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83章 近身斗战神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7: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吴青见何安不动了,再看自家主子不仅不生气,还是一副发春傻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顿时有点受不住了,一拍胸脯,“木姑娘,我肚子大,喝了酒也一样可以喝汤。”

    木香已经帮赫连晟盛好了饭,递给了他,听到吴青的话,翻了个白眼,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今天真的不行,你们俩的伤口才处理过,不宜饮酒,过两日再说,赶快吃饭,再啰嗦饭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吴青不甘心,还欲再争取。

    赫连晟一个冷厉的视线扫过,吴青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主子生气了,主子不高兴了!

    何安偷窥到主子的眼神,头上成群的乌鸦淡定飘过。

    主子啊!您的节操呢?您的威仪呢?您可是堂堂的襄王殿下,还是朝是一品大将军,赫连家的嫡长子。咋到了木香跟前,您就成了听话的乖孩子了呢?

    何安越想越心寒,照这个形式下去,他家主子以后不仅会成为妻管严,根本就是妻奴。

    天理何在啊?

    木香咬着酥烂的牛肉,时而抬起眼睛,一一扫过何安跟吴青,最后落在赫连晟脸上。

    她怎么觉着,何安跟吴青看她的眼神,十分的……呃,悲愤!

    对,就是悲愤,搞的她好像做了啥万恶不能忍的事情一样。不就是阻止了他们喝酒吗?小气鬼。

    为了将就两个伤病员,菜里都没搁辣椒,除了牛肉是红烧的之外,其他几个都是清淡的菜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头最特别的一道菜,便是这蒸出来的香肠,切成了薄片,摆在盘子里,造型也挺好看,味道就更特别了。

    今晚蒸的是略甜口味的香肠,刚刚风干不久,蒸好的香肠,在切开之后,醇厚的酒香就漂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没酒喝的三个人来说,无疑是猫见了腥。

    吴青接连吃了好几块,称赞之余,好很好奇,“我猜这个应该是猪肉做的,可是这外面一层有点脆的壳,是什么做的呀?”

    他随意的一问,却惹来好几个人的闷笑声。

    彩云噗嗤笑了,头缩在碗里,都快埋进去了。

    木朗也忍的很辛苦,他偷偷看了眼吴青,想说什么的,可是话到嘴边,又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木香就不用说了,若有所思的扫过吴青,却也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至于何安,当初他陪主子在木家住过几天,曾经就看过木香晒的肠衣,自然也知道那是从哪来的。所以他跟赫连晟两人最淡定,只顾吃着自己的饭,偶尔夹一筷子香肠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肥肠火锅都吃过了,这个……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吴青莫名其妙的看着一桌子人,表情这么怪,他问的很好笑吗?就算好笑,那也不用都是这个表情吧!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在笑啥?不想说就算了,我还不听了呢!”

    “别啊,我没说不告诉你,不过你得再吃几块,”木香调皮的冲他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可爱的表情,落在赫连晟眼睛里,好像怎么看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吴青见她笑的这么渗人,搞的他心里也没底了,“我不吃了,我还是吃牛肉算了。”惹不起,他还躲不起了吗?

    “别啊,这么好吃的香肠,你以前肯定没吃过,来,多吃几块,”木香笑的酒窝深深,见他不吃,便动手给他夹。

    吴青万分郁闷的盯着碗,感觉有道凉凉的光射向他,抬头看时,对上的是自家主子那不太善意的警告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只能吃了。

    木香盯着他吃,等他吃的差不多了,张嘴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,嘴角的笑容,在看见吴青一口一口吃下香肠之后,慢慢的扩大。

    吴青被她看的更加莫名其妙了,本来很好吃的菜,到了嘴里,感觉都像变了味。

    终于,他碗里的饭都扒完了,刚把碗搁下。

    木香忽然叹了口气,“你刚才不是问我这香肠怎么做的吗?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回答,很简单的,知道猪肠不?但你放心,这个不是猪大肠,是猪小肠,洗了好多遍呢,又是用刀刮,又是用酒跟醋泡的,要不然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哪能洗的干净。”

    吴青追悔莫急,胃里已经开始翻腾了。

    原本也没那么叫人恶心,可是谁让木香说的口气太恶劣,吊儿朗当的模样,再配嫌恶的语气,要多恶心人,就有多恶心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还没完,木香就喜欢逗弄吴青,看他一张铁板碎裂,很有成就感呢!

    “你别这副表情啊,我这洗的可干净了,就是存放的时间不够,按道理说,应该存放一年以上才能用,可是我这个才放了一个多月,两个月都不到,唉,我还挺担心会吃坏肚子的,你们是不晓得,猪小肠要是不洗干净,其实蛮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”吴青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,快要止不住了。要是再让她说下去,他今晚的饭就白吃了。

    彩云跟木朗没忍住笑,抱着肚子,笑的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何安也是,难得遇上吴青吃瘪的时候,他肯定要大笑特笑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以冷酷著称的赫连晟,那一双轮廓鲜明的黑眸中,也溢上了一层笑意。他的视线一直都锁在木香身上,在那一层笑意之下,是满满的宠溺。

    看见木香俏皮活泼的脸蛋,他忽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活在这一世,他等的就是这个笑。看着她笑,陪着她快乐,护着她一世无忧,他的便也圆满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襄王殿下,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仰望者,忽然的顿悟,便入了神界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不稀罕成什么神,他只在乎,坐在他对面,巧笑倩兮的女子。

    一顿饭,在欢声笑语中落了幕。

    吃过饭,何安正准备给主子换药的,却被连晟又一个凌厉的眼神给吓退了。

    机灵的小安子,如果这个时候还不能了解自家主子那点小心思,那他也不配待在主子身边。

    他跑去厨房,对着正准备洗碗的木香搓了搓手,“木姑娘,我家主子的伤就拜托你了,我跟吴青还有事要办,不得不走,安全的事,你放心,主子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行啊,你忙你的,这边的事我可以搞定,”木香没多想,毕竟人家给了那么多银子呢,照顾他还不是应该的!

    何安道了谢,便急急忙忙冲出去,拖着还在院子里扫雪的吴青,拖着他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木家院子,何安叫来木朗把大门插上,夜里不要再开门。

    吴青一脸纳闷的跟着何安往山上走,“你带我出来干啥?主子还在里面呢,有话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说,咱俩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了,主子那里,你也别瞎操心,轮不着咱们,你这会要是敢去凑热闹,信不信主子一掌把你拍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意思?”单纯如吴青,木纳如吴青,哪会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呢?

    何安已经懒得跟他解释了,跟一个情商为零的人说话,简直是侮辱他的智商。

    看了看阴冷潮湿的环境,何安无比的怀念木家温暖的被窝。

    虽说木香家跟他们的王府比起来,距离不是一点点,甚至连府里下人住的地方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可是木家却给人家的感觉,很温馨,也很让人留恋,这也许就是他家主子不愿离开开的原因吧!

    他们这些在皇权夺利之下长大的人,最缺的,便是亲情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,木香重新打了盆温水,端进赫连晟住的屋子里,“那个,你的衣服要不要换啊,今儿洗的衣服还没干,你还有其他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赫连晟盘膝坐在炕上运功,听到她走进来的声音,微微挑起眼帘,看了她一眼,随之便重新闭上眼睛,却也回答了她的话,“都在柜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柜子?”木香疑惑了,走到衣柜面前,拉开门一看,眼睛慢慢瞪大,嘴巴张的能塞下一只鹅蛋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这家伙是想长住还是咋地,居然带这么多东西。这么大的柜子,居然都被他塞满了,一半堆着崭新的锦被,一半整齐的码放着他的衣服,鞋子,连穿在里面的衬衣都不少。

    木香深吸了口气,指着柜子转头看他,“请问,你这是啥意思?敢情还想在我家过年是咋地?”

    赫连晟呼出一口气,收起纷乱的气息,面对她怒气冲冲的指责,依旧淡定的可以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穿脏衣服,里面的锦被,是我让何安准备的,你拿去盖着,化雪天较冷,晚上把炕烧热些。”

    看似回答了木香的问话,可若是仔细去想,又好像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木香撇了下嘴角,拿了件衣服出来,再将柜门关上,“谢了,我家有被子,你的被子留着你自己盖就好了,我收了你的银子,你在我家住着,我也没话可说,但请别忘记了离开就行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黑眸里的光芒,慢慢往下沉,几乎要沉到无底深渊里去了,半响,似无力的挤出一句话,“只是因为银子吗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他才感觉到,心有多么的憋屈跟痛。虽然早知道这丫头爱银子,是个标准的贪财奴。

    可是,相处了这么久,他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,他们之间也不该只有银子,应该还有别的,不是吗?

    但木香的一句话,又把他打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木香把衣服拿到他面前,看他一脸大受打击的样子,好奇的问道:“你咋了,干嘛这副表情,咱们之间除了银子,还有什么可谈的呢?你的谁,我又是谁,老爷,大人,大少爷,咱们可不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说给他听的,同样也是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对于不是自己的东西,以及离她太遥远的东西,她从来不去妄想。

    就算是要妄想,那也得等到有那个能力之时,才能去想。

    赫连晟微低头,看着她伸过来的小手,突然一把抓住,手上微微用力,便将她带向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嘛?”木香吓了一跳,冷不防跌在一个陌生的怀抱,饶是她脸皮再厚,也难免要脸红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禁锢着她的手慢慢收紧,他不喜欢被她疏远,不喜欢她把他当成不相干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认知,让赫连公子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谈银子,你想要银子,只管跟我说,要多少都有,或者,你嫁给我如何?以后我府里的银子就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引诱啊!赤果果的引诱。

    是谁说的赫连公子没有情商,瞧瞧人家这策略。从弱点下手,一拿一个准。

    木香不是爱钱吗?好啊,他就给她银子。她喜欢掌家,以后他的王府,都交给她掌着。

    不提赫连晟这样的男人,光是他说的条件,那么大的诱惑,搁在一般人身上,哪还受得住,分分钟就得扑倒他了。

    可是木香是那一般人吗?她要是一般人,估计赫连晟也不会对她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只见木香慢慢的用手撑住自己的身体,因为她刚才扑的时候,是正面扑的,正扑他怀里,再被他这么一搂,好家伙,女孩子只娇嫩的地方,正抵着人家坚硬的胸膛。

    赤果果的吃豆腐啊!婶可忍,叔不可忍。

    尽管他提了那么高大上的条件,可是在木香眼里,却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不是亲手赚来的钱,要来何用?

    “多谢赫连公子抬爱,你这条件开的够诱人,可是吧,我这个人天生反骨,就爱跟人对着干,送到手上的东西,我不稀罕,我喜欢的东西,必须得靠自己的力量去得到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也不看他的眼睛,只把视线放在他泛起青涩的胡茬上,接着说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连乞丐都不吃嗟来之食,而非要去乞讨吗?伸手嗟来的,永远没有自己挣来的香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再说下去,相信说了这么多,赫连晟能明白。

    她不是他圈养的宠物,也不是他后花院种着的娇贵牡丹,她是开在风雨中,四季皆宜生长的蔷薇,坚韧,适应力超强,再贫瘠的土地,她也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可若是强制性的把她养在温室里,只会让她慢慢失去抵抗力,越养越娇贵,也会渐渐失去本性。

    赫连晟安静的听她说完,搂着她的手却没有松开的迹象。

    听她说心里话,跟抱着她,这两者之间没有冲突,他喜欢抱着她的感觉,手掌下的触感软的不可思议,淡淡的馨香比任何香味都要好闻。

    光着抱着,他就觉着,心里残缺的那块完整了,他的心不再寂寞。

    “喂,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?”木香发现自己说了半天,这人竟然纹丝不动,眼神带着灼热的温度,在她身上扫过,让她很难受啊。她试着推了推,可惜男人的力量,实在可怕。

    “嗯?”赫连晟像是刚刚回神,低哑的声音带着魅惑的调调。有末有很邪恶啊?

    木香深吸一口气,忍下满心的怒火,咬牙切齿的瞪他,“你嗯什么嗯?还不快松手,这样抱着好玩吗?我再警告你一次,非礼本姑娘的代价可是很严重的!”

    赫连晟轻笑,胸膛微微震动,看着她的视线越发深邃,“哦?要如何严重?”

    木香发现自己看走眼了,这家伙根本就是个色坯,她这算不算引狼入室,而是一匹饿了很久的狼。

    尽管她不想承认这匹色狼的怀抱,其实有那么一点点让她依恋,有点不想离开。也不想承认,他身上的味道,该死的很对她胃口。俊美绝伦的长相也是她喜欢的,没办法,颜控的人,对美男的抵抗力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可那又怎么样?喜欢美男又不是她的错,可这也不代表,他就可以随便非礼自己吧!

    赫连晟还真就没有放手的意思,好像真的在等她那个所谓的代价。

    木香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,分明就是挑衅。

    她忍不了了,突然的扑上去,靠近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哼从赫连晟嘴里跑出来,还带着隐隐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别乱想,这可不是什么少儿不宜的场面。

    赫连晟低头,看着扒在自己胸前,张着嘴,恨不得咬下他一块肉的小脑袋,星眸中绽开一朵灿烂的笑颜。

    木香恨恨的等着某人的反应,她咬的很重,真的很重,下了大力去咬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两只手不能动,腿也被他压着,唯一能动的,自然就剩嘴巴了。

    这人这么可恶,她咬的时候可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为嘛他除了哼了一声之外,都没其他动静,反倒是她,咬的牙痛。

    好硬的胸肌,硌的牙疼。

    “咬的过瘾吗?要不要换个地方咬?”赫连晟是唯恐她气的不够狠,非得添一把火。这大概就是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木香松了嘴,狠狠的瞪他一眼,“你让我咬,我就咬啊?神经,我不想跟你废话了,快把我放开,我还想留点名声好嫁人呢!”

    “嫁人?你想嫁给谁?”刚刚还好好一个人,瞬间就被被点燃了,只因她的随口一句话。

    赫连晟是长年征战杀场的人,若是发起火来,骨子里的冷血因子就会肆虐。

    苍澜人本就生怀豪迈,因为长在草原,个个生的虎背熊腰。可是在赫连晟面前,他们那些人,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曾经有传言,赫连将军只是单单的站在城墙上,一手握剑,一手握军旗。

    凌厉阴狠的视线扫过城墙外苍澜的骑兵时,刹时间,天地变色,风起云涌,吓的苍澜启骑兵人仰马翻,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当然了,传说归传说,真相如何,木香是不知道的。她连眼前这个人真实的身份老都不知道,更别说他的那些丰功伟绩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生气的时候,下手没轻没重,两只铁钳似的爪子,禁锢着木香的肩膀,不让她动。

    木香气的冒烟,他还真敢登鼻子上脸,“你管我嫁谁,你以为你是谁啊?无聊!”

    先前顾及他是伤患,她没想真的跟他动手,可这会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只见,她猛的把身子往下一缩,同时腰身一扭,身子便如泥鳅似的,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赫连晟没想到她会用这么奇怪的动作,更没想到,她的腰身这样软。

    一走神,就被她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赫连晟也不是吃素的,大手向下一捞,一个诡异的角度,掐着木香的腰迹,又将人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回木香也不会再随他的意,既然人家都不在意自己的伤,非要仗着伤,占她便宜,她也不用手下留情。再怎么说,前世她还是一等一的杀手呢,近身搏斗的技巧拿捏的十分精准。

    两人从互相拉扯中,很快就演变成了近身搏斗。

    赫连晟也没料到,她竟有这般利落的身手,可她的招式跟通俗的武功套路却又不同。很刁钻,很狡猾。

    两人在炕上翻来翻去,木香的打法是不顾一切,赫连晟却要顾着炕上的东西,免得殃及池鱼,回头她又得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终于,屋里的动静把彩云招来了,“大姐,屋里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就在彩云推门的一瞬间,也不知是木香意念爆发了,还是太心虚了。

    竟以极快的速度推开赫连晟,从炕上跳下来,迅速整理好被扯乱的衣服。

    彩云推门进来时,只看见表情怪怪的赫连晟,以及脸蛋红的不可思议的大姐,“你们,你们俩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虽然还不懂,但直觉认为,两人的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木香回头,干笑两声,“没事,哪会有事,我在帮他上药,可他怕疼,挣扎了下,啊,刚刚弄好了,走吧,咱们去睡觉,别管他。”

    她怕妹妹看出什么不对劲,也不管赫连晟了,拉着彩云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赫连晟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主,凉嗖嗖的声音,在她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药还没换完,你不会是想半途而废吧?”

    木香停下脚步,回头瞪他,“只剩一点点了,你不会自己上吗?”她就不信了,又不是第一次受伤,也不是伤在后背,他自己就不能上药吗?

    赫连晟定定的看着她,忽然很忧伤的叹息,“唉,原来你也是过河拆桥的人,我付了多少银子来着?”

    木香那个吐血啊!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拿他那些银票了,现在可倒好,想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彩云并不知道他俩是咋回事,以为赫连晟还是重伤患呢,便拉着大姐的手,劝她道:“大姐,赫连大哥的钱不能白收,要不我替他上药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两个字,却是两个人说的。

    一个是木香,打死她,也不肯让妹妹去给赫连晟上药,小丫头不懂事,谁知道赫连晟是个什么鸟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不行,是赫连晟的。让木香给他上药,无非是想逗逗她。可是除了木香,他不想让任何碰到自己,包括她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“啊?不行就不行,你俩那么凶干嘛?”彩云奇怪的看着两人,不就上个药嘛,看他俩那表情,搞的好像在多严重似的。

    木香叹了口气,摸了下彩云的辫子,轻声对她道:“他身上的伤口太难看了,我怕吓着你,我去给他上药就好了,你站在边上,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她留了个心眼,屋里多个人,还是她的亲妹妹,看那个色坯还敢动手不?

    果然,赫连晟听见木香把彩云留下的话,眉头蹙起。

    预示着襄王殿下,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木香才不理他不爽的眼神,快速替他拆了胳膊上的纱布,清理干净之后,再抹上吴青他们拿来的药膏,最后再缠上一遍纱布。

    赫连晟不动,任她摆弄。

    胳膊上的弄完了,接下来就是他胸口上那的一处。

    这个就比较麻烦了,因为纱布是从胸口裹的,要解开,她就得双手圈着他的腰,一圈一圈的把纱布解下来。

    圈着腰啊,多么暧昧的举动。

    木香再一次庆幸把彩云留下了,这会彩云担心她要帮忙,还靠近了几步,走过来了,“姐,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就站在那别动,把眼睛闭上,”木香可不敢让她靠过来,赫连晟脱了衣服,可就是半果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她紧张兮兮的小脸,闷笑着道:“彩云,你出去吧,让木朗端些热水过来,这里不适合你待。”

    前半段的话,说的倒是像模像样,后半段,意思可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”彩云怀着满肚子疑惑,应下了。她不适合,那姐姐岂不是更不适合,她们都是女娃,看了男人的身子,会不会长针眼啊?

    木香憋着气,等着彩云出去,等到房门关上,突然出手,快速的解开缠在他身上的纱布,动作太快,也没去考虑会不会碰到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赫连晟深吸一口气,“嘶,你慢点,想再让我伤一次?”

    这一次,木香不再对他心软了,慵懒的扫了他一眼,“你还知道疼?我以为你只会调戏良家妇女呢,疼死你活该!”

    看她气呼呼的小脸,赫连晟冷俊的脸上,笑意融融,“说的不错,能死在你手上,我甘愿!”

    木香差点没被他肉麻死,瞪了他一眼,实在受不住,使劲搓了搓胳膊,“咦……我真的很怀疑,你是不是被人调包了,记得上一次你来我家时,不是这个模样啊,快给我看看,是不是戴了人皮面具?”

    她真的不相信眼前这个人,是那个不苟言笑,整日板着脸,眼眸中的寒光比这冰天雪地还要冷的家伙。

    根本就是两个人嘛,再不然,就是脑子被驴踢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握住在他脸上扯来扯去的小手,无奈的捏了下她的鼻子,这个动作实在太暧昧,太怪异了。

    木香只觉得自己原本千疮百孔的心,再一次被炸了,而且是炸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皮面具,也没有调包,记着,这样的我,只在你面前出现过,别人一辈子也不会看到。”

    赫连公子再次摆起深情款款的戏码,纯粹是考验我们木姑娘心脏的承受力嘛!

    木香很没种的,再一次被美色迷了眼,迷了心。

    试问,哪个女子能招架得了,赫连公子从冷漠殿下,突然转变成温柔的情圣。

    赫连晟似乎很满意她现在这副呆样,他以很慢的速度收回手,自己动手,解下了剩余的纱布。

    没了最后一层束缚,那完美的胸肌,如蜜的肤色,轮廓有型的倒三角,还有最最关键的……

    妈呀,不行了,木香感觉眼前有雾飘过。一股热乎乎气息,由下而上,始料未及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股热乎乎的气息,好像要从她鼻子散出来似的,头也晕的更狠了。

    “你流鼻血了,我给你擦擦!”

    赫连晟这货绝逼的腹黑,似乎觉得光说还不够。竟然还伸手把她扯到怀里,用他解下的纱布堵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因为靠的近了,又因为上衣脱完了。木香这一靠近,就等于直接靠在他光罗的胸膛上。为了支撑身体,她不得不把双手抵在他胸前。

    这下完蛋了!

    掌心下温热的男人肌肉,以及毫无预警,冲入她呼吸间,醇厚迷人的男性气息,像是一张密密的网,把她裹住,越收越紧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在这种情况之下,她的鼻血能止住吗?

    不仅止不住,而且还越流越凶。赫连晟捂着她的纱布,很快就被鲜红的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流这么多?”赫连晟音调都变了,原本只想逗逗她,哪会料到她会流这么多鼻血。

    木香被迫仰着头,愤恨的道:“我血多,想流,不行啊?”

    赫连晟看也不看她,见血止不住,便伸手点了她的穴,将她抱起来,平放在炕上,“还敢嘴硬,承认你看我看的流鼻血,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心里隐隐的痛,是在心疼。比看着自己的血往外流,还要痛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最近上火,天干物燥的,流点鼻血也很正常,你太自恋啦,”木香头仰着,下巴抬高,这样的姿势很不舒服,可还是嘴硬,都怪他。

    赫连晟被她倔强的小模样,逗笑了,“好了,少说几句,等血止住了再动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木香扭着头,冲他翻白眼。

    木朗听了二姐的命令,端了水盆进来。可刚到门口,往里一看,吓的差点就把水盆扔了。

    他看见什么了?

    他家大姐平躺在炕上,赫连大哥靠在她身边,重点不是这个,而是他的手,居然握着沾满鲜血的布,正按在大姐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幕怎么看都像,在谋杀啊!

    赫连晟淡定的穿上衣服,总不能在未来小舅子面前,赤身罗体吧!

    “怎么了怎么了,你瞎叫唤什么,”彩云刚去铺床上,离的也不远,自然是听到动静了。她冲过来,先是把木朗手里的盆接过,端进屋里。再一转身,同样的看见躺在炕上的木香,吓的几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受伤了?咋流这么多的血?”

    木朗也从惊愕中回过神,眼泪刷刷就下来了,哭着跑过去,拉起大姐的手,“大姐,你可不能死啊,我不要你死。”

    不怪他俩有这个反应。木香在他们眼里,是主心骨,是顶梁柱。

    突然看见木香躺下了,还流那么多血,他俩只觉得天都要塌了。

    木香听的满头黑线,一群乌鸦嘎嘎叫着飞过。流鼻血而已,怎么就扯到死了。

    “她没事,就是上火流了点鼻血,过会就好了,”赫连晟很淡定的解释,自然忽略是他引诱的前提。

    木香气的内伤,可又不能反驳,凶狠的瞪他一眼之后,只能笑呵呵的安慰彩云跟木朗,“真的是流鼻血,死不了的,我的命硬着呢,你们俩别担心,该干嘛干嘛去,木朗,昨儿给你布置的作业写完了没有?彩云,还有你的呢?”

    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最好的办法,就是转移注意力。木香每天都会给他俩布置一点作业,以巩固头一天学的内容。虽然不多,但至少能让他们多学点。

    木朗抹了把眼泪,点头说:“做完了,都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还不放心,“作业写完了,可是大姐,你真的只是流鼻血吗?”

    木香笑着点点头,“真的不能再真了,不是说了吗,只是上火而已,快去把作业拿来我给瞧瞧,要是做的不好,你俩等着受罚吧!”

    木朗不敢惹她着急,听话的跑到对面屋子,拿着几张纸就过来了。本想把纸都交给木香的,可是横插过来一只手,将纸张都接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躺着,怎么检查?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,当然是赫连公子无疑,检查两个小娃的作业,对他来说,是杀鸡用了宰牛刀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这种时候,木香不会跟他高低,傻子才去争呢!

    赫连晟的身份不简单,肯定也受过很好的教育,肯定比她这个天外来客专业的多。

    果然,赫连晟只是淡淡扫了眼,纸上的字迹,就皱起了眉头,“这就是你们写的字?”

    他那语气,带了点不敢置信,还有几分的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木香是听出来,正好鼻子上的血也凝固了,不流了,一个利落的翻身,由仰式,改成趴式,半支起身子,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纸,端详了几眼。

    还是平时的水平啊,也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呃!好吧,在她这个不懂书法的人看来,已经算很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她嘟嘟嘴,扬着手里的纸,“有什么问题,横是横,竖是竖,撇是撇,很规矩嘛,我又不是要他们当书法大家,写出来的字能认就行了。”对木朗跟彩云,她期望值真的不高。

    读死书,寒窗十载,这么苦逼的事情,她不会逼着他俩去做。读书是为了开阔眼界,识字知理,不作两眼一抹黑的睁眼瞎。如果木朗志不在考学,她不会有任何意见,只要他高兴就成。

    赫连晟抹了把额头,貌似很无语,“即使不当书法大家,但至少得写得像个样子吧,木朗,去拿笔墨来。”

    木朗又蹭蹭的跑走了,眨眼功夫就捧着笔墨进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接过笔,看了眼仍是一脸满不在乎之色的木香,提笔挥墨。将他俩写过的字,全部重写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在赫连晟手底下的字,慢慢成型之时,木香原本慵懒的眼睛,慢慢睁大,呼吸也乱了节奏。

    好漂亮的字迹,不愧是赫连晟,字如人,人如字。

    他写出来的字,大气磅礴,笔锋强劲,如猎鹰展翅,如呼啸平原,也如龙游深海。

    跟他的字一比,木朗跟彩云写的字,简直丑到家了。更别提那个,自诩才华牛副的某个渣男。真应了那句话很贱的话,他给赫连晟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木香下意识的缩了缩手,好吧,她得承认,她的字也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赫连大哥,你的字真好看,”木朗跟彩云盯着赫连晟写下的字,都看呆了。欣赏美的东西,谁都有天赋,与懂行无关。

    赫连晟搁下笔,耐心的指着纸上的字,教导他们该如何起笔,如何行走,最关键的是他俩握笔的手势,须得好好练上一番。

    认真的男人,真的很帅。木香瞅着他严肃的表情,凌厉如刀刻般的侧脸,越看越觉着好看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只感觉心跳加速了。

    视线再往下,顺着坚毅的下巴,瞄到他脖劲处的突起物上。

    那东西因他讲话的动作,微微滚动。流哪滚的,木香情不自禁的也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很轻的动静,却引来赫连晟探寻的眼神。

    木香那个囧啊,偷看男人的喉结,还被人逮个正着,丢死个人。

    赫连晟勾起性感的嘴角,坏坏的笑,“你想看,只管大胆的看,无论何时何地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木香听到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,就在她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气愤之下,她选择躲避,一把拽到被子蒙到头上,秉承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着她可爱的举动,笑的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钻石,轻烟看见了,谢谢!

    还有花花们,轻烟也看见了。

    还有每天等着发布订阅的,轻烟都看着呢!

    么么哒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