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55章 打猎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4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此时木香已经架好弓箭,一手握弓,一手拉箭,姿势标准,纹丝不动,这手劲,这定力,把林长栓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蹭!”

    一个灰不溜秋的影子,突然窜出来,下一秒就要往林子外扑腾,不远处就是空荡一片,逃出去,它就能飞走了。

    王喜眼一眯,箭已射出,只可惜,那灰色的影子动作太忆,他的头一箭扑了个空,林长栓也不慢,只可惜同样射偏了,正当两人准备拔箭再射时。

    嗖一声!就在他们耳边,一只箭飞了出去,正中灰色影子的腹部,只差几步,它就能逃出生天了,可偏在此时,中箭倒地。

    王喜跟林长栓,还有刘河,他们三人都看傻,等回过神来,才意识到,这箭不是他们几人射的,再看看木香淡定如尘的放下弓箭,淡定如尘的跑过去捡猎物。

    刘河最先反应过来,追到木香身后,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那箭是你射的?不是真的吧,是你误打误撞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木香已经蹲下来捡猎物,再拔出它身上的箭,原来是一只肥野鸭,想必它进林子,是来产蛋的,但她并不打算把野鸭蛋带走,给它们留下一线生机,明年她才有野鸭抓嘛!

    这时听见刘河的问话,便顺着他的话,笑道:“是啊,我就是误打误撞的,看你们都射了,我心想就试试嘛!”

    林长栓跟王喜也走过来,林长栓相信了她的话,呵呵笑道:“木香是个大福星呢,有她罩着,咱们今天一定满载而归!”

    王喜却拧着眉,只深深的看了木香一眼,没再多说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刘河为自己相信木香的话,还深感丢人。

    这哪是误打误撞啊,分明是百发百中,普普通通的弓箭,在她手里,竟然比神兵利器还厉害。四人当中,就属她腰上挂的猎物最多,后来还是王喜他们看不下去了,替她背着猎物,否则她连路都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收获最少的人,是刘河,本来他年纪最小,打的少,也很正常,可因为有了木香的对比,就显得很没用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休息时,木香把带来干粮分着吃了,他们脚下有条小沟。刘河卷起袖子就下河摸鱼去了,这活他干的倒是顺手,片刻之后,就扔了好几条鱼上岸。

    林长栓乐呵呵的跑上去捡鱼,他随身带着小刀,就着清水把鱼刮麟剖腹,收拾干净了。等他拿着鱼回来时,王喜用已经用火石点了堆干草,再引燃干木柴,把鱼串在树枝上,架上火堆上烤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做起这些事来,默契度十足,想必是多年上山打猎形成的习惯。少人踏足的山林,小沟里的鱼,又肥又嫩,不捉来吃了,感觉都对不起自己的两条腿。

    王喜把最先烤好的鱼肉,撒上细盐,拿给木香,“你也尝尝我们几个的手艺,看看这鱼烤的香不?”吃了木香的干粮,几个大男人当然会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木香欣然接过,不得不说,王喜烤鱼的手艺真心不错。这鲤鱼烤外面焦里嫩,撕开一个口子,就能瞧见里面白软的鱼肉,加之有了盐的调味,吃起来还真挺香的。不过,要是有更多的调味料就好了,比如孜然,比如花椒,如果再抹上一层油,兹兹的油香,加上鱼肉的香味,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美食。

    王喜他们可不晓得木香在琢磨个啥,三人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除了再给木香留了一条之外,其余的全进了三人的肚子。

    吃完东西,在小沟里洗了手,稍做休整,四个人又去寻猎物了,直至太阳快落山,他们才从林子里往回走,站在坡顶上,隐隐约约,已经能看见层叠交错的房屋村落。

    林长栓舒了一口气,“赶快走吧,总算快到家了,我现在饿的能吞下一头牛。”中午吃的那点东西,早没了,他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。

    木香比他们还着急,木朗跟彩云都在家,也不知咋样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有些着急,步子也迈的更快了,回去的时候是王喜殿后的,林长栓走在前头,照例把木香跟刘河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快要走出窝窝山时,王喜忽然站住不动了。浓眉深锁,努力想听清什么。

    林长栓走在前,自然没察觉到,倒是刘河,没见着王喜跟上来,便也跟着停下步子,回头去看,“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”王喜忽然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脸色也越来越沉重。刘河很少看见王喜这样的表情,他慢慢抬眼,朝王喜后面的林子看过去。

    一阵喧闹,是林中潜伏的鸟儿,在四下飞窜。与此同时,那一处的树丛,正被什么东西,大力拱开,奔来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”刘河大叫一声,“快跑!”

    王喜起初确定是什么东西靠近,所以想静下心来听一听,哪知这东西来的太快,刘河虽然也没看清,但瞧那动静,来的东西也不小,肯定是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木香跟林长栓也都看见了,王喜跟刘河跑过来时,他们也跟着就跑。

    王喜其实是伸手想拉木香的,可看着木香灵巧的脚步,似乎并不需要他拉,再说,两人没啥关系,贸然上去拉人家的手,不太好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步子倒也没放慢。

    好在,出了窝窝山,前面的路平坦许多,跑起来也没阻碍。

    等他们跑到坡顶上,感觉那东西没追上来时,才敢停下来喘口气,顺便转回身,想看清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先前停下来的地方,此时正站着个一米高的大家伙,一身漆黑油亮的毛发,眼睛带着凶光,也正一动不动的盯着王喜几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野猪,”林长栓抹了把汗,有些后怕。刚才如果跑的慢了,被它追上,绝对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王喜跟他的想法一样,这头野猪,别说他们四个人,就算再来几个,也杀不了。野猪脾气暴躁,疯起来,力气大的吓人,一棵手腕粗的树,都能撞倒。

    木香没有说话,只恨自己手上没枪,要不然给它来上几枪,量它再厉害也逃不脱。没有枪,其实也有其他办法的,不是吗?

    “唉,咱们要是能挖个陷阱就好了,在陷阱里安上树刺,再把它引过去……”她这语气分明是在叹惜,多好的猎物,就这样在眼前放走了。

    却听的其余三人,目瞪口呆。面对野猪威胁,一般的女娃,都会吓的腿软,或是哭哭啼啼吧!可看木香那意思,她似乎更在意抓不住野猪,是多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王喜忍不住,问出口,“木香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木香眨眨眼,“没啊,走了,既然它不追来,咱们也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跑在头一个,看现在的天色,彩云应该还没回家,她想绕路去看看彩云。在岔路口时,她跟王喜他们分开走了,因为离的都不远,王喜也没担心,只让她小心些,如果看不见人,就赶紧回家。至于身上背的猎物,都让王喜他们带回去了,路过木家的时候,丢在就是了,省得她来回背来背去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