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40章 整治极品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2:5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朗不高兴的扁嘴,“二姐,咱们要不要出去帮帮大姐,我怕那个人会欺负她。”他对李大山一点感情都没有,因为从他记事起,身边就只有大姐跟二姐,小时候睡觉,也是大姐哄着他。对于木朗来说,木香就是他的爹娘。

    彩云抱住他,眼神越来越哀伤,语气却十分坚定,“咱们大姐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了,你没看见她打了陈美娥吗?以后那个女人再也别想欺负咱们!”

    木朗转眼看着坐在院里,跟嚎丧似的疯婆娘,慢慢的说道:“等我长大了,我也保护你们,我要做官,做大官,请好多好多的仆人,再不让人欺负你们!”

    彩云呵呵的笑了,“你长大了,还要娶婆娘呢,说不定娶了婆娘,就把我跟大姐都忘了呢!”

    木朗猛的坐直了,无比认真的看着二姐,“我才不要娶婆娘,我以后都跟你们在一起,你们去哪,我就跟到哪,娶婆娘有啥好的,我才不要!”

    彩云看他认真的小模样,也不跟他争辩了。木朗心智只及五岁的小娃,等他懂了,也就长大了,到时只怕拦都拦不住呢!

    外面,李大山跑过去把陈美娥拉起来,还没说上几句,就看见陈美娥脸上,鲜经的五指印,可把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这脸咋了?”

    这话根本是白问的,院里除了陈美娥就是木香,如果不是木香打,难不成还是陈美娥自己扇的不成?

    陈美娥见到靠山来了,又是跺脚,又是揪他衣领子,扯着嗓门手指木香,“你个没用的老东西,还能是谁打的,除了你那命贱的大丫头,还能有谁?好啊,你们一家都是好样的,欺负我们孤儿寡母,我不活了!”

    木香双手抱胸,像看戏一样的看她表演,末了,还点评起来,“眼泪不够,表情不够狰狞,而且我怎么瞧着,脸上打的手指印还不够深,需不需要我再补上一巴掌啊?”

    陈美娥发出‘嘎’的声音,就好比一个人正哭的起劲,喉咙被人捏住了,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林长栓他们赶到门口,正巧看见陈美娥一脸呆样的站在院子里,忍不住笑了出来,场合不对,大家只能忍着笑。

    大梅子最讨厌这个女人,看她又来欺负木香,也不跟她客气,站到木香跟前,两手掐腰,愤怒的吼道:“你们有完没完,成天尽琢磨着欺负他们,你好意思吗?我要是你,就躲在家里永远都别冒头,什么人哪,住着木家房子,把人家姐弟三个赶出来,还好意思跑来闹事,你说说看,你们到底要不要脸!”

    大梅性子也火爆,骂起人来,很有几分泼妇的架势。也难怪,她亲娘死的早,很小就懂得料理家事,照顾老爹跟哥哥,如果没点脾气,咋能管好家呢?

    金菊紧跟着大梅,冷眼十分鄙夷的扫了陈美娥跟李大山一眼,讥笑道:“他们要是知道啥叫丢脸,就不会跑来没事找事了,你呀,问个问题,咋不晓得挑个当问的!”

    噗嗤!这回大家都没绷住,轰笑一片,连木香也没忍住。同时,心里也升起一股暖洋洋的温度。有人帮腔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李大山气坏了,木香这丫头咋越来越厉害了,说话一点余地都不给他们留,这叫他以后咋在村里立足。

    他努力板下脸,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,呵斥道:“木香,你也太没大没小了,有你这么跟亲爹说话的吗?我没养你?我没养你,你能长这么大吗?不管现在咋样,以前,你总归是我养大的吧?现在你能耐了,就要踩你爹的脸吗?她是你后娘,连弟弟都生了,你不地待见她,爹也没话说,可你不能打她吧?再怎么说,她也是你长辈,你打她,那是要遭雷劈的!”

    他不光用嘴说,还恨铁不成钢的跺了几下脚,看上去十分悲愤。

    木香简直想仰天大笑,李大山真是好样的。生怕自己坏他的名声,竟然颠倒是非的讲话,还把错都归结到自己身上,别人都以为是她木香不孝,伸手打自己的后娘。可是,那又怎样,她就是打了,这疯女人,不打不痛快!

    金菊跟大梅子听李大山这样说,气的直咬牙,刚想反驳的,被木香伸手拦下了。与此同时,王喜跟林长栓也跟了进来,他俩是担心李大山狗急跳墙,会对木香动手,所以进来之后,就是一脸防备的盯着他。至于赵修文,站在人群之后目光平静的看着院子里发生的一切。他现在心情,说不上来是啥滋味,五味杂陈,乱的很。

    面对李大山的指责,木香俏皮的眨眨眼睛,好笑道:“我是不待见她,不光是不待见,而且是非常以及极其的讨厌,今儿打她的人是我,那也是她欠打,她活该,你怎么不问问,是我让她来的吗?凭白无故出现在我家院子里,又蹦又跳又闹的,她以为自己是猴呢?”

    陈美娥没料到,木香这般伶牙俐齿,她是自己过来的,可还不是看见唐家掌柜的从木香家出来,她好奇心起来了,想知道那人来干啥吗?至于为啥跟木香发生冲突,好像是因为她家厨房炖的吃食。

    可这话她不能说,她只挑对自己有利的。

    陈美娥挺直腰板,蛮横的狡辩,道:“木香,你别不识好人心,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后娘,大白天的,你家来了个年轻少爷,我过来看看怎么了,我那是怕你丢了你爹的脸,万一传出啥闲言碎语的,我看你以后还咋嫁人,真是不知羞,贱蹄子一个!”

    唐墨的马车很招摇,村里也不经常来有钱人。所以,唐墨马车进村的时候,很多村民站在自家门口都瞧见的,当时还纳闷这是来谁家的,最后,看他赶着马车去了最东边,停在李大山家门口,当时就以为是来找李大山的,却没想到,人家是奔着木香来的。

    先前木香跟赵修文就弄的不清不楚,没少招来闲话,这会又冒出来个贵公子,这……围观众人,看木香的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赵修文更是一肚子火气,他生的是无名火。虽然他跟木香最近没联络,仅有的几次碰面,木香还对他不理不踩。

    可赵修文只觉着,木香还是喜欢他的,至于为啥人冷漠的对他。

    无非是伤心过度,或是玩些欲擒故纵的把戏,再不然,就是等着自己来哄她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心思之下,听见有别的男人出现在她家,他一个堂堂的进士老爷,脸面可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见木香面对陈美娥指责的时候,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,似乎根本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他攥紧了拳头,抬脚便要迈进去。可下一秒,一个急匆匆的身影,扒开人群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人是苏秀。

    她本来不想进来的,就在院墙外听着,可当她听见陈美娥说,有个年轻少爷来了木香家。熊熊燃烧的妒意,瞬间便吞噬掉她的理智,连赵修文站在门口都没瞧见。

    “啥年轻公子,娘,你说的是谁?”苏秀抓着陈美娥的袖子,迫切的想知道她嘴里的公子是谁。她忍受不了,木香身边的男人把赵修文比下去,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,咋能轻易的又输给木香呢!

    陈美娥正骂的过瘾呢,哪会理她冷不丁冒出来,问的无聊问题。

    木香冷笑,走下台阶,慢慢走近她,“这位大婶,我能不能嫁出去,好像不干你的事,你是闲的没事做,还是存心来找虐,还是皮痒痒,想找人打架?村口正好栓了头老牛,你要是皮痒了,找他蹭皮去,你来我家,我还嫌你脏呢!”口口声声骂她贱蹄子,她便原封不动的再骂还给她。

    陈美娥踉跄着退后一步,她以为自己骂人够恶毒了,没想到木香一个未出阁的丫头,骂人比她还难听。

    “木香,你说什么呢,你敢这样说我娘,看我不打死你,”苏秀也是急脾气,加之对木香的恨,不是一天两天了,逮到机会,抬手便要打她。

    木香轻易抓住她挥过来的小蹄子,狠狠甩了出去,小脸上依旧挂着冷淡的笑,“想打架?三个打一个?行啊,你们想打,那我奉陪,一次打个够要,省得你们三天两头的来找茬!”

    她甩的劲过大,把苏秀甩的后退好几步,结果一个没站稳,仰面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美娥被木香的话气着,又见她竟然动手打自己闺女,尖叫一声,甩开李大山东的手,又像个疯狗似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下,金菊他们不淡定了,这是要母女齐上阵吗?大梅子首先捋着袖子,也是一副有打架的样子。打架这种事,她都轻车熟路了,又是对付陈美娥母女,她更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可就在众人担心木香会不敌陈美娥,毕竟两人身板相差太多时。木香只是微微侧了下身子,角度一偏。陈美娥扑向前的姿势没收住,整个人朝前跌去,摔趴在廊檐的台阶上。嘴唇都磕破了。

    “元宝他娘,”李大山惊恐的叫了一声,再看陈美娥嘴上有血,顿时气的七窍生烟,伸手就要掌掴木香。他个子高大,那一巴掌扇下来,也不得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