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10章 羊肉串串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9:5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胖墩边说还边比划,木香却听的呆住了。

    修文哥?这丫头说的,该不会是赵修文吧?

    “修文哥是谁?”木香拖着她往前走,远离这处宅了,顺便试探着问她。

    胖墩歪着头笑,“他叫赵修文,长的顶好看了,对我也好,他都不嫌弃我胖呢,还说要一直对我好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胖墩说着说着,脸上的表情就变了。

    木香在心里把赵修文那个渣男又痛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说他最近冷落了苏秀,也不怎么回玉河村了,敢情他是想攀高枝啊!真是个斯文败类。

    但是吧,有个事情,她还真谅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喜欢他哪里?”

    胖墩害羞了,“就是喜欢嘛,他对我好,又不嫌弃我胖,这样的男人,还不好吗?”

    木香默然,好简单的是非观念,真不知道她是笨,还是单纯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得再好好想想,有时眼睛看到的,未必就是真的,我不是质疑他喜欢你这件事,我是说,你看一个人,得从别的方面去看,而不是只看一面,懂不?”

    看在她一屁股坐断赵念云腿的份上,木香决定给她一句忠告。

    胖墩憨厚的笑了,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我也知道我的模样不好看,可是,只要他愿意对我好,骗就骗吧,嗳,你家住哪儿啊,不在镇子上吗?我以前咋没见过你啊!”

    胖墩十足的话唠,紧跟着木香走不说,一路上还问东问西的,叨叨个没完。

    说她家里的事,说她朋友的事,连赵修文的事都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就觉着木香看着很亲切,她也喜欢木香揍人时的暴发力跟那股子狠劲,总之一句话,她想跟木香交朋友。

    木香被她跟的有些不耐烦了,陡然停下脚步,叹气,“我说小胖墩,你别跟着我了,赶紧回家去吧,这马上要吃午饭了,我也得回家烧晌午饭呢!”

    这些话就是为了敷衍她的,都这个点了,还烧个屁的午饭。

    胖墩傻呵呵的笑,虽说看着傻,可她一点都不傻,“我可以去你家玩吗?我天天在镇上待着好无聊呢,你带我去玩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木香严词拒绝,“你是千金小姐,你咋能跟踪我回去,回头你爹还以为我拐卖妇女儿童呢!”

    “哎呀不会的,我让人跟我爹说一声就行了嘛,你都不晓得,我爹说今儿府中有事,让我在外面玩,不到天黑,不给回去,刚才我甩掉老妈子,偷跑去看赵念云,是想捉弄她的,不然我怎么打发时间哪!”

    胖墩见她不理,自顾自的还要往走,干脆冲上去抱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木香囧了,这咋还缠上了呢,她们两人又不是异性,不相吸,只会相斥啊!

    她本想掰开这丫头的缠上来的手臂,可……胖墩的胳膊比她的大腿都粗,她这一抱上来,跟缠上个大麻袋似的,她甩不掉,也甩不动。

    木香头痛的揉着额头,只得带着她一同往镇门那里去。

    她俩走路的姿势,引来不小的回头率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胖墩嫌她走的慢,干脆把木香半夹在胳膊下,拖着她走,边走还边问:“你要去的是这边吗?咦,你是要出城吗?你家住哪儿?在哪个村?离这儿远吗?你就叫我胖妞吧,我爹我娘他们都这么叫我,其实胖没什么不好,我能吃能睡,还能干活,力气也大,你瞧,我还把你举起来呢!”

    木香觉着头顶一丛乌鸦拍着翅膀飞过,拉下一颗又一颗的鸟粪。随后,一群草泥马,也奔腾着,呼啸而过,扬起一阵沙尘暴,呛的她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眼见她真想把自己举起来,木香赶紧拦住,“别别,我相信你,我知道你劲儿很大,但是吧,虽然胖不怎么样,但你还得注意些,不能再胖了,否则你都成球了,那样对身体不好,容易引起高血压,冠心病,血脂血糖偏高……”

    胖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“那我以后少吃些,不过你叫什么呀?”

    木香对她转移话题的速度,无语极了,“我叫木香,木头的木,香味的香,我应该比你大一点,以后请叫我姐姐。

    比起让胖墩叫她姐姐,总比她叫胖墩姐姐要好的多。那听着得多别扭啊,所以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而且,木香的直觉告诉她,这个胖墩,肯定会跟她有交集,躲是躲不掉的。

    两人拉拉扯扯的,赶到了镇子门口,远远的,就看见大飞站在马车旁,跨着一条腿,横搭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木香终于能甩开胖墩,奔过去把他推开,掀开帘子,”木朗怎么样了,腿上药了没有?“

    大飞拦住她,”刚上过药,睡着了,骨头也正过来了,大夫嘱咐回家好好休养着,一个月之内都不能下地。“

    ”这么严重?“

    ”那是,大夫说他骨头脆,容易断,复合起来却很慢……“大飞正跟木香汇报情况,冷不丁的看见自己面前多了座山,吓了一跳,”她是谁,她从哪冒出来的?“

    胖妞本来还挺喜欢这个满脸胡子的男人,可是一听他说出口的话,胖妞生气了,猛的一跺脚,”什么叫从哪冒出来的,我又不是土行孙,不会从地里冒上来,还有,我叫胖妞。“

    大飞眼神怪异的将她瞅了个遍,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是:她这一顿得吃多少饭哪!用盆吃的吗?

    时辰耽误的太久,木香急着回去,她跳上马车,催着大飞,”赶紧走吧,回去还有好多事呢!“

    大飞默不作声的转身捞起缰绳,就要坐上去赶车。

    ”我也要上,“胖妞一把将他扒拉开,像扒拉个货品似的,一推将他推多远。

    大飞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像个胖熊似的,笨拙的往马车上爬,”嗳,你你你,你是哪家的人,你上我们的马车做啥?我这马车可拉不动你。“

    胖妞头也不回的道:”你管我是谁,我又不到你家去,我到木姐姐家去玩。“

    她肥肥的屁股正对着大飞,扭动着,往车上爬。

    大飞厌恶的别开脸,看不得,看多了眼睛会坏掉。

    木香掀开帘子时,胖妞都快钻进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有点生气了,”胖妞,我是要回家的,你也得回家,我不能带你去我家,再说,你爹还不知道,万一被他知道了,我就是有十个脑袋,也不够他砍的。“

    胖妞歪坐在车门边,傻呵呵的笑,”不会啊,我爹才不会砍你的,不信你看着。“

    她趴着车门,对着外面摆摊的小贩大声喊道:”去告诉我爹,我跟朋友出去玩了,天黑之前就会回来!“

    有个卖菜的小贩,听完她的话,先是看了看她,又左右看了看,见身边的人,也都瞧着他,只得摇头叹气的扔掉手里的两颗大白菜,认命的往镇子里跑去。没办法,谁叫今儿轮到他了呢!

    胖妞得意的放下帘子,”看吧,我都解决了,我经常跟别人出去玩,我爹对可放心了,他说我出门很安全,人贩子不会卖我,因为没人养得起我的胃口,再说他们也挪不动我,抢钱劫道的,也没有,我没钱,卖了也不值钱。“

    话到最后,有了自嘲的感觉。

    木香心软了,这胖妞虽说缠人,但人不坏,是个直肠子,比那些外表漂亮,自认为知书达理的千金小强多了。

    算了,既然她想跟,那便让她跟着吧!

    大飞不爽的在前面赶车,多了个胖妞,马儿走起来,真挺费力的,他好心疼他的马。

    马车里,胖妞看着睡熟的木朗,瞧见他白净粉嫩的脸蛋,便心生喜爱,再看看见他被包起来的腿,胖妞脸色变了,”他这腿是怎么了?摔的还是磕的?“

    ”摔的,“木香轻柔的理着木朗的额边的头发。木朗身形属于很瘦小的一类,虽然年纪不小,可是看着,还像很小的样子。

    胖妞沉默了会,忽然像捡了大宝藏似的一脸惊奇道:”哦,我明白了,是不是那个姓赵的干的?原来就因为这样,你才非得打断她的腿,哼,那个坏女人,早知如此,我就该把她另一条腿也给她压断了。“

    胖妞气的瞪圆了眼睛,那模样,像炸了毛的猫儿,威慑力没有,倒是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木香被她逗笑了,”你不怕她找你麻烦吗?她爹可是赵王,你爹不过是县令。“

    ”怕什么,有事你担着啊!“

    ”噗!你可真敢说,为什么是我担着?打人你也有份的,你有个官爹,我可没有!“

    胖妞呵呵干笑三声,笑声忒大,震的马车都跟着晃了三晃。大飞在前面,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捂耳朵,可惜捂不住,捂了一边,另一边就得遭殃。

    忒可怕了,这笑声忒可怕了。

    胖妞三声笑完,”你骗人,我看见你掏玉佩了,还主母呢,赫连家是吧,听说他们现在的家主,是被誉为战神的赫连晟,听说他好厉害的,听说他还没娶亲,听说他最近有在这附近出没哦!“

    ”你怎么会知道?“木香警惕了,这胖妞可以哪,时傻时精,弄的跟深藏不露似的。

    胖妞安慰的拍拍她,”别紧张,我又不是坏人,我对那个赫连晟也没兴趣,我这附近的几个小姐,天天都在派人打听他的消息,我偷偷听见的,那么出名的人,想不知道都难。“

    ”无聊!“木香白她一眼,总算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车子走到半道上,临近一处深沟时,大飞把马车停下了,不知去后面鼓捣着什么,不一会也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摇摇晃晃折,又走了起来,没过多久,马车进了村子,就在快经过路口时,木香挑开车帘,指着远处的一户人家,对胖妞道:”瞧见没有,那个,就是那个,那是你修文哥哥的家,你想不想去瞧瞧?“

    胖妞眼珠子转了转,笑的很鸡贼,”瞧瞧?木香姐,你该不会是想抛下我,把我丢在这里吧?“

    木香赶紧摇头,”不会,怎么会呢,我家就在前面,就是有好多人经过的地方,最好认的了,你难道不想去他家瞧瞧吗?“

    胖妞犹豫了下,最终还是奔下马车,往木香指的那户人家跑去了。

    她下马车,大飞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松这口气的声音太大,跑了两步的胖妞听的清清楚楚,她气呼呼的回头瞪他,”大黑驴,你敢嫌我胖!“

    她蹭蹭的又奔回来,猛的一脚跺在大飞的脚上。

    大飞足足愣了三个呼吸,等他醒过味来,脚上的剧痛,疼的他是龇牙咧嘴,表情痛苦。

    妈呀,胖妞这一脚踩上,跟牛蹄子踩上,没分别,他这脚骨怕是都要断裂了。、

    胖妞得意极了,一路哼着小曲,欢蹦乱跳的跑着。

    大飞疼的龇牙,”你带她回来做啥?麻烦死了,她还踩我脚呢!“

    ”当然是带她回来凑热闹,你不觉着赵婆子家,今天会很热闹吗?“木香笑的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起初,她也没这个想法,但当胖妞左一句修文哥,右一句修文哥时,她忽然想看看,赵婆子遇上胖墩,会是什么状况,肯定爆笑点十足。

    大飞为她的恶趣味感到无语极了,挥着马鞭,便要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”我也下来走走,“木香从车里跳下来,跺了跺有了发麻的脚,”你刚才扔掉的,是不是那两个人的尸体?“

    ”是啊,我把他们装麻袋里,就绑在马车后面,刚才路过深沟,便丢下去了,鬼都找不回来。“

    ”那你的羊肉呢?“木香瞟他一眼。

    ”啊?这,“大飞赶紧扔掉鞭子,奔到马车后面去。

    他管那个卖羊肉的,要了几个布袋子,分别装了那两人尸体,另外两个袋子,装着凌跺开的羊肉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几个袋子从外面看,真看不出啥分别,他扔的时候,也就记得放的时候,摆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现在,只一眼,他便知道自己扔错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个袋子上有血迹,而他买的羊肉,风干有几天了,早没血了。这不是弄错了,又是什么?

    大飞那个悔啊,上好的羊肉,居然被他扔了,还把这个晦气的东西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上前拍拍他的肩,”没事啦,半个羊腿子而已,就当丢出去喂狗了,不过你得把这东西丢掉,不能往家带,晦气,赶着马车去办吧,我带木朗先回去,那掉下去的羊肉,也别去找了,明天让人带半扇回来就是。“

    木香弯身进去,将木朗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飞犯了迷糊的错,有点不好意思了,自然是没二话可说,又赶着马车,出村去了。

    木香抱着木朗往家走,在经过苏秀家时,看见她站在门口,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木香忽然记起,今日被赵念云的事耽误了,也没顾得上去看林叔,也不知他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哪知,她还没从苏秀家走过去呢,林长栓就从后面追上来,热络的叫她。

    ”木香,你也是从镇上回来的吗,我也刚回来,这不,回家喂了鸡,便过来干活了,回头让何安,只记半天工,我只干半天嘛!“林长栓笑的很坦荡。

    ”别半天了,就算一天吧,也不差这一星半点的,对了,林叔怎么样了,我今儿去镇上,本来是想去看他的,可是有点事耽搁了,也没去成。“

    ”你忙你的,我爹那边情况不错,王喜本来要和我一起回来干活的,他担心你这边忙不开,我没让他回来,你不会怪我吧?“

    ”不会,今儿来了不少人,都在干活,不耽误,林叔的伤养好了,他们再回来也就是了。“

    林长栓点头,忽然瞧见被她抱在怀里的木朗,赶紧接了过来,自己抱着。

    ”木朗这是怎么了?咋也伤到腿了?“

    ”他没事,就是走路的时候,不小心崴到了,养养就好了,我们回去吧,我快饿死了,“木香没有多说,这件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杀人抛尸这些事,并不合适林长栓种老实巴交的男人知道。

    林长栓知道木香不愿意多谈,他也不多问,抱着木朗,当先走在了前头。

    吴青穿着单衣,正在作坊门口搬东西。木香远远的冲他招手。

    吴青点了点头,搬好东西,便跟她出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把赵念云的事跟他说了,倒不是让他去告状,只是她不想留下什么后患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已不是前世,特立独行的杀手,她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,再说,现在也没那个实力,任意妄为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让吴青去善后。

    吴青听完她说的话,脸色微变,眼底的光有些暗沉。

    他忽略了,女人的嫉妒心。一想到,木香跟木朗被那两个恶人胁持的场景,吴青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若是他俩出了事,他死都不死不了。

    两人说完了话,吴青悄悄去了山上,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才回来。

    林长栓将木朗抱回炕上,又去外面把炕烧热。

    几番晃荡,木朗也醒了,见好多人围着他,问这问那的,他笑了。

    王阿婆对他真是又爱又怜,”傻小子,脚都伤成这样了,还笑个啥,以后走路可得注意着了,别再伤着了!“

    刘氏一脸无所谓的道:”哎呀,你们就会大惊小怪,小娃儿贪玩,哪个娃儿小的时候没个伤,没个灾的,老话不是说了吗?多摔好,摔摔骨头硬实!“

    王阿婆瞪她,”就你话多,敢情摔的不是你家小毛,要是摔了他,我看你还敢这样说不!“

    刘氏被她骂的,也不服气,”你别咒我家小毛啊,他身子可扎实着呢!“

    木香站在一旁,淡淡扫了刘氏一眼,”你不说话,没人当你哑巴!“

    这话颇有几分凌厉慑人的气势。一时震的刘氏,真不敢开口了,缩着脑袋,退到堂屋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她胆小,而是她忽然觉得,今儿的木香有些不一样了,尤其是那双眼睛,看人的时候,像是能把人凌迟了似的,多看一眼,她都觉着害怕。

    王阿婆也有些心惊了,忙催着屋里的其他人赶紧出去了,让木朗好好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彩云趴在炕边,眼泪就没断过,看着小弟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小腿,她能不难过吗?

    何安站在门口,腰上系着围裙,”那个,我把饭热好了,你们快去吃些吧,大飞没跟你好一起回来吗?“

    ”他去办点事,一会就回来,你给他留些饭,“木香道。

    何安默了下,随后点头,”我知道了!“他的心情跟吴青差不多。

    屋里只剩他们姐弟三个,彩云忽然抬起头,小脸上的表情很凝重。

    ”大姐,你告诉我,木朗到底是怎么伤的?不是被摔的,对不对?“

    ”你怎么猜到的?“木香没料到彩云竟会这般敏感,一眼就瞧出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”这里,“彩云扯了一点木朗的脖子。因为被衣服遮着,别人都没瞧见。只有彩云离的近,无意中才看见的。

    木朗脖子上的淤青,颜色渐渐加深,看着更加触目惊心了。

    彩云气红了眼,”姐,你告诉我是谁干的,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,他还是不是人哪,要是落在我手里,我非剁了他不可。“

    木香看彩云恨的咬牙切齿,脸上的那股子狠劲,还真不是盖的。她有点纳闷了难道他们姐弟三个,骨子里都有暴虐的因子不成?

    ”彩云,这事出去可别乱说,伤他的人已经死了,这事跟谁都别提,就当没发生过,知道吗?“

    彩云点点头,”我知道,既然他们死了,那便算了。“

    木香被她认真的样子逗笑了,”看你说的,难不成你还真敢杀人不成?别乱想了,杀人可不是闹着玩的,那真是一条命没了,跟你杀鸡可不一样。“

    彩云不服气了,竖着脖子,像只傲慢小公鸡,”咋不一样了,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只要刀够快,一刀下去,对着喉咙割,叫他断气,可不就跟杀鸡一样吗?“

    木香被她彪悍的解释弄的无言以对。也是,也不是。

    刘二蛋刚晾完一批香肠,听说木朗受伤回来了,便急匆匆的跑来瞧。

    彩云见他进来,揪着他便问,”你说说,若是有人想要你的命,你敢杀人不?“

    刘二蛋的抹汗的动作顿住了,像是没听清,”啥?要命,谁要你的命?“

    ”那,我是说如果,如果有人要你,不,要我的命,你敢跟人玩命的干吗?“彩云临时改了人物设定。呵呵,没别的意思,好奇而已。

    ”你问的就是废话,有我在,谁敢要你的命,小爷的拳头可不是白长的!“

    刘二蛋亮了亮他的拳头,说的倒是蛮好听,就是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,他没回答。

    彩云低下头,不再理他了。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起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中午也就他们几个在家吃的饭,工人们都回家去吃的。

    大锅里蒸着米饭,还有几样小菜,看着像彩云烧的,何安压根烧不出来颜色这么鲜艳的菜。

    ”对哦,还有排骨,在马车上,不晓得大飞有没有忘掉!“

    木香本想盛饭送给木朗的,但是看着油腻腻的菜,直皱眉。木朗还在喝药,得吃清淡的,有利于伤口恢复。

    ”彩云,过来帮我烧火,“她从厨房探出头喊道。

    何安去作坊监工了,吴青也不在。

    ”来了,“彩云从屋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木香拖着她进厨房,”你过来给我烧火,我给木朗下碗鸡蛋面,他不能吃辛辣的东西。“

    ”好,“彩云废话不多说,便钻进灶台后头,点火起灶。

    木香舀了一瓢井水倒进锅里,盖上锅盖,便去准备材料了。

    大飞赶着马车从外回来,老远的就能听见他跟人讲话,声音跟牦牛似的。

    ”饭好了没,我都快饿扁了,“大飞冲进厨房,就开始找吃的。

    木香拍掉他要揭锅盖的手,”先去洗手,饭菜都在锅里,多着呢,够你吃的。“

    大飞看看自己的手,不爽的嘀咕,”瞎讲究!“不满归不满,可还是很听话的去洗手了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了,虽是被逼,但也算逼的心甘情愿了。

    大飞是端着盆吃饭的,那盆是木香家平时装菜的,跟煮火锅的盆差不多大。大飞也是饿急了,与其用碗一遍一遍的盛,还不如用盆呢!

    木香跟彩云看着盛了一盆的饭,又扒了半盆的菜,然后端了个板凳,坐到厨房门口,扒饭吃去了。

    彩云噗嗤笑了,‘姐,我看大飞哥吃饭,好像别人家喂猪,他们喂猪都是用盆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也忍俊不禁,“他胃口大,侯爷府养不起他,所以你瞧着吧,他只有跟着我,才能吃得上饱饭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一半是说着玩的,在侯爷府岂会连个人都养不起,但后一句话也是对的。大户人家吃饭都是小碗小碗的盛着吃,讲究着呢!

    哪像他们,最小的碗,都有脸盘那么大。

    木香忽然想起胖墩,若是她真的来了,这些……再多一倍的饭,也不够她吃的。

    “姐锅里的水都开了,你在想啥呢?”彩云撤掉大柴,把锅洞口清理干净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木香想了想,还是决定把胖妞的事跟妹妹说了,以免胖墩突然冒出来,吓着她。

    “胖妞?她有多胖啊?”彩云一脸惊奇。

    “呃,这我可说不好,待会你见着了,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打了两个鸡蛋,撒了一小把面条在锅里,等面条开了芯,再切些小香葱放进去,便成了。

    面条跟汤水,用个大碗装着。

    彩云接过来,“你去吃饭吧,我给木朗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小心些,别烫着,”木香也的确饿了。饭剩的不多了,好在她有先见之明,多下了些面条,也够她吃了。

    盛好了面,她搬了凳子,也坐到大飞身边,同他边吃饭,边讲话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带的大骨头都带了吗?”

    大飞吃的满嘴油,听完她问的话,直点头,“带了啊,就在马背身上驮着,我都卸下来了,喏,在那。”

    顺着他指的方向中,木香看见搁在墙角的一个袋子。

    顿时,她有点吃不下饭了,“你为啥就不能换个袋子装?”

    “换袋子干啥,袋子嘛,只要能装东西不就行了,”大飞含糊的回答,嘴里包满了饭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说什么你好!”木香无语到极点了。

    是,只要能装东西,就够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你不能把人的尸体,羊的尸体,猪的骨头都用同样的袋子装着吧?看着那袋子鼓鼓囊囊,木香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万一这人把袋子弄混淆了,解开袋子一看,里面是一具已经硬掉的尸体,那得多恶心又渗人哪!

    这不是怕,是很恶心的,知道不?

    大飞不明白她在纠结啥,干脆端着碗,跑去把袋子解开,把骨头倒出来,“我是不是很会买骨头,都是按你说的,个顶个新鲜的大骨头棒子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先把你的饭吃了,等下你负责把骨头的收拾干净,”木香实在受不了,不得不叫停。

    大飞两手一摊,“我不会啊!”

    孙良成正好进来挑水,听见他们的对庆,又瞧见地上的一堆骨头棒子,便自告奋勇,道:“我会收拾,交给我吧,木朗是受伤了,的确该喝骨头汤的,只是……这么些骨头,炖汤也太多了吧!”

    木香对他友好的笑笑,“那就谢谢你了,这些也不会炖汤,挑几根炖汤喝,余下的我,我来做一锅红烧骨头棒子,等吃完了,明儿让张二宝再给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”孙良成也不废话,卷了袖子便去厨房拿菜刀,把骨头都用篮子装起来,拿到井沿边,先把井盖上,再才收拾这些骨头。

    木香看大飞还在惭愣着,忍不住踢他一脚,“还不到外面干活去,不然晚上可没大骨头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大飞也不介意,呵呵的傻乐,“成,我现在就去给你卖力气去!”

    孙良成满面笑容的看着他俩打闹。

    木香笑着道:“良成哥,晚上也留下来,一并吃饭吧,就是没好菜,饭一定管够。”

    孙良成哪肯干,“这可不成,我家有饭,我娘在家把饭都烧好了,谢谢你了,木香!”

    “你家有饭是你家的,我跟金菊那么好的关系,自打你回来之后,还没在我家吃过饭呢,她出嫁之前,可是经常过来蹭饭,就这样说定了,下工的时候,我让人给你娘带个话,便成了!”

    她请孙良成吃饭,一是看他干活卖力气,二是,她觉得孙良成是个很有头脑的人,在作坊里,机器若是有个小毛病小麻烦的,他鼓捣鼓捣,就能搞好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才,若是能拉拢,或者收入麾下,呵呵,一定是得力助手。

    木香说完话,不等孙良成的回答,便回厨房洗碗去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孙良成确实比吴青他们几个,能干的多,他一个人,半个时辰,这不仅收拾好了骨头,连木香买回来的羊肉,他也能弄好了。按着木香说,肉跟骨头剔开。

    羊骨头的部分,挂在廊檐下风干,过几日烧羊肉火锅吃。

    至于羊肉呢,自然是要做烤羊肉串吃的。大飞等这一刻,早已等到不耐烦了。干着活的时候,一会跑进来看一趟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,不出木香的所料,把赵婆子家闹的鸡飞狗跳之后,便奔她家来了。

    胖妞出现在木家门口,有人吃惊,有人嘲笑,也有人惶恐。

    惶恐的,都是知道胖妞身份的村民,至于嘲笑的,自然是那些个年轻婆娘。吃惊的人,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丫头咋长那么胖,瞧那一身的肥肉,哎哟哟,这么肥的人,胃口肯定大,谁家敢娶啊!

    彩云站在门口看了会,冲着她呵呵直笑。

    胖妞走出去,二话不说,便揉她的脸,“你是不是木香的妹妹啊,你长的可真好看,小脸好嫩啊!”

    有些人,第一眼看去,便让人觉着有眼缘。胖妞看彩云便是如此,一眼看着就喜欢。

    彩云还是笑,“我听我姐说过你了,快进来吧!”

    何安跟吴青站在作坊门口,看着那个胖墩的身子能挤下大半个门框,彩云走在边上,都快被她挤进门框里了。

    何安看着直摇头,“你说,咱家主母夫人,究竟从哪招回来这么多人,还这么的……奇形怪状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来干活的,你管那么多做啥,”吴青懒得同他废话,刚从外面回来,累的很。赵念云的事情,虽解决了,但他有义务跟主子汇报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担心主子,也不担心木家,他比较的替赵家担心。虽然同是王爷,但此王爷非彼王爷。赵王的势力岂是主子的对手,如今事情闹到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赵王心不甘,必有后患。主子便不会让这个后患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,赵家必会覆灭。

    胖墩被彩云拉进木家,彩云又去外面,把吴青跟何安叫回来,介绍给他们认识。

    在彩云看来,这几个人,已经是她的家人了,所以有必须介绍的。

    胖妞看见何安倒是没什么表情,当看见吴青时,眼睛都直了,瞪的老大,满眼的红心往外冒。

    晃着彩云的小肩膀,激动坏了。

    “他,他长的好俊,好好看,他是不是叫吴青?”

    彩云被他晃的头晕,迷迷糊糊的点了头。

    “啊,”胖妞松开彩云,就往吴青跟前蹭,“吴大哥,他们都叫我胖妞,我爹娘也这么叫我,你也叫我胖妞吧!”

    也难怪胖妞要犯花痴,除了赫连晟,还有那个那个安平钰,吴青在其他几人中间,无疑是长的最俊美的。

    不光长的俊,身材也好看,典型的大长腿,上身肌肉坚实,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。

    比起大飞,那个熊状的身材,可要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吴青被她的热情弄的有些脸红,不断的往后退,“姑娘,你别再过来了,我跟你不太熟。”

    胖妞绞着手,扭捏含羞的笑,“不熟,聊聊就熟了嘛!”

    四周有抽气声,不是一个,是一群。

    “我去干活了,你慢坐吧,”吴青逃也似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何安就显的目标很大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何安虽然没有吴青那么欧巴俊美,但勉勉强强也能算上小清新的男生,个子小小,身板瘦瘦的,五官小巧清秀。

    呃……如果不是说话声音很正常,简直都要叫人怀疑他是不是弯的。

    就在胖墩的视线放在何安身上时,木香及时果断的,叫了胖墩进去。

    “过来串肉串,大飞去砍竹子了,他负责削,我负责,你就负责串,知道不?想吃好吃的,就得干活,”木香递给她一把竹签子,给胖妞。

    这是大飞刚削好的,他干这个最积极了,这不,现在又马不停蹄的,去砍竹子了。

    他削这个快的很,拿着剑,嗖嗖几下,便搞定了,速度快的让人眼花撩乱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个东西好好玩,”胖妞握着那把竹签子,很有兴趣的瞧着。

    何安逮到机会,便想溜了。

    “站着,你过来切羊肉,我去弄调料,这些羊肉,得先腌制一下,”木香叫住他。

    木朗在屋里待的闷,趴着窗户往外瞧,“姐,你们在做啥?”

    胖妞一看他,又乐了,怪责道:“你咋不让他出来,光让他窝在炕上呢,这还不得急死了,这样,我去抱他出来,等下包厚实些,让他坐在一边看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胖妞二话不说,搁下手里面东西,便进去,抱着木朗出来了。

    彩云跟着进去拿了个棉袄出来,等木朗坐到椅子上之后,便给他盖上,“你要看,就在这儿看,可不许下地,听见没?”

    “我不下地,我就在这儿坐着,绝不动弹,”木朗赶紧给二姐保证。他家二姐若是凶起来,比大姐还要厉害呢!

    胖妞冲木朗眨眨眼,“待会,等干完了活,我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木朗开心的笑了,他也很喜欢这个胖胖的大姐姐,对他很和善,感觉也很亲切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想吃吗?想吃吗?那就快点把月票投来,快投来啊,很快的,很快的,小香儿要去卞城喽!

    要见将军喽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