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02章 拉仇恨值的人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9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朗懒懒从被窝里应了她,“知道了,我马上就起来。”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屋里的气味并不好闻,她爬上炕,将窗子打开。如果天气晴朗的话,她会把被子抱出去晒一晒,既是杀菌,也是让被子透透风。

    彩云把恭桶刷干净,摆在院子的一脚,这才去厨房舀水洗漱。

    木香从屋里拿了几件脏衣服出来,对她道:“待会儿我去做早饭,你把屋子打扫干净,炕也打扫一下,窗子都打开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彩云嗯了声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今儿的早饭,也很简,煮上一锅糯米稀饭,再配些用菜油炒过的泡菜,还有一些她自己的做的脆辣萝卜干,就着稀饭吃,绝对的香。

    而用糯米熬出来的稀饭,比用普通大米熬出来的,要香的多,也更加黏糊。

    家里的糯米不够了,她准备吃过早饭,让吴青去城里买些回来。

    早饭过后,雪下的越来越大,门外的车轴印,都已被积雪掩埋了,渐渐的便看不到影子。

    家里突然少了一个存在感强大的男人,其实木香也不适应,除了适应之外,更多的心底深处酸酸的感觉。

    为了转移注意力,她便开始干活。

    吴青跟何安动作很快,只用了一个早上,便将地里的蔬菜都挖了起来,趁着有空,顺便就搁进地窖里了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会清洗,不用择,直接放进去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木香挑了些大白菜跟青萝卜出来,还有胡萝卜,也得要一些。

    胡萝卜洗干净之后,切成片,泡在辣椒酱里头,搁上三四天左右,就能吃了。

    微甜的胡萝卜,浸上辣椒酱的辣香味,吃着可是很香的。

    至于青萝卜,木香也用辣椒酱泡了一些,剩余的,跟制作泡菜的手法一样,但是必须得跟泡白菜分开摆在坛子里。

    好在,家里的坛子多,总能装得下。

    快到晌午时,一辆马车顶着风雪来到木家门前。

    唐墨穿着黑色狐皮长袍,整个人围的严严实实,带着福寿楼的小六子,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咦,人都去哪了?”唐墨站在院子里,却不见木香他们的人影。

    倒是黑宝摇着尾巴,迎了出来,在他腿边蹭了蹭,然后又窜到小六跟前,爪子一蹬,就要抱着他腰。

    小六呵呵笑,“他们家狗真热情!”木香忽然出现在堂屋门口,靠着门边,凉凉的说:“他主要是认人,谁跟他亲,它就认谁。”

    唐墨见木香出现,眼睛一亮,激动的情绪藏了几分,又露了几分,“小爷不是让人通知过了,说了今儿要回来,你们也不说去门口迎接,难道你们都不想我吗?”

    他故意说的是你们,而不是你,他怕木香多心。

    才几日不见,他便觉得似乎过了很久。人家说的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说便是如此吗?

    木香仍是神色淡淡,“你又不是什么天仙下凡,我们干嘛要出去迎,还有……你在那站着……淋雪,很好玩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忘了,忘了,这不是看见你们高兴的吗?”唐墨赶忙走上廊檐,脱下披风,随手递给木香。

    木香看了他一眼,算了,不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接过他的披风,找了个衣架挂起来,晾着。

    唐墨乐了,一路而来的烦闷情绪,都在这一刻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小六也跟着进到堂屋,木朗跟彩云听到声音也从里屋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唐大哥,你这是刚回来吗?呀,你这衣服好漂亮,”彩云举着下巴,趴在大桌上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木朗也凑上来,“唐大哥,你说要给我带好吃的,怎么没有啊?”

    唐墨笑着在他们两人的头上各敲了一下,“就知道吃,看见我回来了,难道不比吃来的重要吗?傻小子!”

    最后的三个字,本是溺称,他随口说的,可木香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嗳,唐大少爷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,听见没!”

    唐墨一撇嘴,随后又嘻笑道:“听见了,听见了,看把你紧张的,咋进门这么久,也没见你问我关于香肠的事,是不是觉得,问了也白问?”

    他原本长的就很俊美,举止优雅,尽显大家公子的风范。

    身材虽然没有赫连晟的高大,却比例适中,加上一张俊美无双的面容,如果再加上万贯的家财,这个男人无疑是最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。

    吴青跟何安不知何时进来了,坐到唐墨对面,像个幽灵似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木香才没有受他影响,语气轻飘飘的道:“我不问,是因为有自信,这笔生意一定会火,不过是早晚的问题,看你一进我家院门,那副激动的样,还不能说明一切吗?”

    唐墨失笑,“木香就是木香,好!就凭你自信的一点,以后咱俩一直合作下去吧,我保你能成为南晋第二大富商,如何?”

    木香笑道:“谢了,这个诱点不错,可惜我要的不是这个,你是第一,我是第二,这个排列顺序我不喜欢,不如换过来,我做第一,你做第二,再不然,以后你给我做账房先生,我会给你开月钱的!”

    唐墨的心思,她能猜到七七八八。如果他们一直合作下去,他最得利。因为他总会压她一头。

    这个心眼比女人还多的男人,忒会算计了,她傻了,才会上他的当。

    唐墨故作叹息,一旁坐着的小六忽然开口了,“木姑娘,你不能这么说我家主子,他这一路也很辛苦的,从临泉镇出发,一路上马上停蹄,为了节省时间,连马车都不做,一直骑马,都没好好休整,你看,他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何安抢在木香开口之前,笑道:“哟,唐公子如此积极,想必这桩生意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啊,否则为啥要这么拼命呢!”

    唐墨笑脸暗沉,“我再拼命也比不得你家主子,死赖着不走,趁人之危,什么卑鄙招数都用上了,无耻至极!”两人都是话里有话,都没挑明就是了。

    何安冷笑着双手抱臂,悠闲的靠向身后的椅背,“我家主子那叫情深所至,关你啥事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唐墨梗着脖子想辩解。

    “行了,有完没完,快说正事,”木香不耐烦的打断他俩的对话。

    真是的,两个大男人,好端端的吵什么架,无不无聊!

    彩云去厨房倒了两杯热水,放了茶叶的。这茶叶是赫连晟带着的,木香虽然喝茶,但不是太懂茶,反正都是喝嘛,管他是不是稀有绝品的。

    她不懂,唐墨却很懂啊!

    当他掀开茶壶看见杯子里,三片大叶,两片小叶,飘在水中的绿色茶叶时,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的很。

    皇宫里进贡的茶叶,名为云霓。

    每年产量只有一斤,有半斤做为贡品,入了皇宫,剩下的半斤,流散在民间,价格也是极贵的。

    宫里的半斤,却有一半入的是襄王府。

    可是呢,如今他在这个破村庄,破屋子。用这个破茶碗,破杯子,居然喝到了云霓,你说说,他脸上的表情能不精彩吗?

    木香见他捧着茶杯却不喝,疑惑的问道:“为啥不喝?难不成是嫌弃我家的茶不好喝?不喝拉倒。”她伸手就要去夺杯子。

    唐墨挪开手,护住杯子,“谁说我不喝,这不是正要喝呢吗?不过我想问问,这茶叶你家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木香防备的瞪他,“你管我家茶叶多少做什么,再多我也不会给你的,死心吧,你快说香肠的事,别想岔开话题!”

    唐墨不高兴的嘟囔道:“谁想岔开话题了,不过是多一句,问问茶叶的事嘛!”

    木香没说话,彩云插嘴对他道:“茶叶也没多少了,最近我们喝的挺多,不过别的茶叶还有,你要想喝,待会我泡给你喝吧!”

    “噗!”唐墨差点就吐血了。极品贡茶,他们居然拿来随便喝,要不要这么暴殄天物啊?

    木香被他嚎的不耐烦了,“你有没完没完,快点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唐墨蔫了,跟霜打的茄子似的,“好好,我说,你上一批做的香肠,全都卖出去了,我拿到各地的福寿楼分店,让他们试着做,还有一部分送到了京城,反响都不错,这是银子!”

    他一招手,小六立即捧着沉甸甸的布袋子,搁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唐墨道:“这一批的香肠款,都在这里了,刨去分成,剩下的,我也没数,大概六百多两。”

    木香平静的将那堆银子拿过来,白花花的银锭,看着就喜人。

    唐墨见她也不笑,也不说话,便以为她对分红不满意,“你可别得寸进尺,那一批香肠的成本忒高,本少爷亲自跑了一趟,本少爷的跑腿费,可是很贵的,还有还有,四下打点都需要银子的,还有京城那些,大部分是送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嘴,”木香正沉静在铺满银子的海洋里,可这家伙呢,唠唠叨叨个没完。她有说中嫌银子少吗?她只是在沉思而已嘛!

    唐墨冷不丁被她一吼,吼的眼睛眨巴了几下,无奈的摸了摸鼻子。心想他的魅力难道还不如那几个银绽子?

    木朗跟彩云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,两人拿着银子在手里玩。

    “哇,这个银子真大,肯定能买好多东西,”木朗想法不多,有银子就能买好吃的,买好玩的。

    彩云的想法是跟着木香走的,“大姐,接下来,咱是不是还得做香肠啊?”

    木香赞赏的看着她,很好,她的妹妹没有为这几锭银子迷了眼。往后他们还要赚更多的银子,这么些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木香思索着道:“做,当然得做,不过嘛……”

    唐墨又来了精神头,“不过你们没地方做香肠,你看外面这雪下的,这么大的雪,在院子里肯定不能做香肠,家里地方太小,也不能当做加工坊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的头头是道,木香淡笑着问他,“哟,看来唐少爷早就想到了,不如唐少爷有什么好的建议?”这家伙分明就是在等着她往坑里跳。

    唐墨呵呵笑,笑的得意,“福寿楼的后院,有一处宅子,是空的,一直没人住,现在呢,有两个选择,一是,你带着人,跟我去镇上,那宅子可以免费给你们用,二是,你把配方给我,由我派人去做,不过之后的利润,咱得另外合计合计了!”

    木香现在看着唐墨的嘴脸,怎么看怎么恶心,商人的本质,无利不图,不利不贪。这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算计她呀!

    可惜了,他出的主意固然不错,可都不对她的路子。

    木香合上钱袋子,微笑着说道:“恐怕要让你失望了,因为你说的两个点子,我都不会同意!”

    头一个,倒是可行,但她的帮手都在村里,她不可能将这些人,都带到镇子上。虽然人手也可以在镇上找,可她不信任外面的人。王喜跟大梅他们,都是她所熟悉的,我用他们再放心不过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个主意,他做梦呢!

    把配方卖给他?他咋不说干脆把生意都交给他做,想的倒挺美。

    唐墨也不介意,等着她往下说。

    木香站起来,走到堂屋门口,看着自家院子外的空地,“吴青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吴青站起来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木香指着空地处,问他,“你说,如果在我家门外,搭建一个简易草棚子,当做加工坊使用,你觉得需要多久的时间?”

    吴青扭头看,见她不像开玩笑,不免也认真起来,“普通的工匠,需要半个月左右才能盖起来!”

    木香注意到他话里另外一层意思,好奇的问道:“哦?如果是不普通的呢!”

    吴青抿着嘴巴,定定看着她,“十天,五天,两天!”

    木香笑了,“很好,我给你两天时间,一天准备木料,一天动工,如何?”吴青指的一天,她明白,自然不会是他一个人干,而是赫连晟留下的人马,那些人,绝对的以一抵十,只有他们不想做的事,没有他们干不成的事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何安凑过来,很不同意他们的做法,“什么可以?你这是强人所难,他们再厉害也是人,又不是神,两天之内,怎么可能盖出草棚子来,”

    木香不客气的拍了下他的头,“说你傻,你还真是笨到无可救药,咱们可用现成的材料去盖,你懂不?比如人家常说的,拆东墙补西墙,咱们呢,是拆别人的屋子,盖自己的屋子,懂了没?”

    何安震住了,“你俩太坏了,人家好好的房子,你拆他干嘛?”

    吴青白他一眼,叹气道:“你不用知道了,反正你也听不懂,你只要闭上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闭上嘴,”木香很同意吴青的话,与此同时,她招手唤来木朗,“你负责把他的嘴堵上,记着,不许让他讲话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,”木朗绝对是属于一根筋的小娃。你让他往东,他便往东,在你没开口让他停下之前,他会一直往东走下去,绝不回头。

    所以在得了木香的命令之后,他一个箭步跳到何安背上,一只手从后面搂着他,另一只手伸到他嘴上,死死的捂住。

    何安窘了,掰掉他的手,急了,“臭小子,你快下来呀,我保证不乱说话了,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“不成,大姐说了,不让你乱说话,你看你看,你又乱说话了,” 木朗死命勾着他的腰,不让自己掉下去,另一只手还够着他的嘴,本来是想捂住的,可一不注意,手就塞何安嘴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呸呸,你的手刚摸什么了,这么难闻,我警告你小鬼,快点下来,否则,我把你摔雪窝子里去!”

    “不下,我要捂你嘴!”够不上嘴,木朗就死命缠住他,跟个猴子似的,攀着何安。

    彩云趴在大桌上笑的停不下来,这两人的模样,太搞笑了有木有?

    像一个老猴子,背着个小猴子。老猴子一脸的愤怒,小猴子一脸的倔强。

    别看何安说什么要摔他进雪窝子,其实他不敢的。

    何安年纪也不大,被木朗一缠,玩性也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用手托着他,只让木朗吊在他的脖子上,然后拎着他,从堂屋晃到里屋,两人在里屋,一阵嘻闹。

    一会儿是何安嗷嗷叫,一会儿是木朗咯咯的笑声。

    两人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外面,站在堂屋的木香,听见里屋的打闹声,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郑重的拍了拍吴青的肩膀,道:“你们好好干,回头我奖励你们,呃,给你们做糯米饭团怎么样,各种口味的糯米饭团,还给你们炸山芋干,保证让你们吃个够,”说完,她还冲吴青挑挑眉,用食物诱惑他。

    “随便,”吴青不自在的咳了两声,把头转开了。嘴上说着随便,其实一点都不随便的。昨儿看她做了那么多糯米饭团,说不想吃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木香这个丫头,虽然嘴巴很厉害,脾气也挺暴躁的,可她做的一手好菜,却是毋庸置疑。有好些吃食,他们见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唐墨听到他们说的吃食,麻溜的凑过来,“什么饭团,你什么山芋干,这有啥可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饭团?不就是把饭团搓成团吗?

    山芋干?不就是晒干的红薯吗?平民食物而已,的的确确不稀奇嘛!

    吴青跟木香对视一眼,纷纷转过头去,不理他。

    同时,木香还继续对吴青食物诱惑,“我最近刚起来一种菜的做法,是用虾子做的,等你们完工了,我请你,跟你的小伙伴们,一起试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吴青觉得胃里的馋虫又要出来做坏了,他咬咬牙,重重的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为了美食,拼了!

    不拼又能咋样呢?他家未来主母夫人,腹墨女一枚,得罪她的下场,绝逼的不好过,他敢不同意吗?

    与其到最后被逼上梁山,还不如早答应,还有福利可拿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见吴青同意了,木香灿烂一笑。孺子可教啊!在她的字典里,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做到的,就看你肯不肯动脑筋而已。

    如她所说盖草棚的方法,表面听上去似乎不可行,但若是换个角度。去镇上或找或买,一个现成的木质屋子,然后再将那屋子拆下,安装到这里。不就是典型的活动板房吗?

    唐墨见他们俩只顾说话,压根没理他,唐少爷不悦了,“嗳,我说你们俩个,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木香回头,“有啊,不过……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噗!”小六刚喝了一口茶,这会全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唐墨狠狠瞪他一眼,成事不足,败事的全是他。

    “你,木香,你别忘了,咱们可是合作伙伴,你要搭建草棚我不管,你要在这里做香肠,我也不管,我只关心……你刚说的饭团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不怪唐少爷如此贪嘴,可怜他在外面跑的这几天,连个喘息空当都没有,每天吃的最多的就是馒头包子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回来了,连福寿楼的门都没进呢,就跑她这儿来了。

    木香见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,哪还像什么家财万贯的富公子。

    想到人家特地给她送了银子来,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小气了,否则人家得心寒,如此不利于他们往后的合作啊!

    想到此处,木香突然大方了,“小六,你去鸡笼抓只母鸡宰杀了,下午给你们炖个母鸡汤,算是我对唐公子的答谢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连彩云都惊愕了,“大姐,你要杀鸡啊?”

    “嗯,母鸡太多了,我让王阿婆帮我抱了两窝小鸡仔,过了正月就能抱回来喂了,有小鸡仔了,自然不能多喂母鸡,不然它们要跟小鸡抢食吃呢,”木香回屋前,留下解释。

    唐墨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,起先听着好像还是对的,但细细品一下,又觉着似乎哪里不对了。

    彩云同意了大姐的说法,陪着小六一起抓鸡去了。

    那鸡都放养在院子外,围起来的鸡笼里。

    要想抓住它们,非得把它们引到院里的鸡舍不可,否则一撵它,把它们逼急了,都得飞着逃跑。

    小六跟彩云两个人,折腾了大半天,才捉到一只,为此,两人的鞋子都脏了。

    彩云道:“我去厨房拿碗,拿菜刀,马上就出来了,你把鸡抓好了,别动。”

    小六呆了,“你要下手杀鸡?你敢杀吗?”

    彩云不以为意,“这有啥不敢杀的,又不是杀人,你要怕不敢杀,回头也别吃鸡,看着我们吃得了。”

    小六听的咋舌,女汉子啊!果真是有其姐,就有其妹。那个木香姑娘就够野蛮的了,看来她这个妹妹日后也不得了哦!

    转眼间,彩云一手拿菜刀,一手拿碗,那碗里还有半碗清水,大步流星的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六觉得,他的心也跟着彩云的步子,一走一颤。

    想到她说的,杀鸡又不是杀人,他能不颤吗?

    彩云把碗搁在井边的青石板上,蹲下来,见小六还没反应,着急的催道:“你愣在那干啥呢,一个大男人,还怕杀鸡不成?”

    被人家姑娘质疑胆量,实乃做男人的大忌。

    小六深吸了口气,争辩道:“谁说我怕了,我这不是等你吗?”

    小六虽是福寿楼的伙计,但他不经常去后厨,大多时候都在前面招呼客人,杀鸡这活,看过,但没动手干过。

    彩云重声重气的教他抓鸡,一手得抓着鸡翅膀,一手提着鸡爪。

    摆弄了半天,还是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彩云妹妹怒了,冲屋里喊道:“姐,你快过一来,他不会抓鸡,我一个人杀不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本来也准备出来烧午饭的,听见彩云喊她,卷了袖子就出来了,“真笨啊,这么大个人了,还不会抓鸡,你是真胆小,还是没长大呀?”

    小六被她骂的一阵脸红,窘的不行,“我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木香走过去,眼角撇到堂屋门口站着的人,又是叹气,又是安慰他道:“不怪你,有那么样的一个主子,你胆子小也属正常!”

    唐墨怒了,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过来,质问道:“喂,你又指桑骂槐,本少爷得罪你了吗?你说他就说他,干啥要把爷带上,不过是杀鸡,爷连人都杀过,别说一只小小的鸡了!”

    木香挑眉笑:“哦?真的敢?”

    唐墨胸脯一挺,“那是自然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看着我杀鸡,不许眨眼,”木香朝彩云伸手,把菜刀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彩云也过去把鸡抓在自己手里,“小六哥,你闪一边去,别溅你一身血!”她是故意说给唐大哥听的,嘿嘿!逗他也挺好玩的。

    果然,他们两人脸色白的忒难看。

    木香弯腰系上裙摆,蹲下身,先把菜刀搁在一旁,然后将母鸡脖子抓了过来,在它的喉咙处选一个合适的地方,拔去脖子处的鸡毛。

    下刀之前,木香抬眼看了唐墨跟小六,水润的美眸里,尽是顽劣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可看好了哦!”

    手起刀落,菜刀划在鸡脖子处,鲜红的血便顺势流入到了装着清水的碗里。

    血是放了,可那鸡还没死,扑腾着乱扭乱动。

    好在,彩云抓的很劳,否则麻烦可就大了。濒临死亡的动物,挣扎起来,劲头很大。

    随着血越放越多,那鸡挣扎的动作也渐渐小了。

    木香却提醒彩云,“注意了,可别松手,还有一阵呢!”

    这叫最后的昙花一现,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出来了。

    彩云看着手中抖个不停的鸡,皱眉了,“劲好大,把我手都勒疼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傲娇了,“那是,你没看我把鸡都放养在外面了吗?这样的话,鸡活动量大,劲自然就大,可这肉质却比圈养的鸡好吃,炖出来的鸡汤,味道也更鲜美,嗯,等下吃过午饭,咱俩去竹林挖竹笋吧!”

    她其实早就想去挖了,就是不晓得这里的竹子属于什么品种。

    冬天采笋比春天更困难一些,因为笋还没冒头,都藏在土里头,不容易发现,也不容易采挖,但冬笋绝对春笋要来的鲜美。

    她想去碰碰运气,反正下午也没啥事,要真能挖到竹笋,回来搁进母鸡汤里一起炖,那味道才是真正的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她俩说的话,唐墨跟小六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任谁看见一只挣命的鸡,在那扑腾,而那两个杀鸡的人,还能津津乐道的讨论如何吃它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难道不觉着恶心吗?

    鸡已经死透了,木香站起来,准备去厨房烧开水烫鸡拔毛,见他们俩人那愣着,失望的直摇头。

    不食人间烟火的人,以为吃鸡,就该是白白净净,烧好的,摆在碗里的模样,想的未免也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回到厨房,姐妹两个人忙着烧午饭,何安跟小六也进来帮忙,吴青下午要去准备盖草棚的事项,还没走。

    唐墨悠闲的会在堂屋,摆了副象棋,教木朗下棋。

    可怜的木朗,才入门的棋艺,哪会是他的对手,几乎不出五步,就被人直捣黄龙,老将没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服输,越来越认真的跟他下。

    唐墨还是有点品德的,教他下棋也挺认真的,好歹不能白吃人家的米饭嘛!

    何安帮着彩云,收拾好了那只老母鸡。

    很肥很大的一只鸡,用了一只大砂锅才装下。

    因为两口锅都烧着饭菜,所以这鸡只能搁在砂锅里炖着。不过在炖之前,木香把鸡焯了一遍开水,去除鸡腥,以及一些血沫。

    之后才放进紫砂锅里炖上,切了几片生姜去腥,滴几滴醋,同样可以去腥。

    何安到廊檐下,将炭炉子烧上,让把鸡烫搁在里面慢慢煨着,到傍晚吃饭的时候,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中午,谁叫唐墨也没说他一定来吃饭,所以……有什么就吃什么喽!

    咸鱼,香肠各蒸一盘,辣白菜炖的豆腐,干虾米炒韭菜。

    胡萝卜跟牛肉在一起炖上,回头再烫些豆芽菜,又下饭,又好吃。

    木家的烟囱里,又升起了青烟,厨房里飘出了饭菜的香味。

    唐墨坐在堂屋,无视对面正陷入思考的木朗,他看着,听着,闻着,独属于木家才有的味道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他想,他能理解赫连晟为何会爱上这里,因为这里有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王府又如何,皇宫又如何。

    再华丽的地方,你睡的,不过一张床,吃的不过一碗饭。

    别看每回宫里设宴,摆了上百道菜,美酒佳酿更是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可那上百道菜,到最后,还不是成了摆设,光是好看了,谁会在意是否好吃?

    木香这会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,一手握着锅铲,在小锅里屁啦啪啦的炒着韭菜虾米。

    这个菜很难炒的,火候稍稍一过,韭菜就得炒黄了,所以她炒这个菜的时候很急,她一急,脾气就不好。

    “何安,快拿几个干辣椒给我!”

    “小六,快舀些清水来!”

    这两人被她支使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唐墨站在厨房门口看着,其实他是被饭菜香勾过来的,想问问何时能开饭。

    看木香忙碌的身影,他很自觉的没有问。

    算了,爷进了木家的门,就不是爷,除了小六,估计也没人把他当爷伺候。

    木香抄起锅里的韭菜跟虾米,一转身,瞅见唐墨悠然自得的靠在厨房门口,她微微眯眼。

    唐墨心知不妙,又惹到她了?

    正要转身跑路呢,就听见木姑娘的命令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站着了,快来拿上碗筷,摆到堂屋桌上!”想光吃饭不干活,可能吗?赫连晟在这也是一样,更别说他了。

    小六连忙站过来,“少爷,您一边歇着,我去摆!”

    唐墨伸手拦住他,慢慢把袖子卷起来,“没事,我偶然干一次活也不错,你去忙你的,这些小事还难不倒本少爷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是非干不可,而是他了解木香那丫头的性子,可不想被她逮到把柄。

    这是唐大少爷生平头一次干活,才一进厨房,他就有点犯晕了。

    不大搞得清方向在哪,还是何安指给他,哪是碗,哪是筷子。

    何安也是个人精,故意指给他看,却不帮他,站在一旁看好戏。

    唐墨抱了十个碗,他把碗抱在怀里,那模样有些搞笑。

    不光搞笑,还不怎么能站的稳,一晃一晃的,他一晃,那碗也跟着晃。

    小六看不过,“爷,我帮你拿一半,不然你把碗摔了,又该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摔了木家的碗,那还了得,木姑娘还不得把你皮剥了。

    唐墨也的确吃力,“好吧,算你小子有点眼力见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他跟小六两人合力才算把碗筷都摆好,在这其中,还是难免打碎一两个碗。因为手滑嘛,又是大冬天的,手难免失了控制。

    在木香开口骂他之前,他赶紧把银子补上,以此堵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吃午饭的时间,看着满满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,唐墨顿感自己仿佛饿了几天几夜,什么形像,什么优雅,什么气质,统统不重要,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在木家吃饭,是不分奴才主子的。

    之前赫连晟的时候,吴青跟何安也同他们一起坐在桌上吃饭。

    今天中午了也是如此,只有小六不敢坐,“我夹些菜,到厨房去吃就成。”让他跟少爷坐一起,他嬉还吃得下饭。

    何安一拍他的肩膀,将他压在椅子上坐下,“去什么厨房,在这里吃热乎乎的饭菜多好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……”小六还是不敢,特别是在看到主子就坐他对面,他只觉得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唐墨淡淡的斜他一眼,“坐着吧,到了这里,是她当家。”他伸手指着木香。的确如此啊!进了木家的门,就是木香的天下,你要不乐意也成,没人留你吃饭。

    主子发话了,小六别别扭扭的坐着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木朗拿着碗挑了些饭菜出来,倒进黑宝的碗里,“快吃吧,今天有肉肉吃哦!”

    彩云把木朗的碗拿过来,给他夹了几块牛肉,一些豆腐,“黑宝饿不着,你可不能再让它吃那么些肉了,你瞧瞧黑宝的体形,都有点胖了。”

    唐墨吃着饭,也顾不上说话。可怜的唐大少,好几天没吃着热菜热饭。

    此时端着碗,嚼着酥烂的牛肉,看着木香的眼神越发的柔和了。

    何安眼睛多尖,见有人吃饭还不忘看人,赶紧着插话,“唐少爷,我看你吃过午饭,就先回去吧,外面正下着雪,天黑了路可不好走,做奴才的,也是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炖了鸡汤了吗?难道不是给我炖的吗?”

    何安被他恬不知耻的要求给震惊到,放着一个福寿楼的美食不吃,偏偏要好着这碗鸡汤吗?

    吴青忍不住也开口了,“您要想喝鸡汤,明儿我给您送去。”正好,他明儿要去镇子一趟,顺道了。

    何安装作很关心他,“让吴青送,省得您要在这里待一个下午,回头再把您冻坏了可咋办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还故意对着唐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木香差点就喷饭了,这两人合起伙来挤兑唐墨。

    可悲的唐墨,唯一的帮手,正埋头苦吃饭,这般呆的男娃,哪能斗得过赫连晟身边的两个人精。

    木香说了句公道话,“我说了鸡汤是给他炖的,算是感谢他去跑销路了,现在的雪也不大,晚点回去没事,若真走不了,要不让他去睡你们俩的屋子?”

    赫连晟睡过的屋子,她很私心的,不想让唐墨睡。

    唐墨不乐意了,“这边的屋子不是空着吗?不是木朗睡的吗?那我跟木朗睡,让小六跟何安他们睡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引来一片反对声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再唠叨两句,没加群的小妞,尽快加群了,有好看的福利相送,全订的小妞才可以进群哦!

    群号评论里到处都有,烟烟的唠叨症啊,没治了……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