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80章 阳光美男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6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吴家媳妇听见大梅要打水给她家娃儿洗脸,急忙客气的推辞。

    可是谁叫大梅现在闲的发慌,不给她找点事情做,她会急死的。

    大梅去了后院,妞儿便乖巧的坐在小板凳上,咬着手指,一动不动的盯着木香看。

    吴家媳妇抽着空,探出头来,“妞儿要听话,别惹姐姐生气,不然娘要打你屁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小女娃软软糯糯的声音,还夹杂着奶音,很好听。

    木香笑着摸摸她的头,面对这般乖巧的女娃,她的心也跟着变软了。

    “咦,你是哪个村的?”

    就在木香看着妞儿时,一道清爽干净的男子嗓音,在木香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木香寻声望去,因为她是坐着的,所以当她抬起头时,只觉得眼前的少男个子真高,都快赶上赫连晟的个子了。

    不光个子高,模样长的也俊秀。

    不同于赫连晟冷硬有型的长相,眼前的男子很显然是属于阳光型的,一张不大的娃娃脸,与他的身高极不相称,幸好他身材不壮,属于纤瘦型。

    上下一搭配,倒也挺和谐。看的出,他年纪不大,虽然身体长开了,但眉宇间孩子气,却依旧残存着。

    值得一说的,是他满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两世的经历加在一起,木香也没见过这般干净纯洁的笑容,一点城府都没有,只是一个单纯的笑,却能感染他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这要的少年,就好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,比韩剧里的花美男还要干净清澈。

    木香看着他的笑容,绝美的脸蛋上,也慢慢绽放开一个很淡很淡的笑容来,“我住玉河村,到这里来办点事,你是左家庄的人?”

    “算是也不算是,”少年顺势蹲到她面前,伸手逗弄妞儿,“小丫头,看看这是什么?”他手掌摊开,白皙的掌心里放着一个小纸包,看这包装,应该是麦芽糖了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木香才注意到妞儿的小脸红了,原来小女娃也知道看美男呢!

    少年看着妞儿红扑扑的小脸,笑呵呵的捏了下,便把糖给她了,“喏,好好拿着,过两日,哥哥再给你带一块,记得要给弟弟一半哦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妞儿很轻的应了声。

    少年阳光的笑容感染了木香,笑容比平日里,展开不少。

    大梅端着水盆出来,猛的见着木香面前蹲着个陌生男子,而且两人还笑的十分开怀,这可把她看傻眼了,“木香,他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叫木香!”

    大梅的问话,木香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被少年打断了,他侧目看着木香,漂亮的凤目微微上挑,

    在木香看来,拥有这样眼睛的男子,肯定是花心加风流。

    呃,虽然这两个词是一个意思,但足以表达她对单凤眼男子的戒备。与第一印象中的阳光少年,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啊,而且这人还打断她说话,这让木香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万恶的封建社会,男子皆薄情,而且还花心,想找个专情的男子,估计比铁树开花还难。

    对这男子的惊艳之感,很快沉淀下来,木香目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语气也十分淡漠,“我叫什么,好像不关你的事,你这样的行为,也似乎不合礼数,还有,麻烦你蹲远一点,挡着我的视线了。”她冲少年摆摆手,表情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少年似乎没料到,她会突然变脸,语气还挺冲。他忽然觉得这小丫头很好玩,一时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很好听,很悦耳,声线优美如箫。

    木香拧着秀眉,凶巴巴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大梅看这两人好像气场不对似的,也没敢多问,蹲下来拧干抹布,给妞儿洗脸。

    木香见这人不走,干脆自己把凳子往后挪了挪,转过身去,面对着大梅跟妞儿。

    可这少年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,木香退一步,他便凑上一步,兴味盎然的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,他好像特别喜欢瞧见木香瞪他。

    那双水汪汪的黑眸,透着璀璨夺目的光芒,不知怎么的,好像随时都能把人吸进去。

    还有木香粉嫩的脸颊,并不像别的女娃,因为被太阳晒,被寒风吹,皮肤会泛着不正常的暗红色。皮肤也会很粗糙,甚至呈现暗黄的色泽。

    面前的女娃,皮肤好到没有一点点瑕疵,比豆腐还要细嫩,看的他心痒痒的,好想摸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五官长相嘛!要是仔细去看,也是极美的。不是那种倾同倾城的美,而是小家碧玉,玲珑剔透的美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她的时候也许不觉得,可是看的越久,就越能发现她美的像明月,像苍穹之下,雪山之颠,那朵迎风而立的雪莲,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这样的少女,咋看都不像村姑。

    木香要是知道此刻这少年把她比作雪莲,指定要笑翻了。

    一个天天跟锅台,跟草木灰,跟咸鱼,跟无数平凡事物打交道的人,咋能像雪莲呢?

    除了那些生来高贵,一双手不沾灰尘的女子,才能被称之为雪莲吧,而她呢,不过是开在院墙外,适应力极强,哪怕再冷再热,也不会死掉的野蔷薇。

    “我叫苗玉轩,你们住在玉河村,那我可以去找你们玩吗?”苗玉轩这话是对着木香说的,说完了,还用一只手抽着下巴,等着她回答。

    木香现在对这人越来越厌恶了,这搭讪的手法,忒不专业,老土的要死。

    她没理会苗玉轩,反倒是笑眯眯的跟小妞玩起来。

    大梅倒是没多想,只当苗玉轩也是这个村的男娃,便好心回答他,“我们两家都住玉河村,她家住村东头,不过我们跟你不熟,而且我们平日家里活也多,怕是没功夫陪你玩,嗳,你说你住左家庄,可我来过几次,好像没见过你啊!”

    苗玉轩呵呵一笑,笑容灿烂如阳光,神神秘的眨了眨眼睛,“你猜!”

    人家没正面回答她的话,大梅倒是没生气,只是觉得这人很神秘,穿着也不像普通的农家男娃,更别说这身上的气质,咱看都跟他哥哥不一样。

    木香没好气的瞪了苗玉轩一眼,很不客气冲他道:“猜你个大头鬼,想说便说,不想说拉倒,谁有功夫听你瞎掰。”

    木香猜测这人肯定经常干些调戏女孩的事,否则这搭讪的功夫咋就练的这么好。这样的男子,就喜欢调人味口,惹来女孩子的关注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木香还真猜对了。

    苗玉轩的身家暂且不说,光是他这个阳光萌男的长相,就足以俘获不少女孩子的芳心。

    真要说起来,苗玉轩真的很受女娃欢迎,哪个女孩子见着他俊俏的模样,不是羞红了脸,可是害羞归害羞,那眼神可一点都离不开。

    就算有不喜欢他的,可也没哪个女娃,一见面就对他冷嘲热讽,话中带刺,好像恨不得让滚远远的。木香是头一个,还真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面对木香的怒气,苗玉轩不仅不生气,反而始终保持着一张笑脸,乐呵呵的看着她,“你不想听,可我却想说了,我家不住这里,是到这里玩的,哎,我可以叫你木香吗?我真的想找你们玩,我明天可以去你家吗?”

    他用无比真诚的眼神看着木香,看的一般人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可木香是一般人吗?不是!

    虽然她现在这副身体的年龄还小,可她心理年龄成熟啊,像苗玉轩这种阳光少年,在她眼里,实在太嫩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去我家真的不方便,我看这左家庄地方也不小,足够你折腾的,犯不着跑那么远的路,再去祸害别人家。”

    苗玉轩还是笑,“姑娘,你说话真逗,我不过是去玩玩而已,咋就变成了祸害别人,我这个人很心肠很好的,对吧,小妞儿?”

    他冲正盯着自己手中糖包的小妞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,可惜小妞现在全部的注意力,都在她的糖包上,压根没看见。

    苗玉轩这媚眼算是白抛了。,

    木香看他一副蔫了的模样,实在好笑。她跟大梅两个人,都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苗玉轩听见她的笑声,欣喜的抬头,正巧撞进木香那张美若雪莲的笑脸上,一时竟忘了身在何处,只顾盯着她的笑容,差点就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大梅见他盯着木香一直看一直看,立马收了笑,板起脸,“嗳,你看啥呢,别瞎看,再看,小心我们把你眼珠子抠出来!”

    木香也注意到了,脚一抬,就往苗玉轩小腿上踹去。

    苗玉轩是蹲着的,一时躲闪不及,被她踢个正着,疼的他嗷嗷直叫唤。

    木香却不理他的叫嚷,撅着小嘴,不爽道的骂道:“这是给你的教训,看你下次还敢这样看人不,我踢的这是轻的,换一个狠的,你这小腿就甭要了!”

    苗玉轩这种行为,在古代来说,那真就是放荡公子了,是很无耻下作的。

    木香说的一点都没错,可是苗玉轩不了解啊。

    他打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的,他身边的人,别说骂他踢他了,哪怕是稍加训斥都不敢。

    他喜欢看谁,就看谁,喜欢跟谁开玩笑,那人高兴都来不及,更别说生气踢他了。

    大梅也嗤笑道:“他活该,要是给我哥哥看到,早都捧他了。”

    苗玉轩很无辜的眨眨眼睛,“有那么严重吗?我就是喜欢看看木香,又没别的意思,人家要给我看,我还不看呢!”

    木香斜瞄的瞪他一眼,“不必了,我可不想求着你看,你爱看谁,就看谁去。”

    苗玉轩听她这样说,也顾不上腿疼了,又笑呵呵的凑了上去,“可我就喜欢看你,你比京城那些大家千金长的还漂亮,你这模样,搁在京城,肯定很出挑。”

    普通女娃听见别人夸她美貌,肯定是要欣喜雀跃,再不济,也得表现出女娃该有的害羞表情。

    可木香没有,她也知道苗玉轩说的是心理话,她这张脸的确很好看,可是再好看的脸,也不能当饭吃,还有可能招来意想不到的麻烦。

    想比较美貌,她更希望自己能有一技之长,或者能有更多的生财之道,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了。

    在世上活着,什么都没有钱来的重要,来得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苗玉轩见她不说话,眉头慢慢紧锁起来,瞧见木香这个态度,就以为她不高兴了,想也不想的便凑上去哄她,“我说的都是真话,特别是你笑起来的时候,两腮还有酒窝呢,喏,就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要伸手去指,可被木香一巴掌打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动手动脚,你再动一下试试,小心我打断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苗玉轩似乎愣了下,接着很夸张的双手抱胸,委屈巴拉的吸了下鼻子,“姐姐,打人是不对的,在,而且你看我这手这么漂亮,你真舍得打吗?”

    木香一瞪眼,“有什么舍不得的,在我看来,连猪蹄子都比你这手,长的好看,也比你这手顶用,至少猪蹄子跺下来还给红烧呢,你这手跺下来顶多做成标本,别的一点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不是吧,你居然说我的手连猪蹄都比不上,好伤心,”苗玉轩眨巴着眼睛,似乎想眨几滴眼泪出来。

    看他委屈卖萌的小模样,大梅一个没忍住,抱着肚子,笑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木香本来是生气的,可被他这么一逗,又被大梅这么一带,哪还得忍得住,手背掩着唇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吴叔怕她们等急了,中途出来想看看他们在外面干啥。可这人还没出来,就听见一阵轻快的笑声,“咦,你们几个小娃这是在说啥呢,笑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当看见苗玉轩也在时,老吴客套的笑容里头,还多了些恭敬的意味,“这不是玉轩少爷吗?你又来找小妞呢,我家小妞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,整天的带着她玩,带小娃累人着呢!”

    “老吴叔说的哪里话,妞儿很乖的,要说麻烦,是我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,”苗玉轩站起来,脸上戏谑的表情收敛了些,看上去正经多了。

    老吴叔露流出赞赏的神色,难得遇上一个不摆架子的公子爷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记得苗玉轩上个月刚来他们村子里,虽然他长的极为俊美,可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,见到他都会绕着道走。

    生怕惹到这位小爷,人家一个不高兴,找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过了一段日子之后,很多人就发现,这位小少爷,时常跟村里的小娃闹成一团,虽然偶尔也会捣蛋,也会跟着同村的男娃,一起干点小坏事,但他从不拿自己的身份压人。也从不仗势欺人,打归打,闹归闹,可该讲理的时候,还是很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老吴叔也没跟他们多说话,便回去继续弹棉花了。

    手工弹棉花的声音很好听,好像弹五弦琴似的,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大梅跟苗玉轩聊上了,主要还是说了玉河村的事。木香闲着也没事,便站起来,准备四处走走,打发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大梅懒得跑路,何况她也不担心木香会走丢,左家庄人口不少,上午的时候,庄子里格外热闹,大路上,以及路边农户的家门口,都坐着不少人。

    于是,便让木香一个人去了。

    苗玉轩也不知怎么想的,就在木香离开开不久,他对大梅道了别,便寻着她走的路线,路了过去。

    左家庄这个名字,是根据以前最早落户在这里的一个大户人家定的名字。所以庄里有不少姓左的。

    只是时光变迁,随着外来迁徙户的增多,慢慢的,左姓的人,也变少了,外姓的人反而多了。

    当苗玉轩还没报名字的时候,木香还以为他或许是姓左的,来这里探亲的。

    可当知道苗玉轩不姓左,这份疑惑便打消了。

    左家祠堂就在村子的正中央,修建的很阔绰,高门大宅,有两层阁楼。

    门的两边立着两只麒麟兽,并不是普通人家所立的狮子,这一点倒让木香很奇怪,也可能是南晋国的风俗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左家祠堂的大门紧锁,木香扒在黑漆的门缝边上,想看看那祠堂里面是个什么样。

    还好这种木质的大门,缝隙很大,使劲扒开了,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院子,种着齐二楼围栏高的松柏,地上铺的不是一般的青石板,而是。乳。白色的白玉石,平整光滑。

    汉白玉石的路面,一直铺到祠堂前厅,那里面摆着什么,就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偷看什么?我也看看。”

    微带戏谑轻快的声音,在木香头顶处响声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讲话声,把木香吓了一跳,蹭的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以半蹲的姿势扒门缝,从远处看,这姿势真的很难看。

    木香极少在乎自己的形像,但是被人抓到肯定是不好的,弄的不好,人家还以为她要干啥坏事呢!

    她急着站起来,却压根没想到,某个人就站在她身后,也学着她的模样,扒着门缝往里面瞧。

    她这一站,头顶正撞上那人的下巴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了,某人被撞疼的直抽气,捂着下巴,黑眸中写满了控诉。

    如果认真去看,不难发现,苗玉轩的眼珠子,并不是纯黑色的,而是泛着深棕色的光泽,多看几眼,还真挺好看的。可现在不是看人家眼睛的时候。

    木香看他捂着下巴,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,顿时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,“那个……你没事吧,要不你放下来,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真没觉得撞的有多严重,至少她的头一点都不疼,也许是他的下巴很肉,所以她撞的不疼。

    苗玉轩此刻的心情,那叫一个憋屈,一堵气,索性真把手放下来了,“喏,给你看,我说你的头,是不是铁核桃做的啊,我这下巴都快被你撞碎了,你可倒好,一点事都没有!”

    木香盯着他弧线优美的下巴看了一会,除了有点发红之外,别的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撞的不严重,你一个大男人,不过是撞了下巴,瞧你叫唤的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杀猪呢!”知道他下巴没大问题,木香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不爽的怒火便涌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能怪谁?要怪只能怪他自己,好端端的扒在别人身后,不撞他撞谁?

    苗玉轩瞧着她气呼呼的小脸,脑子都有些懵了,她这算不算倒打一耙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恶人先告状,”苗小爷真的生气了,红如樱桃的嘴巴嘟起来,颇有几分可爱的味道,萌男啊萌男。

    “切,懒得理你,”木香不想再跟他废话,便绕开他,往别处走了。

    庄子的另一边,有一处小树林,并不是竹林,而是种满了松树以及白杨树,还有几棵梧桐树。

    远处还有几棵枫叶,叶子都落完了,只剩光秃秃的树枝跟树干。

    林子里没什么杂草,树与树之间的距离也相距较远。

    想来村里的小娃们都喜欢在这里玩耍,有几棵树中间还栓着秋千。

    木香很少这么放松过,看见那会草绳扎着的秋千,玩心大起,忘了身后还跟着个苗玉轩,小脚一迈,便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秋千荡起来,只觉得头顶上的蓝天也跟着晃荡起来了。衣摆飞扬,风儿被带动起来,在她脸颊上划过。

    软软的触感,让木香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苗玉轩一直都站在那,看着她慢步走过来,看着她坐上秋千,看着她闭着眼睛,沉静在淡淡的微笑中。

    就在木香的秋千快要慢下来时,苗玉轩突然出手,用力的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秋千原本也没多结实,被他这一推,摇摇晃晃的,差点没断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搞什么,想害死的啊!”木香在平复下狂躁的心跳之后,不客气的朝他吼。

    苗玉轩却笑的很欠扁,“你不是想荡秋千嘛,我这是在帮你啊,要不要再帮我荡高一点?”

    “你敢,我不要你推,我,我警告你,别推,啊……”

    木香的警告还没完,苗玉轩却已经坏坏的伸手,又使劲推了她一把,这回使的力气比刚才还大,把木香荡到了最高处。

    幸亏这秋千绳子不长,否则还指不定荡多高呢!

    苗玉轩侧目,看她惊慌失措的小脸,总算有了同龄女娃的模样,

    这才对嘛,干啥非得整天板着个脸,装深沉,女娃就该有个女娃的样,像他家里那些个表妹一样,叽叽喳喳的跟在他屁股后头,想着怎么讨他欢心。

    又或者安安静静的坐在那,绣着花,偶尔扑个蝶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真的想像到身前这丫头,手拿绣花针,乖巧听话的安静样子。却又觉得,人影模糊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不明白的是,如果木香真的像个大家闺秀,行不露足,笑不露齿,那她便不是她了。

    若少了那股子霸道劲,秀眉间没了那股子皎洁的灵气,再漂亮的女人,也不过就是花瓶。第一眼看着觉得好看,看久了,便会腻。

    就在苗玉轩想入非非时,坐在秋千上的木香,突然一个利落的转身,从秋千上跳了下来。在苗玉轩还没反应过来之时,狠狠的一脚,踢上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她这身手可不是白练的,虽然没有内力,但是敏捷的拳脚功夫,也就是近身搏斗,揍起人来,也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等到苗玉轩被肚子上的痛感,拉回神思,抱着肚子,哀嚎着蹲下身时。

    木香早就跑远了,临走时还不忘丢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欺负别人的时候,要做好随时被报复的准备,臭小子,下次可别再让我看见你了,否则小心你的腿!”

    木香恶狠狠的威胁,她是真的气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恐高,可是突然被人那么推一下,她这小心脏受不了啊!

    这可恶的坏小子,下次再敢惹她,她真的会下狠手。才不管他有啥背景呢,反正她记得某个人好像说过,会替她撑腰来着。

    苗玉轩抱着肚子,看着慢慢跑远的背影。比女娃还要漂亮的嘴巴,扬起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说不找就不找了吗?

    好久没碰到这么可爱的人儿了,他,苗大少爷的玩具,哪能这么轻易就放手呢!

    木香回到老吴叔家时,棉被已经弹好了。

    这速度算很快的了,要不是她跟大梅都在这儿等着,这活只怕要拖到明天才能干完。

    新弹好的棉被,外面用棉线做的网子裹上一层,以利于棉被成形。

    老吴叔帮着把新棉被抱上板车,不忘嘱咐她俩,“这新被子,要铺在炕上压两晚,然后再套上被里被面。”

    这事大梅知道,木香却是头一次听说,不过既然是老吴叔说的,那肯定是对她们有用的。

    算好了银子,大梅挥着鞭子,赶着马车,出了左家庄。

    过了晌午了,两人都有些着急,肚子也饿的不行,只想着赶紧回家。

    回程的速度明显快多了,很快两人就看见了玉河村的村落,他们回来的方向是从东边回来的,所以首先看见的是木香家的屋子。

    彩云给大姐留了饭,木香便叫大梅也在她家吃一口。

    木朗帮着把棉被抱回家,摸着崭新柔软的棉被,木朗都快舍不得放手了。

    木香看他依依不舍的模样,好笑道:“今晚就把棉被给你铺炕上去,让你垫着新棉被睡,软乎死你!”

    “啥?新棉被要做垫被?那咋能做垫被呢,压坏了,坏脏了,那得多可惜呀,”彩云也抱了床被子,跟着进来,一进屋,听大姐说要把被子垫在身下,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木香笑着道:“没事的,只垫几晚,这新棉被要压一压,才能平整,这样便于睡觉,我这两天就把被套做出来,今年过年,咱们就有新被子盖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听明白了,看了看新棉被的数量,高兴的道:“正好三床新被子,咱们一人压一床,今晚都能睡软乎喽!”

    “睡新被子喽,哦哦,”木朗也欢呼雀跃,抱着被子,又搂又亲。

    大梅饿坏了,一进门就跑厨房盛了饭,听见他们姐弟三个在的欢呼声,就端着碗,依在门边上,一脸鄙夷的嘟囔起来,“瞧你们那点出息,不就几床被子,至于嘛?”

    彩云冲她扮了个鬼脸,“大梅姐当然不用羡慕了,等你嫁人了,肯定有好多好多新棉被,到时候上面盖下面盖,冬天盖夏天盖,啥时候都能盖上新被子呢!”

    “死彩云,你说啥呢!”大梅小脸刷的红了,换了一只手拿碗,另一只手腾出来,就要去揪彩云的辫子。

    彩云灵巧的躲开,边跑边笑,“大梅姐妹害羞了,啊,大姐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房间不大,大梅站的位置又是门口,加上她身材比较的……壮,彩云在她跟前,简直跟小鸡崽似的,没一会,就被大梅一把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还敢说哪,懂的还挺多,要不要让你姐也给你定个娃娃亲,哦对了,刘二蛋就不错,我看他对你不错,整天的跟在你屁股后头,要帮你干活,你快老实交待,那小子长大了是不是想娶你啊?”

    彩云怕痒,大梅抓的地方正好就在后领子,这一拎,可把彩云害惨了,笑的都快喘不上气了。

    傻笑归傻笑,大梅说的话,还是一字不落的叫她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说彩云的年纪还小,但在古代,十二三岁订亲的人家还是很多的,娶回家,养两年再洞房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胡说,我才不要嫁给刘二蛋,我看是你想嫁王喜大哥了,”彩云顶着一张红的跟鸡血似的脸颊,还在那反驳。

    “二姐,我来救你了,”木朗看着二姐被大梅抓住,知道她俩是闹着玩,便也凑上去,想抱大梅的腿来着。

    大梅低头看去,“哟呵,木狗子,你最近胆子肥了不少,敢跟你大梅姐干架,那好,咱俩来练练。”

    大梅性子像男娃,打架这种事没少干。

    以前也经常跟木朗,打打闹闹的,三个人很快就闹成一团,大梅手里的差点都要掉了。

    木香脸上始终含着温柔的笑,如果这会苗玉轩看见她脸上这笑,只怕会把他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吃过晌午饭,木香还有好些事情要做,被套要做,地里的大白菜也能收了。

    要做成辣白菜,她还想多开发几个品种的泡菜,至于白萝卜跟胡萝卜,留着自己家里吃也不错。

    陈美娥跟苏秀站在自家门口,亲眼看着木香拉了那么多的棉被回家,两个人心里都不痛快。

    尤其是苏秀,她都要成亲了,可她老娘拢共也没筹到几床新棉被,看着木香把家当越办越多,她肺都快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说她哪来的那么多银子,莫不是上回那位公子给她的吧?”

    苏秀口中的公子,自然就是赫连晟无疑。不想他还好,越想她就越郁闷。

    她找了好多借口,过去木香家,想多看两眼赫连晟,不求他能喜欢自己,但求他能多关注自己一下。毕竟她也是漂亮的,哪个男人不爱看美人呢!

    可是那个赫连晟,看见她,就好像没看见似的,该干嘛还干嘛,当她这个人不存在。

    不管她咋暗示,咋讨好,甚至她亲自给他做了双鞋,那可是她熬了两个晚上才赶出来的。

    送到人家面前了,赫连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,接着视线便转到木香身上,居然命令木香给他做鞋。

    什么跟什么嘛!她完全搞不懂那人心里想的是啥。

    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个赫连晟家世不一般,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陈美娥吐掉嘴里的瓜子壳,瞥了下嘴角,讥讽道:“就她鼓捣的那些东西,能赚几个钱,肯定是那个人给她的,你也不想想,那人在她家住了那么多天,夜里干点什么事,谁知道啊?”

    苏秀一想,觉得挺有道理,“也是,彩云跟木狗儿压根什么都不懂,就算看见了,也不会往多了想,可是他真会把木香娶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娶个屁,他那样的人,玩个小村姑,你以为他能动真格的呢,我猜啊,他府里的小妾,指定都都比木香出身高,那样的人……”陈美娥直摇头,“咱们这样的人高攀不起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能进他府里做小妾,也比跟着庄稼汉强吧,而且他长的又那么好,唉……”苏秀只要一想到,木香可能跟了那个人,心里憋屈死了。有钱,有身份,又有样貌,这样的好金主,有的人一辈子都碰不到呢!

    陈美娥嗤笑的瞄了女一眼,“再叹气也没用,人都走了,估计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苏秀又叹气了,“要是让我再看上一眼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瞎想个啥呢,你可别忘了,咱跟赵家马上要结亲了,关键时候,你可别找不自在,也该把心收一收,好好做你的新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知道了,也没啥可准备的,”苏秀撅着嘴,不甘不愿的答道。

    赵修文是她从木香手里抢来的,可是人抢来了,那股子新鲜劲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一个赫连晟对比,她还会觉磁卡赵修文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这人哪,真是不能比较。

    木香先做了一批辣白菜,想试试味道,以及佐料的比例。

    家里只有一口大缸,如果真做多的话,肯定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辣椒面是之前就磨好的,用小石磨去磨,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新鲜的大白菜从中间切开,先用盐腌过,然后放在木桶里,压净水份,等到两三天过后,再将腌好的大白菜掏出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腌制的步奏,就得根据个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同的人,不同的配料,腌出来的大白菜,味道也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木香是按着自己的口味调配的,口味适中,又充分照顾到本地人的饮食习惯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还真没几个人,费脑筋的去研究泡菜,也压根不懂得,啥叫口味。

    各家腌制咸菜的方法,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。

    外婆传给母亲,母亲再传给女儿。

    可是人的口味都在不断的变化中,一百多年前,喜欢吃的东西,搁到现在,哪怕再好,也得吃腻了。

    腌泡菜的那天,大梅过来了,想看看木香是咋腌的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瞧着木香搅拌的那一大盆调料,就纳闷了。

    她们家腌泡菜,都是直接用盐抹了,扔坛子里泡着。可从来不像这样,像做菜似的,还把口味调出来,这也太麻烦了。

    木香才不理会她的疑惑,只管做自己的,将和好的辣椒面,以及拌上的调料,均匀的涂抹在白菜上,“你可别那种眼神看我,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,等到这泡菜腌好了,给你尝过了,保证你要跟我抢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能好吃吗?”大梅还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之前她听了木香的话,也种了不少的大白菜,那会种的时候,木香说了包收购,可是她也替木香担心啊!

    真要是收了几百斤的大白菜,他们家一天三顿的吃,吃到明年也是吃不完的。

    木香笑的自信满满,“你呀,只管把心放到肚子里,我这调料可不一般,你绝对想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大梅很不以为然,“不一般?不就是盐跟辣椒嘛!还能有啥?”

    木香只是笑着,却没回答她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还得要多谢赫连晟留下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昨儿她忽然想起来,貌似以前看过的美食频道,好像有说过,做泡菜不光得有干辣椒面,还得配上苹果跟梨子。

    这两种水果都带着甜味,拌在调料里,可以给白菜提鲜。

    而且口感清脆,汁水渗透到白菜里头,这泡白菜能不好吃吗?

    可是这两样水果都是很稀罕的东西,镇上只有福寿楼有,专供他们酒楼的。

    那两人收到木香的请求,连犹豫都没有,其中一人,便以极快的速度去了镇上。一个时辰之后,提着一篮子苹果,一篮子梨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轻烟只想说,本文还很长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,小香儿会爆发,但不是现在哦,咱们慢慢来,我们现在要种田,要致富,有了银子,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,现在想想还有点小激动。

    还有,妞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