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38章 吃饭要钱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2:3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不过,没关系,唐墨也是真心喜欢她晒的菊花茶,同样的菊花,别人就晒不出这个味道,想必她手里有她的晒制方法。再说了,以后跟她关系走近了,也方便为以后打好关系嘛!

    他有他的考量,木香考量的自然也不比他少。

    唐家做生意路子广,即使以后她要卖的东西进不了福寿楼这样的大酒楼,但至于能托他的关系,寻到合适的买主。交他这样一个朋友,不吃亏。

    想着以后的宏图大业,木香抛掉对他的偏见,看着锅里的花卷蒸好了,便招呼他过来尝尝。

    “唐少爷,这是花卷,你吃过没?”她掀了锅盖,先拿出一个热气腾腾的花卷递给他,同时也拿了两个分给木朗跟彩云,给他俩先垫垫肚子。

    要说唐墨吃过的山珍海味,绝对是数不胜数,天上飞的,水里游的,地上跑的,只要能入菜谱的,他基本上都吃过。可也正因为吃的多了,吃的精了,吃的细了,在面对农家出品的小花卷时,他先是诧异了下,拿在手里没吃。当余光瞄到木香不愉快的眼神时,赶紧张大嘴巴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木香蒸花卷的方法,跟做包子不同,也不是随随便便抹点红辣椒酱就算了的。她像擀面条一样,把整个面团擀薄。撒上切碎的香葱,抹上一层菜籽油,一层辣椒酱,再将面皮折叠起来,用刀切成段,拧成花朵的形状之后,就可以上锅蒸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蒸出来的花卷,口感松软,面皮略带嚼劲,还是辣椒酱跟香葱的香味。

    唐墨吃一口,觉得意犹未尽,吃两口,觉得不够,三口四口过后,花卷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木朗跟彩云虽然也是经常吃花卷,可大姐做的味道好吃,他俩吃的也是又快又香,抬头时,瞧见唐墨不仅赶在他们前头把花卷吃完了,还盯着木香手边的箩筐,她正往那里头装花卷呢!

    瞬间,他俩不高兴了。咋这位看上去又高又帅,又有钱的哥哥,会喜欢她家的小花卷呢!

    唐墨被两个小娃盯着,怪不好意思的,干咳了一声,说道:“我明儿送你们些粮食,就算是吃你家花卷的补偿。”他觉得自己说的太有理了,所以手一伸,又抓了两个花卷,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那模样,比吃京城最有名的糕点,还要香。

    木香揶揄道:“你不用往我家送粮食,吃个花卷我还是请的起,不过你这会要是吃多了,等下该没法喝汤了。”说着,木香掀开一口小锅。

    那锅一直摆在角落里,也没看出有火烧着,更没瞧见有热气冒出来。可就在她掀锅的时候,一股鲜香扑鼻而来,厨房本来就小,香味又浓,所以包括唐墨在内的三人一狗,都闻到了。

    黑宝挣扎着从木朗怀里跳下来,迈着肥短的小腿,奔到小锅边,冲木香猛摇尾巴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汤,好香呢,”唐墨彻底化身好奇宝宝,伸过头去看。

    木香不客气的把锅盖上,“这是甲鱼汤,昨儿在后面水塘里捡了只甲鱼,便杀了炖汤喝,”她一语带过做汤的过程,至少现在不会跟他说。野生的甲鱼,至少在古代,很少有人用它来煲汤,一方面,甲鱼前后都是壳,这对于资源不充足的古人来说,甲鱼哪有鱼肉来的香。所以一般人捉到甲鱼,看个头小的,便随手扔掉。太大的,又以为那肉也老,很少有人肯费事,浪费佐料去炖甲鱼。

    唐墨看她说的云淡风轻,实在很难想像,一个姑娘家,手拿菜刀宰杀甲鱼的情形,是不是太残忍了些?

    感觉到唐墨探究的目光,木香只是淡淡一笑,语气略带嘲讽,“我们又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,能有一口吃的就不错了,杀个甲鱼算啥,要是肚子饿了,连老虎都照杀不误!”

    唐墨心知又把她得罪了,不过这甲鱼汤确实很香,“木姑娘,咱们打个商量,我给你一两银子,你给我尝尝甲鱼汤,行吗?”这种时候,还是付银子比较好,否则总吃她家的东西,他也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木香还会拒绝他,毕竟给粮食人家都不要,银子又怎肯收下呢?

    哪知,木香爽快的点头,“成,就一两银子一碗,看你这么老远来我家的份上,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她家的瓷碗不算大,木香舀了几片甲鱼壳,再舀些汤,这碗就装满了。看似料很足,其实大都是家由于壳罢了。

    唐墨也没在意,爽快的掏了一两银子搁在锅台上,便接过碗,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木香给弟弟妹妹也一人盛了一碗,连黑宝都有一份,就是少了点。毕竟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,能让它尝个鲜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彩云看大家都端到碗了,姐姐却没动,便搁下自己的碗,从菜厨里拿了个最大的碗,盛了满满一碗的甲鱼汤,端给木香,“大姐,你是咱家的顶梁柱,所以应该是你吃最多!”

    木香感动的鼻子发酸,这个妹妹懂事的叫她心疼。木香点点头,也不推辞,接了碗就吃。他们姐弟三个,同甘共苦,如果她不吃,木朗跟彩云也肯定也不会动筷子。

    唐墨正有滋有味的喝着甲鱼,听见他们姐妹的对话,眼神慢慢暗淡下来。想起自己的那些兄弟,为了争权争势,不惜使用下三烂的手段,又互相暗算,彼此反目成仇,早已没了孩童时期的感情。

    眼前木家姐弟的亲情,叫他看着很刺眼。他搁下碗,脸色有些阴沉,“我吃完了,时辰也不早了,你们慢慢吃吧,木姑娘,咱俩合作的事,就这样说定了,这几日下雨,等晴上几日,我再来一趟!”他走了两步,又回头对她道:“你做的甲鱼汤很鲜!”仅此一句,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木香见他脸色变的很难看,知道人家大少爷心情不好了,就没多说啥,只把他送到门口。现在唯一敲定的事,就干菊花,也不知这雨得下到什么时候。她想着,等傍晚雨小了,就去山下采菊花。

    其实干菊花,不是晒出来的,而是放在通风干燥的地方阴干的。可是看看她家简陋的两间屋子,哪里还腾得出单独的空间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因为定时的错了,所以时间有点晚,从明天起,时间就不会改了,早上7点,下午1点,各一章哦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