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21章 打架(二)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1: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的话一说完,对面那几个男娃,脸上尽是得意的笑,那个扎着小辫的男娃,一只胳膊搭在另一个稍矮些的男娃肩上,冲着木朗小声骂了句,“窝囊废!”

    他骂的虽然小声,但木朗跟木香站的都很近,两个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木香看弟弟委屈的小脸,怒火蹭蹭的就窜了上来。

    王喜心知木朗是受了这几个调皮小娃的欺负,脸色也难看了起来,厉声道:“刘二蛋,你咋又欺负人了,你皮又痒了是吧?”刘二蛋正是扎小辫的男娃,他在几个小娃里头年纪最大,也算是他们的头头,而那个站在他身边,个子小些的,瘦的像个竹竿似的男娃,是黄来福家的老二,叫黄有庆。他们几个狼狈为奸,没少在村里干些打鸡抓狗的事。

    刘二蛋最怕的是他娘刘氏,刘氏是个嘴坏性子泼辣的人,平日里就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扯闲话,跟陈美娥臭味相投,刘二蛋学着他娘,看木朗,也是咋看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相比较刘氏,刘二蛋一点都不怕比他高两个头的王喜。见阒王喜训他,他不仅不后退,反而梗起脖子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拽样,高声道:“我皮痒不痒的,又不关你的事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王喜气急了,扬手想要打他的,可伸挥到半道,又只能放下了。先不说二蛋他娘是个不讲理的,就是不去管刘氏,他也不能出手打一个十三岁的小娃,以大欺小的事,他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木香早听不下去了,上前一步,冷冷的瞪着刘二蛋,“我最后说一次,你给木朗道歉,今儿的事,我便不追究,否则,就算你娘来了,这事也没了!”要不是等着王喜把话说完,她早一巴掌挥过去了,可恶的臭小子,今儿她若是饶过他们,以后肯定会变本加厉的欺负木朗。

    刘二蛋更不会怕她,以前木朗被他们欺负了,木香除了狠瞪他们几眼,抹几把眼泪之外,旁的啥也不敢做哪!现在又怎样,想打架?刘二蛋猖狂的大笑,他不光自己笑,还带着身后一帮小男娃一并哄笑。

    木香二话不说,抬脚照着他的屁股狠踹了一脚,本来想扇他耳光的,想想还是算了,孩子的脸不能随便打,还是打屁股的好,屁股肉厚,经得住打。

    木香这一举动,把在场的人,都看傻了。就连被打者刘二蛋也傻呆呆的立在那,忘了捂屁股,忘了还嘴。

    王喜也没想到,一向温和的木香,竟然出脚踹人,这……这简直不像个女娃了呀!

    木朗最先回过神,他有些怕怕的拉了下大姐的手,小声道:“大姐,我们不打架!”

    木香低头冲他温柔的笑了笑,“大姐一向都不喜欢打架,可是有些人,就是得好好教训他们,木朗,你记着,有些人,只要咱不欠他的,就不用忍他,他也没那个权力欺负咱们,这叫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!”

    木朗似懂非懂的点头,然后又摇头。点头是因为他觉得大姐讲的有道理,可他还是不喜欢看见大姐出手打人,打架很可怕,他不要大姐受伤。

    刘二蛋终于在他俩说话的时候醒过味来,‘嗷唠’大叫了一声,指着木香,一蹦三丈高的,又跳又叫,“你,你打我,娘啊,我有人打我,娘,娘,你快来呀!”

    木香讥笑,“你还真是不知羞,这么大个男娃了,被人打还要叫娘,你是不是还没断奶,要不要回家让你娘抱着?”

    刘二蛋屁股上的疼还没缓过劲来,又听见她的讥笑,顿时气的涨红了脸,狡辩道:“你是大人,大人打小孩,你才是不要脸,我要叫我娘打你,抓花你的脸,叫你再嫁不出去!”

    王喜见他说的过份,板着脸,训道:“你瞎说什么,行了,都回家去吧,木香说的对,你都这么大了,还成天一有事就叫娘,确实丢人,你怎么不想想,木香也才十五,不过比你大两岁而已。”

    木香马上接过话,“对啊,你要是有种的,不如跟我单挑,若是没种,那便算了,回去叫你娘吧!大不了,我跟你娘打一架,但是,不管这架要不要打,你都得向木朗道歉,否则这事就没完!”她是老实太久了,以至于连刘二蛋这样的小娃都敢不拿她当回事,这威信若是不立起来,只怕日后木朗跟彩云在村里都得受他们的欺负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种,单挑就单挑,我还能怕你不成,”刘二蛋的男子汉气概难得上升一回,又是当着几个小兄弟的面,他若是不接,这老大的面子还咋撑得住。

    玉河村就是个小村子,东头吵架,西头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彩云一直细心听着外面的动静,快到中午了,大姐不回来,她也不知道中午吃啥。当村里的嘈杂声传进她耳朵里时,她立即扔了扫帚,跑了出去。等她气喘吁吁的跑到人群堆里时,刘二蛋卷起袖子,一副要干架的样子,嘴里说着单挑不单挑的话。

    “刘二蛋,”彩云怒气冲冲的奔过去,挡在木香跟前,凶神恶煞的瞪着刘二蛋,尖叫道:“刘二蛋,你别想欺负我弟,我告诉你,你要再敢欺负他们,我一定拿刀跺了你,我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彩云吼的声,那叫一个大,这回木香竟也被她震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跺了他,你用刀跺他,还脏了手呢,”木香拉回彩云,轻声安慰她。

    刘二蛋被吼的有些茫然,可不知怎地,头一次,他没敢回嘴,表情蔫了一点。

    刘氏也听到了儿子的呼叫,紧赶慢赶的跑了来,人还没到,声就先来了,“谁欺负我家二蛋,当老娘死了吗?奶奶的,看老娘不撕烂他的嘴!”

    王喜见着大麻烦来了,想拉木香走的,可是木香却看也不看他,表情平静极了。王喜毕竟是个大男人,总不好跟刘氏对上,他娘不也成,论嘴皮子,根本不是刘氏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王喜犹豫的功夫,刘氏已经冲到刘二蛋跟前,把他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了个遍,最后目光落在刘二蛋的屁股上,“呀,你屁股咋了,谁打的?”说着,还想把刘二蛋裤子脱了查看,好在刘二蛋捂的够快,否则自己就要当着众人面光屁股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