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73章 小院欢喜多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6: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赫连晟性感的嘴角略略弯起,虽是很淡的弧度,却彰显出他此刻的心情,应该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接着,”他手一扬,手里的大草鱼便朝着木香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木香反射性的后退一步,伸手挡住脸。生怕他下手太准,把鱼砸到她脸上了。

    那鱼却并没有扔到她身上,而是掉在脚边。

    “大姐,快捡鱼啊,”木朗跳过来,瞅准机会,乘着大鱼跳了几下,还没缓过劲来时,双手掐住了,“这桶快装不下了,我拎回去,等下再把这桶拎回来。”

    木朗兴奋的迈着大步,往家跑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跑,跑那么急做啥?”木香盯着他的背影,拔高了声音叮嘱。

    赫连晟凉凉的说道:“他又不是女娃,看把你给紧张的,快过来接着我的衣裳!”他丢下铁锹,伸手解扣子。

    木香愣神,眨了几下眼睛之后,急着别开脸,埋怨不已,“又不是夏天,你还泡在水里呢,就不怕着了风寒?”这个人,恶劣的不是一点点啊。虽然她只看了两眼,便转开脸。

    可仅仅是一眼,也能让她瞧见某人站在泥水里,依旧优雅的动作,修长的手指,轻轻解下扣子。露出精壮的胸口,以及轮廓鲜明的臂膀。

    虽然前世,她见过的光男不在少数,胖的瘦的,肌肉型的,消瘦型的。

    某个先生展播的时候,人家穿的可都是三角小裤裤,除了最重要的一点,啥都露了。

    可是跟赫连晟比起来,那些人的身材,让人看着只觉得索然无味了。

    果然,人比人,气死人哪!

    不同于木香的脸儿红红,心跳加速,赫连晟脱衣服脱的理直气壮,顺手还把衣服扔到岸上,“比起大冬天泡在雪水里,这点凉水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木香倒是赞同,前世她也是经过魔鬼式的训练,才成了国际顶尖杀手。自从十岁开了第一枪,杀了第一个人之后,她的生活便在杀人与逃跑中度过。特殊时期,连死人堆都睡过。

    却想不到,那次意外,她的灵魂竟然穿越了,多活一世,那样的日子,如非必要,她可不想再来一次,活着不易啊!

    赫连晟见她不说话,背对着他的身影,隐约有些落寞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勾唇一笑,忽然伸手在水里捞了一把。

    木香还沉静在自己的思绪里,冷不丁一个滑不溜丢的东西滚过脚面,低头看去,竟然又是一条还在蹦跶的鲫鱼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要扔,咋也不说一声,”木香抖着裤腿,看见上面沾着的泥点子,无奈的咬着唇。

    赫连晟深沉一笑,竟然教训起她来了,“现在还不是你发呆的时候,挑几条新鲜的鱼,中午烧烧吃,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处理。”

    木香拧着眉道:“剩下的也只有腌了,再用稻草烟熏干,可以放很久,要不然我腌好了拿去卖掉,还能换钱呢!”

    赫连晟俊脸黑了下来,“卖什么卖,你要是缺钱只管跟我说,多少都有,爷抓来的鱼,能用银子衡量吗?”狂妄的语气,霸气外露。真实的身份跟他现在站在泥水里的样子,实在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木香腹诽不已,这人真不是一般的自恋。这处水塘少说也能起出几百斤的鱼,刨去小些的,只留下大个的,那也不少呢,都留下,光是他们姐弟三个,一天三顿也吃不完哪!

    再说了,她貌似跟他不太熟吧,凭啥要去花他的钱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有手有脚,用不着花别人的钱,你的钱还是留着娶媳妇吧!”

    前面的是实话,最后一句是打趣,也没啥特别的意思。赫连晟究竟是什么人,她又不清楚,只是猜测他可能来自大户人家,也或许有官职在身。根据她看来的经验,这样的男人,就算没娶妻,府里也少不了婢女侍妾啥的。

    总之,是不缺女人哪!

    木香多活一世,很多东西也都看淡了,活的简单,才能活的长久。

    可这话听在赫连晟耳朵里,却另有一番滋味,他深深的看了木香一眼,并未多做解释,弯腰继续清理水塘。

    木朗很快又跑了回来,还把彩云也带来了。

    彩云手里拎着菜篮子,因为家里没多余水桶了,只得拎着菜篮子。

    木朗快步跑过来,忙着捡拾扔在岸边,还在蹦跶的鱼。他不光自己捡,也催着木香跟彩云也一起过来捡。

    随着岸边的鱼越来越多,木香还真不得不佩服赫连晟的身手。

    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,便在水塘中间搭起了土坝,两只强壮的臂膀挥动起来,只看见水花飞舞。

    半边塘里的水被清掉,那些个头大的鱼,很快就露出肥硕的身子,在泥水里扑腾,塘里欢腾的景象,岸上的人看的也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赫连晟逮鱼的动作又快又准,几乎是一抓一个准,每回都不落空。搞的木香很怀疑,这家伙的职业该不是渔夫吧?

    想来也不可能,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人家,非寻常人类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时,木朗带来的盆装了不少鱼,彩云带着的菜篮子也装了几条大鱼。看着时辰不早了,木香便提前跟彩云回家,新鲜的鱼也要乘早处理掉。

    彩云在家没等到陈有发来卖豆腐,听木朗说水塘抓鱼的情景,一时耐不住性子,便锁了门,跑去跟他们一块抓鱼。

    等她跟木香抬着菜篮子回家时,刚好碰上赶着驴车从村子路过的陈有发。

    “陈大伯,你家豆腐还有吗?”木香把篮子搁在家门口,便跑去拦下驴板车,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有哩,还剩最后半板子,你要多少啊?”陈有发呵呵一笑,一手揪住缰绳,让驴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木香掀开板车上的棉纱布,“都称给我吧,我家中午煮鱼,剩下的放水里泡着,也不会坏,有豆腐干子吗?我想腌了晒干,留着慢慢吃!”

    陈有发跳下车,拿起菜刀将豆腐划拉成小方块,听说她在豆腐干子,为难道:“干子做的不多,我都卖完了,要不下午我给你送些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就是问问,今儿要是没有,明儿你给我留些,也是一样的,”木香直摆手。

    “今儿我还有个事要跟你说呢,我做了些豆芽菜,本来想自己卖的,可是你看看我,也没驴车,也没那个时间走村窜巷的跑买卖,所以陈大伯,咱们打商量,你卖豆腐的时候,能不能顺带着卖,卖多卖少,价钱啥的,都不重要,主要是我想把豆芽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有发闻言,切豆腐的手停了,有些心动,又有些担忧,“这个……那你不是要吃亏了吗?再说,我也不晓得这豆腐该咋烧,别人就更不晓得了,大家都不晓得的东西,能卖得出去吗?”犹豫归犹豫,木香条件开的那样好,等于是没本的买卖,他想不动心都难。

    木香很自信的点头,“这豆芽菜最好烧了,您等着,我让我妹拿出来给你瞧瞧!”她转身朝院里喊了彩云,让她把绿豆芽跟黄豆芽都拿些出来。

    木香指着细嫩的绿豆芽,对陈有发解释道:“我们昨儿都烧菜吃了,我家二妹跟三弟,都可喜欢吃了,绝对是好吃,这绿豆芽,比较嫩,烧辣锅子的时候烫着吃,要是拿来跟韭菜一起炒,也是很香的,至于黄豆芽,要比绿豆芽烧的久些,烧肉或者烧虾子都成,适合口味重的菜,再不然凉拌着吃,反正不管咋烧,味道都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陈有发认得豆芽,以前他家做豆腐的时候,黄豆处理的不好,偶尔也会有发芽的,可那些黄豆发出来的芽,听老人说有毒,颜色也不如木香家的好看,看着就惹人的很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要不我中午带些回去烧试试看,总得自己试过了,才能推荐给别人,丫头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木香笑着答应,“行啊,这些您都拿回去吧,我再拿两条鱼给您,我家起了水塘,捡了几条鱼,中午烧菜的时候,叫陈婶把鱼烧成辣口味的,再把豆腐搁进去一块煮,肯定好吃!”她冲彩云使了眼色,彩云便跑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不要鱼,你家也不宽裕,自己留着烧烧吃吧,”陈有发哪肯要她的鱼。木香经常买他的豆腐,他对木香家的情况也知道不少,这么点大的女娃,带着弟弟妹妹单独过,养活他们也挺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我家有呢,赶着新鲜的时候吃最好,腌了咸鱼,也就不鲜了,”木香说着话时,彩云一手拎着用稻草绳栓着的两条大鲤鱼出来了,搁在陈有发的板车上。

    陈有发被弄的很是过意不去,便坚持不要他们的豆腐钱,相比之下,豆腐跟鱼的价格,不在一个档次上,还是他赚了呢!

    说好下午还送干子过来,今天生意好,天气也还凑合,陈有发便想着顺道再卖一趟豆腐,卖不掉再拉回家就是了。最近天冷,他家豆腐做的多。

    彩云把豆腐搬回家,便跟大姐开始下手做饭。

    中午吃鱼是肯定的,木香想着不如做一道水煮鱼,上回在福寿楼做了一次,彩云跟木朗却没吃到,今儿家里有鱼,鱼也够多,多做些水煮鱼,让他们吃个够。

    其实还有个原因,不过她自动忽略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在水里泡了不短的时间,中午吃辣口味的菜,可以去驱驱寒气。

    彩云淘米下锅,对木香道:“大姐,我把饭烧上,就去剖洗鱼去了,中午菜你一个人烧吧,我先去打水,”木朗还没回来,怕手上沾了腥味,弄的到处都是,彩云准备先打些水上来,装在水桶里,单独搁着,再去打理那些鱼。

    木香叫住她,“你等下,不用这样着急,中午煮鱼,也不用非得看着,我跟你一块去弄,你一个人收拾到天黑都弄不完。”她正把

    彩云拎着水桶去了井边,头也不回的道:“没事,我先弄着,你先把菜烧好再说。”

    别的女娃杀鱼,都不敢于下手,可彩云却很坦然,她先紧着小鱼剖洗。

    在杀鱼之前,她先把菜刀在井沿边蹭了蹭,稍稍磨下,会快很多。

    井沿边搁了块青石板,还是上回吴青在的时候,去河边挑捡来了,除了这一块,院子里还摆着好几块光滑平整的鹅卵石,一块碎的鹅卵石被堆砌成一个长方形的台子,平时家里晒干货,或者晒酱啥的,都搁在上面,很方便用。

    彩云捞了块破抹布,垫在石板上,可防止刮鱼鳞的时候打滑。

    鱼鳞需得逆着鳞片的生长方向刮,一手掐着鱼头,一手抄菜刀,快速刮鱼鳞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将鱼横着放,用菜刀划开鱼肚子。力道得控制的刚刚好,不能太重或是太轻。太重了,会把鱼内脏划破,不便于清洗。太轻了,又划不破。

    要是准备把鱼腌制起来,就得从鱼背上剖开。因为鱼背上的肉最厚,抹不上盐的话,鱼会很容易坏掉。

    彩云不急着清洗剖开的鱼,先搁着,等都剖完了再洗也不迟。

    木香惦记着彩云一个人在院子里收拾鱼,做菜的动作加快了。

    菜园子里的香菜正是嫩的时候,早上她去找大梅的时候,彩云又去挖了些新鲜的。

    木香便想着,做个凉拌香菜。

    做法也很简单,香菜去根清洗干净之后,切成小碎段,先加盐拌均,大概五分钟左右,香菜里的水分会渗出来,将水分逼干。

    锅里下一勺菜油,烧滚了之后,等油湿凉了些之后,将干红椒末搁进去。辣椒粉是她自己用石磨磨的,汆在菜油里,就成了香喷喷的辣椒油,浇淋在香菜上,喷香扑鼻。最后就是等吃的时候,再滴上几滴芝麻油。

    要是搁在以前,芝麻油这种高级货,她们家是想也不敢想的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不光是因为有钱了,也因为木香觉得不能亏待自己的胃。人活着,就是要吃好睡好,心情好。

    有的吃就吃,有的睡就睡,省得哪天一睁眼,莫明其妙又回去了,那这一趟岂不是亏大发了。

    自己家里种的香菜,都是无公害的天然蔬菜,即使只用简单常见的调料来做,也会很香,很下饭。

    至于水煮鱼,因为要自己做,她的刀功比不了福寿楼的那些个大厨,片出来的鱼肉,有大有小,差点没把手割伤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弄了半天,总算片出小半锅的鱼肉。

    去掉鱼肉的鱼骨,也不能扔了,可以用来熬煮成鱼汤,做汤底用。

    为了使鱼肉更鲜嫩,更滑口。需得先用蛋清跟盐,外加一点醋,搅拌均匀裹在鱼肉上。

    她家香料不少,做起调料来,也很方便,香料都得用油过一遍,这样便能很好的逼出香味,但是过油的时候,火候要看好,不然很容易糊锅。

    黄豆芽家里有,加上一大块豆腐,正好可以做水煮鱼的配料。

    因为黄豆芽味儿有些微苦,所以得先用菜油跟干红椒炒至半熟。

    至于鱼肉,便是等鱼骨汤熬好了,只将汤逼出来,骨渣扔掉不要,再将先前过油的香料放进去,大火烧开,让香料的香味充分融入鱼汤中。

    鱼肉片很薄,只需稍稍煮一下,便可以吃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此之前,还得把黄豆芽一并放进去煮,让豆芽吸收香辣鱼汤的味道。

    等到半锅水煮鱼烧开,木香拿了个砂锅出来,将菜盛了起来。砂锅有保温的作用,要不然搁在土灶锅里温着,回头再吃的时候,就得变成碎渣了。

    大锅里的热蒸气也上来了,厨房里弥漫着一股,白米饭与辣鱼汤,混合的香气,馋的很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把隔壁陈美娥一家也馋坏了,李元宝嘴角的哈喇子,把胸前的衣襟都打湿了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院墙外,木香家的方向,看着她家厨房的烟囱冒出的,袅袅青烟,羡慕坏了。

    陈美娥这时也在厨房烧饭,她家养了几只老母鸡,生了蛋,每天中午都给儿子炖一碗鸡蛋羹,也算是改善火食。

    一碗鸡蛋羹,要是搁在几个月前,那绝对是山珍海味,木香他们姐弟三个,连闻一下的福气都没。

    可今时不同往日,木香家的厨房,天天飘出肉香,不是鱼就是牛肉,天天还吃白米饭,这样的日子,连镇上有钱的富户人家都比不上,他们能不羡慕吗?

    陈美娥从灶台后面转出来,拍了拍围裙上的草屑子,瞪了眼坐在院子里流口水的李元宝,没好气的骂道:“看看,有啥好看的,人家吃啥也没你的份,再看你也吃不到!”

    李元宝不理她,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跟个雕塑似的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苏秀推开院门进家来,她今儿心情不错,走路都轻飘飘的,进门的时候,脸上还带着笑,“哟,元宝,你坐这儿干啥呢?也不嫌外面冷,快回屋去!”

    元宝扭头看她一眼,嘴角的哈喇子随着他的动作,像一条长长的银线,摆动开来。他嘟着嘴,语气埋怨着道:“不要,我就要坐在这儿!”

    “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,老头子的人都叫你给丢完了,”苏秀嫌弃的瞪他,绕过他便要进屋去。

    走到堂屋门口时,忽然想到啥,步子停下了,回头笑容深深的对李元宝,道:“你要真想吃她家的菜,为啥不替干脆过去求求她,让她给你吃一碗,反正她家现在日子过的好,连刘二蛋都经常去她家吃饭呢,你也是她弟弟,你去求,说不定她就心软了,有一就有二,有了第一回,以后再想去蹭饭,就容易喽!”

    苏秀说的这番话的意思,李元宝是不会明白的。如今他们跟木香关系处的僵,根本不来往,也就不清楚木香成天在家弄个啥。可是看她家小日子一天比一天过的好,她跟陈美娥都眼红。

    让元宝去最合适,不光能让他填饱肚子,说不准还能打探到啥消息,让他们也跟着沾光。

    陈美娥在厨房听到苏秀的话,顿时也来了精神,一手拿着还滴着水的丝瓜瓤,就探出头来,也鼓励李元宝,道:“你姐说的对,凭啥她家吃好吃的,不给你吃,你跟木狗儿还是兄弟呢,元宝快去,说几句软话,她要是不给,你就站在她家门口,我就不信那丫头的心还能是铁石做的,正好你爹今儿不在家,他也看不见,赶快去!”

    李元宝被她俩一撺掇,心痒的就好像小猫爪子挠似的,又闻见那鱼肉香味更浓了些,小屁股再也坐不住了,站起来就要往木香家去。

    苏秀跟到大门口,拽着他,在他耳边给他支了几招。

    李元宝连连点头,不过还是有点紧张的。

    以前也不觉得木香那个大姐在啥了不起的,可看着她接二连三的发火,跟人打架,还打了他娘,发火的时候,模样也凶极了,他能不发怵吗?

    另一边,木香家的院子可是忙的很。

    中午的菜烧好之后,木香便着手跟彩云一起打理鱼,清洗,等到下午再一并腌上。

    水井边,满是鱼腥味,剥下的鱼内脏,都装一个破盆里头,那腥味还引来了村里几只野猫,都扒在木香家墙头,一双贪婪的猫眼紧紧盯着那个破木盆,恨不得马上扑下来。

    黑宝也来了精神,它对鱼内脏不感兴趣,但是它不喜欢猫啊!

    一下子看见好几只猫闯入它的地盘,它能不怒吗?

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黑宝冲着野猫的方向叫了好几声,那几只野猫也料定它爬不上墙头,加之野猫本身胆子就大。当听见黑宝的叫声后,不走不说,还示威的冲黑宝摇尾巴,嚣张的很。

    彩云手底下的鱼剖的差不多了,她也看见那些猫,有些担心的闷声道:“姐,咱家这鱼怕是看不住,这么些猫,就是挂在房梁上,也肯定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野猫性子凶悍,也比家猫聪明。家猫因为怕主人,所以不敢去够高高挂在房梁上的鱼,可野猫就不同了,它们无所顾及。

    木香抬头撇了眼,或蹲或趴在墙头的几只大猫,冷哼一声,手上清洗鱼的动作也没停,淡淡的道:“它们敢来再说,杀掉几只,看它们还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她说宰猫的时候,语气就是那样的云淡风清,轻松的好像在说明儿的天气一样。

    彩云微微皱眉,“听村里老人说,猫有灵性的,还有记性呢,不能宰的吧?万一招来麻烦可咋整?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传说中猫有几条命,亦可以修练成妖,特别是那一双猫眼,看人的时候,透着一股妖异。普通老百姓看着害怕,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但在木香这里,猫就是猫。

    家里好不容易存点粮食,明年她还想送木朗跟彩云去学堂,不多存些钱,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这些鱼,其实她还有其他想法,想把鱼干换成钱,解决木朗跟彩云彩的束脩问题,自然是不能让这群恶猫讨好便宜。

    “没事,晚上的时候,把黑宝关到厨房里头,量它们也不敢进来,还有咱家那只锦鸡,它也不是个善茬,不信你去外面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彩云半举着两只脏兮兮的手,跑去了外面。

    不提那只锦鸡,彩云都快把它了,只把它当普通家鸡养。而那只锦鸡也十分上道,只关了几天的笼子,便很听话的跟家鸡待在一块。不过为了防止它飞走,木香可是将它那一对漂亮的翅膀给剪了。

    为此,那锦鸡郁闷了好久,一只蔫蔫的,打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彩云跑到大门口时,一眼就看见,一动不动的盯着那群野猫的金羽锦鸡。

    黑豆似的眼睛,迸发出浓重的凌厉之色。即使是身为人类的彩云,也看见金羽锦鸡的怒意,真是恨不得把那几只野猫啄死。

    只可惜漂亮的翅膀被剪了,再摆姿势,也没了当初的威风状态。

    彩云笑着跑回井边,唏嘘不已,“姐,你真说对了,可为啥咱家的锦鸡看见野猫,就一副恨不得啄死它们的模样,野猫可不好惹,按说它该害怕才对。”

    木香微笑着道:“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复杂,你想啊,这些野猫平时不在村里窜,就是上山掏鸟窝,那些刚孵化出来的小鸟,还有没出壳的鸟蛋,它们肯定掏了不少,树林里的鸟看见它们能不恨的牙痒痒吗?它们是天敌呢!”说起来,锦鸡也算一种鸟,同样生蛋,说不定它们的仇,结了好几辈子呢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”彩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显然还是不太明白,一只鸡跟一只猫能有啥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她们的话题没有再继续下去,因为木朗跟赫连晟回来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大概去河里洗过一遍,身上的衣服并不像从淤泥里捞上来的,但也干净不到哪儿去。而且浸湿的料子贴在他身上,将他健美的体型暴露无疑。

    那胸前的腹肌,更是轮廓分明,看的木香很不争气的脸红了,

    木朗提着水桶,身上也全是泥点子,他把水桶搁在井沿边,小脸上的兴奋之色还没褪去,气喘吁吁的道:“赫连大哥把一半的鱼塘都起了,剩下的一半,我们下午再去干,我跟他都饿不行了,晌午饭做好了没啊?”

    木香起身洗干净手,看他俩脏成这样,想撇嘴的,可又一想,都是为了起鱼塘,也不是去玩了,只得无奈的应下木朗的问话,“饭早就好了,就等你们回来,不过看你俩现在的模样,肯定也吃不下去,我去厨房打水,洗干净才准吃饭。”

    她瞪了赫连晟一眼,想到头一次见到那个家伙。穿着锦衣华服,端坐在那。即使不言不语,即使一个眼神,也能叫人感觉到无比的尊荣贵气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!

    瞧瞧这一身的污渍,就连头发上也沾着几粒泥点子。

    光着脚,光着膀子,当初的风华装扮不再,除了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尊荣气质还保留着之外,根本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赫连晟丝毫不顾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糟糕,他只是眸光深深的看着木香,一贯清冷如冰的黑眸,在听到木香那句无奈之言后,多了丝暖意。

    他自小,最不缺的是地位与富贵,可谓一生下来,便是人中之龙,吃穿用度皆是最好的。可偏偏,他也是最穷的。

    赫连一族与皇室有着秘不可分的牵扯,在朝中地位不亚于皇亲国戚。他从小跟着皇室子弟一起学习,试问天底下,有几个非皇族之人,能享受到此等待遇。

    但自古以来,皇家是最无情的,或者说,每个深宅大院,在荣耀背后,都带着一眼望不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他的生母,在他出生一年之后,便被贬到庵里,带发修行。

    只因赫连家的祖训,去母留子。继任赫连家家主位置的人,绝不能有弱点,亦不能有感情。

    一个人,一旦有了弱点,即便再强大,也有攻破的一天。

    南晋虽强大,可其余三国也不弱,一国之强,强于兵将,站在皇室的角度,这样的决断,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但对于一个没有母亲的幼子来说,无疑是很残忍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便是在如此环境中长大,他很富,背后的身家,富可敌一个小国,可他也同样很穷,穷在没有亲情,那些普通人家的孩子,能拥有的亲情温暖,在他身边,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如果要问,他为何要留下。

    或许只是因为,当初在福寿楼见到木香的第一眼时,便在她身上感受到了,久违的暖意。

    她虽泼辣,虽无大家闺秀的风范。

    可正因如此,她也是最真实的,也是最生动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,等他回过神时,正迎上木香略带怒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还发呆,水都弄好了,再不洗又该凉了,”木香也不知怎地,一看见赫连晟,心里便升起腾腾的火气。她估摸着自己怕是跟他八字不合,气场不对。

    “呃,这就来,”赫连晟脸上灿开一个笑容。那一瞬间,木香只觉得眼前一亮,好似有光照了过来。她摇摇头,在心里骂了声妖孽。幸好她定力足,心理年龄也够大,不然的话真要被这厮迷了眼。

    美貌惑人,这话太对了!

    木朗也在招呼赫连晟过去,“大哥,咱把洗澡盆搬旧厨房去吧,这里不方便洗呢!”

    木香也催着道:“不错不错,你俩赶紧的,那个木盆就在木朗房里,厨房有下水道,能放掉水,我去准备饭了,你们洗完就能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木香快速转过身,去了厨房。要是木朗一个洗澡也就罢了,可一想到突然多出个大男人,也在她家洗澡,又是大白天。她不敢想像,万一让村里人知道了,估计得炸锅。

    赫连晟盯着木香匆匆而去的背影,性感的薄唇漾起俊逸的笑容。彩云正巧抬头去看他,立马犯了花痴,小脸俏红一片,又迅速低下头。

    这位叫赫连的男人,可真是好俊美,比她见过的大哥哥都要美,就连那个唐墨也比不得。相处了半天,感觉赫连大哥脾气还不错,干活力气也大,比王喜还厉害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如果能嫁给大姐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听到旧屋传出的水声,彩云也有些脸红了,反正也要吃午饭了,索性也站起来去厨房打水洗干净手。

    晌午的饭菜都摆上桌了,一大砂锅的水煮鱼,另外还有一大盘凉拌芫荽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两个菜,但农家装菜的器皿绝对是够份量,不像福寿楼那些大酒楼的菜品,都用精致的小盘装着,份量不多,吃的是精致。

    木香把菜摆上了桌之后,一手撑着桌沿,看着那两个粗瓷器皿,皱了下眉头。之前家里只他们姐弟三个,那时还不觉得,可现在咋看着这些个摆设,十分扎眼呢?

    赫连晟洗澡,洗的很快,木香站在堂屋发愣时,他就洗好,穿戴好,进了堂屋。

    一边走,一边系着腰带,姿势随意放松,不晓得的人,还以为他就在自己家呢!

    “快坐下吃饭吧,木朗,彩云,你们也快进来,”木香收起多余的情绪,不停的告诉自己,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客人,不需要特殊对待,又不是她求着他留下的,所以一切都得按着她家的规矩来。

    赫连晟点点头,也不客气,迈步走到上方,坐到主位去了,“这菜很香!”

    木香得意一笑,“自然香了,虽然这些盘子啊锅的,比不了福寿楼那么讲究,可吃饭吃菜,就得用大碗,大盘子装着,这样吃着才够味,才过瘾!”

    赫连晟抬头,看她得意洋洋的小脸,身后是一片阳光,而她就站在阳光前面,周身被染上了一层蕴开的光圈,美不胜收,也很温暖。

    木香还等着他答话呢,可对上他们的眼睛,却瞧见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,木香一向淡漠无波的脸儿了,又懵然红了,是绯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到底为啥非得住我家啊?”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,木香只得生硬的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赫连晟看着她的视线,没有转开,越发的深沉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才回了一句叫人听不懂的话,“因为是家!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冷漠的语气之下,藏着些暗沉。

    “呃?”木香纳闷的瞧着他,显然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答案。

    这时,木朗跟彩云都进来了,见赫连晟自来熟的,端坐在那,倒也没觉着别扭,也很自然的在桌子边上坐下。

    木香收起心思,拿起碗给他们盛饭,一边对赫连晟歉意的道:“家里没酒,你多吃些菜吧,今儿烧的菜都很辣,能去寒气,要不下午再给你熬碗姜汤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浓眉细微的皱了下,又很快隐去,捧起木香递过来的粗瓷大碗,黑眸扫她一眼,摇头道:“不用,就是再泡五天也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他是习武之人,又是征战沙场多年,泡一个上午的冷水,对于他来说,根本算不得啥。

    “瞎吹牛,要真泡出病来,到时可就晚了,”木香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把盛好的饭,放在木朗跟彩云跟前。

    她说这话,并没别的意思,纯粹是看不惯他的张扬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,还不都是吃着五谷杂粮,长大的。就算身子练的再好,那也是肉长骨撑着,再强壮的人,也不敢保证一定不会生病。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赫连晟刚刚蹙着的眉,慢慢散了开去。

    她总算不再用对待外人的语气,跟他说话了。先前那一客套话,怎么听,怎么别扭。还不如这一句,关心讽刺的话听着顺耳。

    木朗一进堂屋,眼睛就直勾勾的被那锅水煮鱼引去了注意力,喷香扑鼻,辣香味更是勾的人口水直流,白嫩的鱼肉,在红色的汤汁映衬下,怎么看怎么诱人。

    彩云自然也是馋的,但当着外人的面,小女娃的矜持自然不能丢,就先夹了一筷子给木朗,并叮嘱他小心鱼刺。

    赫连晟就更自在了,真应了木香的那句话——大碗装菜,大口吃肉,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因为多了一个电力强大的外人在,平时很热闹的饭桌,今儿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除了扒饭的声音,以及碗筷碰撞的声音之外,几乎只剩下赫连晟强大的存在感,格外的突出。

    木香是不晓得,木朗跟彩云有没有跟她一样的感觉,反正她只知道自己这会儿心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赫连晟就坐在她的对面,偶尔抬眼夹菜的时候,她的视线就会不期然的撞上他的。

    不光视线会碰上,连筷子也会偶然相触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彩云瞧见,大眼睛在木香跟赫连晟身上扫过一遍,急忙笑着岔开话题,“呵呵,赫连大哥,我姐姐做菜好吃吧,就连城里的酒楼都比不了呢,咱们村的人可羡慕我们家了,说我们家天天吃好吃的,他们就只有馋的份。”

    木朗吃的最欢快,吃了半碗鱼肉之后,便转而进攻锅里的豆芽菜,感觉那豆芽菜吃在嘴里脆生生的,水嫩嫩的,好吃极了。

    这会听见二姐的话,因为嘴里塞满了豆芽,也就只有点头的份,嘴里嗯嗯的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妞们看书,要心平气和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