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9章 黑宝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1:5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被老爹骂了,长栓也不回嘴,嘿嘿的傻乐,三下两下就把手里的饼子啃完了。

    木香特意看了眼大梅的表情,发现她竟然脸红了,因为外面天暗了,她又坐在里头,所以没人瞧见。木香心想,看来大梅对王喜还真有意思,就是不知道王喜是个啥意思。他俩要是能凑在一起,倒也挺好的,至少大梅以后不会受委屈。

    吃过饭,大梅坚持要帮木香洗碗,被木香拦下了,天不早了,外面都黑成一团,在乡下,夜里出门不方便,灯笼也不是人人都能拎得起的,所以只让她带着自家的碗回去洗。

    长栓临走时,跟木香说好了,明早去集上。

    林富贵不爱说话,却在木香点头时,让大梅明天也跟着去。

    木香明白林富贵的意思,若是只让她跟长栓去,叫人看见了,难免传出闲话来,但要是大梅跟着,就不同了。想到此处,木香感激的冲林富贵笑了笑。

    林富贵也是个实诚人,他是心疼木香,这样好的孩子,李大山那家伙却被鸡屎糊了眼,竟然看不见,非得养着陈美娥那搅屎棍。

    等送走了大梅他们,彩云忙着给小狗做窝,家里没多余的破布,只得用稻草,在里屋炕边上,围了个小圈,就算是窝了。

    木朗抱着小狗,蹲在二姐身边,看她弄窝,过了会,小声提醒她,“二姐,它还没名字呢?”

    彩云逗逗它,歪着头想了想,“你看它这样黑,不如叫大黑?”

    木朗头摇的像拨浪鼓,“不好,村里好多狗都叫大黑,要不就是黑子,咱们的狗不叫那名。”

    彩云支着下巴,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。

    木朗默默念道:“黑宝!”

    木香正好推门进来,惊奇道:“这名字好听,咱家木朗就是会起名字。”

    木朗咧嘴冲她憨憨的笑了,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自此,黑宝就成了他们家第四位成员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,果不其然,黑宝尖着嗓子汪汪叫个不停,叫的还很连贯,很有节奏。不管木香再怎么威胁呵斥都不管用,黑宝还是自顾自叫它的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木朗爬起来,把黑宝抱到他被窝,跟他睡一块,这才让它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天还没亮,木香就起来了,轻手轻脚的摸出屋子,外面还是蒙蒙亮,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,只有东边的天空,有隐隐的红光,再过一会,天就慢慢放晴,太阳也会慢慢升起来。

    她起来这样早,是为了赶在去县城之前,给菜园里的韭菜垄上肥,昨儿弄的太晚,没空去弄,现在这个时辰去掏青灰最好,再过一会烧早饭了,那青灰便不能掏了。

    木香从门后头拿了铁锹跟竹担,古代没蛇皮袋,所有家用的农具,大都是竹子制成,这竹担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拉开门,她从破院墙那里跨过去,昨儿傍晚,林富贵带着王喜他们,把她家院墙破损的地方,完全清理出来了,切的整整齐齐,方便码上土坯。昨晚吃饭的时候,木香也跟他们说了,要在这里开门的事。

    林富贵毕竟是长者,见的多,他建议就把原先的旧门移过来,也省得她再去买个门,至于空掉的门框,一并拿土坯封上,也是一样的。等糊墙的时候,他们三个人再把整个的院墙用泥巴刷一遍,该修的修,该整的整治,保准看起来就像新盖的一样。

    木香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们了,帮了她这么大的忙,又给她省了好多钱,她想着等屋子弄好,再请他们好好吃一顿。

    晨曦的朝阳下,木香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掏完青灰,便挑起竹担,把青灰运到韭菜垄,细心的把割掉的韭菜根掩住。她家有茅房,就盖在厕所边,也是又破又旧。平日里木香都不爱上厕所,因为太脏,茅房又太矮。

    春天的时候,茅房边长满发杂草,那草最深的地方,都有齐人高,看着怪吓人的,她早上倒恭桶的时候,都是垫着脚走,生怕突然窜出来蛇虫什么的。

    弄好了韭菜拢,木香站在茅房边瞧了半天,最终还是咬咬牙,回家拿了锄头,把茅房边的杂草,锄了一遍。这里的土质很松软,不像黏土地,锄不动。

    早晨太阳没出来之前,气温不高,但木香却累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彩云在她回去拿锄头时就醒了,这会梳好辫子,洗了脸,便也过来帮忙,“姐,这茅房得加固,不然冬天下大雪,可能会倒哦!”

    木香很同意,一手握着锄头,站在一边喘气,“要不下午等我回来,咱们去砍些竹子,入冬之前,咱们可有的忙了,不光地里的蔬菜要种下,就是柴禾也得多准备些,不然冬天没柴烧,可要冷死了。”

    彩云道:“嗯,我跟木朗有空的时候,就去拾柴,每天拾一点,时间久了,就能拾好些柴。”

    这修茅房的事,一时半会顾不上,但是卫生可以弄好一点。

    彩云弄了些竹条作成简单的扫帚,把茅房里头彻底清扫了一遍,特别是顶上的蜘蛛网,省得她们每回不小心都会沾到头发上。

    木香用锄头把杂草拨到一边,放在边上晒着,等晒干了,放火烧了就成。

    看着天色还早,她便提议跟彩云去挖些土,现在不能垫菜园,而是把土都平摊到院墙边,等回头喂了鸡,鸡粪便都混在土里,到那时再把土挑进菜园,施肥的同时,也能顺带着把菜园垫高,这事急不得,总比现挖土垫菜园强的多,现挖的土没有肥,就是种了菜也没啥好收成。

    彩云惊喜道:“姐,你这个想法太好了,那咱们现在就去挖土,就到昨儿王喜哥他们挖土的地方去挖吧!”

    木香点头,“成,咱们每天早上起来干一点,积少成多。”

    她俩干了近半个时辰,挖的倒也不少了。

    收了工,木香回家烧早饭,彩云拿了大笤帚,在扫院子。昨儿制的土坯子,都放在院外晒着,等下出太阳了,还得把上面盖的稻草拿掉,让土坯尽早晒干。

    早上烧的是玉米糊糊,烧好早饭,木香担心大梅等急了,就先扒了口饭,看着里屋的木朗还在睡着,也没叫醒他,只叮嘱彩云在家细心些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