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7章 洗被子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19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陈美娥急红了眼,想发作,被李大山死死按住,算了,给就给吧!

    分完了东西,木香拉着弟妹,对着众人深深一鞠躬,这一举动,把在场的人,都看的动容了,大家也都觉得今儿做这事,做对了,多么懂事的三姐弟,多么好的孩子。

    康伯眯起眼睛笑了笑,一脸的高深莫测——木家这丫头,不简单哪,既得了东西,又让人心服口服,挑不出半点错错来。他敢打包票,如果明儿陈美娥敢来找他们的麻烦,或是吵闹今儿的分摊不公,肯定得有不少人站出来护着木香,得了人心哪!

    等到送走了众人,院里只剩他们姐弟三个时,彩云腿一软,坐到了廊檐下,对着木香竖起大母指,“姐,你可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厉害的,我只是要了咱们应得的,”木香拉过同样呆愣的木狗儿,三人坐成一排,看着眼前破败的院落,木香心里却十分满足。有了地,有了存粮,便有了希望,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狗儿忽然道:“大姐,咱们晚上吃玉米糊糊吗?”

    彩云撅着嘴,“就知道吃,不是才吃过午饭吗?离吃晚饭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木香呵呵一笑,一手揽着彩云,一手搂着狗儿,仰头看着天,畅快的笑道:“咱晚上吃玉米面窝窝头,吃的饱饱的,好好睡上一觉,明天的事明天再说,嗳,咱家狗儿以后也得上学堂,等明年大姐有了钱,也送狗儿去学堂,不过狗儿的名字要改,彩云,你说改个什么好?”

    彩云被木香的笑容感染,也跟着说起玩笑来,“就叫木炭,或者叫木头,瞧他这小脸脏的,天一黑,便只瞧得见两只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狗儿没笑,板起小脸抗议,“不叫木头,也不叫木炭,不好听!”

    木香摸摸他的头,“好,不叫木头,也不叫木炭,咱不听彩云的浑话,咱家狗儿,以后得活的开开心心,快快乐乐,那就叫木朗吧,就像这天,永远晴朗!”

    “木朗?”狗儿虽然不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,念了两遍,觉得至少比木头木炭好听,便欣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彩云把碗刷洗干净。木香看着摆在炕上的三床棉被,边角一层黑色的污渍,没想到陈美娥那人,出门打扮的干净清爽,家里的被子却脏成这样也不管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样的被子木香可不想盖,乘着天气好,中午太阳大,得赶紧拆了洗干净,晒上一个下午,也能干了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她开始动手拆被子。这活以前没干过,好在,农家人的活,只要肯动脑,肯用心,干起来便不难。彩云收拾好厨房里的活,也过来帮忙,木朗就在院子里玩耍。

    拆下来的被里被面,都搁在破水桶里,待会拿到河边去洗,家里没水没盆的,只能去外边洗。

    彩云凑近闻了棉被絮,“咦……这被子好难闻,肯定是霉雨的时候,她没抱出来晒,这才搞的一股子霉味!”

    木香道:“那你抱出去晒晒,先晒一面,过会再翻过来,把另一面也晒晒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去,”彩云应下,抱了被子便出去了。院里晒被子用的绳子,是以前的木香砍了山藤,搓成了晾衣绳,就是粗糙了点,不过却很结实。

    木香把三床被里被面,统统装好,从灶台下捡了块木头当棒槌,就准备往河边去了。

    “姐,你等等,我跟你一块去,”彩云晒好被子,跑去插上院门,以防有人偷偷溜进来,又拉起木朗,“走吧,咱们一起去。”她也不放心把木朗一个人搁在家,不如一起去得了。

    木香也不反对,三人从破墙的豁口穿过去,顺着竹林的边缘,往几百米之外的玉带河走去。

    夏末的午后,还是很热的,不过待在河边,却也十分凉快。

    彩云严令木朗不准下河,即使是最浅的浅摊也不行。木朗撅着嘴,郁闷的蹲在河边,只能拔水草玩。

    木香也担心木朗玩水有危险,玉带河虽然水流不汹,最浅的地方,才没过小脚踝,可木朗毕竟反应慢,还是以防万一的好。

    彩云卷起裤脚,先蹚水下河,河水内没过小腿肚,“大姐,你先捶一遍,等你捶完了我再清,咱俩分工着来。”

    木香明白妹妹是心疼她大病才好,不愿让她下水,所以才抢着下水。

    被里被面,都是棉麻布的,沾上水重的要死,搓洗起来也费劲,木香找了块平整的大石头,把被里被面都铺上去,自己再光脚站上去踩,那污水便顺着石壁流进河水里头,往复几次,也就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有了彩云的帮忙,拧水的时候也省了不少劲,一人拧一头,不出半个时辰,便都洗完了。

    彩云把东西都收进旧水桶里头,木香穿上草鞋,招呼弟弟回家。清澈的河水映在他们身后,配上远处连绵起伏的窝窝山,俨然是一副闲逸的田园美景。

    回到家,彩云晒着被子,琢磨起一个问题来,“姐,咱这被子拆了,可咱家没针线,回头咋套上呢?”

    木香拍被面的手停了下,“是哦,看我这脑子,竟把这茬给忘了,要不我去王阿婆家借些针线,她家肯定有,回头等咱有了钱,再买来还她。”

    彩云笑道:“你去借,王阿婆肯定不要你还,就是还了,王喜大哥也不会要!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啥?”木香倒没往别的地方想,借了东西要还,天经地义的事嘛!

    彩云拎起水桶,笑的眉眼弯弯,“这你还看不出来,你没瞧见今天王喜哥有多护着咱们,还有他看你的眼神,这样看,这样看。”彩云学的惟妙惟肖,把木朗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木香上前拧了把她的鼻子,略带笑意的斥责道:“瞎说啥呢!你才多大,整天寻思这个,羞不羞!”说着,快速在彩云鼻子上刮了下。

    “羞羞羞,二姐羞,”木朗蹲在那,呵呵的笑着学话。

    彩云冲过去,也刮了下他的鼻子,“要羞咱俩一块羞!”

    看着他俩打闹,木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才一天的时间,她便有了一种错觉,她本来就是木香,或许,从来就没离开过,前世的过眼云烟,不过是做梦,现在的一切,才是真实的。庄周梦蝶,梦里梦外,不过都是一场梦而已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39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