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62章 百发百中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4:5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林长栓很聪明,王喜的心事,他自然也晓得,可晓得归晓得,有没有机会,那是另外一说。

    他总感觉,木香跟他们不一样,跟大梅金菊他们都不一样,就像藏在荷塘里的珍珠,虽然被污泥埋着看不清,但等到有一日,她破水而出,便会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所以,他故意落在两人身后,木香走的快,他便乘机拉了下王喜,两人落在十步之外,他抬头看了下跟木香的距离,小声的对王喜道:“你别摆这副脸子,木香没有错,你总这样,她会不高兴的,其实做这一辈子的朋友也挺好,你说呢?”

    他话都讲这样明白了,王喜哪会听不懂。他垂下脑袋,有些气馁,“你说的,我都明白,我……我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,给我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林长栓不再说啥,拍了拍他的肩膀,率先走了。

    王喜站了一会,深吸几口气,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,这才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天气本来还很晴朗,但就在他们进山没多久,太阳就被乌云遮了去,天色也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长栓抬头看了看天,有些担心,“这天该不会要下雨吧?要是下雨就坏了,咱们都没带蓑衣啊!”

    王喜也有些担心,毕竟下雨天,山路不好走,突然下雨,也会惊到山里的动物,万一碰上个横冲直撞的,可就遭了,“要不咱们再走一会,如果真要下雨,那就回头。”

    林长栓点头表示同意,木香也没意见,她对野外的气候不熟,这个时候不能盲目自信,古代的大山,野兽可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进山,走的是另一条路,希望能碰上大些的猎物。

    木香的箭法越加成熟,就是可惜了,她没内力,光靠力气,就会比王喜他们差很多。爬了一段山路,又追杀了好几只猎物,便累的走不动道了。

    王喜看了下天,道:“是阴天,不像要下雨的样子,要不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木香同意,林长栓也没意见,于是,三人找了处避风的大石头,坐下吃干粮喝水。

    上回他们休息的地方有水,还能抓几只鱼,现在不行了,因为比上回更深入林子,王喜担心烤肉的香味引来大东西,便只能啃些干粮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林子里传来的一阵骚动,这动静来的突然,却不奇怪。

    王喜曾说过,窝窝山虽然山势不高,可是面积广,最深的地方,没人进去过,所以里面很可能有老虎,或是野熊,说不定还有豹子,大蟒呢!

    王喜站起来,朝那个方向看了看,扔下半个窝窝头,厉声道:“拿着东西,咱们上树!”

    林长栓意识到来者不善,丝毫不敢马虎,很快收拾好了东西,对木香道:“先找树,你先上,我跟王喜断后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木香知道森林里的危险,目前来说上树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三人迅速找到一棵近二米粗树的大树,林长栓先窜上树,王喜便在下面托着木香,林长栓在上面接着。

    就在林长栓已经抓住木香的手,正要将她拉上树之时,一道花白的影子,突然从远处窜了出来,它扑上来的方向,是朝着王喜去的。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还站在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王喜!”

    “王喜哥……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一个是林长栓,一个是木香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林长栓措施不力,心里一慌,抓着木香的手也松了,木香原本就记挂着王喜,也没抓住林长栓,两人同时松了手,木香便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,王喜已经意识到有东西靠近,他也以为林长栓已经抓住木香,便迅速一个侧身,射开凌厉而至的劲风。可惜他毕竟没有习过武,动作不够灵敏,躲是躲开了,肩膀却被抓了一下鲜红的血,立刻将他半个肩膀染红。

    “王喜,快上树!”

    这一声尖叫是木香的,她反应极快的爬起来,一把将王喜推到身后的树,一手执弓,一手快速从身后掏出箭,瞄准!

    林长栓回过神,看清下面的情形,就在他们十几米之外,站着一只颜色花白,半人高的豹子,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“王喜,快!你受伤了,先上来再说,”林长栓同时也看见王喜肩膀上的伤,眼睛红了。

    王喜没动,“木香,你别管我,你先上去,别逞能,我留下断后!”

    木香也没动,手里的弓箭一动不动的瞄准那只茶豹,她的心跳,只在刚刚王喜受伤,以及突然发生的变故中,小小波动了一下,但是很快,就恢复了冷静,身上隐藏的杀气爆出,冷冷的盯着那只豹子,同时,那只豹子也在盯着她,似乎在等着她进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木香知道,她现在连一个害怕的眼神都不能有,豹子很聪明,木香对准它的弓箭,其实没起到什么作用,但是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厉气,却让豹子迟疑了。它在观察,在试探,如果等它明白过来,或许下一秒就会扑上去,撕烂木香的脖子。

    王喜看着僵持不动的一人一豹,有些明白过来,他虽然还在疑惑木香哪来的勇气跟冷静对阵一只野豹,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他慢慢往后退。

    林长栓没说话,却也悄悄架上弓箭,可他心里清楚,他这样的身手,根本连豹子的毛都沾不到。

    饿极了的野豹,甚至比老虎还难对付,而且最要命的是,它会爬树。

    木香眼睛死死盯着野豹,看上去杀气十足,其实只有她自己清楚,她握弓箭的手心里,全是汗,同样的姿势,她保持不了多久。她小声对正在后退的王喜道:“快上树!”

    王喜不敢再耽搁,赶快转身抱树上窜。对于乡下男娃来说,上树是再简单不过的事,对王喜就更不是难事了,可不知为啥,今天爬的格外费力,有好几次手软,差点滑下去。

    野豹动了!

    它慢慢挪了下脚步,脊背弓起,慢慢后撤。这是即将发动攻击的动作。三个人的大餐,值得它一拼。

    木香握了下手中的弓箭,竟然向前走了一步,嘴角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。幸好她是背对着王喜他们站着的,否则这个笑容肯定得把他们吓坏了。但是瞧见木香迈前一步,也吓的不轻了。吓归吓,他们却不敢支声,这种时候,一个无意识的动作,都有可能引起野豹的警觉。

    野豹其实很漂亮,比老虎好看,身形修长,四肢矫健,身上的花纹也很好看,可是它发动攻击时,却是致命的。听说野豹捕获猎物的成功率相当高,这敢难怪,别说动物了,就是人,也比不过它的速度。

    木香纹丝不动的盯着它,脸上嗜血的笑容不仅没有散去,反而更浓了,“都说弱肉强食,那咱们今天就来看看,谁弱,谁强!”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没落下,嗖一声,一支竹箭破空而出,却不是对准野豹去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放箭的一瞬间,野豹蹭的跳起,它本来姿势就已经摆好,如同木香搭在弓上的箭,只等发射而出。它扑过来的方向,是冲着木香而去。

    “木香!”

    “木……”

    林长栓跟王喜因为站在树上,所以看的格外清楚。就在野豹要扑上木香时,她射出去的箭竟然笔直的迎上,凌厉的扎入野豹的眼睛。

    野豹惨叫一声,可它扑过来的劲头太大,即使眼睛被扎,势头却不减。

    此时,木香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转瞬间,她已经被野豹扑倒,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林长栓跟王喜同时从树上跳下来,他们身上带的,除了弓箭,还有砍刀。王喜冲在前面,一改往日的憨厚老实相,表情狰狞凶恶,挥着砍刀就朝野豹砍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野豹也不笨,在他们扑过来时,就已经从木香身上跳下来,但并没有跳远,只在木香身边几步之外,只要一个跳跃,就能再次将木香扑倒。

    王喜并没有再追,只拿着砍刀,站着不动,连眼睛都不敢离开野豹,可他担心木香的情况,只能试着喊了声:“木香!”

    林长栓站在王喜后面,他手里也握着砍刀,但因为站在后面,所以可以避开野豹的直视,同时,他也朝木香看过去,“木香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好疼啊!

    木香仰面躺在地上,觉着胸口一阵一阵的痛,真的好想解开衣服看看她的胸,有没有被那豹爪子压扁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野豹扑上来时,两只爪子按着的地方,正是她的胸部。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只野豹轻薄,木香恨不得把它爪子跺了。

    挣扎着爬起来,护着胸口,往后退了几步,冲他们二人摇摇头,“我没事,就是被撞了一下,没有受伤。”

    林长栓看她身上的确没有伤口,便放下心来,“你没受伤就好,快到后面躲躲,这只野豹今天怕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,今天不是它死,就是咱们死。”

    野豹嘶吼声不断,那只箭还插在它的眼睛里,疼痛使得它烦躁不安,却也不敢乱动,用仅剩的一只眼睛,死命盯着眼前的三个人,时不时露出它的尖牙,看样子,是真把它惹毛了。

    木香喘了几口气,感觉好多了,腰也能直起来。她知道林长栓说的不错,这只野豹不会放过他们,眼下也只有硬拼了。

    王喜不动声色道:“咱们三个人,分开站,各站一方。”

    林长栓点头,示意木香往另外一边退,他自己也退到王喜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三个人,分别退到三个方向,如果野豹攻击一个人,其他两人就能及时救援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刚摆好阵形,还没站定时,野豹突然朝距离最近的木香扑过去。

    起初往后退的时候,他们三人谁都没发现,木香身后是一处陡坡。等到后退时,木香往后瞥了一眼,顿时吓的一身冷汗,这回可麻烦了,前有野兽,后无退路,难道她这一世的命,只到这里就要断了吗?

    还没等她想好怎样防守,野豹就冲她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喜跟林长栓吓的面如死灰,两人都拼尽全力朝野豹身上扑去。

    就在野豹快要扑上来的一刻,木香身子往后一躺,滚下山坡,顶多摔断腿,那也比送进野豹嘴里,给它当午餐强。

    可是,她倒下去之后,却没有想像中的疼痛,也没有翻滚的眩晕,身后好像多了一堵墙,隔着单薄的衣服,好像还能感觉到温度。

    温度?

    木香猛的睁开眼,转头去看,正对上一双深沉如海的眸子,刚毅如刀刻般的轮廓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忽然之间,木香觉得世界真奇妙,虽然在这一刻,有些事她还不确定,但她唯一能确定的,是跟这个人的缘分,怕是不容易了结了。

    来人将一手握着她的腰,将她带离陡坡,而那只扑过来的野豹却在临近陡坡边缘时,紧急刹车,再一转身,黄色的瞳孔对上来人,“吼!”属于野兽的咆哮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那人闪回王喜他们跟前,将木香放下,眼神闪烁了下,脸上却没有半分笑意,“既然杀不了它,就不要逞能!”

    木香定定的看着他,眼角瞄到另一个身穿月牙白的男子也过来了。竟然是他们,唐墨跟赫连晟。

    唐墨快步走上来,看见她一身尘土,表情微有怒意,“你说你一个小丫头,没事跑山上来干嘛,这是你玩的地方吗?赫连要是出手晚一步,你这小命可就没了!”

    他出手戳了下木香的额头,这个动作,木香没在意,戳一下额头,又不是戳别的地方。可王喜跟林长栓都惊的愣在一边,王喜更是握紧了手里的弓箭,眼睛死死盯着唐墨。

    木香拍了拍身上的土,冲着赫连晟的背影,轻松的道:“谢了,改天我请你吃饭!”

    赫连晟没动,也没说话,因为那只野豹也站着没动。虽然危险还在,但是不知为何,看着眼前如山般矗立的背影,木香头一次在这个异世感觉到安心。

    赫连晟负手站着,眼神轻蔑的看着只剩一只眼的野豹。

    强者对峙,只凭一个眼神就足分出高下。

    野豹被赫连晟身上的血腥与杀气,震慑到了。

    它犹豫了,慢慢挪动脚步,想寻找机会逃走。

    赫连晟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个阴寒的笑,手一抬,不知何时,手里多了一把剑。接着,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似有什么东西闪过,再一睁眼里,就只看见野豹的身体缓缓倒下。而赫连晟撕了一截衣摆,正在擦拭他的剑,目光清冷,衬着他俊美硬朗的外表,只一眼,就足以摄的人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林长栓揉揉眼,惊呼道:“这位壮士好厉害的身法,只用一剑就杀了,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王喜从头一眼起,就不喜欢这两个人,但不喜归不喜,这赫连晟的能力,却是明摆着的。做为一个男人,技不如人,也不能叫人看扁了。他拉上林长栓一起去收拾那只豹子,虽然是死的,身上还有好几外伤,可这豹皮跟肉都是很值钱的。

    赫连晟走回来,视线在木香身上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木香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只野豹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但就在赫连晟看过来时,她忽然抬头,气呼呼的嘟囔道:“你要杀就杀,干嘛要从它身上刺,那样豹皮就值钱了!”动物的皮毛,当然是完整的才值钱,划破一块皮,价钱就会掉很多。

    赫连晟脸色很不好看,语气也凌厉了几分,“早知道,我便不杀了,留给你自己解决!”要不是看见她刚刚射中豹子的那一箭,他真要怀疑她脑子是不是病,难道银子比她的命还重要吗?

    木香不服气的瞪过去,丝毫没有惧怕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唐墨好笑道:“你这丫头,也太不识好歹了,要是没有赫连,你现在还能站在这儿跟我们吵架吗?”他说话的同时,也朝赫连晟看过去,生怕这位好友,一怒之下,亲手掐断木香细嫩的小脖子。

    木香生气归生气,是非对错,她还是很得清的,“对不起,我收回刚才的话,那个,谢谢你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赫连晟冷哼一声,没理她。

    倒是唐墨笑嘻嘻的凑上来,“木香啊,既然你想请我们吃饭,择日不如撞日,要不我们现在送你回去,你请我们吃晚饭,咋样?”

    木香瞪着他,脖子慢慢向后仰,跟他拉开距离,脸色怪异,咬着唇想了半天,正要拒绝的。就听赫连晟,语调清冷的道:“我还有事,要去你去!”这话显然是对唐墨说的。

    “不去就不去嘛,”唐墨摸摸鼻子,一脸的败兴。其实他也就是逗逗木香而已,就她家那个小房子,他们两个大男人进去,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唐墨又想到一事,对木香道:“听说你要盖房子,那等你家房子盖好了,是不是该请本少爷喝个上桩酒啊?好歹你的银子还是本少爷给的呢!”

    他这话引来赫连晟跟木香同时冲他瞪眼。赫连晟瞪眼的原因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而木香,却是气的不行,“我的银子是我从你那挣来的,为啥要说是你给的,再说了,我家盖房子,关你什么事,我跟你又不熟,咱们也不算朋友,我凭啥要请你吃饭,你要真想来也行,带上份子钱。”

    唐墨气结,这丫头也太会算账了吧!

    而另一边,赫连晟心情却忽然好了,不冷不热的道:“那就叫他出份子钱吧,恭贺别人盖新房,的确应该送礼!”

    看看赫连晟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再看看唐墨都快憋成内伤了,木香一时没忍住,笑起来,“我说着玩的,你俩今天也算是救了我一命,等我家房子盖好,一定让小六给你们带话,请你们过来喝酒。”

    唐墨乐的直点头,“那感情好,到时你还得炖甲鱼汤,上回都没喝够呢!”

    赫连晟俊脸又拉了下来,看唐墨的眼神,不知为何,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木香没在意他俩的表情,另一边王喜跟林长栓已经把野豹捆绑好了,砍了根木棍当扁担用,两人抬着,就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也收拾好了东西,准备跟他们一块下山,临走时,忽然冲着唐墨跟赫连晟眨眨眼,微微一笑,说道:“甲鱼汤是壮阳的,如果你俩都缺,我可以考虑炖一锅!”

    说完了,她自己都觉着好笑,转过身,背对着他们摆摆手,留下两个脸黑如炭的男人。

    唐墨愣了半响,像是忽然想起来,一拍扇子,说道:“难怪那天喝了汤,我就觉着怪怪的,原来是这样,好危险!”他自顾自的琢磨,却忽然觉得后背冷嗖嗖的,阴风袭过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赫连晟那眼神,简直跟要吃人似的。

    唐墨干笑两声,故意扯开话题,“你不是还要回京述职吗?这一来一去的,没有一个月,肯定回不来,这样吧,你的那份,我会帮你吃掉的!”

    赫连晟沉默了片刻,忽然转身就走,临走时,留下一句话,“述职而已,早晚都不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这话叫赫连晟听的头皮发麻,他还真敢说,皇帝亲自下令,请他回去述职,可到了这家伙嘴里,就成了无所谓的小事。有他这样做臣子的吗?竟然比皇子谱摆的还大。

    过了会,下山的路上,唐墨忽然道:“那丫头的身手不错啊!”

    赫连晟:“嗯!”

    唐墨再道:“你说她会不会是奸细?”

    赫连晟再度:“嗯!”

    唐墨气结,他到底啥意思,说木香是奸细的是她,才几天的功夫,又不说了,到底是闹哪样!

    **

    木香走了一会,忍住回头看的想法,埋头跟在王喜他们二人身后,一路走,一路想心事。

    今天的情景,可以说是凶险万分,她嘴上虽然说不怕,却也只有她自己知道,那一刻,她心里一片冰凉,连呼吸都停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赫连晟他们的出现很不寻常,但至少他们救了自己一命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王喜他们抬着一头野豹回村,可把村里人惊呆了,连老村长听到消息也赶过来了。重点并不在一只豹子能值多少钱,而是他们竟然能杀了一只野兽,这得需要多大的本事啊!

    木香一心想着回家换衣服,再说,那只豹子,她并不想要,还不如多猎几只野鸡来的实惠。

    王喜跟林长栓也没说啥,这么大的豹子放在她家,也不好,她更不会清理,两人便决定,先把豹子搬到王喜家去,回头收拾好了,卖了钱,他们三个人再分,当然了,大份子钱应该给木香拿。因为豹子眼睛上的那一箭,是木香射的。

    回到家,彩云被木香的样子吓到了,衣服被抓烂了好几块,脸上也有树枝刮出的印子,一看就是遇到危险了。

    彩云捂着嘴,都快吓哭了,“大姐,你以后别去打猎了,咱家现在又不缺吃的,别去冒那个险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不光是她看到吓坏了,木朗也是,都快急红眼了,揪着木香的衣袖,呆呆的看着她,“大姐,不去打猎,不去打猎!”

    木香眼眶一热,伸手搂住他俩,“好,我以后再不去了,管它山上有啥好东西,都不去了。”她有些愧疚。从唐墨身上捞来的钱,的确让他们不用再为吃穿发愁了。可是,或许是她前世有着冒险的本性,这一世,便喜欢上了手握弓箭的感觉,很过瘾。可她却忽略了,亲人的担忧。

    彩云吸吸鼻子,抹掉眼泪,赌气道:“我不管,以后你要是再去打猎,我就带上木朗,咱们三个一块去,你不能把我们留下!”她知道这样一说,大姐肯定不敢再独自上山。因为大姐不会让她跟木朗有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木香捏捏她的鼻子,笑道:“哟,我家木香也学会要挟人了呢!好了啦,我答应你们不去就不去,马上咱家要盖房子,大姐就是想去也没那个时间。”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将会非常忙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上午的时候,有人送东西过来了,”彩云想起一事,拉着她就往里屋跑。

    看见炕上摆着的几个木盒子,木香才想起来,那天从镇上回来,她找了木匠,定下这批东西,想不到那木匠还挺准时,这样快就送来了,“那他收钱了吗?当初我只给了定金,早知道他今天会送来,我就把银子提前拿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笑道:“他说了,等你下次去镇上再给他,也是一样的,哦,他来之前,还去了大梅家。”

    木香忽然想起那木匠说过的,他在玉河村有亲戚,看来是跟大梅家有亲了。这样也好,有了大梅家这层关系,难怪他不担心要不到钱了。

    木朗走过来,抱着其中一个木盒子晃了晃,好奇的问道:“大姐,这个能玩吗?”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道:“木朗乖,这些不是用来玩的,等过几日,我跟你二姐把东西做出来了,你就知道是啥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听她这样讲,也好奇了,“这个能做啥,我可一点都看不出来,难道大姐你要做豆腐?”

    木香摇头,做豆腐可不简单,光是他们家这几间小屋子,根本没有地方,也没有多余的人手做。至于到底要做什么,她卖了个关子。让彩云去分别取些黄豆跟绿豆,用温水泡了,又教她如何将豆子铺在盒子里放好。

    说白了,其实就是她想试验一下,看看能不能做出豆芽菜来。

    按着传统的方法,其实做豆芽菜很简单,正常去做,会比较耗时间。所以在现代,很多黑心商家用化学药剂去泡豆子,这样一来就会缩短黄豆绿豆的出芽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豆芽,不仅口感差,还有毒。根本没有自然条件下,慢慢酝酿出来的豆芽好吃。

    关于具体的操作方法,比如浸泡时间,温度控制这些,还得慢慢琢磨,一步一步摸索着来。

    彩云按着重她说的法子,去泡豆子,木香去河边挑了两桶水,准备回来刷盒子,还有做饭。

    她家离河边,有段距离,来回挑水什么的,实在很耽误时间,她也想过了,得打口水井,以后在院里做东西啥的,都会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正好就借着这次盖房子,顺便把水井的事也解决掉。

    晚上,木香淘了些大米,准备烧米饭吃。家里有不少晒干熏过的小咸鱼,用红辣椒酱拌上,再加上香葱跟腊猪油,一起放在米饭锅里蒸熟,就着米饭吃,是最下饭的了。

    另外,她还蒸了些虾酱,也可以用来拌米饭吃。

    其实她家现在的日子,在整个玉河村都是数一数二的。试问,谁家能天天吃上白米饭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家,早上吃的是玉米糊糊,中午能吃些白面馍馍,晚上,有的下面疙瘩,有的还是烧玉米糊糊吃。

    但是木香低调,木朗出去也不会乱说,彩云更是每天就在家里忙,所以村里只有少数人知道她家的日子好过了。

    菜园里的韭菜,经过木香一番重肥的浇灌,再冒出来的新韭菜,又粗又嫩,而且长势也快。晚上的时候,木香便割了些韭菜,跟干虾米一起爆炒。

    另外还打了个小白菜汤,搁了些猪油,一个鸡蛋,虽然没有肉,但对于他们姐弟三个来说,已经是异常丰盛的了。毕竟这样的日子,他们以前做梦都想不到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彩云盯着木香的脸看,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    木香夹了一筷子韭菜鸡蛋,搁在木朗碗里,抬头瞧见她的神情,好笑道:“你老盯着我做啥,我脸上又没写字,”看彩云盯的那样认真,她用手指蹭了下脸颊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这有上长痘痘的法子,还挺麻烦的,有时一连几天忙着忙着,就把这事给忘了,那痘痘便慢慢消消褪。最近天气闷热,脸上的痘痘有时还挺痒的。

    彩云扒了口饭,边嚼饭,边道:“要不你把多剪些留海下来,这样能盖住额头,以后走路的时候,头垂的低点,那样的话,人家就不太容易注意到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想了下,觉得妹妹的法子,也不错,就剪一个像前世那样的深留海,她额头宽,头发放下来之后,能挡住不少,“也成,那待会吃过饭,你帮我剪吧!”

    “啊?要我剪哪,万一给你剪坏了咋办,要不我去找金菊姐,她会剪,”彩云吓的直摇头。大姐的头发很漂亮,她觉着,要是万一剪坏了,那罪过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你只管剪的一样齐就好了,又不要剪出花样来,就这样说定了,你也快吃,”木香快速吃完米饭,站起来把碗搁进小锅里,刚才炒完菜盛起来之后,她就在小锅里加了水,利用柴禾的余温,把水温热,洗碗的时候就能先温水洗了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屋子小,泡好的黄豆盒子都摆在厨房的小桌上,一层一层码放好。其实木香这回没做多少,也就四盒。先是试验,等具体操作方法掌握了,再多泡就是了。

    过了两日,林长栓便来通知木香,盖房子的事,要开始干了,他他们几个人,会先去把材料拉回来,等拉的差不多了,再开工干。

    木香想到,请人干活,虽然工钱是通过王喜他们支付,但主家得管饭,于是就托王喜他们从镇上买几袋白面回来。

    请工人吃饭,绝不能怠慢了,否则人家不能你好好干活,就会耽误很多事。但是大米太贵,谁家也供应不起,所以木香就想到蒸馍馍。

    至于菜嘛!她这几日跟弟弟妹妹扛着虾网到处跑,院里晒的鱼干虾子,也越来越多。对于农家人来说,去镇上买肉回来烧,太不划算,倒不如捞些鱼虾,这也是精贵的东西,摆上桌并不丢人。

    木香家要盖房子,这事在玉河村引来不小的议论。村民都很好奇她哪来的银子,有些想歪了的人,就传谣言说木香被人买了,要做人家小妾了。当然,这话从谁嘴里传出来的,也只有当事人最清楚。

    王阿婆听见这话,唉声叹气好几天。她是听王喜说过,木香在镇上做了几笔生意,得了大钱,可是一个没出阁的女娃,竟然被人说成这样,名声早都坏完了。这样的女娃,谁想娶啊!

    对于外面的闲言碎语,木香听到后,只是一笑了之。他们要是有胆,就到她面前说,没胆子的人,也就只配在背后说点坏话而已。

    林富贵给木香选了个好日子,放鞭炮,鸣锣开工。

    大梅跟金菊帮着木香蒸了不少的馒头,分发给来围观的村民,还有些糖果,小娃们抢的最厉害。

    当凑热闹的村民看见木香家院子摆的那些材料之后,纷纷咋舌,看木香的眼神也变了,有的嫉妒,有的鄙夷,有的羡慕。

    刘氏手里抓着馒头,狠狠咬了一口,大嗓门的讥笑道:“木香啊,你这回可是发大了,有啥挣钱的好点子,就不能跟我们说说吗?让我们也跟着沾沾光嘛!”

    她开了头,立刻有几个跟她相熟的婆娘附和。

    一个皮肤黑黑的妇人嚷嚷道:“木香,婶子也是看着你长大了,你可不能自己富了,就把俺们给忘了,俺家也想盖房哩!”

    另一个瘦瘦的中年妇女,不屑的耸耸肩,“谁家不想盖新房,你以为就你家想盖呢,咱这村里,也就赵家房子好,木香家这房子要盖上了,可得把赵家房子比下去喽!”她这话说的,明显是拿木香跟赵家比,也就是故意想气陈美娥。因为她看见陈美娥站在不远处看着,只是没到跟前来。

    刘氏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,“我说你们几个傻婆娘,真以为挣钱容易呢,要是银子容易挣,咱们至于每天啃玉米馍馍吗?钱不容易挣的,咱们年老色衰的,肯定不能小姑娘比,人家挣钱啥都不需要干……知不知道!”因为人多,她没把话讲的太白,可正因为没讲白,才更容易叫人想歪。

    小姑娘漂亮,啥活都不用干,还能挣到大把银子,那就只有从青楼出来的,才会有这待遇。

    陈美娥原本还为那妇人讲的话生气,现在听到刘氏这样讲,她不气反笑,故意捏着嗓门,酸溜溜的道:“那是,也不看看咱们木香是啥长相,稍稍打扮一下,还怕挣不到银子吗?”

    木香端着装馍馍的篓子,正在给一围着的小娃发馍馍。起初没听见她们讲啥,还是金菊拐了下她的胳膊,她才注意到,可也只听刘氏跟陈美娥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林富贵他们带着人已经开始干活了,因为院子乱,所以来凑热闹的人,都围在院门外。

    木香冷笑一下,把竹筐交给大梅,又摆在院子的大桌上端了杯茶,慢慢走向刘氏她们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刘氏对木香还是有些害怕的,相比较跟木香对上,她更愿意躲在人群后头,讥讽她,损她。此时看着木香端着碗,一脸阴笑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咽了唾沫,脚步止不住的往后退,“你想干啥?我就是随便说说,咋了,你还有本事管住别人的嘴啦?”

    木香逼近她,脸上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,等逼近她三步之外,便脚步停住,“我是管不住你的嘴,可是我能揍你!”说着,她将手里的茶杯往刘氏脸上一泼。

    那杯茶刚拎出来有一会了,倒进茶杯的时候,又搁了一会,已经凉了很多,要不然刘氏现在一定被烫的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章出来,妞们要不要给点打赏啊,有末有很给力啊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