的羊肉,比他还多,不仅如此,还跟他抢肉吃,没天理啊!

    “我就是胃口大,怎么着?”胖妞不服气的瞪回去。

    木香看他俩争锋相对的样,觉着好笑,同时,她也是想看好戏,“胖妞,你吃的也差不多了,我让大飞送你回去,不过回去之前,我带你见个人。”

    吴青跟何安都瞄见她一脸的坏笑,两人一致的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我不送,你让吴青送!”大飞赖着不起,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见谁啊?”胖妞追着木香问。

    “去了你就知道,快走吧,别回去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要送她,吴青,你去送,”大飞的反对声,被漠视了,压根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何安被彩云拖去收拾碗筷了,吴青抱起木朗,送他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胖妞缠着木香,问东问西,“那我明天还能来吗?”

    木香听到这句,头皮炸了一下,支吾着道:“呃,再说吧!”

    胖妞琢磨着她的话,小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有了主意,“木香,你就答应让我经常来你家吧,我让我爹给你开方便,你要做生意,我让给你免税,你要种田包田了,也能免税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想说:看吧看吧,跟她做朋友,能提供很多便利的!

    木香脚步停顿了下,想了想,的确如此啊!

    虽说九品芝麻官,可真要到了百姓眼里,芝麻官便是父母官,是老百姓的天呢!

    同他搞好关系,的确是有利无弊哦!

    这么一想,木香不想同意,也只得同意了,“行,你若想来,我欢迎,不过你今晚去帮我问问你老爹,我想把这一片土地,还有我家后面的水塘,承包下来,你问他,这事能不能搞定。”

    她家门前这片土地,虽说是荒地,但是吧,就在刚刚,她脑中灵光一闪,忽然想起,她家门口除了紧临窝窝之外,还临着玉带河呢!

    这玉带河的水,是从上游的山谷中汇聚而来的,可谓是最一天然的山泉水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将泉水引到她家作坊来,用来做香肠也好,作其他的农产品也罢,绝对比井水来的要好。

    这一片的井,碱性太大,有点微微的咸,并不适合用做加工的水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…你容我回去问问,明天给你答复,行不?”胖妞觉得这不是小事,虽然她是诚心诚意的想帮她,可这种事,她不懂,也不敢随便答应。

    木香看出她的真诚,勾着她的肩,笑呵呵的道:“当然行啦,你只管帮我跟你爹提一下,剩下的事,我自个儿去谈。”

    她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去成功,而不是站在赫连晟的肩上,去走捷径。那样的话,她的奋斗也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话,把大飞晾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何安从厨房出来,见他还站着没动,笑着调侃道:“你还站着干啥?等她回来抓你吗?赶紧去吧,送个姑娘,又不是让你送头老虎,瞧你那怂样。”

    大飞瞪他,“送她?那还不如送只老虎呢,那么能吃,谁知道她半路会不会饿急了,把我把撕巴着啃了。”

    吴青送完木朗,冷清着冒出一句话,“啃你?如何啃?”

    她这话,叫大飞跟何安都愣住了。这……做何解?

    愣了有几秒,何安突然反应过来,扶着桌子,笑的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“咋了?你笑个啥?”大飞摸着脑门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用管我,你快去牵马套缰绳,我得去烧水了,待会要伺候主子呢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何安往外走着,还止不住笑。

    吴青这个闷*,竟然能讲出那样的话,绝了。

    木香拖着胖妞,两人结伴,杀到李家敲门去了。

    胖妞盯着眼前的大门,忽然想起今天赵家小弟说的话,难道……

    就在她胡思乱想间,院子大门开了。

    “谁啊?大晚上的,敲啥门!”开门的是陈美娥,大冷的天,她正准备洗过脚上炕捂被窝呢!

    哪知一打开门,瞧见外面站着的是木香跟个胖丫头,她愣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你带这个胖丫头来我家干啥?”陈美娥一开口的话,就跟连珠炮似的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妞们,评价票一定要投五分哦,不然……打你们小屁屁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9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