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64章 将军送礼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5:1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长年行军打仗,什么仪态,什么贵族风范,那是扯蛋。

    在敌人的刀箭面前,在面临生死存亡之时,哪怕只是一个硬的跟石头一样的包子,关键时刻也能救了一个人的命。

    唐墨被他堵的无话可说,讪讪的摸了摸鼻子,也伸手去拿包子,或看着自己的手,再看看包子,还是拐了个弯,先拿了筷子,再去夹包子。在他犹豫不决的当口,赫连晟已经吃完一个包子,下手去拿第二个了。他是男人,又是常年待在军营,偶尔尊贵的吃一次可以,但更多时候,他已经习惯了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。

    于是乎,唐墨还在慢慢咬包子时,那边,赫连晟已经不知道吃下第几个了,顺便还对站在一旁傻眼的小六,逼问道:“就这些?”言下之意是……剩下的呢?还不快交出来!

    小六抹了把头上的汗,老实交待,“木姑娘总共给了小的二十个包子,回来的路上,小的……小的吃了两个……”此话一出,他瞬间觉得被无数冰刀扎中,从头冷到脚,又从脚冷到头,偷偷抬眼看,原来是两位主子正用眼刀刺杀他呢!他纳闷了,他说错啥了?咋少爷跟赫连公子都一副要把他千刀万剐的表情呢?

    在一阵沉默中,还是赫连晟先开口,“把剩下的包子送到我房里。”

    唐墨不干了,“嗳,你咋能这样?东西是我的人送去的,银子也是我的,人家有回礼,当然也是我的,刚才都给你吃那么多了,不得得了,你别得寸进尺,虽然我打不过你,可你总得讲理吧?”不是他小气,舍不得几个包子,关键是木香做的包子,吃起来感觉就是不同。那面皮揉的很劲道,一点都不粘牙,包子馅虽然被热了两次,可菜是菜,肉是肉,还跟新鲜的一样,一点都没有被捂的发黄。大酒楼的东西吃多了,像这样普通平凡的百姓食物,更能勾起他的味觉。

    赫连晟压根不理会他的叫嚣,手一招,洞开的窗外,就飞进来一人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那人一身黑衣,跪在地上,气息沉的近乎不存在,这样的人,如果不说话,站在角落,根本不会引起注意。一个没有气息的人的存在,只有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一:他们是死人;

    二: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很显然的,能跟在赫连晟身边的人,又怎么可能是死人呢!不过像他这样的高手,在赫连晟身边,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唐墨看见赫连晟叫人来了,当然不会真以为他要打架。但他还是面色一变,身子往椅背后面靠了靠,“赫连将军这是要干嘛,要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赫连晟一笑,不理唐墨,只对那人道:“给你一柱香,把他早上送去的东西,照原样弄一份回来,扔到福寿楼的后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遵命!”那人应下,身影一闪,如同一阵轻烟,消失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唐墨终于知道他要干什么了,一张俊脸都气红了,蹭的跳起来,冲到赫连晟跟前,直呼他的名字,“赫连晟,你真是太阴险了,朝中那群老顽固都瞎了眼,居然说你只通战术,不懂政事,哎呀呀,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,你……你……!”把东西照搬一份回来,就等于,今天送去木香家的东西,是他赫连晟送的,而不是他唐墨送的,这样他就能理直气壮的抢东西了。而且……而且,他让小六置办的东西,连他自己都没看过,可赫连晟却张口就让属下就置办了,说明他的人,一早就对福寿楼的事情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赫连晟慵懒的白他一眼,身体向后,靠到椅子上,慢声道:“别激动,本将军只说不鼓动玩弄权术,可从没说过不懂得玩,就这样吧,她那里的东西,现在跟你没关系了,我累了,不送!”

    小六缩在门口,眼睁睁看着两位大爷,你一句,我一句,吵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呃!其实只有他家少爷一直面红耳赤来着,人家赫连将军连个气息都没乱动。果然是一山还比一山,遇上赫连晟,只怕皇上都不敢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最终,唐墨只得愤愤离去,因为赫连晟压根不理他,闭目养神去了。吵架得两个人吵,一个人吵哪有意思。

    房门合上,赫连晟仍然躺在那里未动。眉宇间的阴影并未退去,他现在的模样,就如同一只沉伏的猛狮,睡着的时候看似无害,可一旦醒了,只用一个眼神,就足以吓的敌人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他不仅有着叫敌人惧怕的凌厉手段,也同样有着倾倒众生的俊朗外貌,也不像别的皇城子弟,身边围绕着莺莺燕燕,他的身边除了家仆,就是士卒。

    夜风吹动木窗,发出几声轻微的吱呀声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他轻轻勾唇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窗外飞进来,跪于地上,“将军!”

    赫连晟低语了几句,那人听了他的吩咐,虽然有些诧异,却不敢质疑,领了命便从屋里消失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入了夜,四周漆黑一团。

    木家的院门紧闭,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摸进院子,将个袋子搁在院子里,随后又跟来时一样,悄无声息的退出去。

    盖房子是一件很让人操心的事,木香跟彩云一整天都在忙着做饭,等到忙完了手边的活,洗过澡,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。睡的太香,连梦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木香伸着懒腰,穿上衣服,走到院子里。看着天边泛起的鱼肚白,就知道今天又是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眼睛扫过院子的一角,就在金羽野鸡的笼子边上,多出一个麻袋。家里的东西不多,木香自然记的清楚,这个袋子根本就不是他们家的嘛!

    彩云揉着眼睛,听见她说话,推开窗子往外面看一眼,“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,你再睡一会,我先把院子扫一下,”那么大的一个袋子,她真担心,打开之后会不会出现狗血剧里的,无头女尸什么的。所以在没弄清楚之前,她不想让彩云瞧见。

    “那我等下再起来烧早饭,”彩云也没多问,昨天真是累坏了,能多赖一会床,她求之不知呢!

    木香咬着唇,转身去厨房拿了剪刀,跑回来,毫不犹豫的将麻袋从中间划开了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!

    划开之后,没有她猜测的无头尸什么的,可也够吓人的,居然是新鲜屠宰的牛肉。搁下剪刀,她索性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倒出来,都是上等的牛后座肉,连肥肉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算怎么回事?还真是天上掉馅饼了?好端端的,她家院子里咋会有牛肉呢?

    来路不明的东西,她不想收下,万一惹来不必要的麻,就是有一千嘴都说不清。再说了,谁知道这些牛肉有没有掺啥毒药,万一吃坏肚子,那才叫一个得不偿失呢!

    木香琢磨着,干脆乘天色还早,把牛肉拖出去,挖个洞埋了,不然等级会王喜他们过来,一定又要误会了。

    她回厨房找了个竹篮,先装一部分,挪到门边,轻手轻脚的拉开大门,探头看看四下无人,这才敢拎着竹篮跑出去。她顾不得多想,随着找了个地方,把篮子搁下,就又跑回去拿铁锹。一边挖洞,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隐在竹林里和一道黑影,莫明其妙的看着她的举动。

    这是要干啥?好好的东西都不要,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想到主子的吩咐,那人不得不从竹林里现身出来,闪到她面前,为了避免吓着她,轻声道:“姑娘!”

    木香难得摸黑干一回心虚的事,本来心就提到嗓子眼了,又猛的听见有人跟她说话,惊慌之下,手里的铁锹迅速朝身后劈了过去。这是本能的保护意思,并不是真的想杀人。

    那人猜想自己突然出现,可能会吓着她,却没想到她第一反应,竟然是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铁锹毕竟不是兵器,又挺笨重的,木香也不是啥高手,挥是挥过去了,只可惜角度歪的不成样子。那人自然也是有防备的,如果被她的铁锹打中,他也不用回去复命了,找根绳子吊死算了。

    瞧见木香转身要跑,吴青急忙开口道:“姑娘,我没有恶意,这牛肉是我家主子吩咐送的,没有问题!”主子吩咐过,牛肉必须送到她家,还得看着她收下。所以送回牛肉,他没走,就是竹林里藏着。直到看见木香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,要把牛肉埋掉,才现身出来。这么好的牛肉,她要真给埋了,那叫一个浪费啊!

    木香已经跑了两步,听到这,又急急忙忙跑回来,“那个,你家主子是不是唐墨啊?他最近是不是送东西送上瘾了,昨儿才送的猪肉,今天咋又想起来送牛肉了,他是不是闲的?”

    吴青嘴角抽搐,这都是什么理论啊,人家送东西给她,居然还落的没事找事的名声。不过,关于这一点,他得说清楚了,“昨天的东西,也不是唐少爷送的,是我家主子送的,包括这些牛肉,都是我家主子送的,跟唐少爷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木香呆在那,“啊?不是唐墨送的,可小六过来时,明明说是他送的,那你家主子又是谁?”其实在问出这句话时,她心里隐隐就有了答案,还有点小激动,但是想想又觉着不太可能,那样的大人物,会给她送肉?

    吴青面色不改,道:“主子就是主子,名字我不能说,不过他最近都在福寿楼,你也见过,我只能说这么多,姑娘,这些牛肉别倒了,不然就可惜了。”吴青眼睛瞟了下,已经被她倒在泥地里的牛肉。不可惜才怪呢?他们行军打仗,日夜奔波,军队中虽然也偶有牛肉加菜,可数万人的队伍,宰十头牛也不够分的。等到他们的碗里,能有一块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木香这个人理解能力超快,在他说的时候,前半段的时候就已经听明白了。等他说完,便大方的拍拍他的肩,“是可惜了,既然你家主子送了,我没有不收的道理,反正也不是我让他送的,咱们是不吃白不吃,吃了也白吃,今儿中午我烧一锅红烧牛肉,给你留一份,要记得过来吃哦!”

    吴青愣愣的站在那,心里泛起小小的波澜,脸有些红,幸好天还黑着,没叫木香看见,“我……呃,有空就来!”话音一落,就不见他的人影了。

    木香乐呵呵的站在原地,既然牛肉是那人送的,她当然不会埋了。

    将牛肉重新运到院子,她又去河边挑了两桶水,熬上一锅稀饭。几只母鸡,也放出笼,在外面用竹子圈成的围栏里晃悠。母鸡们早上要喂食,除了碾碎的玉米渣,她还从菜园里揪些老掉的青菜,扔进鸡笼里。

    等到彩云跟木朗起床时,稀饭都熬好了。木香在稀饭锅里蒸了几个包子,早饭有稀饭跟包子,也算是很丰盛了。

    正吃着饭,王喜扛着工具进来了。木香看他来这么早,不用相,肯定又是没吃早饭。王喜给她家干活,一直都是这样,总是来的最早,走的最晚。

    木香站起来,笑着招呼他,“王喜哥,我给你盛碗稀饭。”

    王喜连忙摇头,“不用不用,我在家吃过来的,我娘起来的早。”

    木香不给他反驳的机会,已经端着大碗,另一只手还拿着两个大包子,走到他面前,将包子塞给他,“跟我还客气啥,你要不吃,可就是把我们当外人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蹲坐在廊檐下,也笑着道:“就是嘛,王喜哥,你只管吃,我家今天还有好菜吃呢,中午我姐说烧牛肉吃,你肯定没尝过。”

    王喜一愣,“牛肉?”他扫了一圈院子。刚刚进来的时候没在意,这会才看见,院子角落摆着一个大盆,里面装的正是牛肉。

    “这哪来的?”王喜的声调明显高了,牛肉这种东西,哪是他们平民老百姓能吃上的。可木香家里,竟然摆着几十斤的牛肉,他能不震惊吗?

    见他问了,木香知道不给他个合理的解释,肯定是不成的,便道:“这是福寿楼送来的,他们店里进了一批牛肉,可是成色不好,不想要,我就用猪肉的价格,把牛肉买回来了,这样也好,等下你收工,我割些牛肉给你带回去,让阿婆他们也尝尝,不过现在不行,王喜哥,你帮我把牛肉搬进里屋去,让别人看见了,怕是不好。”来上工的人不少,她不可能每个人都分些牛肉给他们,顶多也就是给王喜家,大梅家,还有金菊家,给他们三家割些牛肉。

    王喜有些局促的摇头,“不用了,你们留着吧,这几天来要烧大锅饭,你留着做菜。”既然知道是福寿楼送的,他也不好多问。木香是个有主见的丫头,现在看来,她跟福寿楼少东家的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木香笑笑,已经动手去搬木盆了,“我家还有好多猪肉呢,就这么说定了,下午收工的时候,你们几个走迟些,我好把东西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搬,”王喜看她搬的费劲,便将工具靠在院墙,然后接过她手里的木盆,把牛肉抱进里屋了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没一会,林富贵他们都来了,今天再夯一遍地基,明天差不多就能码砖了。

    昨儿小六送来的菜里头,还有一筐土豆。木香中午就打算,用土豆来炖牛肉,肯定很香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家常菜,不需要多少高深的厨艺,就是农家喂出来的牛肉,会比较老,不过这也是土锅的优势,灶洞下搁些小柴,用小火慢炖,直到把牛肉炖到酥烂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土豆熟的快,要后放,等到出锅时,再切些大葱跟红辣椒,那香味,能叫人舌头都吞了。

    因为材料充足,木香用小锅,整整炖了一锅。至于主食,她煮了一锅米饭。昨儿送来那么些大米,她没道理不煮些给工人们吃。

    闻见牛肉香,黑宝哪也不去,就在锅洞口守着,一会抬头看看锅,一会看看木香,那小模样馋的,别提多搞笑了。

    木香跟金菊一进院子就闻见香了,看见他们干活的人,连招呼也没打,就奔进厨房了。

    大梅先一步,凑到小锅前面,使劲嗅了一口,口水差点就掉锅里了。好在被木香及时推了出去,要不然真是一滴口水,坏了一锅好菜。

    金菊也走过来,惊呼道:“木香,你这煮的是牛肉?”

    木香点头,“是牛肉不错,是福寿楼早上送来的,放心吃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大梅唏嘘不已,一拍木香的肩,“行啊你,还不快如实招来,你跟福寿楼的少东家究竟有啥猫腻,要是一般的关系,他能送你这么些东西?骗人!”大梅也不傻,像唐墨那样的人,能惦记着往小山村,给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姑送东西?要说没关系,鬼才相信呢。

    金菊也道:“大梅说的不错,木香,像唐少爷那样的人,你可得小心提防着,别到时候被人卖了都不晓得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们的关心,木香心领了,但其中的真相,她并不打算告诉二人,只道:“放心啦,他对我没啥想法,我长的又不好看,脾气也坏,整天只知道埋头干活,哪怕他就是想拐卖人口,也不会找上我的,东西是他送的,又不是我求的,我都不怕,你们怕啥,行了,走一步看一步,反正今儿中午你俩有口福了,我做的牛肉土豆,福寿楼也吃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大梅听她说的也有点道理,可能真是他们想多了,“希望吧,希望是我想多了,你呀,可别太好命了。”有些事,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好事,可对她们这些乡下女娃来说,未必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金菊道:“哎呀,你就是想多了,在咱们看来天大的事,在人家唐少爷眼里,不过是芝麻粒大罢了,这些东西,加在一块都抵不上人家的一件衣服,他要真对木香有啥企图,直接送聘礼就好了,谁会送肉啊?”

    大梅听她说的有意思,忍不住笑了,转而对木香道:“你下次再见唐少爷,记得一定要提醒他,该送绫罗绸缎才是,哪能整日只送些猪肉牛肉的,不晓得的人,还以为你多能吃呢!”

    木香见她俩越说越远,赶紧开口拦住,“行了你们俩,快些准备准备,要开饭了,等下吃过饭,切些牛肉给你们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金菊还想客气下,大梅已经迫不及待的点头了,对金菊道:“你别跟她客气,昨儿送猪肉,今儿就送牛肉,明儿还说不定送啥,咱们跟着沾光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木香懒得再理她俩的调侃,让彩云去拿碗筷,摆到外面的大桌上。

    院里的大桌还是从王喜家借来的,她家只有厨房里的一张小桌,根本不够用。碗筷也是后来去针眼上添加的,这一买就买了不少,总算是置办不少嫁妆。

    此刻福寿楼的雅间,吴青跪在地上,向赫连晟禀报了木家的事,从送牛肉过去,一直到木香要把牛肉埋起来,再到木香那一句,‘不吃白不吃,吃了也白吃,’最后,他还不忘把木香邀请他去吃牛肉的事,一并说了。作为赫连晟手下最忠诚的部下,他自然要做到一字不落的向主子汇报。

    听完吴青的话,赫连晟脸色阴晴不定,似有一点亮光闪过,瞬间即逝,短的几乎看不见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那丫头在知道送肉的人是他之后,会表现点什么出来,哪里想到,人家给他来了句,‘不吃白不吃’。这算什么,敢情他做的这一切很无聊?

    她邀请吴青去吃饭,居然都不邀请他这个出钱的人。

    吴青跪在那,只觉得四周压力陡增,一时间呼吸困难。他悄悄抬头看向自家主子,果不其外,那位现在正生气呢,黑发无风自动,衣摆也被内力震的飘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不得已,吴青咬牙唤了他一声。他家将军的内力太强大了,如果再耽搁片刻,他这条命就得报废在这儿了。他不怕,赫连将军的部下就没有怕死之人,可是不能死在这儿啊!

    赫连晟吁了一口气,收起四散的气息,平静的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吴青愣了下,“将军,您让我去哪?”

    赫连晟漂亮的黑眸微微一眯,十足的威严,“不是有人请你吃饭吗?那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吴青脑子短路了一会,这是他们家将军说的话吗?听着太怪异了,不过主子既然下了命令,他只能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就在吴青走到快离开时,赫连晟忽然来了句,“本将军今天胃口不太好,福寿楼的东西吃多了,太腻,你从外面买些回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,小人知道了,”吴青嘴角直抽抽。这借口未免也太烂了吧,想吃人家烧的牛肉直说就是了,拐那么大的弯。

    吴青摇摇头,身影从窗外掠过。只用了半个时辰,他就到了木家院门外。

    此时,院里干活的人,也歇着了,有的手里捧着碗,有的已经吃完饭,坐在一块聊家常。

    看见院里人这样多,吴青本来是不愿意现身的,他的身份跟小六他们不同,可临走时,他家主子都放出那样的话了,还能走吗?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只得隐到屋后,想着乘人不注意,再去找木香。

    中午的饭,众人吃的格外香,吃过饭只坐了一会,便开始干活了。连牛肉都吃了,再不卖力干活,他们自己都觉着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大梅跟彩云一起把碗刷了,吃饭的人多,碗筷也多,彩云一个人刷不过来。金菊帮着把院子收拾了下,便回家去了。刘河在这边干活,刘二蛋在家吃过饭,借口过来看哥哥,顺便也帮他们干干活,他是免费的劳工,木香过意不去,便端了一小碗牛肉给他吃。木朗喜欢跟他玩,等刘二蛋吃完了,便跟在他身边,一会帮刘二蛋拿东西,一会看着大人们干活。

    看着外面没啥要忙的,木香便端了盐罐子,进了里屋。这些牛肉得用腌盐过再风干,否则会变味。

    “木香,碗都给你刷好了,我先回去了,我家猪还没喂呢,”大梅隔着门帘喊她。

    “嗳,知道了,你回去吧,晚上过来吃饭,”木香也隔着门帘回她。

    大梅走路动静大,即使木香待在里屋,还是能听见她走路的动静。

    过了会,彩云掀开门帘进来,“姐,我去喂鸡了,待会出去捡柴。”

    木香正坐在小板凳上,手里搓着牛肉,闻言笑道:“鸡等会再喂,你过来歇歇,这几日把你累坏了,小脸又瘦了一圈,等咱们把房子盖好了,姐一定给你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彩云笑了,也从外面端了凳子进来,坐到她身边,嗅着她身上温暖清新的香气,只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,“我不累,我从来没像现在这么高兴过,姐,等咱家房子盖好了,咱去娘的坟上看看吧,我想娘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看见她眼里泛起的眼光,心里一酸,本想搂着她的,可碍于手上都是盐,只得改为用胳膊圈住她的脖子,让彩云靠在自己肩上,摩挲着妹妹的额头,柔声道:“好,等咱们新房子盖好了,姐多准备些东西,给娘好好上个坟,告诉她,咱们三个过的很好,让她不要担心,也求娘在天上一定要保佑咱们的木朗,让他快快乐乐,平平安安的长大。”

    没有娘的孩子无疑是最可怜的。木朗是她的弟弟,也是她的孩子,没有爹娘在身边,她这个做大姐的,也等同于他俩的长辈。

    彩云吸了吸鼻子,从好怀里抬起头,“我先去院里了,刚才烧好的水,还没给他们倒上呢,过会我带木朗砍柴,咱家的柴得多存些才行。”

    木香点头,“去吧,别走远了,等家里的事情忙完,我找王喜借把锯子,到竹林里找几棵树,比天天捡柴方便多了。”她们只有三个人,力气不大,可以找小一些的树锯,再拖回家,用斧子劈开,搁在廊檐下风干些日子,就能烧火了,的确比捡柴方便。

    彩云一脸欣喜,“这个办法好,水塘后面也有几棵树,要不要也锯下来烧火?”

    木香摇头,“水塘边上的树不能锯,不光不能锯,咱们还得栽树,明年开春,咱们去镇上买些树苗回来,比如,白杨树,或者插柳树苗都可以,咱家屋前屋后,还可以栽上几颗果树,就栽桃树咋样?到了结桃子成熟的时候,咱就有桃子吃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跳起来拍手,高兴道:“好啊好啊,上年二孬子家院子种的桃树结了,木朗想吃,他不给不说,还拿桃核碟木朗,气的我跟他打了一架,等咱家种的桃子结了,也叫他馋去。”

    木香看她气呼呼的小脸,好笑道:“咱们种下果树,至少得三年才能结果子,没事,咱现在有钱了,回头想吃的时候,姐去镇上给你们买。”

    彩云又蹲到她跟前,盯着木香的脸,一脸期盼的问她,“那我们可以再多种几样吗?”

    木香点头,“当然可以,咱家门前那么大片空地呢,这样吧,桃树种在屋后,门前种两棵梨树,院墙外,还得种棵柿子树,嗯,我想想啊,要是能种苹果树就好了,回头你俩就能吃上苹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苹果是啥东西?”彩云眨着眼睛问她。

    木香有些心酸的看着她的小脸,“苹果就像我们家彩云的小脸,红扑扑的,水嫩嫩的,一口咬下去……”她故意凑近妹妹的脸,张嘴好像要咬她似的。

    她的这一举动,把彩云吓的站起来,慌忙退到门口,再一看姐姐眼里的笑意,才明白大姐是逗她玩。

    “哎呀,大姐,你真讨厌!”

    彩云红着脸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她家日子好过了,不用为吃不饱饭发愁,木朗跟彩云的身体也长起来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彩云,个头窜了一大截,木香给她做的衣服明显小了,家里要盖房子,她也腾不开手做衣服,便把布料送到王阿婆那,请她帮彩云做两套衣裳。王阿婆也正愁着,最近收了木香不少东西,没法还这个情呢!一听说要帮彩云做衣服,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,不光是帮彩云,还帮木朗也做了两套长袖短衫。

    木香想着家里还有好些东西没准备,都得在过年前弄好,要不然等到大雪封山,就不好上集了。

    她想的太专注,连后窗站着一个人,都没发觉,还是吴青敲了两下窗子,才唤来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呀,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?”木香看见窗外站吴青,很自然就想早上的一幕。

    吴青并没有进来,他五官不丑,甚至可以说有一点俊朗,就是板着一张脸,好像面瘫似的,至少在木香看来很像。想到主子的吩咐,吴青犹豫了半天,也不知咋开口。

    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,木香也没太在意,径直去厨房端了个带盖的小瓦锅,只有盘子大小,有盖子保护,里面的菜不会凉。

    木香把锅子塞给吴青,“这些是给你的,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,但是我答应过你,就一定会给你留着,不过要是等到明天你还没来,那可真没了。”

    捧着温温的瓦锅,吴青一向面瘫的脸,难得泛红了,心里也升起一丝暖意,“多谢木姑娘,东西我带回去了!”

    看着他转身,一个闪身,人影响就不见了。木香摇头感叹,原来传说中的轻功,是这个样子的,来去自如,行走如风,要是她能练成,那该多好,来去临泉镇,可就太方便了。

    吴青捧着小瓦锅,路上也不敢耽搁,不过为了不引起注意,他选的都是人烟稀少的小路走,进了镇子大门,加上此时又是白天,轻功也不好再用,但他还是走的很快。

    进到福寿楼大门时,碰上正在柜台看账的唐墨,他略一点头,便直接上了楼。

    唐墨一手握着毛笔,一手还在翻着账本,就在吴青从他面前走过,他嗅到了不一样的香气。

    俊朗的眉头一皱,笔一扔,不高兴了,“没义气,有好东西吃竟然也不叫上我,一个人偷偷躲在屋里吃,小气啊,堂堂的一个王爷,居然这么小气,哼!”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有了一计,“老刘,去把小爷上回搁在窖里的酒拿上来。”

    唐墨勾唇,那酒可是御赐的,想想还真心疼。

    吴青捧着东西在外门敲了门,得到主子应声,才敢推门进来,“主上,这是您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从书桌后面抬头,看向他手里捧着的碗,淡淡的道:“就放那,你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吴青放下东西,便退出去了。虽然木香说过,这牛肉是送给他的,可他不傻,主子分明就是杨独占,他能跟主子抢吗?

    赫连晟盯着那黑色的小瓦锅,性感的薄唇缓缓勾起。即使没有看见,他也能透过这瓦锅,想像出,木香在做这道菜时,是个什么样子。那丫头脾气倔强,性子要强。

    明明应该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娃,可那天在面对凶残的野豹时,却敢于面对面的拿弓箭射它。这一份胆识,绝不是一个普通小女娃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但是木香的身份,他派人去查过。一个再简单的不过的家庭,再简单不过的身世。听说以前还喜欢一个叫赵修文的,只是后来赵修文变了心。现在的她,独自带着弟妹过日子。凭着她的小聪明,日子竟然一点点好起来了。

    赫连晟走到桌迦掀开瓦锅的盖子,浓郁的肉香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木香在家里烧这道菜时,考虑到土豆在瓦锅里焖久了,会入烂,就不好吃了。所以,在装锅时,提前装的,现在焖了这么许久,吃着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赫连啊,小爷请你喝酒,”唐墨推开门,手里还端着个托盘,里面摆着几样小菜,还有一小坛酒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闯入,赫连晟也没生气,坐下道:“有目的直说就是,不必找借口!”

    唐墨把东西搁下,笑容没了,一脸的哀怨,“你不够意思,有好吃的也不叫我,这个就是木香做的牛肉?哇,真够香的,”他凑到桌边,盯着小锅里的牛肉,很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赫连晟怪异的瞟他一眼,冷笑道:“注意点形像,好歹你也是福寿楼的老板,你家酒楼可是咱们南晋国第一大酒楼,怎么,你是要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”

    被他嘲讽,唐墨也不生气,拖了凳子过来,把酒杯碗筷摆上,笑呵呵的道:“打脸的事小爷不干,我家厨子的手艺也没退化,只是……山珍海味吃多了,偶尔换上清粥小菜,改善下口味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东西一摆好,唐墨等不及夹了块牛肉,大口嚼着,还不时的频频点头,“这丫头菜做的不错,虽然比不了大厨做的菜漂亮,可是这味道……”他摇了摇头,似乎在想该咋形容。

    赫连晟忽然接话,道:“是家的味道,如此高深的东西,以你的脑子,是想不明白的。”他也夹了块牛肉,细嚼慢咽,似在回味着什么。不得不说,这两人虽然吃着最普通的,最平民的食物,可这仪态还是没变。尤其是赫连晟,举手投足间,尽是优雅尊重,即使是唐墨,也比之不及。

    唐墨仰头饮下一杯酒,又倒满,眼色忽然深沉了许多,“你该回京了,旨意下了这么久,你再不回去,可就不像话了,而且……我也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夹菜的运作一顿,神色冷然,片刻之后才点头,“跟你一起回去也不错,走水路吧,快些。”

    唐墨嗯了一声,“水路中间不耽搁,的确快些,我听说,这回要给你重新御赐府邸,说不定一高兴,还赐你个王妃呢!你猜,会不会是我家小妹?”

    赫连晟看他笑的很欠扁,也不生气,只是淡淡的道:“你以为谁都可以进我的王府,睡我的床?做我的女人吗?皇上下旨又怎样,他是你老子!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他虽然没说,但言下之意也很明显了:是你老子,又不是我老子,他说的,跟我有关系吗?

    唐墨抚额,“我服了你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好友文文: 卿汀月文《娼门庶色》古代版另类师生恋求支持

    郁华生养于娼门,十一岁被接进高门。三年后,郁华设计假死意欲离开高门

    哪知毒妹继母有心戏她,连她尸身也不放过,给她办了一场:冥婚丧嫁!

    他是低贱勾栏,倚门卖笑,无名无姓的小倌倌

    那一日——

    人烟阜盛的燕京,他抱着冰冷的牌位,从郁府至倌阁,让燕地高官们看尽了笑话!

    世人欺他若刍狗,却不见他低垂眉目,清明睿智

    万事皆有变数,他亡妻非亡且貌美,只是并不安分,一心想着进京寻父

    弃夫而去,初入长安的郁华成为时大儒、七皇子暮阳王燕祗门下弟子

    长安三载,当年只知胭脂水粉的郁华,褪红装,弃丝弦;学海苦行,博闻强识

    殊不知,当年让燕京清贵公子们唾弃轻鄙的秦楼歌姬,从尘埃之中一跃而上——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