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74章 小娃无罪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6:1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香瞧他嘴巴鼓鼓的模样,好笑不已,又给他夹了一筷子鱼肉,细心的踢掉鱼刺,“快吃你的饭,别忘了我跟你说的,吃饭的时候不许一心二用。”她也担心他们吃鱼会卡着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特别是木朗,真怕他不小心之下,把鱼刺吞进去。

    所以她一顿饭,除了不得不被赫连晟强大的气场影响到之外,还得时刻注意着木朗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木朗见大姐发话了,很听话的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木香又瞪了眼彩云,“你也是,你就话多!”

    彩云面色不变,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,不过也不再吭声了,低下头吃着碗里的饭。

    木香自是很满意他俩的表现,也低下头专心吃饭,可眼前忽然多了一双筷子,碗里也多了几块鱼肉。接着,赫连晟的声音便响了起来,“你也少说几句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平稳,稳的像没有高低起伏,可听在木香耳朵里,咋就那么别扭呢?

    她猛的抬头,狠狠瞪了赫连晟一眼。

    给她夹菜就夹菜吧,感动的心思还没上来呢,他干啥又当着弟弟妹妹的面,损她的面子,瞧瞧彩云憋了满脸的笑,木香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对她的愤怒视而不见,幽深的黑眸极为难得染上一丝笑意,虽然很淡,但总算使得他整个人多了些温度,不再是冷冰冰的石头。

    木香闷闷的低下头继续吃她的饭,赫连晟夹给她的几块鱼肉,就摆在碗里,咋看咋别扭,为了不让自己别扭,她一发狠,统统捞进嘴里,把鱼刺都忘了。

    她忘了,有人没忘。

    “当心鱼刺,卡着了,我可不会救你,”赫连晟微微一笑,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,看着木香孩子气的举动,心里同时也升起一比丝久违的温暖。

    木香风中凌乱了,这家伙今天的话咋这样多呢,头两次风他的时候,不是挺会装深沉的吗?现在又怎样,还学会开玩笑啦?

    木香是个直性子,所以心里咋想,她便咋问,“你没事吧?是不是在水里泡久了,脑子不灵光了,要不下午别下塘里了,在家歇歇,剩下的活,我找王喜哥帮我干,唉……早叫你别逞能,现在知道错了吧,瞧瞧,连玩笑都会开了,肯定烧糊涂了!”

    赫连晟的笑容僵在脸上,连一口白牙都没来得及收回去,愣愣的瞪着木香俏美的脸蛋,那脸上是如沐春风的笑,可嘴里吐出来的话,真能把人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可气归气,在看到木香脸上灿烂又得意的笑容之后,僵硬的脸颊,也慢慢融化开来。

    木香的确在得意,扒饭扒的也特别香。可在触及赫连晟那抹似是而非的笑容之后,差点没把她噎着。要是她没看错,那人脸上的笑,像是带了点宠溺,真的是宠溺啊?

    其实这一个眼神,连赫连晟自己都没注意到,看在别人眼里,是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若是此时他不是在木家的小院子,身边坐的不是木香,木朗跟彩云,他绝不会任由自己坦荡荡,毫无掩饰的表露自己。

    木香如坐针毡,嘴里的凉拌芫荽,也失了味道,真正的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黑宝蹲在堂屋门口,吃的正香呢,忽然闻到不熟悉的气息,警惕的站起身,冲着偷站在院门口,正往里看的小脑袋狂吼。

    李元宝其实早就来了,在院墙外磨蹭了好一会,才慢吞吞的,一点一点挪到木家大门外。

    离的近,他自然是能听见堂屋里的说话声,以及飘出来的鱼肉香,把他馋的啊,一连抹了好几遍口水。

    毕竟还是个不大的小娃,也才六岁,比木朗还小,大人们的恩怨,他不是很懂,只晓得他娘不让他过来这边。也听他娘说,木香有多坏,多么会算计。

    陈美娥以前还叮嘱他,千万不要靠木香他们太近,说明的好像木香他们姐弟三个是毒药一样。

    李元宝显然是没料到,黑宝会突然冲他汪汪叫。

    一时间也不敢跑,吓的站在大门那,也不敢动,因为老人们说,狗喜欢撵人,遇上狗,千万跑不得。

    况且他现在吓的腿都软了,就是想跑也跑不动。

    木香听见动静,头一个跑出看,彩云只瞥了一眼,收回了视线,面无表情的继续吃她的饭。木朗端着碗,凑到堂屋门边,伸头往外看。而赫连晟却是动也没动,甚至还跟彩云聊上天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问:“你几岁了?”

    彩云答:“十一,过年就十二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斜瞄她一眼,“没看出来!”

    彩云愣了下,很快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,很不服气的顶回去,“我是女娃,又不是男娃,要那么高的个子干啥?也不用长那么壮实,我才不要像大丫呢,壮的像头牛,一点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还是冷冷的脸,冷冷的语气,“你这是矮,不是没长大!”

    彩云气的一口饭噎在嗓子眼,差点没把她噎死。这人嘴巴也太毒了吧,居然说她个子矮。就算那是事实好了,她没大姐长的快,可也不至于矮吧?先前还觉着他是个挺不错的人,现在看来……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也真是气着了,彩云忽然也学着他的口气,冷冰冰的回击道:“你也没王喜哥长的好看,连吴青大哥都比你长的好看,嗯,就是没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她自己心里都没底,睁眼说瞎话的事,她还是头一次干。赫连晟的俊美,分明能把王喜甩出好几条街,连个边都沾不到。可偏偏被她说成了比不过,这瞎话说的,不是一般的瞎啊!

    其实她也就是随口瞎编的,也不是真心的。说者无心,听者却有意。赫连晟的一张俊脸黑如锅底,那个王喜,他听到过好几回了。

    起初不屑,无所谓,到此刻彩云竟然说他比不上王喜,他心里的愤怒之火,蹭蹭的往上窜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木香是没听见屋里的争执,她出了堂屋,看见扒在门边站着的小娃,脸上尽是意外的表情,“元宝,你咋来了,咋不回家吃饭呀?”

    李元宝双手抱门,听见她的问话,沮丧着小脸低下头,小手无意识的抠着木门板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虽说木香对元宝没感情,加上又多了苏秀跟陈美娥在中间杵着。她对李元宝就是想喜欢,也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李元宝从小跟着陈美娥,也没学到多少好的,可毕竟是小娃,本性在那搁着,就像刘二蛋,黄有庆。别看他们平时调皮顽劣,可骨子里也不坏。

    木香正想走过去问问他有啥事,步子还没迈出去,就被木朗抓住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大姐,别过去,他没安好心,”木朗面带怒色的盯着李元宝,显然是不喜欢他的。不光是不喜欢,更是厌恶的。

    李元宝也不傻,相反的,他还很聪明,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,那就是眼泪,他娘最吃这一套。所以一听木朗针对他,还凶巴巴的骂他,眼眶里瞬间便蓄满了泪水,快的不可思议,并且委屈扒拉的嘟囔道:“我……我饿了,家里没饭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异常可怜,简直跟街上要饭的乞丐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木香脸色微微变化着,她这个人,论起毒舌来,谁也毒不过她。更是不会吃亏的主,谁想叫她吃亏吃瘪,都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李元宝的这个小把戏,能瞒过她的眼睛吗?

    可清楚归清楚,她却狠不下心,把人赶出去,要是换成苏秀站在那,那她肯定能下得了口。

    想到这,木香冲李元宝招招手,“那就进来吃一些吧,吃完了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木朗不高兴了,晃着木香的手臂,撅着嘴,很不满的瞪着木香,那小眼神也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啦,就是叫他吃个饭而已,等吃完了就叫他走,好不好?”木香揉着他的头,软声的安慰。

    木朗见说不动她,只得气呼呼的转身进堂屋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堂屋,一屁股坐下,小脸还是板的严肃,嘴巴撅的老高。

    彩云跟赫连晟虽然在斗嘴,可院子里的说话声,他们还是听见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这会已经吃完了饭,手边还多了杯茶,如果细看,他用的那个茶杯,分明是木香的那个。

    木香他们家的杯子,都是有记号的,木朗跟彩云也有各自的杯子,不光是杯子,所有的个人物品,他们家都是一式三份。突然多出来一个赫连晟,自然是没有物品用的,就连早上洗脸的巾帕,用的也是木香的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木香其实很困惑,也不知吴青那小子,是真忘记了,还是故意拖着不送来。依着赫连晟的身份,不至于连这些东西都弄不来吧?

    赫连晟悠然自得的喝着茶,视线在木朗跟彩云身上掠过,最后定在刚进的木香跟李元宝身上。

    若是吴青在这,只怕下巴都得惊掉了。

    他家的主子,啥时候管过别人的闲事,就连皇帝下的命令,主子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。

    府里的大小琐事,主子也是不闻不问,都交给总管打理。只除了战场,杀敌,保卫家国,还真没什么事,能吸引主子注意力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能坐在木家简陋的堂屋里,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小姐弟三个,一点厌烦之色都没有,能不叫人咋舌吗?

    木朗刚坐下没多久,木香就拉着李元宝进来了,“你先坐着吧,我去给厨房给你拿个碗。”说完,她便去厨房了,留下李元宝一个人,对着左右两边,以及正上方的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样大的场面,他紧张了,两只小手无措的拧着,有些坐立不安。木朗跟彩云的敌视还好,主要是对面这个人,咋感觉就是很可怕呢,看着他的眼神,好像刀子似的,扎的他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到女了这个时候,李元宝后悔了,情愿不来吃这顿饭,也不要面对上这个人。不过,这个人是谁呢?他以前咋没见过?

    木香很快便将碗筷拿来了,还给他盛了碗米饭,舀了一勺子鱼肉跟豆芽菜。

    砂锅里的菜,剩的不多了,也是他们几个吃剩下的,有些凉了,不过底下的也还是热的。木香同样叮嘱李元宝,吃的时候,注意着别卡到刺了,要是不小心卡着了,陈美娥那个婆娘非来撕了她不可。

    木朗看着大姐对李元宝那样好,嫉妒坏了,“他自己会吃,卡不着!”

    彩云也搁下碗,抹了下嘴巴,附和弟弟的话,“就是,木朗说的对,大姐,你不用多管他,让他自个儿吃吧,咱们还有好些活没干呢,给他留些菜,盘子都收了,我得去洗碗了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,卷着袖子,收碗,收盘子。

    木香白了他俩一眼,语气平淡的说:“不就是吃个饭吗?咱家又不缺那点粮食,不管大人之间咋争咋吵,孩子是无辜的,这话你们俩都给我记着,他们不好是他们的,只要元宝没做啥对不起咱们的事,就别总拿他当眼中钉去看,他没错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始终坐着没动,完全就是个大爷的模样,脸上噙着若有似无的笑。但在听到她这番话时,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,慢慢的,所有的情绪,最终化做一抹轻柔的笑,的确很轻,不过是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可没人知道,这一个异样的弧度,却比六月飞雪还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若是吴青跟唐墨在这,眼珠子都得惊掉了。自从十年前,赫连夫人意外去世,从那个时候起,赫连晟的脸上,除了冷漠冰寒,便再无一点多余的表情。这个人就好像,突然之间,掉进了无底冰洞,从里到外,都被千年寒冰冻住了,再没有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木香的一席话,不光让赫连晟动容。连木朗跟彩云都微微变色。他们知道大姐说的不错,他们之所以讨厌李元宝,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陈美娥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虽说李元宝的性子也被惯坏了不少,但也不至于到了十恶不赦的地步。

    彩云撇了撇嘴,没再说什么,也不收碗,直接去井边继续收拾那些鱼。

    她走了,木朗低着头,虽然也没吭声,可那表情搁那摆着,一看就知道是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木香跑出去的时候,碗里还剩点饭。因为苦过,饿过,家里的柴米油盐,又是她一手置买来的,她比任何都要爱惜粮食。哪怕这碗里的饭凉了,她也不想浪费,得吃下肚子才行。

    “别吃了,饭凉了,锅里不是还有吗?”

    她正准备吃饭呢,赫连晟的声音冷不防的冒了出来。没头脑的,又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,咋听咋怪。

    木香看他一眼,不紧不慢的继续吃她的饭,嘟囔道:“凉了也是粮食,我可不喜欢浪费粮食!”

    赫连晟无语了,浪费粮食比会身体重要吗?

    李元宝吃的挺快,很快的,一碗白米饭半碗鱼肉都下了肚了,他咬着筷子,可怜巴巴的瞅着木香,那意思再明显不过,就是没吃饱。

    赫连晟眸光忽然扫向他,“你自己不会盛饭吗?”

    “哦,会,”李元宝自然是会盛饭的,可他不敢哪。自打分家之后,他就没到这边来过,可他知道木香这个大姐脾气变了,上回看她跟娘吵架,还打架,凶起来的模样,别提多吓人了。所以,在没摸准人家脾气之前,他是不敢乱动的。

    木香有点不满赫连晟的语气,他好像也是客吧,咋说起话来,像主人似的。

    在李元宝站起来,重新盛了一碗饭之后,木香也搁下碗,想着屋后水塘还没弄好,便跟赫连晟商量起来。

    李元宝的眼珠子在两人向上转了转,很快就听明白他们说的是啥了,好奇的问道:“后面的水塘有鱼啊?那我下午也跟你们去抓鱼成不?”

    赫连晟瞄了眼他的小身板,有点嫌弃的意思,“你去了也不顶大用,万一掉塘里,还得我费劲去捞,麻烦!”

    李元宝不服气了,鼓着腮帮子,反驳他,“你别看不起人,我劲可大着呢,不信我去干给你看,我还凫水呢,掉下去也不要你捞。”

    李元宝虽然不比木朗年纪大,可那小脾气也却比木朗大多了,说话的时候,眉梢挑着,一副桀骜不驯,傲慢不可一世的模样,哪还有刚才扒在大门口,那副可怜巴巴的样。

    木香暗暗心惊,这臭小子,也太会装了。不过也不奇怪,有那样一个姐姐,能不跟着学会伪装吗?

    李元宝似乎真的是来了劲头,足足吃了两大碗饭,嘴巴一抹,便跑回家去了。说是跟他娘讲一声,马上就回过来跟他们一起下水逮鱼。

    木朗闷闷不快的主动收拾了碗筷,收去了厨房,抢着把碗洗了,大锅也刷干净了。

    因为多了李元宝吃饭,中午剩的菜也不多了,晚上吃肯定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喝完了茶,十分自然的跑去井边打水,先是把水缸装满,接着把彩云身边的水桶也装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,木香平常打水,接连打两桶上来,拎的胳膊都有些疼了。

    可看看人家赫连晟,愣是一口气提了十几桶,连气都不带喘的,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差别,女人再练习也练不到那个程度。

    李元宝气喘吁吁的跑回家,一进院子,陈美娥跟苏秀还坐在厨房吃饭呢,他等不得跟他俩打招呼,便急急的跑到里屋,想换一双旧些的鞋子,好跟他们去干活。

    李元宝跑着回家,这一幕看在陈美娥眼里,无疑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小子,懒的很,这么大了,能偷懒的时候,他肯定要偷个够。哪怕是走路,走不了几步,都想闹着陈美娥背他。这样的懒娃,能看他急吼吼的跑回家,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,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“元宝,你这是干啥呢?是不是在那边没吃饱啊?娘给你做了蒸蛋,还在锅里温着呢!”陈美娥捧着碗,站在厨房门口问他。

    苏秀坐在小板凳上没动,听见陈美娥的话,直皱鼻子。她娘偏心偏的都没边了,中午那蒸蛋,硬是捂在锅里,也不肯给吃了。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,在她家吃了两碗白米饭,还有好多鱼肉呢,饱的都打嗝,才不要吃你做的饭了,”李元宝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。跟木香大姐做的饭菜比起来,他娘做的,都不是一般的难吃。

   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其实菜做的难吃,也不能全怪陈美娥,当然了不可否认的,她的厨艺肯定是比不了木香。但油盐那么贵,谁家烧菜舍得放那么,没油没盐,又缺调料的,烧出来的菜能好吃才怪。

    陈美娥听儿子报怨不吃她做的菜,气的不打一处来,“不吃拉倒,有本事你以后天天都到她家去吃,看她会管你饭不?秀儿,把锅里的蒸蛋端出来,他不吃,咱吃!”

    苏秀咬着手里死面馍馍没动,这馍馍热了好几天了,前些日子老下雨,家里存的面粉受潮了,捂了几天,那面就有点变味了,陈氏懒得发面做包子,便揣了面团,直接搁在锅沿边炕着,就成了死面馍馍。

    本来苏秀吃着粘不拉叽的馍馍也没啥感觉,可是一听到李元宝说起隔壁吃的是鱼,她便觉得食不知味了。凭啥木香那个臭丫头吃鱼,她要在这里啃这个难吃的死面馒头。

    苏秀越想越不是滋味,但也没想过跟李元宝学去他家蹭饭,只是这馍馍是再也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把碗一搁,有些赌气的道:“我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陈美娥正舀着鸡蛋羹吃,一听她埋怨的语气,顿时也不高兴了,正欲训她几句的,就见着李元宝一脸兴奋的跑出来,袖子还卷着,看起来像是要去干啥活似的/

    “元宝,你这是要干啥去啊?那旧鞋都破了,你咋又掏出来穿了?”陈美娥盯着他脚上的鞋子,大脚趾都露出来了,她想补补再给李元宝穿的,可李元宝死活都不肯再要。

    李元宝停下脚步,不耐烦的给她解释,“我要去逮鱼,木香大姐家今儿起鱼塘,我去瞧瞧。”他没敢说自己是去帮忙的,要是说了,他娘非得跳脚不可。

    可即使这样,陈美娥还是大大的惊愕了,不光她惊愕,苏秀也是同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美娥追过来,抓着李元宝的袖子,追问道:“她家起啥鱼塘,她家根本没有鱼塘啊?”

    李元宝指着屋后的方向,对她道:“就是屋后那个小水塘啊,瞧着不大的水塘,鱼还真不少呢,他们家水井边上摆了多好鱼,他们说下午还去,肯定还能逮好多鱼。”

    陈美娥愣住了,但是抓着李元宝的手却没松,想起屋后那个水塘……

    苏秀跟想的却不一样,“元宝,她要起鱼塘,找谁给她起的,是不是王喜跟林长栓?还是请了别人?可是我上午的时候,还瞧见王喜在村里帮人起鱼塘,难不成是她自己去起的?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在苏秀脑中一闪而过,随后她又猛摇头。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,都什么季节了,这个时候下水逮鱼,她绝对是想死呢!同为女娃,她自然知道这身体有多重要,受了寒,来月事的时候,肯定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李元宝也没多想,实话跟她们说了,木香家多了个男人的事,而且是没见过的男人,更不是上回帮她家盖房子的那个,不过李元宝强调了,那人长的好看。一个人,只用了一个上午,打起了水坝,还起了半个鱼塘,干活抵得上三个王喜了。陈美娥惊呆了,“她家咋又来了个男的?总不会又是亲戚吧?不会,我没你爹说过,木家还有这个那个的亲戚,他们多少年都不走动了,肯定不是亲戚。”捕捉到‘陌生男人’,这个敏感的词,陈美娥那个激动啊,兴奋的都快抓狂了。

    苏秀也纳闷了,自打上回她没把木香整死,又让她重新活过来之后,木香就完全变了,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,胆小怕事,说不上几句话就会脸红的弱女娃。

    不光性子变了,连勾引男人的本事也长了不少,身边的男人一个接一个,个个都很出色。这一系列的变化,让苏秀越想越脑火,恨不得再把木香的那张脸毁掉,把她这个人也毁掉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赵修文的心还在她身上,还会跟她成亲,那木香的威胁对她来说,就小了很多,倒也不至于非得把她整死。

    苏秀咬着唇想了会,忽然抓着陈美娥的袖子,急着说道:“娘,屋后那个水塘也有咱家的份,凭啥得了鱼都给她一家了,世上没这个道理吧?”

    陈美娥一拍大腿,回过味来,“是这个理没错,那个死丫头真是精啊,偷偷摸摸去起水塘,摆明了就是想独吞,臭丫头,老娘不发威,她还真敢期到我头上了,”骂着骂着,她又想起李大山那个死鬼,今儿一早去镇上卖货了,到现在也没回来,“李大山,你个孬货,还不回来,走,咱们先过去,别叫她们把鱼塘都起完了,先要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秀点头,“嗯,是得要回来,等要回来咱们自己去弄,肯定能得好多鱼。”

    李元宝原本还兴致高昂呢,可现在一点高兴劲都没了,心里闷闷的,说不出啥感觉。

    陈美娥慌的连厨房都顾不得收拾,拖着苏秀跟李元宝就往木香家去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已经准备好了再下水塘,原本是想再穿上午换下的脏衣赏,省得再洗一次。刚要捡起来换的时候,被木香一把夺过去了。这么湿哒哒的衣服,咋还能穿得上身,大不了就是多洗几件衣服,只要他衣服够多就行了,要不然她家还没真他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别穿了,不就是多洗一件衣服,这么脏,亏你还真敢往身上穿!”

    赫连晟眸光闪闪,“嗯,以后我的衣服,你一并包了吧!”

    “啥?”正准备转身要走的木香,被他这话雷的愣住了,不可思议的回头瞪他,“我暂时还不想干洗衣妇的活,你家要是缺人洗衣服的话,可以去招啊,重赏之下,必有洗衣妇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定定的看着她,“我家不缺洗衣妇。”后面还有一句潜台词,还没到说的时候。

    木香皱了下小巧的鼻子,眼角斜瞄他。正要调头就走,不再理他时。

    就见着陈美娥风风火火的冲进院子,身后还跟着苏秀跟李元宝。

    她一进来,劈头盖脸,指着木香就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木香,你可太阴了,偷偷摸摸的跑去起鱼塘,那鱼塘是你一家的吗?你凭啥一个人说起就起了,也不支会我们一声,好啊,我看你就是心眼太黑,想一个人独吞那些鱼,你是想让我们一家子都饿呢?我说你这丫头也心忒毒了,你也不怕遭报应!”

    陈美娥这一通乱骂,真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木香留着。她进来的匆忙,压根没注意到同样站在廊檐下的赫连晟。

    她没在意到,可苏秀一眼就看到了,这个男人简直能甩赵修文几百条街,连个鬼影都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不光身形健壮,更重要的是,他长的太俊美了,脸部轮廓如刀削斧刻般精致,一双黑眸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冷意,却在这冷意之中,不乏尊贵如王的气度,即使只是一个眼神,一个小小的表情,也都是要命的吸引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就是天生的发光体,看的苏秀一阵心慌意乱,小心肝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,都快收不住了。

    木香被陈美娥的话气的不轻,气极了,反倒觉得好笑。手上还抱着赫连晟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放掉,干脆抱在怀里,双手抱臂,好整以暇的迎上陈美娥的怒火,不是在那么一句话吗——别人生气我不气,气出病来无人替。我若气死谁如意?况且伤神又费力。

    瞧瞧,咱老古人说的多好,多智慧。

    陈美娥见她不说话,正要再骂的,苏秀赶紧拉住她,红着脸,冲她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看那个男人。陈美娥猛然回过神来,定睛往赫连奄身上一瞧,这下可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她颤颤巍巍的伸着手,指着赫连晟,结结巴巴的质问道:“他……他是谁啊?你家咋又出来个男人?天哪,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晟俊脸黑了,被这个疯女人说的话气的,什么叫又多出来一个?他应该是唯一的,岂会是那个多出来的?

    木香面色不变,她早习惯了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,大惊小怪的模样,这会声音也轻轻淡淡的道:“我家多出来的人,关你屁事,你要是眼馋水塘里的鱼,好啊,剩下的一半就给你,你自己去捞吧,不过你捞完了,得把水塘给我整好,不然你一条鱼也别想弄好,别说我没提醒你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苏秀扶着她娘,眨巴了几下眼睛,一瞬间又变成娇弱的白莲花,眼睛里甚至还挤出一层水雾来,那水雾越聚越多,眼看着就有掉下来的架势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红着眼对木香控诉道:“木香,你咋能这样跟我娘说话,她虽然是你后娘,可好歹也是你长辈,当着外人的面,你别这样说好吗?我家不比你家的条件,我娘不过是想给家里改善下火食,不是故意要跟你争抢,你别跟她计较好吗?”

    木香汗颜,苏小姐今天这戏唱的,好像有点过啊!

    以前,当着赵修文的面,她也装可怜来着,但是也没有今天装的这么彻底,还挤出小眼泪来了,这表情换的,比人家变脸大师功夫还厉害。

    说实话,苏秀长的不赖,还挺水灵的,也不像那些天天跟田地打交道的女娃,晒的黑,皮肤也粗糙。如果再装演起小可怜来,绝对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。那些所谓的大男人,不都是喜欢这样的娇弱小花吗?

    想到此处,木香转眼瞄了眼赫连晟,却发现这厮已经扭头进屋了,压根没跟他们闲扯。

    木香不知道的是,赫连晟转身之后,脸上的表情有些怪,几分趣味,几分纾解,几分笃定,还有几分得意。谁也不晓得,他在得意个啥。

    苏秀委屈的梨花带雨,边抽着鼻子,还边朝赫连晟看去,她不傻,赫连晟那样的人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那样的气质,赵修文练八辈子也练不来。

    李元宝有些窘,他拉扯着陈美娥的袖子,“娘,别吵了,咱回家吧!”

    “儿子,你别管,站到一边去,”陈美娥这会正在气头上,都没骂完呢,她哪里肯走。看见木香家院子里摆这么些鱼,她眼红啊,又听他们说还有半塘鱼没起来,岂不是都要便宜木香他们了吗?这等吃亏的事,她——陈美娥一辈子可都没干过。

    但是看在木香答应那么痛快的份上,她可以不计较,“那鱼我是肯定要的,水塘又不是你一个人的,便宜自然不给你占了!”

    苏秀心急的像小猫在挠痒痒,木香还没给她想要的答案呢,她现在对这个男人的兴趣,远比那一塘的鱼,要来的多。苏秀拐了下陈美娥,小声的在她耳边,提醒她,“娘,那个男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美娥眼睛猛的一睁,是哦,刚才她好像也看见一个男的站在那,光顾着水塘的事,都忘了问她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木香啊,你家咋又住了个男的?你别怪我啰嗦,你一个女娃,家里又没别的大人,可不能什么人都往家里领,万一人家起了坏心思,你这一辈子可就完了,要是叫你爹知道了,还不得气疯了,不过……那人是谁啊?我瞧着,他穿的挺好的啊!”

    陈美娥本就是个八卦的人,回过味来,她也记起来,那个男人,长的似乎挺不错的,身上衣服的料子,更是她从没见过的,就算是镇上有钱的老板们也穿过那样的布料。加之,长的又好,陈美娥能不打听吗?这八卦的心思一起来,连先前的愤怒都给忘了。

    苏秀也猛点头,“他好像不是咱们这儿的人,看着不像做生意的,该不会是当官的吧?”

    彩云早听不下去了,语气很冲的道:“你管他是啥人,赫连大哥是来我家投宿的,他是唐大哥的朋友,你们管的也太多了!”

    苏秀眼睛一亮。唐墨的朋友,非富即贵,这下,她更肯定了这人的来历,绝对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彩云的一席话,让木香心情更好了。就是要这样,人家骂你一句,就得还他十句就,她长嘴巴,你也长嘴巴,凭啥要给她骂。

    木香接着彩云的话,冷声道:“听见我妹说了吗?你们管的太宽了,要不要我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给你们看看?哼,要起鱼塘就赶快去,不过我可告诉你们,那水塘明年就是我的了,我会去跟村长说的,以后你们别想打那塘的主意,我投下的种子,我花的钱,可就没你们的份了。”

    靠在屋里闭目养神的赫连晟,嘴角狠狠抽了下。祖宗十八代,她还真敢说。

    苏秀脸色惨白,微低着头,好像是很怕木香似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随便问问,木香你别生气,你要是不高兴,我不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猛然想起彩云唤那个人赫连大哥,“彩云,你说他姓赫连?”

    彩云哼了声,没搭理她。不回答,就表示默认了。

    苏秀一脸震惊的又低下头。跟赵修文在一起的时候,她记得赵修文曾经说过,他们赫连这个姓,在南晋国只有一脉。也就是说,只要有姓赫连的,那就一定是这个家族。

    当朝的赫连大将军,如今新封的襄王,就是赫连家族这一辈中最优秀的男子,也是赫连家的长房长孙,他是赫连家的骄傲,也是赫连家如今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淡定,淡定,像本章的章节名说的,孩子无罪,不管大人如何坏,孩子即使讨厌,可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谁都需要长大,需要长成,没长好,咱把他掰扶正了就是,对不啦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