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56章 回家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4:1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直等到木香转过一处山坡,看不见人影,王喜他们才起程回村子。

    路上,林长栓有意跟他保持并行,时不时抬头看他,好像有话要说,却憋了半天也没憋出来。

    王喜好笑道:“有啥话就说呗,你这样倒叫我不安了。”

    林长栓嘿嘿笑了,拐了下他的肩,“嗳,说说看,你是不是喜欢上木香了,瞧你看她那眼神,哎哟哟,都快粘到人家身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心事被戳破,王喜脸红了,头垂的更低,只盯着自己面前一步的距离,“我……唉,就那样,我说不好。”长这么大,他也没喜欢过谁,他只知道看见木香时,有点紧张,手心会冒汗,当她看着自己时,他甚至不敢迎上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林长栓自小跟王喜一块长大,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,王喜现在的模样,他又怎会看不出来,不过他也没成过亲,直接问喜欢不喜欢的,他也拿不准主意,但他脑子活,转了个方向,问道:“那你想不想娶她,想不想跟她成亲,别说没钱没房啥的,只管说你想不想吧!”

    想吗?王喜拧着眉头,认真的想了,他想娶木香。这几日夜里做梦还梦见过她呢,结果在炕上画了地图,后来再看见她时,就觉着好丢人。这个秘密当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便重重的点了头。

    林长栓哈哈大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想就好,那你就要主动点,不然让别人抢了去,到时你就只有哭的份,木香家里现在的情形你也看见了,没个当家的男人,她一个女娃撑着家,肯定很辛苦,你去帮衬她,这不就是好机会吗?”

    他的话,在王喜听来,似乎有点道理,可仔细一想,他觉着不对。木香现在变了好多,以前或许想要一个男人依靠,可现在,她好像不太喜欢别人插手管家里的事。

    刘河一直没吭声,但也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,眼睛时不时在王喜身上瞟了瞟。

    在王喜思索时,他忽然插嘴道:“木香不是个普通的女娃,她以后一定也不普通。”

    这话另有深意,王喜听懂了,林长栓也听懂了,他们几个注定只会是普通的男娃,犁田种地养牲口,除了这些,他们也不会干别的。

    可木香不一样,她有远见,有谋略,胆子也大,甚至烧个菜还能卖到福寿楼去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地方,普通人根本吃不到的,木香也一样,以前连饭都吃不饱,可她却敢空手套白狼,当着人家大厨的面叫板,这事搁在谁身上,都不敢去做。木香不仅做了,也做的叫人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刘河并不知道,他只是凭着感觉。

    木香的能干,叫王喜自惭形秽,不自觉低下头去了。林长栓也没在说啥,其实他也觉着木香不简单。

    另一边,木香赶到彩云她们采菊花的地方时,三个人已经在收拾东西,准备回家了。见着木香过来了,彩云小小和惊讶了下,“姐,你打猎回来了吗?王喜哥他们呢?”

    木香走上去,摸了摸彩云的脸蛋,晒了一天的太阳,都被晒红了,她有些心疼,“他们先回去了,我顺道来看看你们。”她看向大梅跟金菊,她俩冲木香笑了笑。

    大梅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问道:“你们打了多少好东西?没有遇上危险吧?”

    木香摇头,只道:“回去就知道了,快走吧,再不走天就要黑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天黑两个字,金菊也不敢耽误,天一黑,野外就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加快步子赶回去,木香把弓箭交给彩云,自己拎着她带来的两个竹篮。

    有姐姐心疼,彩云小脸上溢满了笑容,走路时,把玩着弓箭,发现上面少了好多竹箭,“姐,你也打中猎物了吗?有没有打彩羽锦鸡啊,听说那种野鸡,可以卖鸡毛的,还能卖好多钱呢!”

    “锦鸡?好像有两只,有一只是死的,另外一只鸡受伤了,还没死,”木香想了下,才道。山里野物品种太多,而且每个地方都有不同,所以她并不认得什么彩羽锦鸡,不过既然叫彩羽,又能卖羽毛,肯定是很漂亮的鸡,她的确猎了两只。

    彩云惊讶了,“真的啊,那我要快些回去看看。”她改为跑的,离家也不远,都能看见家门了。

    大梅不太相信,“那锦鸡真是你猎到的?”

    金菊也道:“都说锦鸡会飞,跑的也快,很少有人能猎到,木香,你该不是逗我们玩的吧?”

    木香也争辩,只道:“你们到我家去看看不就晓得了,我让王喜哥他们把东西搁在家里了,还有不少野鸭,大梅家里有,就不给她了,金菊,你带一只回去。”她追上彩云的步子,把后面的两人落下了。

    大梅也想一看究竟,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刘二蛋看见彩云回来了,便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木香赶到家里时,看见院子好像扫过了,母鸡们也喂过上笼了。看起来,刘二蛋那小子还挺能干。

    大梅跑的上气候接下气,两个竹篮把她拎的累死了,可她更想知道木香说的话是真是假,所以一进院子,放下篮子后,看见彩云跟木朗蹲在院子一角,也顾不上喘口气,便凑上去看,“呀,还真是彩羽锦鸡,瞧这只,羽毛可真漂亮,哟,还挺凶呢!”她伸手想逗逗那只受伤的野鸡,不料人家用尖嘴来抵抗她的贼手,很不客气的叨她一下,幸好她缩的快,要不然真给叨住了。

    金菊紧跟着也回来了,同样挤过去看,“这只鸡的毛好像是金色的,我听说普通的锦鸡,鸡毛是花色的,咋这只看上去有些不一样呢,不过这鸡要是拿到早市上去卖,肯定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大梅起初还没注意鸡毛有什么不同,经她一提醒,也注意到了,“就是哎,你不说我还没在意,哦,好像是太阳照的。”

    金菊又仔细看了看,直摇头,“不对,它的毛就是金色的,不是因为太阳照的,咱俩站的位置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彩云想伸手摸一下,但被大梅拦下了,“彩云,这鸡跟你不熟,别去摸,万一叨着手,可疼着呢!”

    木香拿了秤,正准备把菊花都秤了的,一出屋,就看她们三人围着锦鸡看,好笑道:“不就是一只野鸡吗?有啥可看的,你们也不看看现在是啥时辰了,你们不用回去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对对,我得回去做饭呢,”大梅赶忙撤回头,也不看那鸡了,她更担心哥哥跟老爹在家没人烧饭,赶紧跑去拎自己带的两个篮子,帮着木香一起过秤。

    金菊也不看了,她不能回去的太晚,否则她娘该不让她出门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