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俏厨娘

第4章 争锋相对

月落轻烟2017-6-4 0:19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彩云起初还有些害怕,可看见姐姐的笑脸,便莫名心安了,大姐这样做,是为了她跟弟弟。

    李大山正坐在家里抽旱烟,乍一听见陈美娥的叫唤,还以为出啥大事了,扔了烟杆子便往外跑,差点跟一头往里钻的陈美娥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陈美娥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要死啊,走路都不看着点,还嫌我气的不够是吧?”

    李大山见她气的不轻,赶忙陪礼道歉,“媳妇啊,我这不是没看见吗?你叫的那么大声,我还以为出啥事了,这才才着急忙慌的跑出来,到底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还敢问我咋了,你怎么不去问问你那个好闺女,她要找我要房子呢,你个没用的老东西,房子都姓木,你还有啥?”陈美娥气的一把揪住李大山的耳朵,拎着他往木香那边去。

    李大山还懵着,还没闹明白是咋回事,就被陈美娥一路拖到了木香跟前,“木香,你老爹来了,你有啥不痛快的,咱今天都挑明了说,省得村里人背后都来戳我的脊梁骨,说我这个后娘虐待你们,我呸,你咋不摸摸自个儿的良心,当初老娘嫁过来,木狗儿还在地上爬呢,还不是我一手拉扯大的,如今你们翅膀都硬了,就来要房子了是吧,得亏你说的出口,你不嫌丢人,我都嫌害臊!”

    陈美娥嗓门大,这一连窜的狮子吼,把附近的邻居都招来了。不一会的功夫,木香家的破门外,就围满了人,有看热闹的,有帮着劝架的,一时间,院子里乱哄哄的。

    李大山总算听明白了,当下也顾不上驱赶看热闹的人,颠着手指,指着木香,满脸的愤怒,“木香啊木香,这样的话你都说的出口,你还把我当你爹吗?你这丫头真要反天了吗?”

    木香暗暗抓紧彩云的手,神色平静的看着李大山,“那你又何时把我们当你成的孩子?是你先不仁,那也别怪我们不义,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一步,我也不怕告诉你,今儿你还必须还我们一个公道,凭啥我娘留下的房子,我们三个住不得,李大山,欺负我们三个,你们痛快是吗?”她故意讲的很大声,让在场的人都听见。也好,来的人越多,这事才能闹的越大。她瞥见有人嚷嚷着跑去叫村长了,村长若能来,便是最好,她得为自己跟弟妹争取多一点的利益,否则连饭都吃不饱,何谈致富。

    木香的话,听在邻居们耳朵里,也是五味杂陈。李大山家里的事,村里谁不知道?上门女婿,在孩子娘死了之后,霸占家产,还把自己的亲生孩子赶到破草屋里居住,这样的人,用狼心狗肺去形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可知道归知道,不平归不平,毕竟是人家的家事,外人又怎么好去管。

    李大山万万没想到,有一天,自己竟被木香逼问到无话可说,气急了,他卷起袖子便想打人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个年青汉子拨开人群,冲了进来,见着李大山要打人,赶紧上前攥住他的手腕,把人往后面拖。另一个头发花白的婆子也急急忙忙的跑进来,抱住木香,满脸担忧的道:“哎哟,这是怎么了,咋又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木香认得抱住她的人,正是给他们菜油的王阿婆,阿婆是个善心之人,经常偷偷拿些吃的给木香,可她家里也穷,还有个躺在炕上不能下地的老伴,跟李大山拉扯的那个,便是她唯一的儿子,二十多岁的人了,还没娶上媳妇,家里穷,又有个瘫痪的老爹,试问,哪家的姑娘愿意嫁过去吃苦。

    木香握住王阿婆的手,对她微笑道:“阿婆,我没事的,乘着村里人都在,我得把话跟他挑明了,欺负人得有个底线,再这样忍下去,我们姐弟三个过不了这个冬天!”现在是快入秋的季节,再过三个月,便是冬天,她记得每年冬天,水塘里的冰,都能结半米厚,这样低的温度,若是再没有过冬的储备,不被冻死,也会被饿死。

    王阿婆想了想也是,去年冬天,三个娃就在他们家过的,可去年她家老头子身体还凑合,今年老头子又病了一场,为了给他买药,家里仅存的一点粮食都卖了。这几日,王喜正准备着进山打猎,想着打些好东西,卖了之后,好歹能撑过年。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说,他总算是你爹,别弄的太僵,”王阿婆细声嘱咐她。

    木香点点头,要不要弄僵,得看李大山怎么做,若是逼急了,这个爹不认也罢。

    另一边,老村长赶了过来,李大山也被王喜拦下,陈美娥见着人多了,也不好再撒泼,只一个劲的埋怨木香姐弟三个怎样怎样坏,怎样怎样挑拨离间。苏秀惦记着自己是个没出阁的闺女,这个时候就更不能大声嚷嚷,免得传进赵修文他娘耳朵里,该说她泼辣了。赵氏也是个急脾气,那张嘴跟她娘有的一拼,所以,她还是少招是非为妙。

    苏秀躲到一边,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弟弟,一气之下,把他放在地上,“你都六岁了,还成天叫人抱着,还要喝奶,羞死人了!”

    李元宝脚上的一双布鞋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,见姐姐把他搁地上,又瞧这破院子,不是泥就是土,他不干了,晃着手襞,撅着屁股,扯开嗓子,嚎啕大哭,“娘,娘,苏秀欺负我,苏秀她不抱我,她还打我!”

    彩云瞥了他们一眼,不屑的皱皱鼻子,李元宝跟着陈美娥,别的没学到,这耍赖泼皮的本事,倒是学的十成十。

    陈美娥哪听得宝贝儿子哭,匆忙跑过来,“咋了,好好的,怎么又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是她不抱我,还把我放地下了,你看这地下多脏,是人站的吗?”李元宝理直气壮的把苏秀告了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让你抱一会弟弟都不成,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,”陈美娥用袖子给李元宝抹了眼泪,又细声哄了一会。

    苏秀被骂的眼圈都红了,咬着嘴唇看向木香,她眼里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娘三个吵闹的功夫,老村长已经把事情了解了一遍,他在玉河村做了很多年村长,都快六十岁的人了,身体却很硬朗,眼明耳聪,做成事来也是雷厉风行,是玉河村德高望重的长者之一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ongjiaqiaochuniang.com/392.html