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36章 留他吃饭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2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古代的银子她还不是很熟悉,又不能直接跟他说百分之多少,估计说了他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只能用手跟实物跟他比划,“好比,你卖一盘菜,价格是一百文,就得给我一文钱提成,大致就是这样算的!”

    一百文里抽一文,看似不多,可其中却大有文章。按着福寿楼的定价,就是一个肥肠火锅,也得五六百文,甚至一千文都有可能,换作其他肉类,价格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如果生意好的话,他们每天能卖多少钱吗?这提成又会是多少呢?这笔买卖——太划算了!

    唐墨可不是那种游手好闲的富二代,他很早就经营了福寿楼,虽然每年只有很短的时间,能管楼里的事,而且对他来说,管楼里的事,不过是他无聊人生的一个调味剂,可有可无,但他精明起来,那也是算盘珠子拨的噼里啪啦响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他似乎为难了,掂量了一会,才试着道:“要不咱们还是按着卖肥肠火锅的办法,你出一个菜谱,我买一个,只要菜品够新,味道够好,我保证价钱不会少于五十两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木香呵呵笑了,走过去把他手里的茶杯拿了回来,开口送客了,“对不住了,我还有很多农活要干,中午就不留你吃饭,唐少爷自便吧!”她转身喊了木朗,“小弟,咱们去地里帮你二姐一块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来了,”木朗很听话的抱着黑宝,跑到她跟前。

    唐墨讪讪的摸了摸鼻子,人家这是要赶他出去了。他原先还自诩会谈生意,可在木香面前,似乎差了那么点意思,这丫头分明是吃定他,所以才敢轰他出门。

    “木姑娘,咱们再谈谈吧!”

    唐墨想叫住她,可木香已经拉着木朗,往外面去了,他不得已也追了上去。木香等他出来后,把大门带上,反正她们离的不远,一抬眼就能看见自家的门,门不锁也行。

    木彩云已经在做收尾工作了,木香走过来,拿着铁锹,准备平整菜垄之间的沟壑,以便下雨的时候,不会积水。

    唐墨跟在她们姐弟三人后头,倒也没走到跟前,只站在一边看着,瞧见木香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,只得又开口问了一遍。彩云不知道大姐跟那人谈了什么,但是瞧他一个大家少爷,站在她们家地头,这样的场景,看着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姐,他要跟你说啥?”彩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木香头上戴着草帽,遮住了大半个脸蛋,“没啥,快些干活吧,说不定等会就要下雨了呢!”

    听大姐一说,彩云也懒去管别人了,帮着木香一起收拾田地。木朗虽然有点呆滞,但还是知道干活,他把黑宝放在田梗上,也跑过去帮着大姐二姐,抱干草,顺便还从竹林外,捡些树枝。黑宝见小主人不见了,大概是舍不得,于是也扭着小屁股,摇着小尾巴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唐墨生平头第一次尝到被人忽视的滋味,还是被姐弟三个,外加一只黑毛小狗,同时忽视。说不难堪,也有点难堪,但他心里却浮现一丝从未有过的平静。

    以往险峻丛生,虚与委蛇,阳奉阴违的那些人和事,似乎慢慢走远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带动竹叶的沙沙声,远处山峦交叠,雾气蒙蒙,半隐半现,似真似幻。

    唐墨长舒一口气,一撩衣袍,竟然坐在了草地上,看着木香弯身锄地的身影,笑嘻嘻的道:“木姑娘,你不理我,那我便在这儿等着,哎呀,虽然天气不好,可是风景不错!”

    木香闻言回头,见他竟然席地而坐,身上那件名贵的丝绸衣料,就那样随意的跟杂草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唐墨见她看过来,咧着嘴笑了。

    木香嘟囔一句什么,也没再说啥,又扭头干活去了。剩下的工作不多,因为担心会下暴雨,所以菜籽上干草盖的比较厚。

    木朗捡了会柴,自己搓了根草绳子,把柴背上,再走一步,感觉有什么东西滴下来,他伸手抹了把脸,冲着木香喊道:“姐,下雨了!”

    夏末的雷阵雨,也是说来就来,刚刚还只是摸到一滴雨,紧接着,雨势就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彩云忙着收东西,抱怨道:“哎呀,真是的,再多等一会都不行,我们都快干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嘀咕了,赶快收拾东西回家要紧,”木香一面叮嘱彩云别东西拿漏了,一面拿着铁锹,想着去帮木朗背柴。下雨泥巴路滑,她怕木朗身子经不动。

    可还走到木朗跟前,就有一只手横插了过去,把木朗身后的那捆柴拿走了。

    唐墨拎着柴,步伐轻快的往木香家跑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木朗有些懵懂。

    木香拉了他的手,“走吧,回家再说!”

    这雨不算大,可也不小了。蒙蒙细雨,若是下的密了,很快就能打湿路面。

    木香怕弟妹冻着,一回家,便赶忙冲进里屋,拿了干的棉布,给他俩擦干净身上的雨水。给木朗擦完了,轮到彩云时,彩云把棉布拿了过来,道:“姐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转眼看了廊檐下,犹豫着道:“姐,他怎么办,你看他身上也淋湿了呢,要不……咱叫他进来吧!”

    按着普通观念,这种时候,她们家廊檐下站着个年轻男子,若是传出去,肯定要引来是非。

    可木香姐弟三人不一样。彩云还小,加之她们娘亲去的也早,那些女儿家该注意的东西,知道归知道,可是因为没人耳提面命,所以也不是太在意。木朗就更不用说了,他压根不懂,擦干了头发,还跑到唐墨身边,蹲在那伸着手接雨水玩。

    至于木香,就更没那个感觉。刚才唐墨出手帮木朗拎东西,就凭这一点,也不能让人家站在廊檐下,她转身对彩云道:“你去泡杯茶端给他,呃,跟他说,要是他不嫌弃,就留下吃午饭吧!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已经想到唐墨必然不会留下吃饭。他一个福寿楼的少爷,哪能吃惯她们农家的粗饭。这样讲,不过是客气一下,再来,也是催他走。

    彩云应了声,从里屋拿了菊花出来,又把茶杯重新洗了干净。跟大姐学的,头一遍茶水要倒掉,称之为洗茶,不管茶汁有没有流失,总归是干净些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妞们:泥们有福了,从今天开始每天两更,上午7点一更,下午一点钟还有一更,记得要看哦!加更了,泥们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啊!看看轻烟多勤快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