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45章 采菊花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3:1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成啊,上回我姐烧过一次,软软滑滑的,可好吃了,你们不要正好,那都给我吧,”彩云也不客气,笑嘻嘻的问她俩讨要。

    大梅听她说软软滑滑的,哪还肯给她,只道:“行了,都别贫嘴了,我对木香有信心着呢,天不早了,还是快点采菊花吧,我倒是比较关心,咱们把菊花采回去了,木香究竟能不能给咱们兑现银子!”

    一想到银子,金菊也来了精神,抖抖腿,松松筋骨,忙着采菊花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每人只剩了一个篮子,便摘了片大树叶,在中间挡着,把篮子分开了。

    雨过天晴,菊花瓣上,还沾着水珠,山坡里的菊花很干净,虽然刚被雨水洗过,可香气浓郁,她们三人置身花海之中,竟然有种身临仙镜的感觉。

    木香在水塘边清理完捞回来的鱼虾,回家之后,该晒的晒,该腌的腌,等忙好了这些,天都渐渐黑了。

    买回来的几母鸡,已经适应环境,有时木香会放它们出来,在院子里活动活动,但大多数时候,它们只能待在笼子里。

    “木朗,你在家玩,我去砍些竹子,”木香拿起砍柴刀,想着要多砍些竹子回来,院墙外的围栏还没弄起来,要不然她家的小母鸡们也能有个活动的地方。

    木朗跑出来,“姐,我不玩,我帮你拖竹子。”他反身关上院门,小跑着追上木香的步子。

    木香早知道他不会乖乖在家待着,见他追来了,便牵住他的手,领着他一起往竹林走去。

    她要做的是篱笆,不用挑粗壮的竹子,只挑捡那些容易砍的就行。木朗就跟在她身后,看着砍下来的竹子差不多了,就用绳子捆了,往家的方向拖去。

    天快黑时,大梅他们三人回来了。带着的两个篮子,都装满满的,看样子收获不小。

    “小财主,快称称多少斤,要付多少钱吧?”大梅把竹篮往她身边一搁,语气中开玩笑的成份多些。

    木香笑了笑,还真回屋拿子杆秤,这是临时找邻居借的,等有时间去镇上时,自己再买一杆。

    金菊见她真拿了秤出来,很是惊奇,“呀,看样子你是来真的,好吧,不过我们也不能占你的便宜,彩云,你回家拿个布袋子过来,这竹篮沾了水,也不轻,还有那菊花也是沾过水的,你要扣些秤,要不你可就吃亏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真的要做生意,那就得钉是钉,卯是卯,亲兄弟还明算账呢!要不然往后去,该不好做了。

    木香了解她的意思,的确她说的方法很公平,竹篮浸了水,足有一斤多,“成,那咱们就明算账!”

    彩云很快将布袋拿来,分别给金菊跟大梅两人摘回来的菊花过了称,过完了秤,按着事先说好的价格,拿了钱给她们。

    钱捧到手里,再由不得大梅不信,“木香,你真打算做生意啊,可是……万一亏本了咋办?”

    相较她的担忧,金菊对木香却是信心满满,她一边数着钱,一边坦然道:“那有啥,木香的能耐,你见到的,不过是一点点,哎呀,反正我暂时不会订亲,正好可以跟着木香多赚些银子,等成亲的时候,自己也能有个私房钱。”去山脚采野菊花,比做帮工容易多了,采多采少,也是自己说算,这样的赚钱法子,多好啊!

    大梅使劲眨了眨眼睛,看见木香沉静的笑脸,莫名就心安了,一拍胸脯,“那好,我以后也跟着你干,木香,明儿我还去采菊花,你可不能不收哦!”

    木香郑重的点头,“那是自然,我放出去的话,还能有假吗?不过这事,暂时不要跟村里人讲,就你俩知道就行了,若是有人问起来,就说你俩上山挖野菜,等第一批货出去,若是效果好的话,咱们再多找几个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两世为人,虽然这副身体是十几岁的小姑娘,但心性早已不同,属于年轻人的毛躁、轻浮、激进,在她身上统统没有。虽说唐墨那个人,看不去也不像言而无信之人,可防人之心不可无,再说,他俩还没签协议呢!

    在木香的字典里,世间之事没有绝对,凡事给自己留一线,就算败了,也不至于败的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收了钱,大梅跟金菊心里都乐开花了,不过她俩也算是有默契,出了门就像个没事人一样,回家做饭忙家务。

    这边,等她俩走了,木香赶紧让彩云把家里的炕收拾出来,再把炕烧热。又去河边打了水,把菊花淘洗干净,再装进竹篮里,沥干水份。

    彩云虽然疑惑,但也没多问,蹲在廊檐下,把土炕烧上。

    木香淘洗完了菊花,便去准备做晚饭。快入秋了,天黑的也早,她虽然也买了油灯,但能省则省吧,现在还没到她奢侈的时候呢!

    晚上吃的是面条,她自己擀的面条,吃起来韧劲十足,搭配上中午吃剩的甲鱼汤,营养有了,肚子也填饱了。

    彩云跑进里屋,摸了摸发热的炕,又跑回厨房,跟木香报告,“姐,那炕烧好了,现在要咋办?”其实她更但心的是,还没入冬呢,把炕烧这样热,都不敢往上躺着睡觉呢!

    木香正用筷子搅拌锅里的面条,听见彩云的问话,随手指了指,水份已经沥的差不多菊花,对她道:“你把篮子里的菊花摆到炕上去,记得要摊开摆放,下面还得垫一块干净的床单,过半个时辰再翻翻,记得,炕下的火不能熄灭,火也不能太小,否则咱们今晚都甭想睡觉了!”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她倒是想到用木炭去熏,可是不行,木炭燃烧的再干净,也会有烟味。

    这菊花茶是有来喝的,必须保有菊花的清香,任何一点杂味都不能有。她家地方又小,目前能想到的方法,只有这一个,至于烘干之后的菊花像什么样子,她也不敢肯定,试试吧!

    彩云犹豫了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跑去准备了,按着木香的意思,认真的将菊花一朵一朵摆好。木朗看见了,觉着好玩,也凑上来帮她一起干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3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