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47章 采菊花(四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3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人家是光明正大的来,又不是偷偷摸摸,就算是不好看,可也没到伤风败俗的地步,他们能说啥?

    唐墨今儿换了那件容易脏的丝绸袍子,换了件紫色流云袍。虽然是暗色的衣服,可穿在人家身上,却是衬得他整个人流光溢彩,俊朗非凡。

    到了木香家门口,他利落的跳下马车,将马作栓在不远处的老树上,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襟,这才迈着大步往木香家走去。

    木香先前撒的菜种都已经出了,天晴了,她便将上面盖着的干草拿掉,好让小菜苗们见见太阳,有利它们的生长嘛!唐墨赶马车的动静不小,她当然是听见的,只抬头看了一眼,便继续低着头,忙自己的事情去年。

    唐墨脚步顿了下,纳闷沉思了下,为啥他的吸引力,到了木香这丫头面前,就荡然无存了呢!记得一路过来,对她眉目含情的姑娘,多的数不清啊!

    停顿只是片刻,唐墨还有认命的奔过去找木香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跟前,瞧见田地里冒出来的小嫩芽时,他蹲下身子,惊奇不已,“咦?这就是我那天来时,你种撒的种子吧?这样快就出了?嗯,长的还挺粗壮!”

    木香怪异的看了他一眼,嘴角微带笑意,“这还叫快吗?我还嫌它们长的慢了呢!”她就觉着慢,从一棵种子,到发芽,再到长成,要好几个月呢,唉,她还指望着大白菜长成了,能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唐墨收回看小菜苗的眼神,有些好笑的打量木香,“它们就是普通的种子,能长多快?你家没菜吃吗?要不要……”他话没讲完,就被木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家没菜吃,我种的小白菜,长可好了,还有地皮菜跟干虾,我用干虾做了虾酱,哦对了,鱼干还没熏呢!”

    她说的很带劲,如今家里有存货了,底气也壮了,自然听不得人家再说自己穷。她好歹也是现代人,脑子里装了那么多知识,总不至于还饿肚子吧!

    唐墨只是随口一句,没想到她反应这样大,不过,看她被太阳晒红通通的侧脸,不知怎的,心里有麻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为了掩饰心里的不自在,他干咳几声,把话题转移开,询问她关于菊花茶的事,他急着拿回去试一下。

    木香正在田边围栅栏,小菜苗刚出芽,围了栅栏,防止被人或是牲畜踩了啄了的,哪有功夫回他的话。

    眼角瞥见唐墨一脸悠闲的站在那,还故作姿态的摇扇子,等着她回话,便道:“你站着也站着,过来帮我插竹竿。”

    唐墨手里的扇子差点没拿住,她,她居然让他帮着干活?

    瞧他嘴巴张的能塞进一个鸡蛋,木香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“你不知道适当的运动,有助于身体健康吗?还是你根本不会干,这一点小活而已,你要真不愿意,那就算了,麻烦你站远些,免得溅你一身泥巴!”说到最后,已经是一副很嫌弃的样子。果然,男人长的太好看,只能当花瓶摆着,中香不中用。

    唐墨被她嫌弃的眼神伤着了,将扇子将腰上一插,不服气的道:“不就是插竹竿吗?本少爷不干,不代表不会!”

    他弯身去捡木朗从家里抱过来的竹竿,跟着木香插过的方向,顺着一路插下去。

    不久前才下过雨,土层表面干了,可下面还是湿润的,很容易插。但是木香砍断竹子的时候,用的是把钝斧头,竹节断口处,难免毛糙。唐墨哪干过这种活,虽说不费力气,可竹篾子不小心扎进肉里,还是有点疼的。

    “嘶!”某位尊贵的大少爷已经记不得自己第几次发出这样的声音,竹篾扎的伤口很小,有些陷进肉里,留下一点血印子。

    木香自然也是听到了,但她只淡然的看了看唐墨一眼,那眼神,仿佛在说——插个竹竿都能受伤,唉,还不如他家木朗呢!

    唐墨意外的读懂她眼神里的意思,讪讪的站在那没吱声,再看看在一旁忙的十分起劲的木朗,有那么一点点的挫败。

   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好不容易把活干完了,唐墨站在田梗上,看看自己原本干净的鞋子,沾满了泥巴,还有衣袖,被竹节划出了印子,身上更是沾满了竹叶跟碎渣。

    他无奈的摇头,明明是来拿菊花茶的,现在却搞成这样,真不明白刚刚为何要答应木香,帮她干活。

    另一边,木香已经收拾好了东西,叫上木朗回家去,当走到田梗时,好像才发现唐墨还站在那似的,小小的惊讶了下,“唐少爷,回去了,这边的活都忙完了,干啥?你舍不得走啊?”

    唐墨尴尬的转过头,神色不明,“我站着歇一下,你们走前面,先去把门开开,我要洗手,我要喝茶,渴死我了!”

    木香失笑,还真绕过他走在前面,只不过在经过他身边时,意外停了下,拿起他的手看,“哟,都扎进肉里了,回家我给你挑出来。”

    手突然被她握住,唐墨震惊的立在那,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木香的手并不柔软,因为从事农活的缘故,掌心里有浅浅的茧子,可是握在唐墨手上的时候,却有种说不出的温软,从手心直达心底。

    木朗忽然歪着头看他,道:“你咋了,脸好红哦!”

    他一说,木香也朝唐墨的脸看去,两颊果然红通通一片,“是不是热的?那赶快进去歇歇吧,”她倒也没往别处想,人家是福寿楼的大少爷,肯定没在太阳底下晒那么久,把娇嫩的皮肤晒红了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唐墨猛的回神,抽回自己的手,看也不看他们,径直往前走了。边走边懊恼,丢人丢大了,居然在外人面前脸红,对方还是个满脸痘痘的黄毛丫头,太失策了。

    木朗看他着急忙慌的背影,拉着木香的手,不解道:“大姐,他是不是被晒糊涂了?”

    唐墨并没走远,听见木朗认真分析出的结果,差点没崴了脚。

    木香忍不住笑弯了腰,她家木朗单纯,说出来的话,也绝没有恶意,可正因为他说的坦荡荡,才更好笑,她着木朗的手,边走边赞扬道;“我们木朗也会说笑话了,以后再多说些笑话给大姐听,好不好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偶不会告诉你们,过两天男主要出来打酱油了,嘿嘿!捂脸飘过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