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15章 听书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20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两人在路口分道,木香寻了个没人的地方,把大部分的银子都塞进衬衣里头,紧贴着内衣,这样保险点,余下的碎银子,装在她的小荷包里,也放在胸口。她可不放心把钱栓在腰带上,电视里不是经常演吗?贼人一碰,手一伸,腰带上的钱,就落到人家手里,太不安全,这可是她全部的家当,也是她的本钱,绝对不能有闪失的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太阳正照在头顶,在街道上走路,也没个挡太阳的地方,木香被晒的有些头晕,想到自己跑了一个上午,都没吃饭,万一饿晕了,跌在路上,那可就遭了。

    瞧见街边有家包子铺,新出炉的包子,热气腾腾,个大饱满。想到木朗跟彩云很久都没吃到白面包子,一咬牙,买了二十个,将近三十文,要是搁以前,能抵得上木香所有的存款,可现在不一样了。钱是赚到的,不是光靠节省,就能省回来。

    买完了包子,看见不远处就有家杂货铺子,木香收好包子,手里拿了一个边走边吃,就往杂货铺去了。

    这家店东西倒挺齐全,农具,生活用品,一应俱全,连女娃用的梳子铜镜也有的卖。

    木香拿起铜镜,仔细端详。铜制的镜子,比玻璃的清晰度差很多,看人也模糊,还不如看水里的倒影来的清楚,可即使是粗糙的铜镜,也不是一般人能买的起。木香了价格,居然要一两银子,太贵了,一两银子她可以干很多事呢!

    一柱香之后,木香从杂货铺子出来时,背上多了个竹制的背篓,里面塞的满满当当,最上面摆的盐巴,酱油,还有醋,都是价格最低廉的东西,总共也没花到二十文。金菊知道她得了一两银子,买这些东西,应该不会叫她起疑心。竹篓的底下,却都是好东西,家里最紧用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木香颠了颠竹篓,将它背稳了,看着前面有几个猪肉摊还没收,又挑了些肥猪油,现在快罢市了,加上天气又闷热,肉摊老板就急着想把肉都处理了,否则有了异味,就很难卖上价了。所以,当看见木香要买猪油,那老板就极力推荐她买五花肉,都快把猪肉都快夸成龙肉了,又给她打了折,原本要四十文一斤的,卖给她只要三十五文。

    木香凑上去闻了闻肉香,确定是新鲜的,这才掏出钱,买了一斤的五花肉。天气闷热,也不到腌咸货的时候,所以不能买多,够吃一顿的就成了。

    这会她有些恼怒自己没板车,光是背上的这些就已经很重了,可她还想能做主食的黄豆跟白面,不然难不成一天三顿都吃玉米面吗?她可以,但是不想让木朗跟彩云也跟着吃不好。

    想了想,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,她也正好快走到金菊听书的茶楼,便准备去找金菊,叫了她一起回家,大不了明儿再来一趟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来听书的人不多,一般都是傍晚的时候人多些,此时茶楼里,也就稀松的坐了十几个位听客。

    木香很快就找到金菊,拉上她就准备走的,却反而被拽了坐下来,她指着台上唾沫横飞的白袍长衫人,兴奋的道:“正要说到雷将军边关奇袭苍澜白虎族,这一段可精彩了,咱们听完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金菊两眼衣光的盯着那说书人,紧张的抓着木香的手,弄的木香实在是诧异,虽然知道这是小女娃单纯崇拜强大的偶像,可金菊也太沉迷了吧?连个真人都没见过,甚至连画像也没有,说不定那人长的肥头大耳,声如洪钟,眼如铜铃呢!要不然咋能让苍澜那帮游牧人,光是听见他的名字,就得闻风而逃。

    神一般存在的男人,肯定有神一般伟大的相貌。

    台上,说书人口若悬河,醒木拍的拍拍作响。

    一会说,赫连晟如何如何的英勇无畏,足智多谋,一会又说他武功卓越,但从不居功自傲,脾性冷漠,却忠肝义胆。

    木香呲之以鼻,身居高位,他敢居功自傲吗?皇帝又不是摆设,素来皇权之下,都是兔死狗烹,谁敢傲?

    至于足智多谋,也不晓得他们从哪看出来的。游牧的苍润,在南晋的边境祸乱了很多年,若是他真的足智多谋,应该早把苍澜人打服了,又怎会时战时歇,歇了又战,劳民伤财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不管别人怎么看,反正木香对这位雷大将军是不屑一顾的,不过这跟她也没啥关系,她只要守着她的一亩三分地,把日子过好了,能丰衣足食,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前世拼死拼活,把脑袋别在腰上闯荡,这一世,总算能过上安稳踏实的日子,她还没过够呢!

    金菊听的入迷,两眼放光,好像那赫连晟本人就在台上似的。木香一心想着早点回家,不得不出声提醒她,“你若再不走,那我便一个人回去了,你在这儿慢慢看吧!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要走,金菊这才慌了神,看着今儿的书也快讲完了,只得悻悻的跟着站起来,“算了,听来听去也就这些,过些日子再来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对她的痴迷很无语,既然翻来覆去都是这几句,还有啥可听的,再听下去,还能听出花来?

    金菊拉着她的手,两人并肩往茶楼外走去,她边走还边叹气,“要是有生之年,能让我见上雷将军一面,我死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可见的,你连他长啥样都不知道,要是按说书先生讲的,雷将军都四十好几了,府里的妻妾肯定也一大堆,这样的男人……”木香啧啧摇头。就算再有魅力,顶多也就是个中年大叔。见面不如闻名,若是真叫金菊见了,只怕要捶胸顿足,后悔的要死呢!

    金菊急了,站住脚,也不肯走了,她决定给木香好好上上课,“你别胡说,雷将军今天才二十二岁,是咱们南晋国中最年轻的将军,也是最年轻的一品官,一年里头,他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边关,所以,别说妻妾,他连通房的婢女都没有,这样的男人还不好吗?你呀,成天也不知道在想个啥,你出去问问,像咱们这般年纪的女娃,哪一个不迷雷将军的,哦对了,我悄悄告诉你……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4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