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50章 王喜家的烦恼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3:4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鸡窝里的母鸡叫了,扑腾着翅膀钻过小洞,跑去了外面。那咯咯声,一直都没停下,它是在向主子通报自己的功劳呢!

    捡鸡蛋是木朗最喜欢干的事了,一听母鸡叫了,扭头就往鸡笼跑。

    鸡笼里只坐了一个鸡窝,此时,稻草做成的窝里,赫然躺着一枚刚生下来的鸡蛋,木朗握到手里,还是温温的呢!

    “大姐,你快看,又下蛋了,”木朗欢蹦乱跳的跑进厨房,把鸡蛋拿给木香看。

    “嗯,以后它们每天都会下蛋,以后木朗每天早上都能吃一个鸡蛋,到了明年,姐再养一窝小姐,到明年年底,就有好多鸡蛋吃了,”木香知道弟弟想吃鸡蛋,可目前只能这样,家里蔬菜不多,鸡蛋要留着做菜吃。

    木朗摇头,一脸天真的道:“我不吃鸡蛋,这些鸡蛋都留着孵小鸡,咱们要孵好多好多的小鸡。”

    木香点头,算是同意他的话,“好,咱们喂上一大群,明年还要喂鸭子,喂小鹅,等有了鸭蛋,就能吃咸鸭蛋了,还能吃红烧鸭子,冬天也有咸鹅吃。”

    咸鹅吗?木朗想了想,他好像从来没吃过呢,红烧鸭子又是什么,咸鸭蛋倒是看过,好像李大山吃过,那时他蹲在门口看,李大山一手拿筷了,一手拿鸭蛋,把壳敲破,抠出里面的蛋黄,看他吃的津津有味,木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梦想着能吃上一口。

    想到咸鸭蛋,木朗拉了拉木香,指着大宅,弱弱的道:“姐,他家有,他吃过!”

    可能是心灵相通,木香轻易就读懂他话里的意思,两手沾着面粉,她便低下头,用下巴蹭了蹭木朗的头,“没事,咱不去羡慕人家的,等下次大姐去镇上,就买咸鸭蛋,买回来给你尝尝,明年姐一定腌好多咸鸭蛋,叫木朗吃个够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王喜家,气氛却有些沉闷,但是王喜也习惯了,他家很少有笑声,大多时候,王阿婆只埋头在厨房,王阿爹终年坐在炕上,抽着旱烟,偶尔天气好的时候,他会把王阿爹背到院子里,给他晒晒太阳。

    而他,话不多,除了干活,还是干活,每天忙完地里的活,乘着天亮,坐到院子里,削竹片,编竹篮,竹扁,积攒多了,能拿到镇上换钱。但因为乡下男人大部分都会编竹器,所以他卖出去的东西,价格很低,只能勉强换些油盐啥的。

    王阿婆坐在锅灶后头,又是一声叹气,用铁叉划拉了下柴火,看了眼坐在院里的儿子,又想到木香。在她看来,两人很般配,她家王喜样貌又不丑,这么大的个了,五官端正,虽说性子闷了些,可人老实啊,这样的男娃,木香咋会看不上呢?

    她越是想,越是想不通,犹豫着,对王喜道:“儿啊,你明儿不是要带木香上山吗?要不,逮到机会,你去问问木香,试试她的意思,娘今天本来也想问的,可话到嘴边,又给吞了回去,你去问,比我问合适,咱不能总这样不明不白的,如果木香对你没意思,娘再去托媒人给你说亲,大不了咱去借钱,不管怎么说,媳妇是一定要娶的!”

    王喜正在削竹片,手一顿,眼神有些暗淡,“我咋能去问!”他是问不出口的,更不知道要说啥。说别的也就罢工,只怕到时面对木香时,他连一个字都蹦不出来。

    王阿婆就恨他这副德行,铁叉重重一搁,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凶道:“你有啥不能说的,娘又不是叫你直接问,你就不会动动脑子,寻个借口去问吗?真是白长这么大个了!”

    王喜还是摇头,死活就是不肯去问,他也怕,他怕木香听出来,又没相中他,以后两人见面,那得多尴尬。他见老娘气的不轻,他只得换个方向去安慰,“娘,木香还小,她还有彩云跟木朗,李大山又不管他们,木香肯定得照顾着,不等他俩长大,木香肯定不会同意嫁人!”虽是安慰的话,却也是事实,至少五年之内,木香不会嫁人。

    “唉,娘也是担心这一点,娶了木香,就等于一下子多了三张嘴,会把你累死的,”王阿婆哪里会想不到这一层,只是……

    王喜听不得老娘对木香不满,急着帮木香说话,“不会的,您没看出来木香现在变了吗?变的好能干,听说她卖了个菜谱,赚了不少钱,这几日,又晒了好些菊花茶,卖给福寿楼,她现在越来越会做生意,李大山给她的地也拾掇的利落整齐,照这样下去,她家很快就能富起来哩!”

    王阿婆瞪他一眼,“你呀,一提起木香,就有说不完的话,咋到了她跟前,一个屁都放不出来,是,木香是能干,可再能干,她也是个女娃子,也就那样,彩云跟木朗还是她的拖累,除非等他俩长大,唉,早着呢,她能等,你可不能等了,你不想去问,那只好娘厚着脸皮去问,不管咋样,最晚明年年底,你非成亲不可,再不成亲,娘就得愁瞎眼睛了!”

    唉!这一回轮到王喜叹气了。他双何尝不想娶媳妇,可是当看到刘二蛋他娘,泼辣无赖又不讲理的模样,他宁肯一直等下去,也不愿随随便便就找个婆娘娶了,万一娶个像刘氏那样的,往后的日子还能过吗?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屋里传出老人的咳嗽声,那一声一声咳嗽,好像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王阿婆听见老伴在咳,站起来,倒了碗水送到里屋去。她家的屋子,比起木香他们住的,要好上一些。大屋有三间,中间是堂屋,两边是睡觉的里屋,王喜单独住一间,王阿婆自然是守着老伴过。

    其实她家的屋子,跟村里其他人家比起来,算是很寒酸的,几十年的老屋子,能好才怪。

    西屋没点灯,外边还没黑透,可屋里,已经黑的快看不到路了。

    王阿婆凭着多年的记忆,摸着黑,把水递过去,“老头子,把水喝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偶还是不会告诉你泥们,我们要上山打猎喽,男主要现世喽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