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7章 杂鱼锅子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1:4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彩云好奇她要怎么做玉米饼,“姐,这韭菜怎么弄?”

    木香拿着菜刀,想了下,“韭菜待会搁在锅里稍微炒一下,加上红辣椒,还要再炼些猪油,沾了油,做玉米饼的馅,就好吃了。要不你帮我和玉米面吧!”

    “嗳,”彩云卷起袖子,拿盆到里屋舀玉米面了。

    木香把材料切好了之后,就绕到锅洞后面,把火点上,加了些小柴。再绕到上面,等锅里的残余的水烧干,倒入菜油,再从猪油罐里,掏些猪油出来。这猪油才腌上,还有咸味,木香便多夹了些,回头把炼出来的猪油渣,跺碎了拌在饱馅里,肯定很香。

    厨房里不多时便传来炒菜的刺啦声,王喜跟长栓在院墙外干活,闻见猪油的香,两个人都笑了。

    长栓正蹲在地上,两手端着做土坯的模具,王喜拿着铁锹,往里头加泥巴。长栓跟王喜要好,当然也知道他的心思,笑呵呵的调侃他道:“今儿看见木香,觉得她变了好多,越来越会过日子了,以前这家里啥也没有,现在倒是敢请咱们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王喜也笑,“她是变了,这样也挺好,至少现在她是真的高兴,你是没瞧见今儿上午,她跟刘二蛋他娘干架,连我都没想到,木香真的敢跟人打架,你还别说,她横起来,真是挺凶的!”

    上午的事长栓不知道,他上午跟妹妹还有爹,下地干活去了,回来的时候人群早散了,他们也急着赶回家做饭吃,倒是大梅来的路上听村里的几个婆娘谈论,但是也就知道个大概。

    这会又听王喜说了,长栓才真的相信,“二蛋他娘可是咱村的刺儿头,木香真把她打服了?”

    王喜停了铁锹,仔细想了下,“反正我就知道,后来木香在她跟前说了啥,之后二蛋他娘就吓的脸发白,刘二蛋还给木朗道歉了,之后就像有鬼撵似的,跑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长栓哈哈大笑,“木香妹子真有一手,我敢打包票,以后在这村里,再没人敢跟木香吵架喽!”

    王喜也笑,可这笑里,却多了份落寞,木香越出色,他跟木香的希望就越渺茫。

    彩云揉好了玉米面,也是按着大姐说的,给她到灶下烧火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小的炭炉子,木香只能在大锅里头贴饼子,这可比较难啊,不过倒可以在锅里煮上小杂鱼,锅边贴饼子,做的小些,熟的快。

    杂鱼锅子,她选的是戈雅鱼,外加几条大些的鲫鱼,那小龙虾肉,回头再单独爆炒。

    她这回烧的是辣口味的鱼杂,这样比较下饭些。

    就是在油热了之后,先放上切成段的红辣椒,先将辣椒爆炒出香味跟辣味,再把鱼搁进去,稍微炒一会之后,加些水,快快把鱼的鲜味炖出来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在炖鱼的功夫,正好可以贴饼子。

    这活木香起先没干过,所以头两个饼子,不是露馅,就上没粘上,掉进鱼汤里,试了几个之后,才贴的比较像样子,就是不能包太多的馅,否则就不容易粘在锅沿边。

    木香琢磨着,还是得买个炭炉子,里面搁上烧红的木柴,上面放一口平底的铁锅,贴饼子就比较容易了。

    大梅抱着狗,跟她爹一起过来时,木朗正蹲在廊檐下玩泥巴,他一抬头,看见大梅怀里抱着的小狗时,高兴的蹦起来,迎上去,盯着那狗,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大梅道:“木朗,你想抱吗?这狗儿还小,也不咬人,要不你抱试试看?”

    林富贵为人也和善的很,他摸摸木朗的头,也鼓励他试试看,并夸赞道:“木狗,哦不对,是木朗,一段时间没瞧见,木朗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从厨房伸出头来招呼他,“林叔,您来啦,先坐一会,晚饭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林富贵直摆手,笑呵呵的道:“木香啊,你只管忙你的,吃晚饭不急,我去看看他俩活干的咋样了。”

    看见林富贵那一脸慈爱的笑意,木香心里有点发酸,同样是父亲,同样是亲爹,差距咋这样大。李大山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对她露出这样的笑容,他的笑容恐怕只有李元宝能看见。

    锅里还贴着饼子,木香顾不上跟大梅说话,赶紧回厨房翻动玉米饼。

    她数了下,总共做了有三十个玉米饼,虽然个头只有手掌大,但形状倒是挺好看。彩云坐在灶台后面烧火,闻见香味,馋的很。木香便给她近水楼台先得饼,让她先尝了一个,试试咸淡咋样。

    “哇,好烫,”彩云拿捧着玉米饼,差点没拿住。

    木香笑道:“刚出锅的自然烫,不过烫才好吃,等凉了变软了,可就不像现在这般好吃。”

    彩云听她这样讲,也顾不得烫,张嘴就咬了一口,咬完了,还直吸气,一口玉米饼在嘴巴里滚来滚去,“好……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那玉米饼子,因为是刚出锅的,一口咬下去,外壳薄脆,里面馅包的也足,辣香的韭菜刺激味觉更敏感,虽然又辣又烫,但就是这样,才更香更好吃。

    木朗从外面探进头来,木香便也拿一个放在桌上,“你也吃一个,不过得先去洗手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大姐,那这狗怎么办?”木朗把小狗平举到她跟前。这是条黑毛的狗,全身上下都是统一的黑色,连爪子脖子也不便例外,大概是刚断奶没多久,看见人还是有些怕怕的,被木朗举着,小身子不停的抖动。

    木香想起来,前世听人说过,刚断奶的小狗,夜里会叫,因为怕生,要是搁在外面,夜里还得起来看,想来想去,还是只能放在屋里,搁在他们炕头边上,“先放在你二姐跟前,等到了晚上,再给它另做个小窝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木朗将小狗递给彩云,“二姐,你可得好好照顾它,它这么小就离开娘亲了,肯定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彩云把手里的玉米饼子吃完,拍了拍手上的碎屑,将小狗接了过来,喜爱的摸了摸它软软的小身子,问道:“那咱们要给它吃啥,咱们家也没米汤啊,玉米饼子不行吧?会不会太硬了?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